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In My Remains_4/4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 & Harry Hart & Eggsy
分級:G
[Summary]
這是寫在 Kingsman: TSS 後的故事,在黃金圈之後這也就成了平行世界,是不後悔啦XD 但也沒有想要跟著黃金圈修改設定的念頭,所以就這樣囉。我在寫他們時默默走上了梅哈蛋3p的不歸路,直至今日都沒打算回頭(咳)所以是,這是一個未來必定會走上3p之路的故事,另外,這也是我整個 Kingsman 系列衍生的開端:)
另,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In My Remains》中。

前篇由此去→●●●


Eggsy推門而出時恰好正面迎上Merlin的視線。

那人有些令人意外地換回了往常常見的深色毛衣和半框眼鏡,抱著他的電子記事板站在那裡,幾乎整個背部都懶懶斜倚著牆,極少見地展現了不那麼蓄勢待發的懈防姿態。Eggsy只用了一秒判斷對方沒有移動的意思,他安靜反手關上門,微微挑眉送出一個疑問。

「你們聊了很久,」Merlin開口,不帶判評的口吻只在單純敘述事實。

Eggsy有些時候會非常討厭Merlin這種客觀平靜的說話方式,但不是現在,現在他對Merlin回以燦爛的笑,「他看來不錯,」想了想,他又補了一句,「比我預期的更好。」

Merlin張開嘴,只停了一秒又聳聳肩,「Harry並不年輕了,」像是這一句就足以說明一切,Eggsy甚至沒有多花心思去猜測魔法師本來想說的是什麼,如果他不願說,這世上或許沒有人能令他改變主意。

「我以為你們相差不多,」以一種允許範圍之內的調侃,Eggsy說。

「是啊,毫無疑問地正身處壯年。」Merlin毫不猶豫地忽視Eggsy在那一瞬間強忍住不要開口質疑的扭曲表情,「我的指令是要你一回倫敦就來見我。」

「的確是,我有聽見。」

Eggsy聳聳肩,態度甚至算不上挑釁。事關Harry Hart,年輕的特務根本毫不在意自己違背多少命令,而他曾經的訓練官只帶著早知你會如此的無奈一撇嘴角,「我要你聽聽這個,」他將手上的螢幕轉了個方向面對青年,順手點下播放。

『讓你的人過來。』

檔案傳出的音質低沉清晰,熟悉又陌生,幾乎沒有雜音,Eggsy卻硬生生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Arthur?」

Merlin很快地點了下頭認可他的猜測,「發信地點是裁縫店,更準確來說是餐廳,通話對象是Valentine,時間就在Harry死後不久,至少我們當時都真的以為他死了。」

Eggsy飛快思考Merlin提供的訊息,比起彷彿目標般存在的Harry或永遠能夠信任的Merlin,Kingsman墮落的先王所留下的記憶總是複雜得多。即使可以確定他投靠Valentine的瘋狂計畫,在Kingsman的記錄中卻找不出任何被出賣的情報,Merlin親自做的調查毫無瑕疵,結論就是Arthur、不,Chester King的背叛再怎麼檢視也僅是一個個人行為。

「所以……你認為Arthur沒有真的背叛?」

「那當然是背叛,只是範圍差別。」Merlin少見地沉默下來,「只是……或許他就只是……蒼老到無法承受Harry死在他眼前。」

不知隔了多久Merlin才這麼說,輕若自語的聲音很疲倦,比Eggsy印象中的任何時刻都更顯得疲憊不堪。有很短的一瞬間Eggsy強烈覺得那是自己不該聽見的一句話,但畢竟那是Merlin,如果真的不該讓人聽見,那麼從一開始就不會被說出口。Eggsy最終只是點了點頭,「你告訴Harry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你先來見我,」瞪了他一眼,責怪的意味遠比不上抱怨,「在這件事上,我不擁有決定權。」

「……啊?」Eggsy下意識地往後一縮,「等等,你該不是想要我去告訴Harry吧?如果是這樣那我寧可什麼都不說!」

「對Harry藏起一個秘密?」Merlin看起來像是真的認真考慮起來,「只有兩個人知道這件事,也就是說,如果哪天Harry知道我們曾經瞞過他──提醒你,他向來就很擅長找出蛛絲馬跡──,到時我也得和你一起面對Harry的憤怒。你有一起對抗我們兩個的自信?」

Eggsy不知第幾次感覺到近乎絕望的無力,所謂的魔法師指的絕對就是這種拿別人的靈魂去和惡魔交易之餘不忘優雅挑剔那些靈魂不夠豐美的傢伙,「真的要我說,我不想隱瞞他任何事,」他嘆了口氣,望向Merlin的眼神卻多了點少年式的古靈精怪,「但我們可以、呃,你知道,別主動說?反正也沒必要不是嗎。」

Merlin只有一邊眉毛動了一下,「如果當時Harry不是死在你眼前,你會不會在事後追討每一個細節?」

「當然會!我──」才出聲就停頓下來,Eggsy半張著嘴盯著Merlin神色不變的臉慢慢慢慢睜大了眼,突然覺得縮成一團的胃像是被硬塞了石塊似沉重。

親眼看著Harry Hart死去的Arthur;背叛圓桌的Arthur;為Eggsy準備了一杯毒酒卻也同時伸出拉攏之手的Arthur。

「……Arthur問我要不要跟他走,我一直不懂為什麼是我。」

Eggsy覺得要說出每一個字都無比困難,Merlin的眼底像在那一瞬間被某些情緒填滿,空虛、懷念,柔和而滿懷同情,但他回答的聲音表情卻沒有一絲動搖,「想想Lee死後Harry為你做了什麼。不是他欠你,而是他必須。」

青年微微開闔的唇最終緊抿成一道惘然的弧,「但我殺了他。」

「嚴格來說,是他殺了他自己,」Merlin說話的方式又恢復了他慣有的平靜和精確,「你沒有做錯,也不會被責怪,只是Harry有權利知道細節,你也有權利決定是不是要告訴他。我說了,我在這件事情裡沒有位置。」

Eggsy安靜注視面前的魔法師,在那些超然、那些平穩之後看見在柔軟毛衣下繃得緊緊的肩膀,想著這之中有多少是出於做為Merlin的職責,又有多少是因為對那個人的關心,「我不想隱瞞Harry任何事,」他說,這一次並不只是一個陳述,更接近某種宣告,「你也不想,對吧?」

Merlin這次只是聳了聳肩,動作很輕、有些如釋重負,「我也有個人喜好。」

盯著他好一會兒,Eggsy才癟了癟嘴,「是啊,當然。」

淡淡哼了一聲,Merlin站直身,「那麼,這就是你的決定了,」他說,重新把他的記事板攬在胸前,而青年對他點點頭,他接受了那之中無聲的謝意,起步越過Eggsy走向房門,聽見青年小小聲宛如抱怨般嘀咕:「所以我真的很討厭Kingsman啊……」,Merlin停下了抬手敲門的動作,「Eggsy。」

「對不起,我道歉,我就只是、」青年在果斷道歉和做出鬼臉之前毫不猶豫地選了前者,「說說──」語尾在看見Merlin幾乎露出微笑的震驚下拉成長長的氣音,他直到很久很久之後都不敢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聽見魔法師發出了充滿惡趣的「呵呵」笑聲。

「恭喜,討厭組織是認同的第一步,」他說,表情平靜無波,甚至連眉毛都沒有動上一點,「歡迎加入Kingsman。」

「……我怎麼連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呢,」像是想要伸手揉臉最終卻沒有任何動作,Eggsy這麼說,聲音和表情都帶有不同於用詞的笑意。

「如果這能讓你高興一點,我可以承認我是最討厭Kingsman的人,」不管是多麼驚人的言語出自Merlin都好像會變得難以判斷真實性,Eggsy忍住了一個小小的噗哧,在Merlin一派平靜轉頭準備敲門之前開口,「Merlin。」

「嗯?」

「在成為Arthur之前,Arthur的代號是什麼?」他問,即使帶著笑意也異常認真。

Merlin沒有回頭,他停了一小會兒才吸了口氣,「Lancelot,」他回答,沒有透露過多情緒,只是某種細微的感傷還是在那很短的時間裡攫住了他,「他的代號是Lancelot。」

Eggsy好像並不意外,也可能他就只是想要知道。他點點頭,看著Merlin輕敲房門之後得到門內一句從容的「請進」,Merlin推開門,依然半坐在床上的Harry對門外的兩人輕輕挑起眉,即使露出詢問的神色也沒有率先開口,那樣的沉著或許也是他的個人特色之一。

「你要進來嗎?」斜斜看了Eggsy一眼,Merlin的目光沒有留在他身上,反而移向了Harry,就像他根本不用聽見回應也能知道答案。

年輕的特務在他身後笑了出來,「是,我當然要。」

「很好。」

Merlin的笑容很快、很慎重,卻也有種淡淡的促狹,他的腳步停在門口,或許毫無自覺的視線以一種令人驚奇的柔和安放在他的朋友、他的同僚身上,直到Harry對他眨了眼睛,「這張臉你看了至少二十年。」

「是啊,相當厭煩,」他說,目光終於從Harry額前的傷痕挪向他褐色的眼睛,以及那其中難以明言卻的確存在的寧靜,Merlin走向他,沒有遲疑沒有猶豫,就是他這麼多年來每一次迎接騎士歸來時的步伐,Eggsy在他身側一步之距,而他們的Galahad在挑眉的同時幾乎下意識地浮出一個很淺、很淺的笑。「怎麼?」

「Harry,」兩人同時停在他床邊,帶著幾乎一致的謹慎和坦承,Merlin沉聲開口,一手抱著他的記事板就像那是某種盾牌,而Eggsy沒有考慮太久,就側身坐回了Harry身側的那一小塊床墊上,他無視了Harry瞬間微微瞇起的眼睛,飛快瞥了Merlin一眼,從魔法師那裡得到非常快卻果斷的一個頜首。

「我們要和你談談Arthur。」

-End-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