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地平線的末端_4/4

Photo by Wiki
Edit by W.M.

Fandom: Dr.コトー診療所 /五島醫生診療所(2003TV)
Relationship:原剛利 & 五島健助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午後的診療室吹著溫厚的風,像是要將屋外的暑氣和室內分享一樣,緩慢而確實地將氣溫拉抬到一種幾乎是沉悶的熱度。

「復原的情況很好,這樣下去應該是可以完全康復沒問題的。」仔細看過X光片之後露出笑容。「下星期就可以拆掉鋼釘了,在那之前請保持下去唷。」

「太好了,剛利~」一旁的和田笑吟吟地接口,「那天早上你真是把大家嚇了一大跳咧,突然就倒下去……還好醫生把你接住,不然撞到頭的話可就糟了。醫生可是難得反應這麼快的唷。」

「和田先生──」打斷的語氣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微微縮起肩膀的五島像是想要轉移注意力似的專注檢查原打上石膏的手臂。「原先生是因為受了涼才會發燒的,說到頭來還是我太不注意……」

略微下移的視線裡,可以看見他因為低頭而露出的後頸線條,和細細低語時略微顫動的、略長的髮尾,感覺上相當蒼白的皮膚在這樣的距離下的確是符合想像的白皙。
其實身為醫生的這傢伙自己也沒有健康到哪裡去嘛……
想起上次這個人感冒到發燒昏迷的事,再看著他在處理自己傷口時專心一意的神態,突然泛起一陣近似無奈的笑意。

「那麼,週一來拆鋼釘可以嗎?」仔細整理好手臂的包紮,五島抬起頭,卻在看到他的笑容時愣了一下,「原先生?」

疑惑於他的視線,眨了眨眼才乾咳一聲別開頭,「嗯。」

「那今天這樣子就可以了。」溫柔微笑,「手臂絕對不能做劇烈活動,也要記得按摩喔。」

點了頭站起身,走到門邊卻停下了腳步。遲疑了好一會兒,「喂。」

「嗯?」

「晚上有事嗎?」

「沒,」思考了一下,「晚上我應該都會待在診療所裡。怎麼了嗎?」

「沒事的話過來吃飯吧。」頓了一下才又補充,「這幾天都麻煩你了。」

「耶耶~我也可以去嗎?」一旁的和田喜滋滋地湊了過來,「老是吃泡麵真的好煩吶~~」

「嗯,一起來吧。」嘴上回答,卻只是望著看來有些呆滯的五島。「來嗎?」

「嗯?」回過神之後露出的笑容燦爛。「知道了,我會在晚餐時間過去打擾的。」

事後回想,約在所謂的『晚餐時間』實在是件不保險的事。
一邊這樣想,原剛利有些無奈地苦笑了起來。

✡ ✡ ✡

「爸爸,醫生真的有要來嗎?」下顎靠在充當餐桌的矮桌上,剛洋圓滾滾的臉頰倒向左又倒向右,「要八點了呢……」

「大概是有病人吧。」

「也是。果然很忙呢……醫生。」

「嗯。」

還沒決定是不是要先弄給剛洋吃飯,穿過院子的身影就以一種看起來像是充滿愧疚的姿態小跑步到了門廊前。

「啊,醫生~」

「不、不好意思!」半彎著腰,雙手撐在膝上邊喘邊開口,「我來晚了──」

「病人嗎?」

「嗯,大概是季節的關係,感冒的人特別多。」對他報以微笑,將鞋整齊在門邊放好之後進了屋。「這麼說起來,剛洋君~」

「什麼?」

「已經有不少孩子來看病了,所以剛洋君這幾天要特別注意保暖喔。」

「嗯!」

原剛利凝視著剛洋面對五島時明亮的笑容,不知為了什麼,胸口緩慢泛起的,卻是一絲難以解釋的痛楚。

像是想甩掉這樣突如其來又莫名其妙的念頭,原輕輕吁了口氣,起身走向廚房,「剛洋,去洗手準備吃飯了。」

「好~」

「啊,我來幫忙吧──」

「不用了。」
「醫生坐好就好──」

同時發話的父子倆對望一眼,而後是原剛利輕咳了一聲,「是我要請你吃飯的。你坐著就好。」

「喔、喔……」

看著父親彷彿逃避話題般地快步走開的身影,剛洋微微歪著頭,「醫生,和田先生呢?」

「唔……不曉得耶,剛才他說要回家拿點東西再過來,應該也要到了啊……」

「唷!我來了~」

像是呼應著五島的話,遠遠就一路喊來的和田在門廊前停下腳步,「真重。」邊說著,一邊將肩上原本扛著的箱子放進屋子。「來,禮物。」

「是什麼啊……咦?」

半打裝的生啤酒在紙箱裡整齊排成兩排,和田將鞋脫了爬上室內,「這個啊,是我前幾天去商店街買東西的時候抽到的,是贈品喔。」

「贈品?」

「嗯。一個人實在提不起精神喝酒,又覺得沒有和一大群人一起喝的場合。今天剛好,剛利,喂,剛利~陪我喝一杯吧~」

「嗯?」正從廚房走出的原走到桌前,聽到和田帶著點巴結似的呼喚,疑惑地揚起眉梢,「什麼東西啊?」

「哇啊,今天吃漢堡嗎?」坐在桌前的剛洋眼睛一亮,「好棒喔!」

「原先生真是厲害……」

一旁連連點頭的和田也湊到桌前,「換了是我一輩子也做不出來。」

潔白的盤子正中裝的是煎成金褐色的漢堡肉,兼具裝飾與食用功能的荷包蛋圓滾滾地躺在肉排上,一旁點綴的水煮花椰菜可愛得像是剛盛開的小花。

面對眾人意外地讚嘆眼神,原剛利像是突然僵硬了一下,猛然將手上的盤子放在桌上,然後立即轉身快步又走回了廚房。

「啊啊~~剛利害羞了~」啵-地一聲拉開啤酒拉環,和田望著原難得顯得匆忙的背影吃吃笑了起來。

「和田先生……」試圖阻止和田半開玩笑的調侃,五島從旁扯了他一把,卻在此時被突然從廚房探出頭來的原嚇了一跳。「怎、怎麼了?」

「剛洋,過來幫忙。」

「是~~」站起身跑了過去,回頭扮了個鬼臉,「爸爸真的在害羞喲~」

「噗--」用力嚥下嘴裡的啤酒,和田咧開嘴笑了起來,「你看我就說吧。」

看看和田再看看偷笑著跑開的剛洋,五島雖然有所保留,卻還是不禁跟著露出笑,「你們兩個噢……」

✡ ✡ ✡

「為什麼只喝啤酒也能喝醉呢……」

從房裡搬出薄被,原剛利甚至用了有點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倒在客廳的兩個人。

開始的時候,和田也只是說了「喝啤酒應該不會怎麼樣吧?就算醫生酒量再差吧,啤酒根本不能算酒嘛!」這樣子的話而已。
而雖然能以絕對強勢的態度阻止和田倒酒給自己的五島,卻難以拒絕倒進他自己杯裡的酒,不知是在喝了第三還是第四口的時候終於倒了下去。
想起當時和田驚慌失措的表情,原剛利不由得悄悄露出笑容。

「剛……利,來,再喝一杯!」

低頭看看抱著空酒罐兀自嘟嚷不休的和田,原搖了搖頭,默默將薄被蓋在他身上,之後走到五島身邊蹲了下來。
最不可思議的,其實應該是這傢伙吧……

邊在心底想著,一邊伸手抽走他握在手裡的杯子,卻在碰到他的手時不明所以地遲疑了一下。

「原先生……」

下意識地迅速抽回了手,「醒了嗎?」

在聽到一聲咕噥之後再沒了聲音,低下頭,才發現其實對方緊閉的眼根本沒有打開過。突然疑惑自己幹嘛把手拉開,微微瞇起眼思索了一會兒卻沒有結論,一聳肩,將被子蓋在他身上之後默默在他身邊坐了下來,這樣睡整晚的話,明天起來一定會腰酸背痛吧……
有些無奈地吁了口氣,他微微翻動了身體,似乎不是很舒服的樣子,想了想還是伸手輕搖他肩,「五島?」

「唔嗯……」

大概是翻過身時額角碰到膝蓋的觸感,只用頭和肩膀摸索的動作像是某種小動物一般,摩蹭了好一會兒,居然得寸進尺地將頭整個靠了上來。「……喂。」

「原先生……」

「醒了嗎?」

「原先生……謝謝……」

細微的說話聲音聽起來非常清醒,幾乎要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其實根本沒有睡著。不過……低頭注視枕在自己膝頭,依然緊閉著雙眼的五島,沒有睡著的時候這傢伙是不可能做得出這種事的吧……

「……相信我……謝謝……」

辨清微弱的字句花了好些的時間,原剛利一時竟就這麼靜止了動作。
當慢慢、慢慢地露出幾乎是苦澀的笑容時,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竟是以手指輕輕碰觸了他就連在睡夢中,看起來都還是帶著些許不安的臉。

「說什麼傻話啊……」低沉的歎息幾不可聞,在吹過涼爽海風的室內迅速又緩慢地消散。
「我早就……」

✡ ✡ ✡

「剛利最近好像比較常來耶。」

在一個病人難得沒有塞滿診療所的午後,忙了大半天終於清閒下來的事務長,不知從哪裡抓了把扇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搧著風。

「因為放假,剛洋都往這邊跑的關係吧。」雙手撐著下巴,視線跟著飄向診療室,神情比平時來得輕鬆許多的護士小姐露出微笑。

「這樣也不錯啊,醫生和剛洋的感情真的很好呢~好羨慕喔。」

從診療室微敞的門看去,年輕的醫生溫柔的笑臉愉悅的神情在夏日午後煦如和風。彩佳發愣了一會兒,而後歎了口氣。

「彩佳?」

聽到和田有些疑惑的呼喚,彩佳突然眨了眨眼,若無其事地垂下頭重新整理起桌上的檔案。「醫生如果少發點呆就好了。」

「這麼說起來,是因為最近病人比較少的關係嗎?醫生在海邊發呆的時間好像又變長了哩。」

「嗯……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

「不知道……」抓了抓頭,「我們的五島醫生啊……看起來好像是很容易瞭解,不過仔細一想又覺得很難懂呢。是吧?」

「……」像是思考著些什麼,間隔了好一陣子的沉默,彩佳才輕輕點了頭。「嗯。」

✡ ✡ ✡

「醫生。」

「嗯?」

「我常常跑來玩,醫生會覺得困擾嗎?」

愕了一下,「當然不會啊。怎麼會突然這麼問?」

「唔……」垂在椅子邊的小腳像是有些不安地晃動了一下,「因為……」

「唔?」

抬頭看看五島帶著鼓勵意味的眼神,年幼的孩子猶豫了一會兒才又開口,「醫生記得光彥吧?」在看到對方點頭之後微微停頓了一下,「前幾天是返校日,因為光彥沒來,老師要我拿幾份通知單過去給他,所以我就去找了光彥。然後……他說……」

等待下文的神情只有明顯卻不至於產生壓迫感的期待,剛洋低垂著視線幾乎是囁嚅地說:「光彥說,像醫生這樣子從東京來的人,再怎麼樣也不會真的喜歡島上的生活和人的。所以……所以像我這樣老是跑到診療所來,只會讓醫生討厭而已。」

略微呆滯的時間像是仔細分辨著句中的意思,開口說話時的態度卻是無比慎重,「剛洋君自己呢?會這樣想嗎?」

垂著頭思索了好一會兒,從遲疑緩慢、終是堅定地搖搖頭,「不會。」

輕輕笑了起來,「我啊,是因為來到這個島,所以才有現在的我喔。幫助我最多的就是島上的大家。剛洋君,真的要說起來,我才怕被大家討厭呢。」

「醫生……」

抬頭看著面前青年溫柔的笑容,而後認真無比地搖搖頭,「我絕對、絕對不會討厭醫生的!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討厭醫生的!」

「啊哈哈。」伸手拍拍孩子依然低垂的頭,「所以囉,我也是一樣的。」

「嗯!」

「你們在說什麼啊。」

「啊咧?」

被突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一齊回頭的時候,看到的卻是不知何時站在了診療室門邊,微微皺起眉頭的原剛利。

「原先生……?」

「爸爸?」

跳下椅子,三兩步跑到原剛利身邊,「爸爸什麼時候來的?」

「剛剛。」一如平常的簡短回答,卻在之後難得地伸手揉了揉兒子的頭,「不是要去找小邦做功課嗎?」

「是啊,已經做完了。」露出微笑,順勢捉住了父親向來溫熱的手握在手心,「爸爸要回家了嗎?」

「嗯。」對他點點頭,而後抬頭看了看坐在桌前望著自己和剛洋、好像又有點發起呆來的五島,想起沒多久前片斷聽到的對話,竟是不由自主地叫了他。「喂。」

「是?」

雖然想要說些什麼,猶豫了一會兒卻還是沉默了下來。「沒什麼。」看到他帶著疑惑的眼神,原只輕咳了一下,低頭叫了剛洋。「回家吧。」

「啊,原先生──」

看著他低頭時的側臉,突然想起的,卻是那天晚上猛然驚醒時,發現自己竟是枕在他膝上那一瞬間意外窺見的溫柔線條。
一時衝動叫了他,卻又在他真的向自己望來時莫名地退縮,「呃……上次,謝謝原先生的招待……」

凝視他不知為何像是有些閃避的視線,原只輕輕點了點頭。「嗯。」

「醫生byebye~」

「嗯,保重喔。」

揮手道別,獨自坐在診療室裡的五島看著兩人以和平時並無不同的姿態離開。默默追隨的視線跟著移向窗外,正好看到父子倆不知說起了什麼,相視笑了起來。
輕柔呼吸的空氣裡飄浮著羨慕的意味。
在還沒有任何人意識到這件事時,島嶼的夏季已經進入尾聲。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