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Gentlemen]獵犬

Photo by Steph Munden

Fandom:The Gentlemen/紳士追殺令
Relationship:教練/雷蒙(無差) 
分級:G
Summary :

呃就……嗯雷蒙很可愛嘛(咳),所以就,稍微寫寫。

「你知道我們上個月有兩個農場的損益不均嗎?」

帝國的軍師或許是敵人給他的名號,但事實上他對自己的定位更像是努力追咬所有可見或不可見的報告的小獵犬,追逐一切帝國的(或更精確來說,是米奇的)敵人,無論是在帳目、文件、交易,或每一個真實的對象,緊咬不放,直至危機解除方休。

噢,雷
小蘿有時會對他露出某種非常特殊的、憐愛的眼神,她會慢吞吞地拉長尾音,讓那個美麗的氣音終結在米奇彎起的唇上。

雷蒙在那種時候特別嫌惡自己。

「哪兩個?」米奇迅速曲伸的手指彈倒豎直在桌上的打火機,他的視線在雷蒙攤到他面前的幾張報表上徒做形式地優雅移動,「你不能解決嗎?」

「我當然不行,」雷蒙將滑下的眼鏡推回原位,在米奇上挑起的目光中將語氣從抱怨模式調整回客觀且平靜的、建言般的冷淡,「好吧,我想我可以,可是我不想。」

「噢,雷。」米奇微笑的模樣全無他偶爾會有的、嗜血猶如消遣的狠勁,他只是以一種寵溺、甚至憐愛的目光看著雷蒙,直到雷蒙刻在嘴角的不快彆扭地轉換成另一種總令他忍不住想笑出來的認命。「你會做得很好的。」米奇宣佈,那答案他倆早就心知肚知,就像拋出的飛盤總是會被歡快咬回,他知道,他們都知道。

「是啦,老闆。」雷蒙以一種明確展示自身不情願的動作收拾起那幾張文件,小心確認米奇的確好好地在該簽名的地方簽下名字,「我會處理。」

米奇在他直起上身前迅捷前傾向他。人類遇上猛獸的生理本能不是逃就是傻,可雷蒙已有太過長久的時間與猛獸為伴,所以他只是轉過頭,而猛獸幾乎帶著血味的唇一如已往地在他唇上落下一個輕軟的吻。

「好孩子。」

「我說過別這樣叫我。」雷蒙無力地說,溫熱的舌尖留下菸和一點威士忌的氣味,「你明明只大我兩歲。」

「噢,雷。」

雷蒙在那種時候特別嫌惡自己。在小蘿輕輕摟住他的頸子,將頭靠在他肩窩輕聲說「再開快點,她沒那麼脆弱」時;在米奇很輕很輕地偏著頭看他,告訴他「我沒想聽見你說不」時;在他總是很想衝動地拒絕,卻又總是忍不住點頭的那些時候。
在他每一次因為那些憐愛的眼神感覺悚然的喜悅的時候。他特別嫌惡、也全不受控地對那一個自己感到驕傲。
不情願與快樂總是並行。

你像是米奇夫妻的寵物。

教練曾經這麼說,雷蒙當時給了他一個代表強烈譴責的凝視,又在稍晚的時候逼哄著他用別的什麼做為道歉。

「我大概就像是,獵犬。」他最終這麼作結,畢竟還是拿掉了「小」那個他認真考慮過的形容,再怎麼說我也是大型犬,他自暴自棄地想。

「你知道嗎,我喜歡你的忠誠,真的喜歡,」教練謹慎地縮起手腳,雷蒙總能維持良好睡姿,但他還是難以習慣近身之處有另一個人的體溫,「只要他們同時也是認真負責的好飼主我就沒有意見。」

「你能不能別用『飼主』這個字眼?」真的瞪了他一眼,雷蒙惱火地拉起身上的毛毯強硬蓋到他身上,為他皺緊眉像是想要甩脫又不忍拒絕的表情先是一陣不快,笑意卻冷不防緊追而來,「冷死了,我只再說一次,停.止.亂.動。」

「……噢。」教練聽話地安靜下來,只停了短短幾秒,「雷。」

「幹嘛!」

教練畏縮了下,「呃……我其實,一直很想養大型犬。」

「……關我什麼事?」

教練盯著那頭或許只有極少數人能夠看見的、睡得毛澎澎的金髮,和浮起倦意卻不肯屈服的眼睛,好一會兒才笑了笑,帶著一種奇特的羞怯,「只是想讓你知道。」

雷蒙不甚信任地看著他幾秒,教練示好地抬了抬手,然後就乖乖平躺在毛毯下彷彿決定不再提起這個話題。一陣奇異的寂靜。

「米奇和小蘿不是我的飼主。」過了或許許久,雷蒙才在一片黑暗中開口。

「哦。」

又是一片沉默,教練忍不住瞥了他一眼,在他眼中的確像極了大型犬的男人側躺向他,在夜裡更偏暗藍的眼睛裡有著柔軟的、幾近笑意的神色。「所以?」教練忍不住問,乾而嘶啞的聲音低得如同耳語。

「只是想讓你知道。」

他又看著他好一會兒,然後輕輕點了頭,「好,我確實知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