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TOS]日常(2)_4/4

Photo by hz
Desgin by W.M.

Fandom: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日常》中。

前篇由此去→●●●


「我知道你沒什麼食慾,聰明鬼,但你能不能就是、」

「我試了,Bones,」那聽起來幾乎像是撒嬌,只要能夠忽略聲音中隱約的憤怒,「但我真的──夠了。」

「就多一、三口也不行?」McCoy坐在Kirk的病床邊,往前弓著身體讓眼睛和Kirk維持平行,後者正用食指把餐盤嫌棄地推開而下一秒McCoy就把它挪回原位,「我挺喜歡吃這個的,」他在收回手時順道拿起一片萵苣塞進嘴裡,節制地咀嚼,「就連我女兒都肯吃。」

「如果你試圖暗示我不如一個小女孩,」Kirk緊盯著他,明亮的棕色眼睛似笑非笑,他正介於惱火和快被逗笑又不想真的任由McCoy如願的變換不定間,他看著McCoy又吃了一小塊水煮馬鈴薯,搖搖頭,一定程度從對食物的緊張中放鬆下來,「我真的不餓。」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平常會吃多少東西?」雖然這麼說,McCoy也沒有更多勉強他的意思,「但如果你持續只想用這麼一點點食物養活自己,我就要考慮給你注射營養劑了。」

「我──」Kirk停頓了幾秒,他聳聳肩試圖帶過這個話題,「我就只是需要點時間,沒事的。」

McCoy琢磨著今天、這一餐可以逼他到什麼程度。Kirk已經持續這種神色平常但食不下嚥的狀況將近兩週,毒性的代謝狀況在普朗人毫不藏私的醫療資訊幫助下比之前預估的更好,另外兩名軍官復原的不錯,對進食有些歇斯底里,但那很正常,只要想到他們在那個星球上是以什麼維生,McCoy相信絕大多數人類都會歇斯底里,不過他們還好,雖然McCoy有些懷疑他們在最後那幾天的精神狀態是不是還能算是正常,但他們活下來了,而現在都在恢復。

反而是能夠安慰兩名屬下的Kirk,McCoy可以看出他很努力,試圖讓一切看起來沒什麼不對勁,但做為他的醫生、他的好友,Kirk若無其事的反應只會讓他更覺得事情比看見的更糟。

「好吧,」McCoy的視線飛快掃過餐盤上殘餘的食物,半份沙拉、沒喝幾口的濃湯,和幾片麵包,他在心裡嘆息表面卻不動聲色,「如果你想吃點什麼?」

「你會知道的,Bones,」Kirk很淺很淺地拉高嘴角,「謝了。」

過於短促的道謝顯得異常誠懇,和真實,McCoy在嘆息前站起身,正想伸手去收拾餐盤卻聽見身後有人輕敲艙門,他在回頭之前就笑了起來,或許不完全刻意,卻把才拿起的餐盤又放回原位。

「艦長,如果你尚未進入休息時間?」低沉的嗓音在並不大的艙房裡響起,聽起來意外地帶有一股暖意,Kirk咧開一抹笑,「來得正好,Spock,我正覺得無聊。」

「提醒你,被你說『無聊』的那個時間點你正在和我說話!」

對McCoy半真半假的抱怨丟去個「別計較那麼多」的眨眼,Kirk看著他的大副在床邊站定,下一秒注意力就移到了留下不少食物的餐盤,Kirk在Spock掀動嘴唇,像是正考慮著如何開口前轉開頭,目光閃爍,「我剛被罵過一次,Mr. Spock。」

瓦肯人很快地看了McCoy一眼,得到一個無奈的聳肩,他沉默了一會兒,並不甘願──甚至是艱難──地放棄強迫他的艦長更多吃下一些食物的衝動,他略微彎下身,將手上的PADD轉向Kirk,「收到一封來自普朗星艦的訊息,發信人為指揮官Dr. Miri。」

Kirk在聽見那個名字時幾乎無意識地畏縮了一下,原本平放在床墊上的手指悄悄挪進薄被邊緣,Spock注意到了那個卻對此不置一詞。「哦,」Kirk嘶聲說,表情和語氣都平靜無波,「你看過了?」

「一部份,是的。很抱歉,但普朗人似乎對分享訊息態度開放,我在發現這應是給予艦長的私人訊息時便已中斷閱讀,」他回答。

「我相信應該沒什麼不能讓你知道的事情,」Kirk很快地笑了下,「既然聽了開頭,那麼也好,陪我看完它,」他轉頭對McCoy抬了抬下巴,「Bones?」

McCoy聳聳肩移到病床另一側,斜斜靠在一旁,姿態閒散,「我記得普朗星之前把所有的醫療和植物資料一口氣全傳過來了不是?」

「是的,那是因為普朗星系對外通訊在這個時期非常容易受到等離子風暴影響,為了避免疏漏索性一次性交換資源。」Spock有些猶豫是否要將餐盤從架在病床上的置物台上挪開,最終他選擇拿著PADD坐下,一手搭在Kirk身側,另一手扶著面板,他說:「事實上,我對於Uhura能夠和該船艦保持一定程度的通訊相當訝異。」

沒有預期出現的名字讓Kirk猛地挑起眉,「Uhura?我們的Uhura?」

「肯定的。」

Kirk幾乎能從Spock挑眉的角度看出他或許正想著「普朗星同時存有一名名為Uhura的女性通訊官的可能性」這種問題,但他聰明地不說出來,「所以,我們的Uhura……和普朗的指揮官連絡,然後他發了一封私人訊息給我?」

「正是如此。」Spock的回答讓Kirk微微睜圓了眼,他笑了起來,「這下我真的好奇內容會是什麼了。」

快速調出影像訊息,顯現在PADD上的指揮官臉色有些蒼白,含笑的表情卻依然帶有他那種研究者的爽朗,他抬起手打了個招呼,開口的第一句就差點讓Kirk哽住呼吸。

『嗨,Kirk艦長,你看,我的推論是正確的!』他說,甚至有點過於興高采烈,他一邊調整鏡頭下移,另一手拉開原本蓋住雙腿的毯子,露出一小截光滑蒼白的皮膚,『下肢再生的速度和健康程度都很完美,我有點想再切一、』像是有人在鏡頭外怒吼,那讓指揮官吐了吐舌頭,『開玩笑的。之前有人認為我們的再生能力是偶發的返祖現象,不過我現在有點新想法。如果可能的話我會把這個做為一個新的研究專題,或許對組織再生、傷肢重建等等醫學研究有更多幫助,也可能不只對普朗人有效,我還不確定。』

Kirk看著指揮官溫和的笑臉,可能隔了好一陣子才意識到有一隻手覆在自己不知何時緊握成拳的手上,細緻的重量傳來的熱度和壓力彷彿能把一切牢牢固定在那裡;有另一隻手鬆鬆搭在肩頭,他幾乎可以感覺到那份溫暖以某種不可理喻的方式幫助他穩定呼吸,「播完它,Spock,」他低聲說,幾乎聽不出一絲異樣,而他的大副無聲照辦了,操作PADD讓那張笑臉又一次動作起來。

『Kirk艦長,正如我們當時所說的,用最小的損失保護最多的人,這對我們來說很有意義,我們免除了遭受看著親愛的朋友們在我們面前死去的痛苦,比起切掉一隻手一條腿,那更讓我難受到不行,』他停頓了一下,直視鏡頭的樣子冷靜卻飽含關懷,『我很慶幸那天在七號星上和你們一起遇難的是我們,這或許是最好的結果了。』他又一次露出那個爽朗的笑。

『最後,如果下次還有機會再見,能否讓我認識一下你美麗的通訊官?我們的通訊人員對於有人能從這種距離,穿透離子風暴把訊息完整送進來又帶出去非常佩服,我想我們的通訊技術還有很多可以精進的空間,可以和你們學習討論我們會很開心的!那就一切拜託了,我很期待下次可以再和你們見面。』指揮官最終做了一個豎起兩指輕碰下顎的動作後結束訊息,Kirk無聲地跟著做了一次,帶著真誠的敬意,「這個動作在普朗星表示感謝,」他解釋。

「我倒是對他說的再生能力很有興趣……」McCoy在旁嘀咕,一隻手臂還擱在Kirk肩上,「這個星球的人居然有再生能力,就像蚯蚓那樣?」

Kirk刻意皺起眉,聽起來有些自嘲,「Bones,你讓我更不舒服了。」

輕哼了聲當作回應,McCoy側身直接坐在病床上,距離他的艦長只有一臂之遙,「我就是喜歡這樣,讓你痛不欲生。」

「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Kirk白了McCoy一眼,身體其他部位都一動不動,又隔了好一會兒,他在意識到不論是McCoy或Spock都沒有改變姿勢的打算後很輕很輕地挑起眉,他又一次看向他的朋友們,在兩人的沉默中察覺一絲不經溝通但已然成形的決議,那有些尷尬,因為他一點都不喜歡成為這兩個人共同針對的目標,這一定程度意味著他很難脫離這個困境。

Kirk嘆了口氣,動作小得幾乎難以辨識,「我很難忍受饑荒,或任何相似的狀況,」目光或許不是故意地停留在那些依然輕壓在自己拳頭上的手指上,那些遠較地球人蒼白敏感的指節,他終於說,音調很輕,聽來緊張而尖銳,「從……很多年前開始。」

越過Kirk,Spock和視線和McCoy在半空飛快交錯,McCoy在皺眉和吼些什麼東西之間選擇了前者,反而是Spock開了口,「你是指Tarsus IV。」

「他……」Kirk停頓了下,似乎在考慮是否要說出那個人的名字最終卻只是搖搖頭,「我被分配在得到食物配給的這一邊,沒有人知道另一邊的狀況……可笑的或許是,沒有人知道有『另一邊』。我們接收到的資訊一面倒地顯示有很多人病了、死了,但情況正在被控制。有人覺得不對,但很快地他們都安靜下來,或是離開,沒有任何一個人回來,而管理者告訴我們他們都死了。」

那些狹小卻異常整潔的居室,和被嚴密監控的公共空間,人們幾乎不再交談,即使交換集字片語也總是眼神閃爍。警察接管所有區域,私人領域越來越少、越來越小,就像每日配額越來越低的糧食。那時的Kirk還太過年輕,年輕到難以從片面的資訊去推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只能憑著直覺判斷事情一定和管理者們說的不一樣,和那個人說的不一樣。

當他注意到身邊來去的人似乎越來越集中在和自己差不多的年齡層,當他發現警察們好像都有看來相似的容貌,他終於決定他得離開「這一邊」,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親眼去看看,看看外面是不是真的如那個人所宣稱的,「只有疾病和死亡」。

很不幸,是的。
和那緘默、慘白的安全區域相比,真實才是地獄。

「我溜出來,在另一邊找到了Tom……我曾經以為他死了,至少我聽說他死了,他告訴我他和他年幼的妹妹因為健康不符合標準所以被分配在另一邊,而整個星球僅存的食物都被集中在安全區,武力也是。警察嚴格看守入口,直接射殺試圖從另一邊進入安全區的人。而另一邊沒有食物、什麼都沒有,當少數能夠果腹的存糧消耗殆盡,」Kirk的聲音低得幾不可聞,他隱約感覺到有股重量推開他緊握的拳頭,乾燥的皮膚貼上他汗溼的掌心,他握住了那些手指,圓而短的指甲不小心刮過指腹,他可以感覺到對方僵了一瞬,卻在他下意識要抽開手的同時更用力壓了回來。Kirk看著面前的瓦肯人,在那張平淡的臉上看見或許毫無自覺的憤怒,他深吸了口氣,再開口時聲音竟不如自己以為的破碎,「剩下的只有人。」

「……God,」McCoy在猛然理解的瞬間倒抽了口冷氣,他想尖叫或拿些什麼東西砸在那個已經死去的劊子手臉上,但他所做的只是抓緊了自己的手,表情痛苦不堪,「Jim……」

「當在七號星上,Dr. Miri對我說,他認為他們是唯一地球人吃了不會立即死亡的食物,建議我們『最好從腳開始,損失最小』的那個時候,我想到的是Tomas因為病毒感染,已經半邊扭曲了的臉,我們約定一定要活著離開那個地方,即使要吞下對方的屍體也、」

他的指尖在Spock掌心微微打顫,而瓦肯人幾乎不假思索地用自己的手指圈住了他,「Kodos已經得到了制裁,艦長。」他低聲說,即使發現Kirk在聽見那個名字時飛快眨著眼睛也不為所動,「那個Tarsus Iv已經不存在了。」

「對,那混蛋就死在我們面前,得不到任何同情,」McCoy略微壓低了聲音,述說的方式就像他形容的是一頓糟透了的昨日晚餐,而現下那些頭疼和脖子僵硬都只是宿醉帶來的討厭副作用,「你親眼看見的!」

「是啊,我看見了,」Kirk閉了閉眼,終於意識到那個重量是Spock的手,指尖很淺很淺地摳進手背薄薄的皮膚,有某種令人穩定的溫暖從接觸的地方傳開,他可以感覺到自己原本繃緊的肌肉從那些相連的地方放鬆、舒展開來,他嘆了口氣,「我很清楚那是過去的事,只是……」他的目光落在面前裝著食物的餐盤上,「當我回到一艘星艦上,安全的環境,源源不絕的食物,你們知道我的感覺是什麼?」沒等兩人回答他已經又說:「荒謬。我感覺荒謬。」

「進食、渴望進食,是生物維持自身生命的本能反應,」Spock的聲音客觀而理智,即使他還緊握著Kirk的手沒有放開,「為了生存所做的選擇不存有對錯。」

「而僅有做出選擇的人能決定是否責怪自己,」Kirk低語,聲音很輕,態度卻很堅定,「不,我不責怪自己。」

Spock微微前傾著身體,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一旁的McCoy嘆了口氣,他知道、或說猜到Spock還在試圖逼迫Kirk,但現在的McCoy有些難以承受那些,「放過他吧,Spock,」他說,又一次決定屈服於Kirk的意志,就像他多半時候會做的那樣,「他就是……需要點時間。」

瓦肯人很快地看了醫生一眼,並不是責難卻也明顯不準備接受,他的視線在那些被擱置的食物上停留了一小會兒,「生命藉由攝取足夠的營養而延續,僅基於此,Jim,僅基於此,」他伸手拿起一片麵包,對Kirk和McCoy訝異的注視彷彿毫無所覺,他只是將那片麵包放在Kirk唇邊,「我對延續我面前此一生命的所有食物都心存感激。」

張開嘴或許有一部份是因為驚嚇,而促使他咬下第一口則完全只因為那雙巧克力色的眼睛深處毫不掩飾的祈求。他在舌尖嚐到一絲很淡很淡的汗味時才驚覺自己就著Spock的手吃下了那一整片麵包,一旁的McCoy見獵心喜地拿起湯匙,「雖然涼了,但味道不錯。」McCoy說,聽起來顯得過於迫不及待。

Kirk在他舀起湯塞進自己嘴裡之前伸手搶下那隻湯匙,對放開手中那份溫暖感到一陣莫名的失落。「好了,Bones,」他在McCoy把餐盤又推回面前時忍不住笑了起來,Kirk自己舀了口湯,停了一會兒,又喝了第二口。

Spock和McCoy安靜地陪著他慢慢吃完了餐盤上所有的食物,直到Kirk放下餐具,McCoy才重重嘖了一聲,「比我女兒還難伺候,」他抱怨,假裝自己和其他人都感覺不到他臉上的笑意。

「這是你今天第二次把我比喻成一個不討人喜歡的小女孩了,醫生,」Kirk慍怒地瞇起眼,即使他眼裡的笑意徹頭徹尾出賣了他,「不過,只在現在,我勉強願意忍耐。」

「別說得好像你真想當個不討人喜歡的小女生一樣,還有,我女兒可愛得要死。」McCoy翻著白眼,拿起餐盤塞到Spock手上,很快地整理好病床讓Kirk能舒適地躺平,「好吧,小女孩,要是累了就睡會兒。」

有點想要提出抗議,但久違的飽足感的確帶來一陣陣睡意,Kirk半闔著眼,看見他的大副彎下腰,像是伸手把被角掖到他肩下,動作微小而謹慎,那不知為何讓他感覺平靜,真正的平靜。

「謝謝你,Mr. Spock,」他說,沒有意識到自己正打著呵欠,那讓這個簡單的句子聽起來就像是幼貓的呼嚕。
而他的大副在床邊凝視著他,直到Kirk完全閉上眼睛,他低語,以他特有的溫情,「晚安,艦長。」

✡ ✡ ✡

「指揮官抵達艦橋。」

領航員略帶口音的聲音爽朗,Spock快步進入艦橋,看見Uhura轉頭對他露出一個詢問的眼神,他很輕地點點頭,而她滿意地笑了起來,旋身面對控制台,「指揮官,收到總部訊息,要求我們將佛羅倫斯號拖到DX-28太空站。」

「了解,」Spock微微頜首,他緩步走向艦橋中央,「Chokev,設定航線;Mr. Sulu,通知輪機室準備拖曳,」他看見前方的兩人各自點了頭,動作堅定俐落,一如他們該有的樣子,Spock安靜了非常短暫的一瞬,而後坐了下來,在艦橋中心,艦長座位上。

他注視面前的螢幕,和一望無涯的宇宙,開口時的神情平靜,音調毫無遲疑:「出發。」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