[孤島]地平線的末端_2/4

Photo by Wiki
Edit by W.M.

Fandom: Dr.コトー診療所 /五島醫生診療所(2003TV)
Relationship:原剛利 & 五島健助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南島多颱風,尤其在這般暑意正盛時節。
當氣象報導強度颱風正從西南方向而來的時候,正是暑假前幾週。

「開始下雨了……」望著窗外潑灑而下的雨水,剛洋露出擔憂的表情。

「嗯。」趴在榻榻米上翻漫畫,小邦只在聽見剛洋這麼說時跟著抬頭看了眼窗外的雨。「颱風嘛。」

「本來只是輕度耶……轉強了的樣子。」小小的臉皺了起來,「我有點怕會淹水……」

「啊,對喔。」被提醒了才想起,小邦一下子坐了起來。「如果淹水怎麼辦?」

「所以我擔心嘛。畢竟是放在『那裡』啊。」

「還是去搬回來好了。趁現在雨還很小的時候快去!」

「我們兩個去嗎?」用力眨著眼,「可是、」

「跟我媽說一下就好了。不然我爸也到港口去幫忙了啊,現在雨還沒有很大,可以的啦。」

「這……好吧。」

「我們不跟光彥說一下沒關係嗎?」

「找他做什麼?」瞪了看來相當猶豫的剛洋一眼,小邦倒是嘟起嘴。「他不是沒什麼興趣要做嗎?反正之前他也沒做,不用管他了!」

「可是……」有些苦惱地皺起眉,之後對自己點了點頭,「也好,不要再讓他跑出來……」

「你在自言自語什麼啊?別管他啦,快搬快搬。」

穿著雨衣的兩個孩子頂著遠比平時狂烈的海風走向離港稍遠的一間船塢,四下張望,果然不管怎麼看都是空無一人。

「搬回去的話先放我房間吧。」

和剛洋一前一後鑽進船塢,在空置艇架的小碼頭邊,是一個不管怎麼看都不應該被放置在這裡的天體模型。

「還好還好,水還沒有漲到這邊。」剛洋彎下腰觀察海水的高度,而後稍微比較放心地點點頭。「先用袋子把模型包起來。」

「嗯!」

兩人邊說邊開始動作,小邦從口袋裡拿出幾個大型垃圾袋遞給剛洋,「喏。」一邊迅速地將模型整個包了起來。

高約一公尺、寬約二公尺的模型用不到幾個袋子便能整個包住,小邦拿出膠布,正準備固定,卻在轉身時踩到另一邊的水漥,腳下一滑,來不及抓住什麼能穩住身體的東西便直直往後摔,碰地一聲,整個人栽進繫在碼頭邊的小船裡。

「小邦!」剛洋聽到聲音,三兩步衝到旁邊探頭往下看,果然看到小邦正搖搖晃晃地站起,一邊揉著屁股一邊對他揮手。

「沒事啦,沒事。」低頭張望之後再次抬起頭,「沒有很高,不過……這樣好像很難爬上去耶……」

「我看看喔……」

從小船到碼頭約有一個成人的高度,兩個孩子就算各自伸長了手也碰不到對方。剛洋仔細觀察上下的距離,而後跑去另一邊找出一隻船槳,「小邦,你抓著這個,我從這邊把你拉上來!」

「嗯!」拉著船槳一端,小邦努力在搖晃不停的小船上站穩腳步,而後藉著上拉的力量試著攀上碼頭邊緣。

「加油,只差一點點──」蹲在碼頭邊緣,剛洋一手緊抓著船槳,另一手探出就要去抓小邦的袖子。原本就被船槳的重量帶得往前傾的身體有些搖晃,在快捉到小邦的下一瞬間,突然失去平衡地往前直摔。「哇啊──」

「剛、剛洋!!!」

雙手好不容易搭上碼頭邊,從身邊直直落下的剛洋不偏不倚地摔進自己剛爬出的小船,發出碰地一聲之後居然沒了聲音。「剛洋?!」

手腳並用地爬上碼頭,慌張轉身看去,趴在小船上的剛洋看起來像是從剛才開始就沒再移動過。「剛洋、剛洋!!」

面對毫無反應的剛洋,小邦一時之間慌了手腳。

「怎、怎麼辦……」

要拉人是絕對拉不到的。而且不管怎麼叫都沒有回應……
急得幾乎要哭出來的小邦瞪著比稍早之前更加劇烈的浪潮,一咬牙,轉頭衝出了船塢。

✡ ✡ ✡

「雨真大……」

坐在櫃台前,卻是難得地沒在工作,星野一手轉著原子筆,看起來有些擔憂的視線投向窗外暗淡的天空。

「因為轉成強度颱風了嘛。」微曲著腰坐在木板床上,一樣難得悠閒地五島伸了個懶腰,「彩佳小姐今天早點回去吧,等會兒我怕風會更大。」

「嗯。」點了頭,順手將攤在桌上的資料整成一疊。「和田先生應該也不會再過來了,他說幫廣子婆婆釘完窗戶之後要到內婆婆那邊去。」

「嗯嗯。」眨了眨眼,「診療所這邊……應該沒有問題吧?」

「放心啦,和田先生之前就把窗戶都用木板釘好了,倒是醫生住的地方……醫生,晚上如果風雨太大請醫生記得找地方避難。」

「不、不會那麼嚴重吧?」

「難說喔……」皺著眉梢,「在島上,不要小看任何一個颱風是基本常識。」

「這樣子噢……」

「嗯。」還想再說些什麼,還沒開口,門外碰地一聲聲響像是有什麼東西撞上了門板。還來不及驚訝,幾乎是連撲帶滾衝進門來的孩子一把就捉住了醫生手臂。

「醫、醫、醫生──」

「小邦??」訝異於孩子臉上滿臉不知是雨是淚的水漬,第一反應就是抓起衣袖往他臉上抹。

「剛洋、剛洋他、」緊抓著醫生,哽咽開口一字一句卻是清楚明白,「剛洋出事了──」

「剛洋?!」

「他、哎唷醫生你跟我來啦!」

「等等等等──」和彩佳交換擔憂的眼神,後者飛快提來了急救包。「這種時候診療所不能沒有人,彩佳小姐──」

「我知道,我留下來。」點頭的神情堅毅,「醫生快去吧!我打電話到港口通知原先生。」

「嗯。小邦我們走。」

✡ ✡ ✡

風雨交雜的天空遠比平常陰沉森冷。
大浪從海上捲來一路猛力擊岸,高漲的潮水翻湧,在港邊拍起一陣高過一陣的水花。
繫在船塢中的小船被高漲的潮水拖高、拉扯,縮回、再向外推。
原本就有些鬆散的繩索繃緊又放鬆,一次一次將小船扯得更遠、再更遠。
當小邦帶著五島跑回船塢時,看到的正是繩索不堪拉扯而斷裂,小船被劇烈起伏的海水拖走的畫面。

「剛洋──」尖叫著衝向碼頭,「醫生,剛洋、剛洋在船上啊!!」

「什麼?!」瞪大眼,跟著跑向前,甫離岸的小船在浪中搖盪。想也沒想,抓著包包一個大步便跳了上去。

「醫、醫生──」

蹲下身,一手撐在剛洋頸部,動作輕柔地將他翻了過來,迅速檢查了呼吸狀態和心跳,之後對岸上的小邦丟出了個安撫的笑容,「別擔心,剛洋應該沒什麼事。」

「可、可是醫生,你們要怎麼回來?船、船──」

「嗯?」像是突然被提醒了才開始張望四周,漂出船塢的小船持續在波浪中擺盪。「咦?!」

「醫生──」從船塢中追了出來,沿著岸邊大喊:「醫生!」

「小邦~~你回診療所去通知彩佳,然後就不要再出來了~~」兩手圈在嘴邊喊了回去,看著小邦點了頭飛快跑開的身影,五島有些無奈地望向越來越遠的海岸。坐回依然昏迷的剛洋身邊,「啊啊,快要看不到地平線了吶……」
脫下外袍蓋在剛洋身上,而後深深嘆了口氣。
「這下子要怎麼辦才好呢……」

✡ ✡ ✡

風捲浪湧。
明明是不到五點的夏季天空,卻在層層烏雲堆積下顯得分外陰鬱暗沉。
男人們在港邊的事務所裡或站或坐,雖說只是閒聊,不過卻也保持在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件的狀態。

「這次的風很大呢。」咬著煙站在窗前,男人看向窗外的眼神帶著一絲擔憂。

「安啦,這種風又不是沒有過。」頭枕著交疊桌上的雙手,一臉無聊瞪著桌面的漁勞長一如往常地扯開嗓門,「怕什麼!」

「重叔,根本沒有人說怕吧?」

「我看其實是重叔自己──哎唷!」腦門被狠狠敲了一記,說出這種話的男人抱著頭縮去了一邊。

「不過天氣真糟糕,喂,確定沒有人出海吧?」

「嗯。都確認過了,所有人的船都在。」

「那就好。這種鬼天氣啊,要是跑出海還真是找死唷~」

有些尖銳的語氣述說的卻是不折不扣的事實。
島上的漁船根本不足以在這種風浪下航行,勉強出海的高危險性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應該再不多久天就會全黑了吧……留下輪班的人,我看其他人可以先回家了。應該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

鈴──
鈴────

當眾人才開始討論著又得在家休息個好些天不能出海,也算是另一種休假時,突兀響起的電話鈴聲竟隱約有種不祥的味道。

「誰、誰去接一下電話不會啊!」

「重叔你兇什麼……」值班的男人嘀咕了句,拿起話筒還沒開口,對方急促的語氣先把他嚇了一跳。「──彩佳?你怎麼了?嗯……你說什麼?!」
驚慌吼出的音量猛一下讓所有人安靜了下來。

「怎麼會這樣……在哪邊?西邊的船塢?多久了?十五分鐘了?!有有,剛利在,剛利!」抬頭飛快掃視一圈,「快來,來啦!」
雖然疑惑於對方不正常的驚慌,卻是迅速起身接過電話。

「彩佳?」隔著話筒傳來的是星野驚惶的哭音,「冷靜點。」

「嗯?什麼?!剛洋他──」

「剛洋坐的小船被浪捲走了?!」

「不會吧──」

「在哪裡?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另一邊,事情迅速從最初接到電話的人嘴裡沸揚傳了開。男人們先是面面相覷,而後不約而同地望向窗外陰沉的天色和不曾稍減的風雨。

「這這這、怎麼會這樣──」

「這種天氣……」

「你們還在呆什麼?!」不知何時已站在門口的重叔用力一拍門,「還不快去救人!才十五分鐘而已是能漂多遠,走啦!」

就算明知在這種風浪下,那麼輕的小船會被拖去多遠的地方根本說不得準,原本面帶猶豫的漁夫們卻在面面相望之後擠出笑容。

「說、說得也是,能漂多遠。」

「走啦走啦,去把剛洋帶回來。晚上叫剛利請我們吃飯~」

「咦……剛利呢?」

說話間才發現原本站在電話前的人早已不知去向。

「該不會──」

遠遠望著港口,突然有人一聲大喊:「剛利的船、剛利的船開出去了──」

「什──」一呆,身後的雨水大力擊在背上,閃電劃過天空,照映出所有人幾乎如出一轍的、憂心忡忡的神情。

「……那個笨蛋!」

✡ ✡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天色也在風雨之中越來越暗沉。

漁船在墨藍色的海面上劃開一道突兀的白,隨著洶湧起伏的浪潮以一種抗爭般的姿態掙扎前進。
時間愈晚,可見範圍愈是不斷迅速縮小。就算再怎麼睜大眼睛,在浪花雨水的間隙中所能辨識出的景況還是少得可憐。

重重一拳打在船舵上,原剛利瞪著面前漆黑的海,試圖從船首燈光打出的小小光圈中發現迷失小船的蹤跡。

嗶、嗶──

船上的無線電響了幾聲,拿起通話器時立刻傳來重叔氣急敗壞的聲音:「你這個笨蛋!一個人出海是找死啊!」

「……」

「我跟你說,小邦說他最後一次看到那條小船是往西南方去的,聽到沒?西南──」

「我知道。」

「我們馬上就跟上來了,你不要自己一直跑,知不知道?」

「……」沉默了一會兒,抿緊的唇在強風中刻寫難以動搖的意志,「嗯。」

掛上通訊器,原剛利瞪著面前灰黑的海,專注凝視著探照燈照亮的海面,深深吸了口氣。

厚重的雲在風雨中呈現一種完全停滯的狀態,一動也不動地、只是沉默地將雨將風將雷電從雲裡甩向等待吞沒一切的海面。
遠遠一道閃電劃過,瞬間照亮的海面上一抹蒼白的影子倏忽浮現又逝。
原猛然瞪大眼,轉頭加速航向彼處。隨著愈加接近,在眼中擴大的影像也愈形清晰。
在漆黑的海面上掙扎起伏的細小船隻顯得異樣脆弱無助,無力反抗狂暴的海浪,只能隨之漂盪像是隨時會被惡浪吞沒。

「爸爸──」

黑暗中傳來的聲音突破風雨清亮得不可思議。幾乎是顫抖著雙手將燈光打向聲音傳出的位置,衝向船緣,竟要緊抓著船邊才敢往下探看。
不知何時已然翻覆的小船看起來堪稱完好,身上裹著醫生的白袍,小小的孩子像是精神尚佳,露出興奮的神情對原用力揮手。

「剛洋!」才咧出笑容又瞬間消失,「剛洋,他呢?」

在海浪中載浮載沉的小船只有船背的一小部份露出在水面上,正好讓剛洋坐在上頭,而據說和剛洋一起漂出海的另一個人卻怎麼也看不見身影。

「爸爸,你快來,醫生快不行了──」兩手圈在嘴邊大喊,像是呼應他的聲音,從他身後的船緣微微抬起的手臂像是沉得連舉起都沒有氣力,交疊的手指虛弱地晃了兩晃,又緩慢地縮了回去。

「你、」想要說些什麼,哭笑不得的情緒到了嘴邊卻成了出乎意料的哽咽。用力吸了幾口氣,轉身,從另一邊取出繩索綁在腰上,而後毫不猶豫地跳進浪潮狂暴的海。

「爸!」

就算是在這樣子的風浪中還是迅速游到了小船邊,小心翼翼地在不碰到船的情況下浮在海面上。瞪著船上看起來沒什麼事的剛洋,再探頭看了看剛洋身後大半泡在水裡,只用雙手抓著船緣、狼狽苦笑的五島,提了氣想要說些什麼,又抿緊唇壓了下去,對剛洋伸出手,「過來。」

「爸爸先救醫生!」用力搖頭,「醫生快不行了啦──」

「不行,原先生請先救剛洋,我還可以再撐一下沒問題的!」

「不行啦,醫生又不會游泳!等下掉下去怎麼辦!」

「呃、」

「不要吵了!」瞪著立刻乖乖閉上嘴的兩人,原剛利無奈聳肩,「剛洋,你過來。」

「爸──」

「都能撐這麼久了淹不死的。」

「對對,淹不死的──」被原再瞪了一眼,幫腔的五島只默默低下頭。

一把抱起乖乖爬下船的剛洋,原剛利轉身游向自己的船,想了想又回過頭,「喂。」

「嗯?」

「自己抓好,不要真的掉下去了。」

「我知道。」微微一笑,一邊像是證明般的往上爬高了一些。

「嘖。」帶著剛洋迅速游回漁船邊,看著剛洋手腳並用地爬了上去,「待好。」

「爸爸快去救醫生──」

點了頭,轉頭又游回小船邊,就著漁船上探照燈的光仔細打量,這才發現五島的臉色比自己之前想像的還要來得蒼白。皺著眉加速游到他身邊,「喂!」

「原先生……」

儘管臉上的神情顯得相當疲憊,卻還是露出了一如往常的笑容,「抱歉……」

「……」
嚥下差點衝口而出的責罵,原只默默吁了口氣,靠著載沉載浮的小船解下腰間繩索改繫在他身上,「不要亂動,我會帶你游過去的。」

在離開船緣時明顯顫抖起來的手轉而緊緊抓住原的肩膀,而後用力點了頭,「知、知道了!」

大半靠在原剛利懷裡的五島努力放鬆身體,幾乎是完全被他拖著前進。在巨浪打來的前一瞬間,抬起頭看見的都還是色澤詭異的海水和他線條俐落的下顎。

事情發生得太快,就像是某一段影片突然投影在眼前海浪形成的薄幕上那樣。隨浪擺盪的小船在浪潮中飛快撞擊而來,原本在身側的原像是抬起了手,而被他護在身後的自己則在下一瞬間失去了視覺。

碰!

碰撞的音量並沒有想像中的響亮,事實上在這種風浪中幾乎什麼聲音也聽不清楚。
而之後,又是整片海水異樣的黑。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