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死亡不過是長眠的兄弟_2/3

Photo by gadl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篇名取自王爾德,〈快樂王子〉。其他一切都是不可言說。
許久沒和我愛上同一個作品的好友說,「他強烈推薦天使先生吃看看Coffee Affogato」,嗯好喔XDDDDD
所以這是寫給我心愛的 YAYA 的。

前篇由此去→●●●


「天使?」

門口那張休店宣言就算是以克羅里的眼光來看都會給出「失禮」這種評價,當然對惡魔來說,這其實也算是種誇獎,但對天使來說可能就不是那麼回事。

克羅里記得發生過類似的事,在很多年、和更多年前和更多更多年前。這種事不常發生,但原因總是相差不遠。
他踅進昏暗的店內,室內缺乏燈光其實不影響他的視線,但他還是彈了個響指讓柔和的金光在室內奔閃了一圈,阿茲拉斐爾果然不在他慣常讀書的書桌前,這讓他多了一點點憂慮。克羅里先是快速探看空蕩蕩的小辦公室,然後閃身上了二樓,他預期(更多是希望)可以看見他的朋友抱著書本(總會是這樣的)待在那張他喜愛的躺椅上,最好還帶著他喜歡的紅酒和甜點,天使不睡眠,但發個呆倒是所在多有。克羅里的期待在確認二樓空無一人時落空,他狠狠瞪著那些堆滿矮桌的無辜書本,有一瞬想著你們最好就給我掉下幾本來,但和天使同樣信守承諾的書籍全數乖乖待在桌上,展現身為天使愛書所應有的、對抗邪惡勢力的最大決心。

嘖。
克羅里咂著舌,找不到阿茲拉斐爾讓他忍不住煩躁起來,也不是說他們平常總會膩在一起──當然他們都喜愛與彼此為伴,尤其是在那個失敗的世界末日之後,某些轉變也讓他們相處的時間與方式起了本質上的變化,但阿茲拉斐爾依然是那個熱衷沉進書堆、流連迷人的小餐館和美食與藝術之地、在不可能的困境裡將善意與希望帶給人們的天使阿茲拉斐爾;而克羅里也依然是那個興致勃勃觀看新奇有趣的人類娛樂,悠然從人類的惡念旁走過、盤旋在人類的創造力上空,將手伸進那些本該中性的造物,將其推向未受預期的小徑的惡魔克羅里。除了每件事都變了以外,一切依舊,阿茲拉斐爾曾經這麼說,克羅里完全同意──,但像這樣消失?克羅里其實想不起上一次阿茲拉斐爾發作時是哪一年的事,在他驚覺好像真的已經許久沒有見到自己的朋友時,那間總是跟著天使的書店已經休息了好一陣子,那次克羅里最終是在……

在此時那段回憶突然變得有點搞笑,克羅里撇撇嘴,如果這次天使想要「安靜一下」……他想著有沒有什麼阿茲拉斐爾會想要待著的地方,慎重考慮著先回自己的公寓看看,或是那家阿茲拉斐爾近期特別喜歡的咖啡吧,然後,他聽見了書頁被風吹動的聲音。

哦這還真夠不可言說
克羅里在心裡嘀咕,不知第幾次懷疑上帝是否總在一角不懷好意地等著看他和阿茲拉斐爾的好戲(但仔細想想就會覺得那實在太毛骨悚然──就算是惡魔也無法忍受的那種毛骨悚然──所以他在這個念頭才剛上路就再次把它掐滅)。他在轉向書店朝內的那一塊區域時才意識之前他只看了所有平常阿茲拉斐爾喜歡待著的地方,而。

他的天使就在那裡,或許從他走進書店的好一陣子之前就已經在那,一身他平常外出的正式裝扮,領結、背心和外套甚至連那雙即使踏上地面也能維持整潔的牛津鞋都一絲不紊,阿茲拉斐爾就這樣蜷縮起身體,側躺在幾乎可說專屬於克羅里的那張長沙發上,一手鬆鬆搭在微微曲起的膝蓋外緣,另一手漫不經心地落在翻開的書頁邊角。更旁邊一些,一眼掃過大概全屬於同一位作者的另外幾本書隨意散放成一攤零亂,被喜愛的書本包圍的天使罕見地沒有表情,灰藍的眼掩在半闔的眼簾下陰鬱宛如暴風肆虐的天空。

「唔。」不是沒看過阿茲拉斐爾蜷成一團沮喪,但這一次卻好像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更讓克羅里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他把這歸究為他好長一段時間以來已經太習慣看到阿茲拉斐爾的笑容(以及其他某些他從沒想過會看見的表情),理所當然地忽視了自己心裡那個嘶嘶嘟噥著噢得了吧你就是受不了看見他不開心的討厭聲音。
克羅里掀了掀唇,他知道他可以輕易奪回阿茲拉斐爾的注意力,噢他當然可以,他只需要讀出他的名字,一點點他最擅長的、針對天使的小誘惑,阿茲拉斐爾的目光就會回到他身上,但……


他盯著那幾本書好一會兒,聳聳肩,將之前拿下的墨鏡掛回臉上,果斷轉身走出了書店。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