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死亡不過是長眠的兄弟_1/3

Photo by Picture 249
Edit by W.M.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篇名取自王爾德,〈快樂王子〉。其他一切都是不可言說。
許久沒和我愛上同一個作品的好友說,「他強烈推薦天使先生吃看看Coffee Affogato」,嗯好喔XDDDDD
所以這是寫給我心愛的 YAYA 的。

老書店前那條窄街邊上的雙黃線在那輛保養良好的古董級賓利刷過轉角時自動自發地向後滾,收了起來,恰恰好空出一個足以停下一台賓利的空間。
一旁騎著單車經過的巡警困惑地停下,在他架好單車準備走向街邊檢查他真的記得應該要有的雙黃線,之前,賓利流暢滑了進去,體態修長的男人跳下車,目光隔著墨鏡在巡警身上停了幾秒。

「午安。」

那男人率先說,聲音底層帶著一絲勾人的爽朗,巡警眨著眼,「天氣真好。」事關天氣的回應永遠不會錯(僅在英國),他在男人轉身走開前又急忙開口,「這位先生,這裡──」不能停車。巡警吞嚥了一下,視線邊緣,雙黃線乖乖待在和賓利留有一段距離的角落,絲毫沒有移動的打算,「可能是道路管理出了錯,我們會再派人來處理,但下次不能停車哦。」他的聲音漸低,那男人臉上的微笑不知為何帶著種憐憫,像是他正好比你多知道了那麼幾件事,不多,就幾件,可那幾件事你永遠沒機會懂。

「了解。」男人說,已經背轉過身,但還是抬起手隨意揮了揮,「Ciao。」

「呃、」巡警心裡有一角在提醒他他其實可以要求那人把車移開,畢竟這還是公有道路,雙黃線真的不該忘記畫到該畫的位置,他心想,而那男人站在那間連燈都沒開的昏暗老書店前,盯著玻璃門後貼著的紙條看了一小會兒,那紙條上似乎寫有「不是營業時間」之類的字樣,他回想剛才經過時瞥見的內容,但因為過於冗長所以他其實除了這之外什麼也想不起來。

巡警內心做為人民公僕的那部份,在看見男人逕自推門走進書店時敲起了小小的警鐘,這家老書店在這裡很久了,雖然他總是搞不清楚營業時間,也只對那位偶爾會從書堆中探出頭來的店主(白金色的短短鬈髮,色澤柔和的維多莉亞式長外套,和實在有些老氣的格紋領結差不多就是店主留給人的全部記憶)有遠遠打過幾次照面的薄弱印象,但似乎,店主就只有那麼一位……?

抱著懷疑之心,巡警還是幾步上前,在那男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隔著玻璃門能看見的距離之前敲了敲門,聲音很輕,男人卻迅速回過頭來,門再次被拉開像是只一眨眼之間發生的事,那人藏在墨鏡下的眼明明不可見卻彷彿帶著駭人的壓力,巡警吞了口口水,逼迫自己直起上身,「先生,這間書店──」

「警察啊大人,」男人的嘴唇上勾像是微笑,聲音壓得略低,滑順到幾乎顯得美麗,美麗卻詭異,反而讓他那過時浮誇到可疑的稱呼好像也沒那麼引人注意了,「我們今天休息哦,」他說,半靠著門似乎完全沒有再挪動一步的打算。

「店主似乎不在?」巡警沒有退縮,他回想著店名,「我是說斐爾先生。」

「他睡了。」男人微微咧開嘴的方式同時帶有冷酷的諷刺與柔和的溫情,在他臉上卻衝突得很協調,「謝謝大人關心,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這人真的太可疑了,巡警皺著眉,想要再問,心裡卻又有個聲音嘶嘶勸說,「不關你的事,人家很安全,好得很,我說你怎麼不去隔壁街上新開的飲料店買杯現在流行的珍珠奶茶呢?」,對店主的擔憂和對面前男人的疑慮不知為何就像碰到鴨子的水般一溜煙滑開,巡警不知不覺地點著頭,「沒事就好,」他半是恍惚半是掙扎地開口,「對了,隔壁街……」

「有賣珍珠奶茶的飲料店就在街口,綠色招牌那家,你走過去就會看見的,」男人貼心地說。

「你怎麼──好吧,謝謝。」巡警甩甩頭,抱著越來越微弱的疑慮和迅速膨脹起來的對甜食的渴望轉身走開,全沒注意到男人轉回書店後不久,店裡乍然亮起又消失的那一小片柔和金光。

-TBC-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