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Sound of Star_3/4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在一片吵雜──Spock在周圍各種混雜在一起的聲響終於發展到他無法繼續忽視的程度時承認了那些的確相當令人不快──的邊緣,Spock逐一看向還搖搖晃晃唱著『我不想被束縛』邊跳起新一輪扭扭舞的McCoy,和在旁邊一派冷靜卻正用鞋跟踢著椅背打節拍的Uhura;不遠的另一邊,Marcus和Chekov手臂勾著手臂,在Chekov「Barynya,barynya,sudarynya-barynya~」的輕快歌聲中不停轉著圈還把另外幾個軍官也拉在一起成了一個轉來轉去蹦蹦跳跳的環;Sulu彷彿帶著哭腔的轉音和他臉上的笑容充滿不協調感,Spock幾乎都能感覺到自己耳朵上的血管在各種不同頻率卻同樣不合時宜的樂音中煩躁抽動,「艦長,」他一把捉住雖然還好好坐著上半身卻止不住搖晃的Kirk手臂,然後驚覺自己完全沒有得到預期的關注,「Jim!」

「S──」Kirk在抬頭前真切感覺到皮膚竄過一陣恐慌,不是因為感覺危險,而是因為他根本感覺不到任何危險,「Spock,我需要、」他抓著Spock的手站起身,卻在站直的同時看見Spock震驚的臉正在左右晃盪,他才想大笑就意識到那不是Spock的臉在搖晃,而是自己正跟著「你正活著啊,正活著啊,啊-哈-哈-哈,正活著啊」的歌聲跳著迪斯可舞步,更可怕的是,那個歌聲不是傳自別的地方而是來自自己嘴裡。

「別再唱了,」Spock緊抓著Kirk手臂,好像這樣就能讓他的艦長稍微停在原地一樣,「那個光線!我們得停止這一切。」

「你說得對,我們得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Kirk微曲的右手舉在半空,高揚的食指衝著Spock的臉比劃,「啊-哈-哈-哈,正活著唷~」

「……」Spock盯著扭動的Kirk足足一分鐘,在這期間無視了旁邊無比輕快的在彩虹那端的某處啊大合唱、彷彿沒完沒了的Heigh-HoHeigh-HoHeigh-Ho,和一些根本聽不出是什麼的旋律,他深吸了口氣,「艦長,抱歉了。」
Spockk往前跨了一大步,一手環住Kirk腰側,比對方略長的腿卡進他雙膝,完全字面意義上的把他的艦長困在自己手臂和身體圈出的狹窄空隙之中。

「呣,Spock,這真是令我意外,一個探戈的邀請?」Kirk一臉燦笑,在伸出手試圖抓握瓦肯人的手臂之前,他低下頭打量Spock緊扣住自己腰的手,「所以我要跳女士那邊嗎?」

「從邏輯上來說,」空下的手按上Kirk胸前,略一施力把他硬按回座位上,Spock半俯在他的艦長上方不到一吋之外,幾乎還了他一個溫柔的微笑,「你選擇傳統意義上的女性舞步是合理的,我是說,身高考量。」
輕巧的機械音中,被啟動的安全帶俐落把還在試圖掙扎的Kirk固定在椅子上,Spock在確定Kirk的確在坐回原位後乖乖安靜下來時輕而短促地笑了一下,「盡管和您的性格徹底背道而馳,但安靜點總是好的,艦長。」

被綁在艦長座席上的Kirk猛眨著眼,腦中沖刷而過的歡快音符依然響個不停,卻的確因為無法動彈而減低了那讓人不由自主手舞足蹈的衝動,「固定不動還真是個好辦法,還有,請提醒我之後再和你討論身高問題。」他小小喘了口氣,強迫自己不動手解開安全帶,遠比之前冷靜的視線在艦橋轉了一圈,「Mr. Spock,建議?綁住那些跳個不停的傢伙,一個個拖去吊在J氏管上示眾?」

「好主意,艦長,雖然一如你平常那些主意似的不切實際。」Spock極其細微地揚起嘴角,「船員們的反應由那些光線激發,但目前並不造成即刻危險,而且,」他看向那些還在歡唱不休的船員們,「不可思議,所有人看起來都很愉快。」

「我就不對你對別人的愉快感覺奇怪這一點發表什麼意見了,」Kirk壓下自覺比平常聲調更高的一串笑聲,「剛才發出的友善訊息,有任何回應嗎?」

「沒有具體的訊息,」Spock盯著螢幕,「不過……傳回了某些聲音,有一定的規律,很像某種音樂,」他動手調動通訊器,「需要切換到廣播模式嗎?」

「好、不,不不不,」Kirk才點頭又縮了回去,「聽起來像音樂?似乎相當不妙,看看這裡的狀況,」他朝著那些船員歪了歪下巴,「我想我們不需要更多音樂了。」

Spock完全同意,「回應又停了,那些聲音也可能不具任何意義。」

「唔,」Kirk一手按在太陽穴上,試圖藉以壓抑那些在身體裡像著火的泡泡糖般膨脹的衝動,看看你的船員,James T. Kirk,他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耽於歌唱慾望的艦長!他的眼角看見Sulu終於也離開了座位加入那一群狂歡,抱著手臂和Chekov肩併著肩踢出整齊的跨步,McCoy用酒瓶或不知什麼敲著儀表板,和Marcus合唱起唱吧我的音樂天使,「天啊,誰去給他們裝盞吊燈算了,」Kirk嘀咕著,虛懸在半空中的手左右晃動又突兀地停下,「等等,你說,那聽起來像是音樂?」

「對。」

「如果,我是說如果,那就是他們的訊息呢?你看,被那個光線影響之後所有人都在唱歌,呃、我說所有人,你知道我的意思?」

Spock略一挑眉,「Jim。」

明明聽似警告的語氣,但語尾淡淡的上揚卻透出一股少見的柔和,Kirk因為那其中幾不可察的促狹跟著瞇起眼放鬆下來,「好吧,我的意思是,假設音樂,不管什麼音樂,就是他們溝通的方式呢?透過……」他輕輕揮著手指,克制自己不要做出更大的動作,「我也不知道,共鳴什麼的。」

「很有可能,」Spock認真思索,「雖然我們還不了解其中的規則,不過……」他在Kirk略帶困惑的注視下飛快在資料庫中尋找起某個特定目標。

「Spockk?」

「以音樂是對方的溝通方式這個假設為前提,艦長,」沒有停下動作,Spock一邊解釋,「當然,這只是理論,我認為用音樂向對方表達地球人的邏輯模式是可行的,也就是──」

「好了好了,」Kirk小小吞嚥了一下,他在想要大笑的情緒間隙強迫自己消化瓦肯人的訊息,「你就做吧。」

「我已經做了,」Spock注意著螢幕上的訊號,在等待回應的短短時間裡瞥了眼歡唱舞蹈的船員們,和即使被綁在椅子上也還是扭個沒完的艦長,輕輕嘆了口氣。

Kirk注意到他混雜了無奈和幾分笑意的微妙表情,和在這整個狀況中與其說是一如平常過於冷靜,不如說是比平時面對緊急情況時更為溫和的反應,被音符塞去大半導致並不能那麼靈活思考的腦子隱約有個想法卻一時找不出連結,「那更好,」Kirk輕輕地說,以一種滿含溫情的方式,就像個並不真心抱怨的孩子,而Spock只安靜凝視他幾秒,然後再次移開了視線。

「對方有了回應,艦長,」他仔細聆聽傳回的聲音後說,「我判斷那是具有高度邏輯能力的生命體,從他們回應的方式來看,除了理解,他們也擁有重新組織的智慧,而且從速度來看,智力相當高,只是可能……」他微微偏著頭,在Kirk徵詢般地說著「表達方式不是我們能理解的?」時點頭同意,「正是如此。」

「編碼模式?我們能夠解讀嗎?」

「理論上可行,但需要時間,」Spock的視線飄向Uhura,她正在一群船員歡快的合唱聲中旋轉,髮尾飛起的烏黑弧光和她臉上明亮的笑容在那一瞬間讓他收回了將近出口的一句叫喚,他為自己的遲疑困惑了幾秒重又開口,「Uhura,我需要妳的幫助。」

「什麼?」穿透空氣的回應完全順應節拍,Uhura平常總帶有幾分銳利的聲音在帶著韻律的此時卻是感覺上彷彿久違的柔和,她踩著滑步般的輕快腳步走了過來,在經過被綁在艦長座椅上兀自扭動的Kirk時淡淡挑起嘴角,手肘溫和地敲敲他肩膀,帶著一絲甜美的暖意讓Kirk咯咯發笑。「我該找妳跳舞才對,單純基於身高。」他在Uhura翻起白眼時補充,他的通訊官卻給了他一個充滿惡作劇意味的眼神,邊哼著節奏輕快的旋律,她說,「只要你肯穿上高跟鞋,我隨時有空。」

「呃,妳知道,還是當我沒提,」Kirk打了個寒顫。

「我需要妳幫我解讀這些,」Spock完全沒打算介入那些明顯缺乏實質意義的玩笑,他調整著翻譯機的數據,在Uhura轉到身邊時一把捉住她半推半押到椅子上讓她乖乖待在原地,「我知道做為分析這些數據嚴重不足,不過透過比對這兩組音訊的規則,應該可以找出對方語言的基本邏輯。」

「唔,」她睜著微微失神的雙眼看著Spock好一會兒,才用力甩了甩頭,閃動奇特光彩的目光在她猛眨著眼的動作下逐漸平靜,「我剛才……是不是跟那傢伙開了什麼討厭的玩笑?」

「要他穿上高跟鞋陪妳跳舞嗎?是的,」Spock低聲回答,莫名透出一股放鬆下來的細微笑意。

她抿緊下唇,「真糟,我怎麼會說出來呢。」

「Uhura,我聽見了!」

「我想,你的想法可行,」和Spock一起無視了他們的艦長嘀嘀咕咕那一串抱怨,Uhura目光不離螢幕,指尖飛快調整數據,「『嗨……嗨……地球……人……』Spock,這是他們的訊息!」她將轉譯的機械合成音切進廣播頻道,「艦長?」

「地球人?聽起來倒不是個不友善的稱呼,」Kirk揚起眉,正想說話,周邊沒停過的歌聲就逼得他又闔上了嘴,他皺著眉,「我需要行動自由,Spock。」

「艦長,我必須提醒你光線對你同樣有所影響。」

「我知道,」Kirk索然揮著手指,一邊鬆開了安全帶,「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又開始做什麼……不太對勁的事,抓住我,或任何你認為該做的。」他站了起來,強壓下像是從後腦往全身流竄的一股雀躍,他在原地深呼吸了幾次才走向他的大副,從Spock遞出的手中接過耳機,對他緊接著抓握自己手臂把自己釘在原地的動作毫不在意,他轉頭看向Uhura,「準備翻譯器,切進主要頻道,保留全部記錄。」

「是,長官。」

Kirk接收到她準備完成的暗號,他輕輕點頭回應,在她切進頻道後沉著開口,「這裡是聯邦星艦企業號,我是艦長James T. Kirk,請表明身份?」

頻道裡響起一陣細小的噪音,然後是一段輕柔音樂,Kirk看了眼輕輕搖頭表示不解其意的Spock,又看向Uhura,「上尉?」

「可以翻譯,他們說……」她突然停下動作,有些訝異地抬頭看向她的兩個長官,「對方說,你好,你們好,讓我們來見你們,我們是『音樂』。」

「音、」Kirk頓了一頓,「好吧,『音樂』。嗨,『音樂』先生,或女士,我很高興可以和你們有所交流,不過在此之前,請給我,」他和Spock飛快交換了視線,瓦肯人略帶保留地搖頭,下顎同時提醒般地點向那些聚成一團高聲歡唱的船員,「艦長,對方對船員的影響能力值得高度警戒,在我方船員行為能力不受控制的此刻,我不認為讓對方登艦是正確選擇。」

Kirk點點頭,再次示意Uhura打開通訊頻道,「一分鐘。Kirk離線。」視線掃向那群邊唱歌邊試圖排成一列跳起康康或大腿舞的船員,他忍下扶額嘆息或加入那一群的衝動,感覺到施加在手臂上的力道緊了一緊,「能把這些人都固定起來大概情況會好得多,至少可以安靜點。Uhura,拜託妳先抓住Bones?」

「是,」她飛快應聲,才要站起又被Kirk叫住,「不對,妳別站起來,坐下!」

一旁Spock空出一隻手,飛快在她坐回原位時啟動安全帶把她固定在座位上,「抱歉。」

「沒關係,這樣比較好,」立刻了解兩人為何這麼做,她點點頭,伸手脫下一隻靴子,「Dr. McCoy?麻煩你過來一下。」

Kirk從眼角瞥見她的動作,在直面其中的荒謬和想要爆笑的衝動間扭曲了嘴角,「她是不是脫了隻靴子?Spock,她是不是──」

「是的,艦長,」正面對著Uhura的Spock清楚看見她拎起那隻靴子,瞄準還在不遠的前方扭動高歌對她的呼喚聽而不聞的McCoy,他對Kirk點點頭,全不打算過問從通訊官手上飛向醫官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Damn!」McCoy的怒吼緊隨著啪──地一聲悶響傳來,Kirk回頭時正好看見他從臉上抓下那隻靴子瞪大眼試圖找出兇手,「我是個醫生,不是垃圾回收門!」

「Bones!」Kirk忽視了腦中關於Spock的某個想法,這真有點不對勁可是可以之後再說,他轉身盯著似乎因為正中鼻樑的一擊暫時脫離那莫名其妙的歡樂狀態的醫官,「坐下。」

「什麼!」

「坐下,這是命令!」Kirk看著McCoy雖然露出想要抱怨的臉卻立刻就地坐下,再次壓下或許是因為高聲說話而再次湧現的快樂情感,手臂上Spock緊緊抓握的力量和僅在一步之後的體溫比他以為的更能幫助他穩定情緒,他深深吸進空氣,在緩慢吐息的瞬間意識到身後的瓦肯人正和自己用同樣的節奏吐了口長氣,Kirk在察覺之前露出笑容又迅速收起,這次他提高了聲音:「所有人都坐下,地上,或哪裡,現在!還有,抓住你旁邊的隨便哪個,Sulu,逮住Chekov,別讓他再跳了!」

「是,長官!」被Kirk嚴厲的口吻嚇了一跳,Sulu幾乎在應答的下一秒就轉身抓住還在蹦蹦跳跳轉個不停的Chekov,單手扣住年輕領航員手腕壓到他腰後強迫他和自己一起坐在地上。

「Mr.、Mr. Sulu?我、」Chekov用力甩著頭,看起來介於困惑驚嚇和過度興奮後的疲倦之間,他看著Sulu又看看被抓住的雙手,嘴角往下猛地一滑,「噢不,我完全沒有控制自己──」

「好了,Chekov,沒事,」Kirk注意到他一臉沮喪,特意對他擺了擺手才又重新看向他終於安靜下來的船員們,「Ok,先生們,很高興大家都能樂在其中,不過舞會到此結束,嘿,Mr. Bailey,我說所有人坐著別動!」

紅衣軍官立時縮回在半空中揮舞的手,「……抱歉,艦長。」

「當我說別動,就是別動。記住了,」Kirk對他眨眨單邊眼睛,「Uhura,連結回應頻道,先生們,我們會有些……客人,或許很和平、或許不,但我需要你們保持自制、安靜,不受影響,很難控制,我知道,但是你們做得到的。」他飛快瞥了Uhura一眼,後者對他輕輕點頭,他感覺到Spock的右手移到自己肩上輕輕按了下,他在再次開啟回應頻道前飛快朝他的大副丟去個堅定的微笑,「『音樂』,這裡是企業號,歡迎登艦。」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