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1/10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這是〈The Water’ on the Wings〉的後續,一開始我也不是想寫成這樣,但不知不覺就寫成了中長篇,但寫冒險故事很開心,寫外星星球也很愉快~(心)
用了交錯的方式去寫,雖然可能帶點實驗性但寫的時候其實我自己是很樂在其中的(掩面)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低語星空》中。


4日前
企業號 艦長艙房

「為什麼我會沒有發現?」安靜關上艙門回到走廊,企業號的主任醫官語調焦躁,而負手站立他面前數步之距的瓦肯人僅是因此轉動視線看向他。

「直 到32小時前你我都還專心在疫苗的研發製作,而後做為主任醫官,將施打疫苗和覆核疫苗作用列為優先處理事項並無不妥,」Spock的聲音聽起來沉著冷靜, 和他平時說話沒有分毫差異,他的眼角瞥見 McCoy依舊緊繃的表情,他停了一停,再出聲幾不可聞,「該注意到的是我。」

McCoy愣了愣,恰好在瓦肯人的視線再次回到艙門上某一個不可見的點那瞬間捕捉到他嘴角緊抿的蒼白,那一抹不易出現的色澤在眨眼之隙和那個人倒進Spock搶先一步伸出的臂彎時異樣潮紅的臉色倏忽重疊,McCoy忍不住伸手按了按眉心,「我們都不該沒有發現。」

而這次Spock盯著那扇門沒再回頭,就像他過去1小時中所做的那樣。「正如你所說,」他說,略沉的聲音彷彿只在表達一個不帶情緒的同意,「的確如此。」

4日前
企業號 生物科學研究室

「嗚哇那是什麼──」伴隨一聲尖叫,兩名研究員連滾帶跑衝出研究室,在他們身後飛快閉閤的自動門中央,深綠色的細長條狀物在門扉中縫扭動掙扎幾秒後縮回終於能閉緊的門後,驚魂未定的兩人背靠著牆,在可以看見研究室的範圍裡盡可能遠離自動門地瞪著它。

「那見鬼的是什麼東西?」其中一人問,雙手半背在身後,似乎是準備一有動靜就要撐牆而逃。

「我怎麼知道!」回應他的另一人同樣神色驚慌,「艦上不該有這種東西,凡是可能高過1.5米的植物都不會被種植在研究室裡,那玩意至少有、」他一邊回想著邊打了個哆嗦,「至少3米吧我說,它到底怎麼溜上艦來的?!」

「等等!你別說你覺得那鬼東西會跑喔!」

碰!碰!碰!

「嗚呃──」兩人在撞擊聲乍響時不約而同發出尖叫,「我我我我不要待在這裡!」

「不行,我們不能逃,」另一人一把拉住正想轉身的同伴,「艦長!」他猛然轉頭衝向通訊器,「艦橋!生物研究室呼叫艦橋!」

「我們不在研究室啊啊我們在走廊!」像是稍微冷靜下來,他從旁插嘴,「我是研究員John Smith,生物研究室裡出現不明生物,我們需要幫助!」

『Mr. Smith,這裡是Kirk,』平穩的回應從通訊器中傳出,『報告狀況,有任何人受傷了嗎?』

「呃,」兩人對望了一眼,「沒有,」Smith回答,「不算有,我們剛才進到生物研究室,然後就突然受到攻擊,我被打了好幾下,Mitchell比較糟,他好像……」他停了一停,像是對自己的答案感覺困惑,他面前的同伴動了動鮮血淋漓的手臂,「他像是被咬傷了。」

『咬傷?』艦長的聲音停頓了幾秒,『我馬上來。』

現在
行星 VNtroixa

所在地 不明

Star Date 後補

在13-6太空站停留14小時後,接到來自星聯的緊急命令,要求我們立即前往SX-10星系的行星──VNtroixa執行一個外交任務。

身 為一個前殖民行星,VNtroixa在獨立戰爭之後經歷將近30年的內亂,總部提供的資料指出,該星球即將進入長達10年的封閉期,但在此之前 VNtroixa議會請求星聯派出足夠高階的軍官做為代表參與停戰會議。企業號做為鄰近星系最高等級的聯邦船艦,無疑是最符合資格的選擇。

這應該、也必須是一個和平任務──至少在外遣小隊成員踏上VNtroixa星之前,所有人都是這麼認定的。

✡ ✡ ✡

「艦長?」

「艦長?Jim!」

你在分辨出耳邊交織的聲音從何而來之前先感覺到一陣劇烈的疼痛,就像是有人在綻裂的膚肉上施以重壓,你幾乎是出於本能地深吸了口氣,然後認出了其中一個聲音的主人,「Dr. Marcus?」

「你還好嗎?」略低一些的詢問響在你的左側,你在轉頭的同時讓自己咧開一個笑,「妳知道,我一直很希望可以聽到妳這麼叫我,當然是在別的情況別的地方更好,氣氛倒是不重要,」你對她眨眨一隻眼睛,而你的通訊官在第一時間狠狠回了你一個白眼。

「看來的確是沒事,」Uhura低聲說,神情介於緊張擔憂和一絲暸然之間,或許她察覺你的笑容有些勉強、也可能是她憂心現在的狀況卻認同了你的故作輕鬆,你猜測著可能性,但對此不置一詞。

「有任何人受傷了嗎?」你問,一邊試圖讓自己直起上身,目光在你有所意識之前已經開始搜尋你的隊員。

「就我們知道的,只有你,」Marcus伸出手扶住你的手臂,而你因此知道緊壓在你腿側傷口上方那雙纖細的手必然屬於Uhura。

「那 麼我們的戰損輕微,很好,」你還算滿意地點頭,忽略了讓你只想閉上眼睛昏睡過去的強烈暈眩感,你看見Ngoc嬌小的身影蹲坐在Marcus左側,Mey繃 緊著臉貼靠在她身邊,兩人臉上流露出相似的關切,你對她們露出安撫性的微笑,逐漸聚焦的視線確認身邊的四人和自己是這個空間中唯一活動的生物,你完全不是 故意,卻在那一瞬間感覺胃像填了鉛塊似的往下直墜。

「U、」你很輕很輕地吞嚥了一下,藉著這個動作找回了自己應有的聲音,「Uhura。」

「……艦長?」

你發現她在應聲前安靜地縮了一縮,而你突然對自己即將出口的問題感到一陣驚慌,「Spock在哪裡?」

4日前
企業號 生物科學研究室

「艦長!」

鼓起勇氣留在研究室外的走廊上,兩名研究員在看見甚至比自己更為年輕的艦長時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就是那裡,」Mitchell伸手指向研究室緊閉的門,從門裡間斷傳出沉悶的撞擊聲響,就像有什麼東西正不死心的拍打著門。

「我們把門鎖死了,」Smith說,指著門邊的控制面板,「緊急程序,我們強制關閉研究室,在解除之前不管從裡或外都不能打開那扇門。」

「做得很好,」Kirk拍拍他的肩,視線掃向兩人身上的血跡,他伸手啟動通訊器,「Bones,派個人到生物研究室,我們在走廊上,有船員受傷了,對,你繼續研究疫苗,派人過來就好,馬上。Kirk離線。」

「艦長,」Mitchell單手按著傷口,小心翼翼地開口:「那東西很……奇怪。」

「描述看看,」Kirk交代,一邊快速檢查兩人身上的傷口,一些瘀傷、幾道足以扯破制服的傷口,比較嚴重的是一些類似咬傷的痕跡,傷口雖然血跡斑斑卻沒有不正常的顏色,「看起來像是咬傷。」

「我是覺得我被咬了沒錯!」Mitchell又想起之前被那些細長的觸手攻擊時的恐怖,他抖了一下,「那東西至少有3米高,可能不止,牠一直在動,頂部像是、像是……」

「蘋 果!」Smith在旁插嘴,「那個東西看起來就像是蘋果插在仙人掌上,頭部──如果那算是頭的話,看起來像個巨大的、有嘴的袋子,比例大概佔了1/3,其 他部份和細枝幹的仙人掌差不多,而且、而且、而且、哈啾!」他大大打了個噴涕,Kirk飛快看向他,「你也感冒了嗎?Mr. Smith。」

「感冒?沒有,我直到剛才都還好好的……」一邊說著,他一邊似乎不自覺地往旁歪倒,旁邊的Mitchell連忙伸手撐住他肩,結果不慎壓到自己的傷口反倒讓他小小慘嚎了一聲。

「你真的沒事嗎?」Kirk伸手輕觸Smith的額頭,「體溫好像正常,不過你還是可能感冒了,噢不,Bones和Spock說這不是感冒,是過敏,來源還不確定……」他突然像是思考著什麼般歪歪頭,「你們說那裡頭的東西長得像什麼?」

「呃,蘋果加仙人掌,」Smith覆述。

「蘋果加仙人掌?」有點難以想像,Kirk卻不準備在這種地方多費腦筋,「你們什麼時候發現牠的?」

「就 是剛才,本來Mr. Sulu和Donald在分析從Strela IX號上帶回的檢體,但他們兩人都因為重感冒被Dr. McCoy勒令隔離,所以這裡有一陣子沒人使用,然後我和Smith準備給研究室裡的幾種植物添加營養劑,才走進研究就看到……那個,」Smith皺著臉 回想,「對了,牠還長了……我想那大概是觸手。」

「哇噢,聽起來好噁,」Kirk輕快地說,轉頭凝視生物研究室的目光卻是和語氣截然不同的謹慎,「這種東西不可能憑空出現在研究室裡,先生們,站遠點,」他邊說著邊往研究室門口走了幾步。

「艦、艦長,您想做什麼?」

「那個那個很兇惡的啊啊啊而且我們鎖死門了──」Mitchell才想慘叫就看見Kirk伸手飛快在門邊的控制板上輸入著什麼,「您要解除鎖定?」

「對,不過我只打算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能把你們嚇成這樣。」他衝著兩人打了個手勢示意兩人往旁移動,「再3秒。」

門扉滑開的同時研究室也亮起了燈,Kirk警覺地往內張望,「你們剛才看到他的位置在?」一句話還沒說完,深綠色的細長觸手挾著風聲掃過他鼻尖,「哈!你在這。」

「艦長小心!」

Kirk 應聲飛快蹲下閃過另一條從他原本高度橫掃而過的觸手時不忘往後伸手擺了擺表示自己沒事,維持半蹲的姿勢小跑進研究室後停留在門邊,就在靠門約有2、3米的 地方,一個目測約有3米左右的深綠色物體正在輕輕晃動,那些來回掃動,時不時撞擊或拍打些什麼的觸手環繞在牠身側,看起來就像擁有各自獨立的生命一般。

「哇 靠!」再一次閃過觸手的攻擊,Kirk的視線緊盯著面前那個物體紅豔豔的『頭』,乍看是蘋果的形狀,只是從中裂開的一道口子搭配牠扭動的節奏,不管怎麼看 都是一開一閤的血盆大口,「只差沒長一排尖牙,這玩意兒能在哪個恐怖小店買到嗎?」他半驚半笑地讚嘆,在兩道觸手掃過他鼻尖之前半吋時猛地往後仰身避開, 又退了幾步,正好趕在研究室的門又一次關上前回到走廊。

「是、是不是很可怕?」在確定門徹底關上之後才敢挪回這一邊,「艦長,我從來沒看過那種東西。」

Kirk對驚魂未定的兩名研究員笑著搖搖頭,「我也沒有,不過我覺得牠不是真那麼具攻擊性,事實上,我覺得牠比較像是──」正說著就看見幾個人影快步出現在轉角,他才舉起手又在看清來人那瞬下意識地擴大了笑容,「Mr. Spock。」

「艦長,」瓦肯人看看靠在牆邊的兩名研究員和他們身上的傷口,退開幾步讓與他同行的醫療人員上前包紮,「Mr. Smith,Mr. Mitchell。」

「你來的正好,」對幾人略微示意,Kirk一把把Spock拉到不時傳出撞擊悶響的生物研究室門前,「類植物,外表深綠、長得像仙人掌,頂部有果實形狀的紅色囊袋,看起來是中空的,大概佔了整體的1/3,想想,對了,還有觸手,是不是超噁?」

「除去觸手和尺寸的部份,外形描述和幾種已知的食肉植物近似,」Spock回答,在幾個劇烈的撞門聲中瞥了眼研究室,「所以,生物研究室被緊急封閉又被艦長權限打開的原因就是這個?」

「是 啊,有個火爆美女現在自己待在裡頭,如果你想約她我可以幫你代傳情書。」Kirk朝著那扇微微晃動的門歪歪下巴,「只有一個,觸手的靈活性很高,但本體似 乎沒有移動能力,也就是說,牠不是自己偷溜上來的,」他在說話間伸手搔了搔臉頰,彷彿那裡有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干擾著他,「而且幾小時前牠絕對不在那裡,不 然早被Sulu一劍砍飛了。」

直接無視Kirk故意輕佻的玩笑,Spock點點頭,「我們在數小時前將自Strela IX號上取得的樣本送進生物研究室,並曾做過相應的化驗,該不明物體由此滋生的可能性極高。」

「之前Bones說,在艦上蔓延的『感冒』可能是種過敏現象,」Kirk盯著生物研究室,「所以,『那個』就是過敏源?」

Spock在腦中列出前後的時間順序和最先發病的船員迅速比對,「這個推論相當合乎邏輯。」

「也就是說,如果除掉過敏源就至少可以控制沒完沒了的感染了吧?」

「有其可能性,」Spock同意,「但我認為確認該生物種類以利規劃治療方式同樣重要。」

「嗯……不過把牠關在裡頭也看不出什麼,」Kirk沉吟著說,「如果有足夠分析的樣本呢?」

「以現在的狀況來說,我的建議會是肯定的。」

「那好,」Kirk走到門前,大概只是順手拍了拍門,之前斷斷續續的撞擊聲卻突然密集起來,乒乒乓乓的碰撞引出Kirk一陣爆笑,而Spock因此挑起眉,「有趣極了。」

「你該和牠見一面,我說真的,約個會什麼,」Kirk翻了個白眼,「你們一定有合得來的地方,」他嘀咕著半轉過身,飛快交代醫療人員和兩名研究員暫避到較遠的地方。

「以我對英語中『約會』一詞定義的理解,那或許不是我會感興趣的約會對象。」Spock盯著Kirk的側臉和他像在走廊上尋找什麼的動作,當Kirk拿起某個物品時半是好奇半是有趣地瞇起眼,「艦長,我是否需要提醒你現在拿起的設備基本上是設計用於滅火使用?」

「基 本上,」Kirk拋向他的眼神閃過某種惡作劇的光彩,明亮地讓人一不注意就會忽略藏於其後的認真,「我需要你提醒我什麼之前會告訴你,比如說,生物研究室 裡能放火的東西是不是還在同一個位置之類,」他說,突然用力在門上敲了幾下,回應的是幾聲更猛力的撞擊,「唔,」頭也沒回,他對著Spock的方向伸出姆 指和食指在半空閤起。

和Kirk一起沉默了一小會兒,門後傳出的聲音也在這片安靜中沉寂下來,「果然對聲音有反應。」

「嗯,」Kirk伸手飛快在門邊的控制板上做出設定,「15秒。」

Spock點點頭,「那些器具做為實驗使──」一句話被隔空扔到手上的滅火器打斷,Spock揚起一邊眉毛,聲音卻是和略顯譏諷的神情截然不同的冷靜,「這個滅火器的有效範圍建議控制在直徑2.3米之內,請艦長注意研究室內部對火焰的承受程度。」

「你居然不阻止我,感覺真是太奇怪了,」Kirk在Spock提著滅火器走到門扉左方時對他擠擠眼睛,「好啦,跟裡頭的美人見個面吧,雖然不是你理想中的黑髮馬尾美女~」

Spock 下意識地蹙起眉,「如果你指的是Uhura上尉,我──」研究室的門正在此時刷地一聲分開,早就等在門邊的Kirk飛快蹲身閃開一條迎面擊來的觸手後順勢 半滾進生物研究室,眼角盯緊果然停在原地,只有觸手跟隨他一路製造出的聲響追擊而來的不明生物,牠頂上紅豔豔的『口袋』一開一閣,近看更有像是能把人整個 吞下的魄力。

碰!碰!碰!

規律的敲擊聲傳自門邊,Kirk的視線跟著突然轉開的幾條觸手飄向門邊正用滅火器敲打門框的 Spock又抽回,他勾起嘴角,快步跑到觸手無法觸及的冷藏櫃前抓出幾個貼有爆裂物標籤的試管,「嘿,」他一步踏前,衝著那不住晃動身體的不明生物輕輕搖 動手上的試管,「你喜歡紅、藍還是綠色?我猜是綠的,綠色很好,」他只以一個偏頭閃開觸手末端無力的攻擊,歡快地有些過頭,「不喜歡?那就太可惜了,我已 經決定大放送全部送給你啦∼」

「艦長?」

幾個試管以拋物線飛出的那一瞬,Kirk才突然發現自己此時的注意力並不專注在 那扭動的不明生物,甚至不在那些劑量只要和他之前粗略的計算不符就可能會引發大爆炸的危險藥品上,他注意到Spock就在距離自己不超過1米的位置;他注 意到他的大副將滅火器挾在脅下固定,只以右手控制噴嘴方向;他注意到那個人的臉上微妙介於很多的不贊同和些許無奈之間的神色,以及混雜在其中某個模糊難辨 的情緒。

還沒來得及捕捉到那是什麼,小型爆炸引起的火焰猛地高竄而起,而他被一股力道往外急扯,金紅交織的火柱在一個呼吸間掩蓋到熟悉的藍色身影之後,Kirk避開狂亂拍擊的觸手衝向另一側,同時扔出最後一個試管。

「Spock!」

瓦肯人跟著急退到他身邊,兩人並肩移動到瘋狂扭動的觸手無法觸及的距離外,草木燒焦的氣味伴隨不明生物逐漸蜷曲縮小擴散開來,他對著Kirk揚高一邊眉毛,「我記得我的確說過安全控制範圍應在2.3米直徑距離內。」

Kirk看看有半數被捲進火焰中,多處被燻得焦黑的生物研究室,和不明生物被火燒掉大半萎縮在地的殘骸,最終他看向他的大副微微抿起的嘴唇,和彷彿明白寫著「這真是太不符合規定了艦長(同時省略星艦安全守則33.6項)」的眼角,他突然懂了那一閃而過的情緒是什麼。
他拍拍Spock的手臂,在用力打了個噴涕前一秒咧開一個無人能敵的笑,「我知道,你就只是太喜歡這麼幹了。」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