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2019)

照片取自官方網站

《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

是一部2019年美國和加拿大合拍的恐怖片,由安德烈·歐弗蘭多執導,吉勒摩·戴托羅監製,約翰·奧古斯特、丹和凱文·哈格曼撰寫劇本,改編自阿爾文·施瓦茨創作的同名兒童讀物系列。 維基百科

這部是從小說改編,原作是短篇集的兒童故事(真),但,原作也就是恐怖故事(和村野奇談)了。查了一下介紹(嗯啊書我還沒看),電影是把原本沒有關連的幾個故事改編後串出一條主線,也就是調整了主角的背景然後融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追記:事後我把小說看完了,[Book]在黑暗中說的鬼故事
雖然沒看過原作,但這個「將短篇串成一個有主軸的故事」這一點,我是覺得看起來還蠻明顯的。

這個故事其實很簡單,一方面我會覺得,好像很久沒看到這麼單純的故事(微妙地難以決定是優點還是缺點);一方面也會想,啊所以是兒童故事啊(這個後面再說)

電影將故事主軸放在「鬼屋」上(原故事篇名),在小鎮上有一間傳說中的鬼屋,傳說中原本住在這幢大宅中的貝蘿家有一個名為莎拉的女兒, 他因為某些原因被幽禁在家中, 他會隨著牆說故事給鎮上的孩子們聽,而很多去聽故事的孩子沒有回家,傳說他們被莎拉毒死,故事以莎拉在大宅中自殺落幕。

【劇照】史黛拉在大宅中發現莎拉的故事書

從小聽著這個故事長大的主角們,在萬聖節的夜晚跑到這間著名的鬼屋探險,意外發現了莎拉留下的故事書,少女史黛拉本就對鬼故事特別著迷, 他一時心癢拿走了莎拉的故事書,甚至如同傳說中那樣召喚了莎拉(莎拉,請跟我說故事)。
而這召來了莎拉的怨靈(XD),當他們離開鬼屋之後,恐怖的事情也開始在他們身上發生。

有六個少年在那一晚進入鬼屋,接下來也就開始一一失蹤。這部其實在美國分級是 PG-13,也所以其實沒有什麼血腥暴力的畫面,更是以驚悚詭譎和超級優秀的美術做出恐怖效果。

電影場景(左圖)大量還原初版小說的插圖(圖右)

之前有說覺得「單純」這一點是缺點也是優點,缺點大概就在於說,雖然是和原作的故事結合,但其實角色們之間的呼應不上不下,史黛拉做為第一主角,他的呼應性也是最強的,包含那個「喜愛(寫/讀)故事)」的設定(這個讓我在電影走到1/3時跟友人說,「該不會是用史黛拉重寫故事當解決方式吧?」,嗯……ry),以及與家人的疏離。

他是一個莎拉的對照版本(但卻是相對好的對照版本,他有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們,也有一個愛著他也為他所愛的父親),也所以我反而可以很快理解莎拉的怨念為何會纏上他們,如果真如電影中所說,「你在讀故事時,故事也在讀你的心」,那麼莎拉最早看見的必定就是史黛拉,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史黛拉被拉回莎拉的時代時會直接「成為」莎拉,我感覺那其中有其妒羨。
(反而故事所有少年都是邊緣人這一點我已經覺得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魯蛇救世界是某種世界準則)

【劇照】拉黛拉(右)與雷蒙(左)。雷蒙有雙超級漂亮的大眼睛和長睫毛,特寫堪稱完美(硬要說)

呼應感次之的則是外來者雷蒙,他的故事是咆哮人,這個故事映射的是他對死亡和戰爭的恐懼,兄長的死(而且是成為屍塊回來)讓他逃離徵兵,這個恐懼的具像化成以屍塊方式出現又能自行重組,不斷高喊「你這膽小鬼」的不死喪屍幾乎就是順理成章。

倒立下樓梯的可愛咆哮人實在讓人忍不住想起《大法師》的經典場景

其他就,衰小。
稻草人哈洛和湯米之間的連結真的太少,一定要說就是稻草人大復仇,或說霸凌會回到霸凌者頭上。
奧吉和查理的故事,和其本身實在沒什麼關連,就連露絲至少都還有個愛漂亮、在乎自己外貌的基本人設(去勉強呼應破相),但奧吉和查理就真的好倒楣。

不過。
這也就導向之前說的,「所以是兒童故事啊」這一點。

對兒童來說,恐懼是接觸、理解世界的原始方式(和情感)之一。在很多時候,恐懼其實是沒有、甚至不需要理由的。
為什麼會害怕黑暗、害怕衣櫃、害怕吃下肚的東西、害怕夢見的東西、害怕老人呢?

那可能根本沒有原因,或者說,找出原因也是長大的過程。所以這些故事,他就是發生在他們身上,讓他們真的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在故事裡發生了不好的事),奧吉和查理在被寫進書裡的時候成為了故事和恐怖本身,而他們做為一個「人」的存在意義也就此消失,他們成為了「角色」。

【劇照】老實說實在是很衰小的友人們:奧吉(左)與

我其實很喜歡的一點是,奧吉和查理與他們的故事之間的連結是在事後發生的,當他們成為故事,成為史黛拉手裡故事書中的故事(角色),他們才真的和他們的故事產生連結,而史黛拉試圖把他們再從故事中帶回來(再次成為「人」)。

莎拉先是一個人,然後成為傳說故事,又因為是傳說故事,所以他以傳說故事中的恐怖形象回到世界(當然是以幽靈的形式)。事件中的少年們則是在這之中成為了故事,透過同時存在於人間和故事書中,真實(人)和虛擬(故事)之間的界線徹底模糊。

莎拉的故事,其實在說的並不是「真相是否被掩蓋」,而是「誰在說這個故事,怎麼說」。曾經的版本,是他的家人說「莎拉毒死了孩子」,而史黛拉所說的「我會說出你的故事」,終究不是說出「真相」,而是給予莎拉一個不同的形象、重新講述一個不同的故事。

人畢竟是透過故事理解世界,理解其他人。

回到電影一開始說的,故事能治癒人心,也會帶來傷害。電影結束時將同一句換過來,在傷害之後,也是故事能夠讓傷口癒合。
把最後一個表情放在露絲臉上的紅色傷痕上其實是蠻漂亮的直白收尾,雖然有有點可怕的過程,但最終還是能夠好起來……嗯這也很龍貓導演風格就是了XD

大概是這樣,劇中插入曲用了〈 Season Of The Witch〉,而且 Lana Del Rey 由演唱。這首歌真是太合適,而且他的聲音真的太適合這首歌了~(笑)

留個噗浪連結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