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ater’ on the Wings_3/3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這是一個短篇……後來被我發展成長篇故事,但這一篇短短地也就結束了。我想寫他們睡在一起,所以就寫了XD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群星俯瞰》中。

前篇由此去→●●●


20小時前.企業號,艦橋

艦長日誌 Star Date 4593.31
企業號上爆發不明傳染病,症狀類似地球常見的「感冒」,推測病原來自Micadinarehn星艦Strela IX號。
Dr. McCoy和Mr. Spock正和科學組分析在艦上快速傳播的疾病是否就是造成Strela IX全員罹難的原因,同時試圖找出治療方式。
從目前跡象來看,該疾病對人類並不造成嚴重影響,但艦上染病人數不斷增加,以此速度,很快我們就會陷入人力嚴重不足的僵局。我希望不會發展到這一地步。

「艦上有超過半數的人確定『感冒』,可是到底是怎麼傳染的?傳播迅速,發病也很快,這絕對不是地球上常見的感冒病毒,只是症狀看起來很像罷了,」McCoy瞪著桌上的分析報告,「Micadinarehn人的特徵,竹節蟲、竹節蟲,該死,我會把這兩種東西記在一起一定有原因!」

「Dr. McCoy,」Spock安靜坐在一旁,一項項核對從樣本上得到的資料,幾人已經做完了目前狀況和樣本數量許可下最大數量的檢測,Spock看著那些數據,「樣本數量不足,用掉最後一份樣本之後我們將沒有能夠用來測試疫苗的載體,我想──」

McCoy抬頭那一瞬間的視線止住了瓦肯人的發言,即使覺得不是時候McCoy還是有想要大笑一場的衝動,「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停止James Kirk思考模式,我不會讓任何人跑回那個疫區去挖回更多這種鬼東西,任何人當然包括你。」

「我曾經到過該星艦,至今沒有任何受感染跡象,同時做為一個瓦肯人,我的強壯比任何人類都更足夠支撐到我們找出有效療法。」

「做為一個瓦肯人,你也可能在受到感染時倒的比任何純人類都快,這事沒門,想都別想!」McCoy突然安靜下來盯著Spock,完全進入醫生模式的視線從他一絲不苟的髮型逐步下移到他略顯蒼白的臉,眼睛下方的陰影彷彿比記憶中的任何時候都更明顯,McCoy一言不發轉身拿起醫療用三錄儀,在Spock大步退開的同時飛快追了上去,一邊訝異於他竟能如此輕易地將Spock逼到牆邊,一邊拿起探測器抵到他臉側,語帶威脅,「違抗我我馬上報告Jim,站好別動!」

Spock瞪著他和那些在自己身前轉動的探測器,下意識抿起的唇意外流露一絲不受控制的厭煩,「我嚴重懷疑一名人類醫生對瓦肯生理的認知程度是否曾在歷史中的任何時候更強過一名瓦肯人。」

對此攻擊McCoy根本不為所動,他翻了個白眼,視線不離手上三錄儀的讀數,「心跳數約240、幾乎沒有血壓,好吧,算是正常,」他將探測器收回原位,另一手在Spock反應過來前已經按上他眼角,「Spock,你上次休息是什麼時候?」

「做為一個瓦肯人,這屬於個人隱私,」Spock呆了兩秒才撥開對方的手,動作比自己以為的更遲延了一些。

「做為一個半瓦肯人,你只有腦子和沒血沒淚歸機器,身體算是人,在這艘星艦上凡是個人就歸我管。」McCoy看起來完全不打算就此放過他,「你知道做為主任醫官最爽的地方在哪?這船上沒人能跟我談個人隱私。回答我,你上次睡覺是什麼時候?」

「……上一次值班結束後,我依平時的習慣休息了4小時,那是在,」Spock停了一停,似乎對自己說話的內容非常隱晦的不情願,「外遣小組登上Strela IX號前4.3小時。」

McCoy被數字嚇了一跳,他迅速回想了外遣小隊出發的時間,微微變了臉色,「……你他媽的是在說五十幾個小時前的事,Spock!」

「是,所以我能夠回到工作了嗎?」Spock冷冷回應,他伸手推開醫官走回實驗桌前,一手下意識地扶在桌沿,他停了幾秒又說,「我認為回到Strela IX取回樣本是現在最好的選擇,同時我也可以試著從該艦電腦上尋找Micadinarehn人的醫療資料,在之前的測試幾乎沒有成果的現在,這是最佳辦法。」

「你連站都站不穩,」McCoy瞪著他,「我就奇怪你哪有那麼容易被我逮著。」

Spock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好一會兒,最後輕輕聳了聳肩,他轉身走向艙門,「很遺憾我們無法達成共識。」

「站住!」幾個大步追上他,這次Spock沒再讓他捉住而是先一步閃到一旁,McCoy雙手環上胸前,「依我對你那一點點深刻的瞭解,」他無視Spock瞬間挑高一邊眉巴像是對他的話沒有半個字認同的神情,接著說,「你準備直接和艦長討論這個辦法的可行性,然後兩個混小子一起瞞著我先去摸回樣本再說,別這樣看我,你真以為Jim有可能放你一個人過去嗎?」

「我將請求科學官支援。」

「你是有多瞭解James T. Kirk?」McCoy翻了個白眼,「等著,」他丟下這麼一句,衝回桌前抓起三錄儀又追上Spock,「最合理的辦法就是我和你去,滿意了?」

Spock挑起眉,他停了一小會兒才點點頭,「當然,這完全合乎邏輯。」

事後.13-6太空站,溫室

你正站在一片顏色繽紛卻意外協調的植物之中,金屬舖設的道路只在入口的那一小塊地方,走進溫室之後大片的土壤從色澤到踩下的觸感都散發一股莫名的溫暖,你為這個跳出腦海的形容困惑了幾秒,因為事實上你並沒有真的接觸到那些泥土。

「來,拿著,」你的艦長無視你的意願──在這之前,他也同樣無視了你試圖婉拒的努力把你拉進了溫室──,將一條一時看不見盡頭的水管塞進你手心。

「艦長?」

「好啦,澆水澆水,」他貌似愉快地拍拍手,轉身在離你不遠處的地上坐了下來,全然無視泥土並不乾燥的事實,「從……這裡到那裡,全部澆過一次。」

「這個量詞過於模糊,長官。」

「我說了,我正在休假,你可以叫我Jim,」他說,盤起雙膝的同時曲起雙手托著下巴,似乎打定主意要看到你開始進行他單方面指稱的「任務」。

「既然處於假期之中,那麼我是否能夠拒絕這個任務?」你刻意加重了「任務」這個字眼,他卻對你燦爛一笑,「就算休假我也還是你的艦長。」他說,你在皺眉嘆息和反駁之間猶豫了幾秒,最終你還是將水管對準了某棵植物打開噴頭。

水霧傾洩而出的前一瞬間,你感覺微溫的水流輕輕震動著穿過掌心,而後化為淡淡水霧飄散半空,你看著霧氣在半球形的星空下結為水珠,不規則地滴滴答答落在花葉之間,又輕巧匯流於枝幹之隙,最終趺落土壤發出極其輕微噗地一聲後歸於無聲。

你呆站了一小會兒,再次啟動噴頭時不自覺的調高角度,水霧在半空散落,在一瞬間就像──

「就像星塵落進花海,」你聽見他輕聲說,你回過頭,那個男人不知何時脫下鞋襪,赤腳抱膝踩在微溼的泥地上,仰頭看著你、看著飄浮半空的水霧、看著星空,你突然覺得那雙眼眸的色澤如此熟悉。

「那只是水,」你說,沒有意識到你的聲音有些游移不定。

「嗯,是水,」他同意。

而你在那一瞬間想起了你曾經在什麼地方看過那雙眼睛的顏色,在你尚且年幼,第一次陪著母親回到地球,在即將進入大氣層之前,你看見的就是像這樣,深邃澄澈,閃動燦爛光彩的藍。
如此純粹、如此難辨。

事後.企業號,艦橋

「哈、哈啾!」

「Chekov?我以為你完全好了,」Sulu心有餘悸地看著他,「如果你還不舒服就快去醫療室報到,Dr. McCoy對病人總有些特別優特的。」

「不不不不我、我完全好了,」年輕的領航員瞪大眼,在說話間甚至往座椅中縮了一縮,「我只是鼻子發癢。」

「是這樣嗎?」

「就只是這樣。」他忙不迭地點頭。

「那就好,我很擔心還有花粉殘留,」Sulu神色嚴肅,「正確來說,那不是感冒,而是過敏啊。」

「對,花粉,聽說生物研究室裡被那個怪怪的植物佔據了?」Chekov再怎麼說也顯得過於興奮了一點,Sulu想制止他,最終還是忍不住說了起來。

「沒人想到那是種植物,」Sulu猛搖頭,「我懂為什麼Dr. McCoy老說Micadinarehn和竹節蟲很像,我本來以為他指的是外形,當然外形的確很像,但更重要的是,這兩者之間的構造也很像啊。」

分析了Spock和McCoy從Strela IX號帶回的資料和樣本之後,他們終於找出那些不明物體到底是什麼,那的確是種植物,只是很不幸的,那同時也是Strela IX號船員們的遺體。

從遺留的日誌判斷,他們路經某個行星時不慎將一種名為瓶子蘋果的植物種子帶上船艦,該植物果實鮮紅可愛,生命力極強,在某些行星上是頗受歡迎的觀賞植物,但糟糕的第一點,他們不慎帶上船艦的是該行星的特殊變種,繁殖力遠高過普通種,同時也比普通種更為巨大,最糟的是,那是種食蟲植物。

Micadinarehn人幾乎可說是把天敵帶上了船艦,一棵瓶子蘋果開花之後花粉幾乎漫佈全艦,對Micadinarehn來說那些花粉具有麻痺作用,船員們幾乎一個個在花開後不久就被癱瘓在原位動彈不得,直到被長出的天敵緩慢吞噬,而無法移動的瓶子蘋果在消化完唯一的食物之後也只能留在原地等待凋零。

「仔細想想,這真是太可怕了,」Chekov嘆了口氣。

「我們推測那些花粉的麻痺作用很強,從醫療記錄上來看甚至具有致幻性,只能說……希望那些Micadinarehn船員沒有受到太多痛苦。」Sulu最終這麼說。

幸運的是那些花粉對人類似乎沒有什麼強烈的影響,類似感冒風寒的症狀就是全部,雖然的確造成了不少困擾……

「不過,外遣隊的成員幾乎沒有受到感染啊,」Chekov似乎想起醫療室氣吞山河千夫莫敵的主任醫官怒吼哪個擅自離開船艙就等著迎接特別照顧時的氣魄,下意識地有些畏縮。

「他們特別強壯,」Sulu的語氣不無羨慕,他想著連續工作七十多小時之後終於因為態度冷酷到嚇哭實習研究員和十幾個替補軍官,而重新在全體船員間確認惡魔封號的大副,以及他們在旁邊只問船員身體健康以及帶頭第一個衝進生物室驗室一把火燒了那棵變種瓶子蘋果的艦長,Sulu吞了口口水,「太強壯了點。」

「不過,他們兩個到哪去了呢?」

「艦長離開前要我留守到下一班,我想他大概把Mr. Spock帶走了吧。」

「哦,」年輕的領航員點點頭,「登岸休假?」

「艦長是休假,Spock……」Sulu微微偏著頭,「我想是被迫休假吧。」

「有點想下去找他們……和艦長一起應該會很好玩才對。」

較為年長的舵手以一慣的沉穩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對身邊的天才少年搖搖頭,「不,我想你不會想去找他們的。」

「為什麼?」

「相信我,因為我一點也不想。」

事後.13-6太空站,溫室

「Jim?聽說你在這裡?」

「噓!」

McCoy在真正踏進溫室前就先喊了一次沒有聽到回應,他穿過幾片矮樹叢走進帶著溫暖溼氣的泥土地,正想再叫喚一次,卻看見他的好友兼艦長對他猛揮手,「你在這?Sp、哦。」

在柔和的光線中,身著黃衫的艦長抱著膝蓋,半曲起腰赤腳坐在地上,而在他身後,一個藍色的影子背靠著他的背脊,軟軟垂下雙手,同樣安靜坐在地上,蒼白的腳趾有一半陷進土壤中,看起來莫名悠閒。

「……Spock?」

「睡著了,」Jim好笑地搖頭,帶著他或許毫不自覺的縱容。

「也應該,你知道這傢伙連續工作至少72小時以上完全沒休息?就算他是個瓦肯──」McCoy低聲罵著,在他倆身邊蹲下,直視Kirk雙眼,他說,「你該命令他休息,或綁著去。」

「我不能,Bones,」Kirk對他笑了笑,上身幾乎不動,只偏著頭看了貼在肩側的那隻尖耳,「我需要他在那裡,在艦橋,在我背後。」

「……」McCoy安靜盯著他,再看看靠坐在他身後安穩沉睡的Spock,直到覺得雙腿蹲得有些痠疼才垮著臉也坐了下來。

「你知道,我一直覺得你是個瘋子,」他說,聲音聽起來意外認真。

「太巧了,我也這麼想。」

McCoy瞪了他一眼,「糟糕的是,我現在覺得你背後那傢伙也不太正常。」

「棒極了,我剛好也這麼想。」

「……你完全就是說真的對吧。」

「一點沒錯,」Kirk維持同樣的角度鬆開手,單手往後撐在地上,指尖不經意擦過瓦肯人的手背,那讓他發出一個很輕很輕的嘆息。Kirk不明所以卻還是笑了出來,另一手拍上他多年好友的肩,「你知道更棒的是什麼?」

「什麼?」

他抬頭看著半球體外一望無涯的宇宙,他很輕、很輕地說,「我們居然可以在這個宇宙瘋在一起,這才是最棒的。」

「不想同意你,」隔了許久McCoy才嘀咕般的說,帶著濃得化不開的笑意,「完全不,艦長。」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