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地平線的末端_1/4

Photo by Wiki
Edit by W.M.

Fandom: Dr.コトー診療所 /五島醫生診療所(2003TV)
Relationship:原剛利 & 五島健助
分級:G
[Summary]
這真的是,超級早之前……當年熱烈愛著醫生的我,不惜犧牲(?)原先生的意願……不,電視劇就是把這兩位拍得不寫一下很可惜啊!所以就寫了。當年華文圈據說同人文超級少,但我就是很愛嘛(自耕農如我,還拖一群友人下水)
因為是十多年前的文所以……我不想面對它,稍微修一下標點符號,以盡可能不看內容的方式貼一貼(喂)
本篇原本收在同人本《地平線的末端》,和總輯本《在季節的窗》裡,現在都沒書惹。


西瓜、鮮魚和草鞋。
原本,志木那島就不是個物產特別豐饒的地方,觀光這種流行產業在島上並沒有什麼特殊景點的前提下,當然也嚴重缺乏發展的可能性。
如果硬要說島上有什麼特產的話,就是上述那三樣了。
然而,從某個人來到島上之後,島上數得出來的特產似乎就這麼默默、默默地多了一項。

「醫生?五島醫生!!」

雖然刻意壓抑過,不過聽起來還是近乎怒吼的呼喚。島上唯一的護士端著整盤紗布棉花站在診療室門口瞪著裡頭,臉上的神情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無奈。

「你們幾個也是,這裡是診療所啊!」
「彩佳生氣了耶……」
「可是、」
「你看吧我就說不要帶來這裡……」
「可是醫生就說了沒關係的嘛……」
年齡相近的孩子們聚成一小群竊竊私語,一邊偷偷觀察彩佳小姐的臉色,一邊不著痕跡地往另一邊靠攏。

微微嘟著嘴,「醫生?你說話啊!」

「啊?」隨著話聲抬起頭,額前過長的髮散成足以遮擋星野瞪視的弧,「嗯,請幫我準備手術。」

「耶~醫生最好了~」

孩子們細細碎碎爆出歡呼,雖然多少顧及了星野殺人般的視線而有所節制,不過雀躍的神情語氣倒是連一絲絲都沒有缺漏。

「醫生……」無力地垮下肩膀,瞪著面前年輕醫生投來的、等待下文的眼神,終於還是歎息著轉身走向器材櫃。
「再怎麼樣你也是醫生不是獸醫啊……」

「唔……彩佳小姐好像生氣了呢。」有些疑惑地垂下頭,年輕的醫生動作輕柔地將手術台上的小貓移到正中的位置。

「醫生醫生。」

女孩小小的手拉上衣角,泛著淚光的眼眸直瞅著他,「小貓……」

「放心。」伸手摸摸她頭,溫和的嘴角揚起平靜堅定的笑,「小貓很快就會好的唷。」

✡ ✡ ✡

「終於到了連貓啊狗啊都帶來的地步了……」邊將昨天定期船送達的藥品歸進藥櫃,診療所總是忙碌的事務長露出饒富興味的笑。

「說起來良江也是常客嘛。」點頭附和,內婆婆啜了口熱茶。

「就是啊。反正趕也趕不走,就像那些來聊天的人一樣。」

「不要拿人和山羊比!」抬頭怒視,原本力圖專心整理文件的星野終於將病歷往下重重一放。「連小貓骨折都送來診療所,以後還有什麼不能送來的!」

「哎呀,彩佳不要這麼生氣嘛。」

「就是,女孩子這麼容易生氣會嫁不出去喔。」

「你們!」

「大家信任醫生是好事啊。」話鋒一轉,單手扛起沉重藥箱的和田呵呵直笑。

「是、是這麼說也沒錯啦……」

「在說我什麼嗎?」面露微笑的五島從診療室晃了出來,將手上整疊病歷交還星野,「彩佳小姐,廣子婆婆好像對上次拿的藥有點過敏現象,我請他下次直接拿過來換,所以請記得把Zyloprim換成同份量的Anturane喔。」

「我知道了。」

「嘖嘖。」放下手中的茶杯,內婆婆突然瞪著醫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用力眨眨眼,五島先是低頭看看自己才又抬起頭,「怎、怎麼了嗎?」

「聽說你連小貓骨折都看吶~」

「呃……平常是沒有啦……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醫生無法拒絕哭泣的女孩。」

「和田先生!」

「哎呵呵呵,」無視五島試圖反駁的窘況,另一邊內婆婆自顧自搖頭晃腦,「那我瞭解了。」

「瞭、瞭解了什麼?」

「哪天我們想喝到醫生的喜酒,可能也是哪個女孩子哭著要求醫生娶她,醫生無法拒絕所以──」

「內婆婆!」
「請不要隨口說出這種事!」
「請不要說這麼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異口同聲地喊了出來,之後的面面相覷突然出現一種詭異的氣氛。

「的確是很有可能發生……的樣子……」小聲嘀咕著,星野若所有思地瞇起眼睛。

「是吧?我想這是最有可能的情況了。」

「和田先生啊……」

像是想要皺眉,瞬間露出為難表情卻又默默垂下頭的青年咕噥了一聲,而後逃避話題般地後退了一步,「那……彩佳小姐,請記得廣子婆婆要換藥喔。我先回去了。」迅速轉身,二話不說地快步走回診療室,順手還帶上了門。

「嘖嘖嘖,我看到時候情況絕對是這樣。」

「不知道有沒有人要先下手為強……」彷彿意有所指地瞥了彩佳一眼,和田咧了咧嘴。

微瞇起的眼不知思考著什麼,又在發現面前兩人都直直望著自己呵呵笑時猛然回神。「下、下什麼手!就算是醫生碰到這種事、這種事情——應該、應該也是會拒絕……的吧……」邊說著,連自己都感到心虛般地放低聲量。

「那好吧,我來試看看好了!」放下茶杯站起的內婆婆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甚至有些故意地看向彩佳的方向,「五島雖然平常沒用了點不過還算是可以的啦。」

「可以什麼?」

「剛、剛洋?!你什麼時候來的?」

聽到柔軟的童音,各自被嚇到的大人們心虛地乾咳幾聲反倒是各自住了嘴。

「所以是可以什麼嘛?」睜著圓圓的眼,看看這個又望望那個,「嗯?」

「……剛洋最近這種期待的眼神和醫生蠻像的……」想起醫生探詢的眼神,彩佳無力地垮下了肩。

「真的嗎?」愣了一下,小小的孩子笑得開懷,「會像嗎?」

「剛洋是來找醫生問功課的吧?趁現在沒有病人趕快去,不然等下彩佳會罵人喔。」

「和田先生!」瞪了他一眼,轉頭瞥見孩子微扁的嘴和無辜的圓眼,島上唯一的護士無奈歎息,「對,趁現在沒有病人快去吧……」

注視著點頭答應,蹦蹦跳跳跑進診療室的剛洋,三個大人頗有默契地吁了口氣。

「像誰都好,就是不要像醫生比較好吧……」重新端起茶杯,內婆婆嘀咕。

「好像是……」將放下地的藥箱重新扛起,和田默默重覆將藥歸位的動作。

「醫生是沒有什麼不好啦……」

想了半天想不出反駁的話,星野深深、深深歎了口氣,低頭重新埋回成堆的病歷表中。

✡ ✡ ✡

「那麼,剛洋君是想問我什麼呢?」
放下手中的筆,偶爾也兼具剛洋專用家教身份的醫生微垂著頸子凝視面前的孩童。

「唔……」撐直了恰好踩到地面的小腳規規矩矩在身前併攏,放在膝上的雙手像是有些苦惱地握成了拳。
「其實,是這次學校的作業……」

「唔嗯?」

仔細地聽完,而後微微側著頭思考了一會兒又開口:「所以說,這次的美術作業是『夢想』啊?」

「嗯。」孩童稚氣的眉梢皺出深深一道煩惱的紋路,「我希望長大以後可以當一個像醫生這樣的醫生,可是……」

看著認真苦惱的小孩,年輕的醫生也跟著蹙起了眉。「說得也是,雖然說是很具體的希望,不過太具體了反而沒有想像空間的樣子。」

「是吧?」像是找到知音般地望著面前青年認真思索的表情,孩子圓圓的眼流露一絲想要抱怨的委曲,「然後爸爸居然說,男人的夢想是要用做的,不是說出來給別人聽的,所以這個作業很沒道理。」

「原、原先生居然這麼說……」呆了一下才笑了出來,「真不愧是原先生啊。」

「醫生不要附和爸爸啦……」嘀咕了句,看來依然苦惱的剛洋微微扁起嘴。

「對不起……」不好意思地笑笑,「不過,這個夢想如果要用比較藝術的方法來表達……還真難呢。」

「嗯……其實我們是分成好幾個小組在做的,我和小邦、光彥一組……」

眨了眨眼,看著突然低下頭顯得有些沉默的剛洋,「怎麼了嗎?」

「唔,光彥他……」

「是上次剛洋君說過的,剛從本島轉來的孩子吧?」邊回憶著之前不止一次聽剛洋說過這個孩子,邊仔細打量面前孩子像是有點為難又難以清楚表達自己意思的複雜表情。

「嗯。」輕輕點頭,「小邦他們和光彥處得不是很好的樣子,」想了又想,修改了用詞,「應該說,是光彥和大家都沒有處得很好……」

「是因為還不習慣的關係嗎?」

「不曉得……」

就算是孩童也會認真煩惱身邊的人際關係,尤其是在這種人數稀少的島上,原本數量就不多的兒童彼此之間微妙的權力結構,在某些時候根本遠超過大人的想像。「其實他有說他想回本島去……我想,是因為我有問他本島學校的事,他才會跟我說吧。」

「唔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而後笑著摸摸剛洋的頭,「改天帶他來診療所坐坐吧,也許和一些同學以外的人接觸會好些。」

「嗯!」

「醫生?」從門口探進半顆頭,「有空嗎?」

「彩佳小姐?有病人嗎?」

「醫生有病人的話我就先回去好了。」

「不是啦,」微笑揮手,「是內婆婆問醫生要不要過去他家吃飯,剛洋,你爸爸出海了吧?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耶~」轉頭看看醫生再看看彩佳,小小的孩子咧開燦爛的笑,「嗯!」

✡ ✡ ✡

「今天的星星真漂亮呢~」

吃完飯的人們在院子裡坐成了一小圈,望著滿天的星星,五島像是呆愣了一會兒,突然這麼說。

「以前的人都說,人死了會回到星星上去喔。」

坐在門前的涼椅上有一下沒一下地搧著風,內婆婆一反平常總是尖銳的語氣,溫柔地笑了起來。

「咦?是真的嗎?」

「傻孩子,就說了是傳說嘛。」摸摸剛洋的頭,內婆婆望向延伸到無盡遠方的夜空,「這是被留下來的人記住離開的人的方法;也是遺忘他們的方法喔。」

「……」疑惑地皺起眉,「我不懂……」

沒有再回答,內婆婆只是看著天空,好半晌才輕輕歎了口氣。

「醫生?你有聽懂嗎?」拉拉五島的衣袖,剛洋湊到他耳邊小聲的問。

「唔……」跟著望向天空,卻只是不置可否地瞇起眼睛。

「醫生!」

「啊,流星。」

「哪裡哪裡?」追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而後動作迅速地合起雙掌,「請讓我趕快做完作業吧。」

「向流星許願噢。」在一邊吃吃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我想趕快把作業做完嘛……」有些委曲地扁著嘴,沒一會兒又擠到內婆婆身邊,「內婆婆內婆婆,你要不要許願?不是說向流星許願很有效嗎?」

「我?」呆了一瞬,「我都這把年紀了……」想起什麼似的,轉頭看著一旁也看著天空不知在想些什麼的五島,像是很開心地笑了。

「願望的話,大概是死的時候能死在五島手上吧。」

像是被這樣子的話嚇了一跳,剛洋在醫生猛然轉頭看著內婆婆之前一把抱住了她,「內婆婆?!」

「呵呵呵,你們兩個是怎麼,我可是認真的哩。」

伸手撫摸剛洋柔軟的頭髮,望向五島直直注視自己的眼,年老的婦人笑得雲淡風清,「你可得看著我走唷,五島醫生。」

略為凸出的骨節,鬆弛的皮膚,手背上暗色的斑點在月光下清晰可見。
穿透有些阻擋視線的髮絲映入眼底的,是婦人寫滿滄桑的、走過許多歲月的容顏。
只是無比專注地凝視,而後靜靜地,握住那隻年華已去的手。
過了許久、許久之後,五島很輕、卻很用力地,點了點頭。

「醫生,內婆婆。」

緊緊偎在內婆婆身邊,好半天沒有說話的剛洋盯著自己的手,小聲卻堅定地開了口。「我想到這次的作業要做什麼了。」

「嗯?」 

「是什麼呢?」

「現在保密。」微微握起了拳,突然顯得輕鬆許多的剛洋神秘微笑,「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