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ater’ on the Wings_1/3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這是一個短篇……後來被我發展成長篇故事,但這一篇短短地也就結束了。我想寫他們睡在一起,所以就寫了XD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群星俯瞰》中。


事後.企業號

「那麼,地球時間8小時又24分鐘後再見,祝登岸愉快。」你沉聲說,聲音保持在一慣的平穩聲線上。

「登岸,對,再見,錯。」

在你面前的男人──同時也是你的長官──用在某些時候著實會讓你感覺一股煩躁的方式咧開嘴笑,一邊抬起食指凌空劃了個圈、又隨著說話補了個叉。基於你一定程度上對這個表情情緒麻痺,你知道直到此時才突然對那並不特別誇張的笑容感覺惱怒完全不合邏輯,因此你只是以一個略微收緊下顎的動作減緩皺眉的衝動,「請求說明,長官。」

「請複述我在、唔,大概4小時前下的最後一個命令,指揮官。」

幾乎沒有眨眼,「全艦進入登岸模式,除了必要值班人員外,全員皆可自由選擇是否登岸休假,」你回答,對原句使用的「大家下去放個爽假吧」做出適當修正。

「據我所知,你不在報備登岸休假的名單裡,同時自願值了後天的兩班,」你的長官對這些遣詞上的細節不以為意,他神情輕鬆,絲毫不覺調閱特定軍官的值班日期有何不妥,而你對此沒有不滿,這或許也是另一種情緒麻痺,你分了一點心提醒自己這完全合理,他本就有權利知道自己的副手在艦上的所有動向,即使那令人隱約有被上級調查的不快,但對此不滿不合邏輯,你回答,「是的,我在評估個人情況之後並不認為有休假的必要性,同時艦上需要高級軍官留守,當我在15分鐘前得知艦長決定登岸時,也已經重新確認過指揮層級軍官的值班表,在有必──」你的說明被對方豎起食指的動作打斷,你挑起眉,「長官?」

「Sulu自願值完這一班,Scotty會接下一班,我們在13-6太空站預訂停留54小時,也就是還有將近50小時的停靠時間,Uhura會在明天回艦,然後我都會在,」他說,臉上帶著某種會在他希望時閃動的、惡作劇的光采,「我們沒有必要『全部同時都在』,對吧。」

「同意,」你沒有不同意的理由,即使你的腦中有一個小小的聲音略有微詞,你也不認為那需要被提出。

「那就好,」他再次咧開大大的笑,這讓你腦中那個小小的聲音發出抱怨,你在人類手掌略高的溫度攫住手臂的瞬間挑高一邊眉毛,一言不發。

「我批准了你的登岸休假。」

在你意識到你正被那不知為何無法忽視的溫度往前帶著走的同時,你準確注意到了耳中聽到的訊息,「我必須提醒,我並沒有──」

「你沒有申請登岸休假,」他愉快地說,在你蹙眉前又丟出一句,「所以,噢……正確來說,是我命令你登岸休假。」

「艦長,」你在注意到自己的力道之前抽回了手,那讓對方和你同時停下腳步,你以含帶譴責的沉默注視面前的男人,在視線的邊緣,他被甩脫的手指細微曲張,指尖泛紅,你沒有感覺一絲愧疚,「我不需要不必要的休假。」

「我知道我知道,瓦肯人不需要太多睡眠也不需要放鬆心靈,你的瓦肯身體靠冥想就可以撐很久很久,瞭。」

他聳肩的方式和刻意輕率的言詞再次讓你感覺一陣惱怒,你真的皺起眉,對自己突如其來的情緒反應有些許困惑,「既然如此,休假就是沒有意義的行為,請容我拒絕。」

「我說,這是命令,」他微笑,表情閒散,只在那雙毫不動搖的眼中透出一股執拗,你抿起了唇,針對抗命罰責的規章在你腦中條列分明,沒有一條不可接受。「是,長官,」你最終這麼說,語調比自己以為的更加冷漠。

「很好,」你的艦長彷彿只在一個頜首間撤去那份銳利,他又聳了聳肩,以比之前更令人不耐的角度偏著頭,示意你跟上他走向傳送室的腳步,「非常好,Mr. Spock。」

72小時前.Strela IX號,艦橋

「他媽的什麼鬼東西黏住我?!」Dr. McCoy下意識地伸腳踢開在他成形時剛好纏在腳邊的一團不明物體,腳尖感覺到的軟爛觸感讓他不禁再次低聲咒罵,「我就知道傳送過來不是個好主意,不,所有James Kirk的主意都不是好主意,我早就知道!」

在他身前不超過三步之遙的Kirk硬吞下一個噗哧,「Uhura,能不能找點燈光給我們?」

「是,長官,」通訊官思考了幾秒,她發出一些挑高的單音,幾個聽起來像是嘶和咻組成的音節,光線應聲調亮到整個艦橋一覽無遺的程度。

「……哇靠這是什麼?」Kirk眨著眼,在明亮的照明中可以看見整個艦橋空無一人,以深淺不同的褐色為基調的挑高空間原本應該呈現木質的優雅,但現在那種特屬於Micadinarehn船艦的質樸設計被一塊塊紫紅混雜的不明物體盤據,大多是一團團堆在艦橋各處,甚至有些碎片濺在牆壁和儀表板上。

「……我剛才踢了它,」McCoy低頭盯著自己腳邊那一塊紅紅紫紫的軟爛物體,看起來像是受到什麼驚嚇,「我踢了它!」

「艦長,船上沒有任何生物活動跡象,」Spock冷靜環顧週遭,率先走向位於控制台附近的幾塊不明物體,「這些物體似乎也是完全靜止的。」

「難不成你要告訴我們它有可能會跳起來?」McCoy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在他身邊的Kirk好笑地拍拍他手臂而後直接越過他走向另一側,「安全官,Bones、Uhura,兩人一組搜查其他區域,維持集體行動,有任何狀況立刻回報;Bones,注意不尋常的生物活動,有任何感覺不對勁的事就記錄,我相信你的直覺。」

「這聽起來一點也不像誇獎,」醫官嘀咕著,一邊對身邊的安全官點點頭,迅速分成了兩個小組。

「如果我不想誇獎你,我會說別嚇掉了你的屁股,」Kirk以一個不甚正經的笑容面對醫官誇張的白眼,「去吧,記得把屁股帶回來。」

醫官罵罵咧咧著「我說這個地方怎麼這麼冷?」的聲音逐漸走遠,留在艦橋的兩人也各自檢查起身邊的狀況。

「事實上,我經常無法理解針對人體特定部位的玩笑,」Spock戴上手套時突然開口,同時俯下身注視一攤黏在控制台上的物體,一邊說著一邊伸手輕輕按壓,「相當柔軟,不可思議。」

「就只是玩笑,不過如果他的屁股有我這麼棒那就不是開玩笑,而是性騷擾。話說回來,我就不會跟你開這種玩笑,」隨口回答,Kirk走到牆邊抬起頭,Micadinarehn船艦的設計為了配合該種族,遠比一般的星艦標準更高,「那個高度也有痕跡,」他指向離地約有2米左右的一些碎片,「像是濺上去的。」

「而且不像是由下往上,這些濺痕幾乎是平行造成,」Spock同樣觀察著那些在牆上拖出一道紅痕的碎片,正想再說些什麼卻停了一停,「艦長,我可否理解為你認為我有個很棒的屁股?」

Kirk差點沒被這個問題嗆住,他卡了幾秒才困難地清了清喉嚨,「是我的錯,我就不該和任何人提起屁股,我們別再討論這個好嗎?」

Spock在單邊眉毛挑起的角度引發災情之前讓它回到應有的位置,他垂下視線研究手上三錄儀的數據,「當然。這些全部都是同樣成份的東西,沒有生命跡象。在記錄中找不到準確的記錄,但是從成份來說,這些塊狀物更接近……植物,」他考慮再三之後,從癱在控制台上的一團塊狀物中選出最小的一塊謹慎收進採集罐。

「植物?」Kirk蹲在一個約莫2.5米左右長的塊狀物前,轉頭看看Spock,又低回頭盯著那些混合深淺紅色的茄紫物體,聞不出什麼特別的氣味,但顏色和觸感不管怎麼看都像是半腐的肉塊,Kirk縮了縮肩膀,「不知道為什麼,這聽起來蠻安慰人的。」

Spock挑眉看了他一眼,神情就像有個近似譏諷的句子在他腦中成形,穿過喉管然後被他完美的理性扼殺在嘴角,Spock將採集罐小心密封,「只是接近,經過化驗可以得到更詳細的資料。」

「Jim,這些鬼東西滿船都是!」

「噢,Bones,真高興看到你,」Kirk對醫生的滿臉嫌惡毫不意外,他對隨後回到艦橋的另一組人點點頭,「那麼,在一艘Micadinarehn星艦上,我們找不到任何一個Micadinarehn人,滿船卻都是這些……我真想叫它爛肉片,」他在Spock迅速丟來一個這並不是的眼神時舉起單手,「別這樣看我嘛,我知道不是,不過總得有個稱呼,好,決定代稱爛肉片,那麼,各位,有任何假設嗎?」

「我們在11小時前截取到Micadinarehn人的片段求救訊息,非常簡短,只能翻譯出『請幫助我們』『他們來了』這幾個句子,」Uhura冷靜的神情中看不出特別嫌惡與否的情緒,「直到登艦前都沒有再收到任何更進一步的訊息。」

「能夠發出求救訊息表示曾經有人,但是我從這裡看不出太多爭鬥的痕跡,」Kirk從幾個堆在一起的『爛肉片』前踱步到艦橋中央,原本該是艦長座椅的位子上同樣被茄紅色的不明物體佔據,軟趴趴地從椅子垂癱至地,他若有所思地盯著每一塊『爛肉片』所處的位置,艦長椅、控制台,最終他輕聲說,聲音裡帶著一股並不真的想說出口的不快,「只有我覺得這些『爛肉片』都剛好在每一個船員本來該在的位置上嗎?」

「嘿,Jim,別用手去碰!」McCoy在Kirk伸出手彷彿試圖確認艦長座椅上的不明物體到底是什麼觸感的同時喝止了他,「你對全宇宙一半上以上的東西過敏。」

「雖然這個說法過於誇大,」Spock對McCoy投來的毀滅級視線視若無睹,「但我同意,艦長,你不該在毫無阻隔的狀況下觸碰任何不明物體。」

毫無異議地抽回手,Kirk的視線再次掃過整個艦橋最終停在頂端,「Uhura,我記得Micadinarehn人的平均身高將近8呎?」

「是的,Micadinarehn的外表沒有明顯的性別差異,一般而言女性更為修長,但男女平均身高約在8呎上下,」她確認。

「這些爛肉片的長度,是不是和他們的平均身高差不多?」

「……拜託,Jim,別告訴我你在想什麼,」McCoy擺出一副相當不舒服的臉。

Kirk直接無視McCoy的方式如果不是因為他語氣嚴肅就幾乎能說是帶著歡快,他轉向旁邊的瓦肯人,「Spock,你認為這些就是Micadinarehn人的可能性有多高?」

「我想,」Spock沉思了幾秒,「雖然只能得知部份成份,但……是的,我想可能性超過43.742。」

其餘眾人再一次看向那些如果換個角度去思考,的確像是坐、或趴在那些座位上的『爛肉片』,而後投向彼此的目光多多少少都有些不適。

「……我想我要吐了。」

「得了,Bones,你才沒這麼脆弱,」Kirk一句話還沒說完就得到醫官惡狠狠的一瞪,他轉向他的大副,「整艘星艦都只剩下這個東西可能表示全員罹難,」他略低下聲藏起一個並未真正出口的嘆息,「Mr. Spock,這可能是個傳染病嗎?基於我們都看不出這裡發生過什麼大規模的打鬥和衝突,以及全員幾乎都……在崗位上,這可能發生的很快?」

「這個推論合乎邏輯。」

「Bones?」

「我們對Micadinarehn人沒有太多瞭解,那是個雖然不強烈排外但也並不積極和外界溝通的星球,我知道他們和地球的──」McCoy在半空中擺弄雙手就像是可以藉此想出合適的形容,「竹節蟲差不多,外形也像那些節肢生物,既扁又長,看起來像是巨大的昆蟲,不過我們從來沒有機會能有更進一步的瞭解,」他停了一停,投向那些不明物體的目光明顯柔和許多,「如果這些是船員的遺體,我們或許可以從中得到些什麼資訊,然後通知Micadinarehn星人。」

Kirk沉思了一小會兒,「Mr. Spock,Bones,假設這是種未知的傳染病,你們認為我們受到感染的機會有多高?」

被點名的兩人互望一眼,各自搖搖頭。

「缺乏推論基礎,艦長,我們對這個種族的身體結構缺乏認知。」

「……我恨死了跟在這傢伙後頭表示同意,不過他說得對,我現在只能說,目前我們全員的身體讀數都很健康,和傳送過來前沒有可見差別。」

「好吧,」Kirk點點頭,拿出通訊器,「Mr. Scott,傳送六人回艦,讓一組醫療人員在傳送室待命,準備傳送器消毒程序。」

『是,艦長。』

「各位,準備回艦,Scotty?」

『等著你,艦長。』

「傳我們上去。」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