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2/10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4日前
企業號 艦橋

「艦長抵達艦橋。」

Kirk對Chekov拋出一個微笑,習慣性地在高速電梯口停駐了幾秒,視線迅速在艦橋上掃過一圈而後停在通訊官身上,「Uhura?」

「是, 艦長。」她在回頭的同時,指尖已經飛快在控制板上輸入指令,連串訊息接連在她面前的螢幕上顯現,「來自聯邦的緊急命令,要求我們立刻前往SA-10星系的 第三行星:VNtroixa,任務標註為外交行動,詳細內容已經傳到艦長的PADD。需要特別注意的是,VNtroixa星即將進入長達10個地球年的封 閉期,所以這個任務具有高度時效性。」

「了解,Mr. Chekov?」

「已設定航線,艦長。」

「很好。Sulu,帶我們過去。」Kirk從Sulu的側臉邊緣捉到一抹微笑,他不禁跟著笑了起來。旋身坐回座椅,慢他一步抵達艦橋的Spock卻在此時站到他身邊。

「艦長。」

Kirk有些訝異地看了他一眼,「我以為我剛才說過要你休息到下一班?」

「你 的確說了,但我認為臨時啟航所需的人員調整比我不必要的休假更為優先,」Spock回答,同時將手上的PADD遞給Kirk,「我重新調整了這一班的值勤 軍官,將這次被中斷的假期分攤到之後幾天航程中分批執行。另外,我也想和艦長討論高階軍官的班表分配,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誤,在過去兩天──」

「先等等,」接過PADD,Kirk兩眼掃完那份做出完整標記的班表,他改為點開聯邦來函,「VNtroixa……Spock,你對這個地方有多少認識?」

「不 多,」Spock在對前一個議題窮追猛打和先順著Kirk的意之間猶豫了一小會兒,最終他選擇優先處理任務內容,「M級行星,密度和重力低於地 球,VNtroixa人外形類似地球人,但體型低於地球平均值,是SA-10星系3個M級行星中文明發展最為落後的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沒有自行發展出曲速 技術的行星。」

Kirk在Spock極快速地說過某幾個單字時抬起眉,「自行發展?」

「VNtroixa在發展出曲速技術前,被鄰近的R’ng 7000星長期武力統治,直到同星系的P’sa星人進行星際探索時才發現此一事實。」

「P’sa?我記得他們是星聯成員對吧?」

「是的,那是星聯在鄰近五個星系中唯一的成員,現在也是VNtroixa最有力的邦交行星。」

「嗯……」Kirk在腦中迅速整理出簡單區域劃分,3個行星中有2個交好,那多半表示和另一個行星關係不太友善,甚或是這兩個一起弱於另一個,就好像──Kirk的思緒停滯了幾秒,他掀了掀唇,在極短暫的片刻,他突然想不起他本來要說些什麼。

「艦長?」

Spock的聲音在那短促的時間裡聽來異常遙遠,Kirk甩甩頭,「整理一份報告給我好嗎?我想我有點──」他在站起的同時浮起一股想要縮回椅子裡的衝動,Kirk皺著眉忽視那刺骨的疲憊,一邊下意識地挺直腰背,「沒事。」

「Jim,你不是答應我會到醫療艙報到而且補打所有抗過敏疫苗嗎?」高速電梯門開的同時,主任醫官怒氣沖沖的吼聲飆過艦橋,Kirk反射性地畏縮了下,「呃、Bones?」

「你真的以為你可以在一個填滿混合土壤還種了一堆不知道哪來什麼鬼植物的地方抱著那傢伙滿地亂滾然後當著我的面裝成什麼事都沒發生爬上船來?!」

「Bones你為什麼都不需要斷句?」醫官戳在半空的手指氣勢萬鈞,Kirk本能地退了小半步,又在逮到Sulu和Chekov竊笑的神情時驚覺McCoy的用詞似乎大有問題,「我──什麼?」

「艦長和我上艦時同樣進行了基礎消毒程序,」Spock平淡接口。

「對, 我跟你們一起上來的我當然知道,你是沒問題,這傢伙?只這樣哪夠。」誇張地翻了個白眼,McCoy大步走向兩人,一手拍拍隨身背袋,完全無視Kirk從喉 間擠出的那一長聲「呃」,笑得既和藹又奸險,「我知道,緊急命令很重要你沒空去醫療艙,所以我把綜合疫苗全部帶過來了。」

「Bon、Bones,」Kirk四下亂轉的視線瞥見Sulu吃吃笑著卡在前方,更遠一點那個可供逃亡的路線上不知何時並肩站著Uhura和Marcus,而就在自己右手邊那個如果動作快點應該能閃過McCoy的位置──「Spock你是故意的吧?」

雙手負在身後的瓦肯人挑起眉,「可否請艦長說明這個指控針對的是?」

「當然就是、」Kirk在體悟到自己真的退無可退之後終於認命嘆了口氣,他對McCoy一攤手,「好吧,我是你的了,要對我怎樣都行,來吧!」

「你是真的以為我很開心還是搞笑的?」McCoy瞪著他,嘴邊叨唸著不知什麼,一邊抓起他手臂,「就只是些基本預防,要怪就要怪你那個讓人想關進實驗艙研究的過敏體質。」

「嗷──」半是故意地怪叫,Kirk不甚認真地扭了兩下甩開醫官,「又不是我自己願意的。」

「是是是,你也不願意,乖一點打完這針叔叔給你糖糖,」McCoy完全無視Kirk猛翻白眼只差沒甩手而逃的消極反抗,撈回Kirk手腕的動作無比迅捷,才想再拿出另一份疫苗突然停了停,他改抓住Kirk的手掌,「Jim,你發燒了?」

「哪有,」猛地抽回手,Kirk眨眨眼笑得一臉無辜,「我精神好得很。」

Spock盯著Kirk退了兩步避開試圖捕捉他的McCoy,之前在13-6太空站上他的確有幾次察覺到Kirk身上的溫度,只是當時他太過疲倦以至於沒有真正意識到那對人類而言代表了什麼。

「艦長,」Spock幾乎沒有自覺自己壓低了聲音,他往旁追近,正和McCoy勢成包挾,「我認為你應該尊重Dr. McCoy的專業和擔憂。」

「說得就是,」McCoy飛快朝Spock投去欣慰的一瞥。

Kirk 看看面前一臉關切的好友,再看看神色平常卻莫名顯得異常緊繃的Spock,視線略遠的地方,聽力最好的Uhura臉上已經流露出明顯的憂心,他嘆了口氣, 「醫療艙對吧,我們去醫療艙。Mr.、」他停了一停,「Mr. Sulu,接管艦橋;Chekov,固定航線,我希望我們可以如期抵達。」

「是,長官。」

不需交代也知道Spock會自行跟上,Kirk分別對面前的兩人點點頭,「離開艦橋再說。」

✡ ✡ ✡

「你很清楚自己發燒了,」過於肯定的口吻近乎譴責,McCoy幾乎在三人一走進高速電梯時就狠狠罵了句粗口,他一把撈起Kirk手腕,指尖按上脈搏,安靜幾秒之後眼神卻沉了下來,「Jim,你還有哪裡不舒服?」

「嗯?有點熱……不過我這兩天一直覺得熱,有點頭昏不過精神還好,而且我也沒像那些受感染的船員一樣老打噴涕,」Kirk偏著頭,剛才強被壓下的暈眩感不死心地捲土重來,他以遠緩於平時的速度眨著眼,「好吧,我的確覺得疲倦。」

「只有累?真的?」

「或許有點骨頭痠痛,嘿Bones,我是個地球人,我也感冒過。」Kirk好笑地推了他一把,「而且這幾天我沒睡好,感覺累是正常的。」

「剛才我確認了艦長離艦前的班表,」Spock並不激烈的語氣在電梯狹小的空間裡同時既溫和又尖銳,「他值了我離開艦橋後的所有班次,」不等McCoy回應,他補充,「總數超過36小時。」

「艦橋上需要高階軍官,當時能夠留在艦橋上的只有我和Uhura,但她缺少實際管理全艦的經驗,所以我才會一直留在那裡,」Kirk反駁,「這兩天幾乎沒有人在休息,你們明明知道,等等!為什麼我覺得這聽起來很像是你在對Bones告我的狀?!」

「你沒聽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嗎?我們倆在對付你這件事上感情可好了。」
「做為你的大副,艦長的健康管理也是我的職責之一。」

兩人同時出聲之後飛快互視一眼,McCoy搶在挑起一邊眉毛的Spock開口前強調:「只在這件事上。」

「被 你稱為敵人我怎麼連一點點都不覺得傷心呢?」Kirk勉強微笑,卻感覺自己的聲音隔了好一會兒才從遙遠的地方傳回耳裡,他以超出必要的誇張動作試圖眨去視 界邊緣迅速蔓延開來的一道暗影,卻注意到Spock臉上有一個什麼神情飛快閃過,那讓Kirk莫名有些難受的東西太過迅捷太過難以捕捉,他還來不及思考那 代表什麼,從沉重的肢體末端散發的鈍痛又一次拖垮他的集中力,在發現自己的身體自行移動前,他的手已經抓住了就在他身側一步之距的瓦肯人。

「艦長?」

「Jim?!」

「糟糕的是……我現在真的、覺得──」Kirk甩甩頭,無意識施力的指尖摳進微涼的布料間,舒適的觸感帶來一股奇妙的寬慰,就在那一瞬間,他的意志力突然決定 全面放棄繼續強撐的堅持,在他閉上眼睛任由身體往下滑落之前,McCoy驚慌憂慮的臉毫不客氣撞進眼簾,Kirk愧疚地嘆了口氣,「Bones,你可得在 到達任務地點之前讓我醒過來;Spock,」他可以清楚感覺到一具溫暖的身體環過身側幫助他留在原位,如果還在艦橋上,或許這就足夠支撐他再更勉強一會 兒,就一小會兒。
但現在他只剩下一絲根本算不上清醒的意識,在對任務的盤算、對整艘船的關切之間搖擺掙扎,最終那些意識莫名其妙地停留在Spock不知為何就是讓人非常在意的神情上。

「艦長?」

「她是你的了。」

握在臂膀上的手緊了一緊,而Kirk至此終於徹底昏了過去。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