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Sound of Star_2/4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那個接觸幾乎能夠用溫柔形容。
懸浮半空的彩色粒子宛如散發微光的粉塵,輕巧漫過整個船艦後又安靜退回原位,那些光帶在接觸之後沒有更多動作,只是停在原地緩慢搖晃,在無垠星光中看不出規律的閃爍看起來甚至是種特殊的舞蹈,眾人看著那些炫麗卻柔和的光芒,一時都有些出神。

「艦長,」微沉的聲音打破艦橋奇特的寧靜,Spock淡淡地說,「對方後退了。」

「嗯?喔,」Kirk用力眨了眨眼,「探測生命跡象?」

「沒有發現,長官。」Chekov停了一停又磕磕絆絆開口,「能量也沒有變化。」

「Uhura,有任何回應嗎?」

「所有頻道都沒有回應。」

「繼續發出友善訊號,」Kirk有些困惑地看著那些光帶,「Chekov,對方的位置?Chekov?」

不知為何反應有些遲鈍的領航員轉頭,以看似平常卻又遲緩的速度回答,「沒有……改變,長官,我想。」

「你想?」隱約覺得有哪裡不對卻又好像一時抓不準感覺奇特的點,Kirk下意識地晃了晃頭,「好吧,保持警戒。」

「遵命──」不經意揚起的音調在半空急轉又收在Chekov突然緊閉的嘴角,他訝異地猛眨眼,吞了幾次口水像在嚥下那些莫名歡快的聲符,「我是說,是,長官。」

「真是讓人搞不懂。」Kirk一撇嘴角,站起的同時Spock往前一步恰恰停在他身側,「艦長,我建議探測對方,範圍鎖定光帶中心,同時把資料回傳星艦總部。如果對方真的沒有敵意,應該不會因為被掃瞄就發動攻擊。」

「嗯,就這麼做,Mr. Sulu,執行。」Kirk點頭同意,同時打開通訊器,「Mr. Scott,我要你給輪機室做一個基本檢測,確定剛才那些光線沒有造成什麼影響,Scotty?」通訊器中傳出幾絲奇妙的聲音卻沒有聽見答覆,Kirk皺起眉,「輪機室,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隔了半晌才傳回的聲音不知為何有些氣急敗壞,幾個明顯像是衣物摩擦或肢體拉扯的細微聲響拖拉出一小片意義不明的雜音,Scott比平時更顯得尖銳一點的音調喃喃著幾句咒罵卻至少沒讓那些成為正式的句子,「我是說,沒什麼大問題,如果這幾個傢伙突然決定一邊唱歌一邊工作我想也不會是因為大家突然都中了愉快病毒,等等,真的不是嗎?喂,你!」

「Scotty?」Kirk在一絲困惑和更多好奇之間硬忍下一個微笑,「說人話。」

「我是說,……算了,沒事,好了,你們,回去工、噢Shit!」輪機長的聲音離開了幾秒,Kirk轉頭看了看四周似乎各自覺得情況有趣的船員們和他們臉上的笑容,他微微歪著頭,「好吧,好吧,Scotty,我相信你一點事都沒有,」輕輕一頓,他在真的咧開嘴咯咯笑之前意識到他竟然在這種時候想要放聲大笑,或者,哼段曲子,「今天天氣真好對吧,沒有來場下大雨般的爆炸。」

「艦長?」Spock銳利的視線猛地停在Kirk身上,「在一艘星艦上開天氣的玩笑完全不合時宜,如果你考慮了行星爆炸造成的航程障礙,請記住那對舵手來說永遠不是應該輕率以對的事。」

「噢噢,我不介意,完全的。」Sulu輕飄飄的言語插進Spock略顯嚴厲的發言間隙,聽起來帶有某種韻律感,「那太容易了,我是說,閃開任~何~小~碎~石,容易。」

「Mr. Sulu,」Kirk對他的舵手皺起眉,神情凝重,Spock眼中期待的熱度在Kirk邊搖頭邊說出「你不該說出來,這樣之後沒有人會願意和我打賭你到底能不能全數閃開」的瞬間下滑至冰點。

「艦長,您真的在艦上主導了『任何』賭局嗎?」

「呃、不,」他眨著眼,「主導的,沒有,沒那回事,還沒發生,我是說,從沒發生過。」

正想再說些什麼,Kirk卻像是為了轉換話題般再次啟動通訊器,「這裡是全艦廣播。各部門主管,檢測是否發生異常狀況,有任何異樣立刻向我回報。Kirk離線。」他轉頭的同時一攤手,「現在不是計較我做過什麼的時機,Mr. Spock,我們還有個未知情況等在前面,雖然我覺得它們蠻無害的,感覺不錯,對吧,那個……飄來飄去的樣子。」

「我無法理解你所說的『感覺不錯』,從客觀條件上來看,對方依然握有輕易癱瘓我們的能力,艦長。」他停了一停,微略收緊的下顎透出一股隱含猶疑的困惑,「事實上,我更無法理解的是你的態度,你真的不覺得這是個嚴重的事件嗎?」

「我當然──」Kirk才開口又停下,「這可能沒那麼嚴重。」

Spock因為對方神情中的輕快蹙起眉,「艦長?」

「沒有人受到傷害,沒有人被威脅,或許我們還可以就近觀察那個未知的能量,會是個不錯的新發現,我猜。」Kirk有點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搖頭晃腦,但不知為何這帶有規律感的晃動讓他心情很好,太好了,「其實,我覺得這一切都挺不錯。」

盯著Kirk的確一派輕鬆甚至漫不在乎的神情,Spock真真切切皺起了眉。這不太對勁。「Jim,你沒事嗎?」

「我?我怎麼了嗎?」疑惑回問,Kirk順著Spock目光的落點摸摸自己不知何時明顯上揚的嘴角,「嗯?」

「不,我想你有哪裡──」Spock略帶擔憂,一句話還沒說完,卻被Uhura冷靜卻彷彿哪裡顯得突兀的發言打斷,「艦長,9號甲板回報狀況。」

「請說。」

她輕按耳機停頓了片刻,神情重又恢復平淡,「有幾名船員在甲板上跳踢踏舞。」

「知道了,」Kirk點頭。

「艦長?」Spock盯著Kirk,再轉頭看看毫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的Uhura,「踢踏舞?」他強調。

「踢踏舞。就我所知,是幾個人圍成一圈,邊以腳踩踏發出聲響邊吹口哨或演奏風琴,快節奏的那種舞蹈吧。」

「我知道,我喜歡踢踏舞!」

Chekov在一旁咧著大大的笑,而Kirk只瞥了他一眼,「妳現在說明的樣子真像Spock啊,這是透過什麼標準教程訓練出來的?辦得到嗎?」

「我相信就算是艦長,通過適當的教育和嚴格的訓練之後也是能夠理性思考的,」她淡淡地說。

「就算是?」

神情冷靜的通訊官又停了幾秒,同時理所當然地無視了Kirk混合了質疑和小小憤慨的目光,「艦長,景觀甲板報告,大家決定在景觀甲板舉辦一分鐘家鄉名曲接龍演唱比賽,由安全部門主辦,請問艦長願不願意擔任總評審。」

「當然可以,」Kirk笑得眉眼彎彎,「一起嗎?」

「可以考慮。」

「軍官也可以參加嗎?」一旁Chekov馬上舉起手,「Катюша、Катюша、Катюша~」

「Chekov?」歡快的音符從年輕軍官嘴裡像是終於控制不住般滑洩而出,Spock盯著他就像是看著什麼未知的生物一般,還沒對此發表評論,就像是為了對抗Chekov快樂的節奏,旁邊Sulu搖頭晃腦地唱著『ごらんあれが竜飛岬北のはずれと』,Spock的視線在兩人身上來回巡梭,比起訝異更多的是困惑,「這個不合規範的行為在我印象中似乎從未在船上發生過。」

「別那麼在意這種事啦,Spock,我喜歡這個,」跟著節拍,Kirk在座位上極其輕微地扭動了幾下,「沒事的。」

「不,艦長,我認為事情的確有什麼地方不合常理,」Spock觀察著艦橋裡出奇輕鬆的氣氛,不止是Chekov,所有人臉上或大或小的笑容都帶有某種脫離現實的恍惚,他在聽見另一邊不曉得是誰唱起『當狗兒在叫,當被蜜蜂咬,直直往前走,不要遲疑不要迷路』時思考了幾秒,一個跨步回到Kirk身邊,他略微低下身,「艦長,我合理懷疑剛才的光線掃描對船員造成一定程度的心理影響,建議出現這些奇特表現的軍官接受醫療檢測。」

Kirk一臉詫異地盯著Spock好半晌,又轉頭看看神情輕鬆的所有人,最終他看向還在螢幕前方歡欣舞動的那道光帶,「呃,你真覺得有這麼嚴重嗎?我是說、」他甩了甩頭,試圖趕開那些不知從何處冒出的愉快情緒,「至少目前看來,沒有什麼真的很……糟糕的事,」他一邊說著,不自覺地停頓下來,「糟糕,」Kirk以一種介於困惑和爽朗之間的語調重覆,「這真的不糟糕嗎?Spock。」

「艦長?」Spock皺眉看著Kirk眼中那抹少見的遲疑,「這無疑相當地──」話還沒說完,尖哨響起,他看著Kirk按下通訊器,略帶驚慌的聲音迫不及待竄了出來,「我要求支援,現在!」

Kirk和Spock飛快交錯的視線中同時閃過一絲警戒,「Scotty?」Kirk問。

『我說真的,真的!再沒有人把這些在我的!我的地盤上跳舞的人拖走,我就把引擎關了,大家一起在這裡飄著吧!你們再唱啊,再唱啊!』

Kirk猛眨著眼,試圖從混雜在喧鬧歌聲中的咒罵裡辨清輪機長的怒吼,「Scotty?發生什麼事了?你們那裡──」一陣夾帶狂笑的歌聲和腳步聲成功打斷Kirk的疑問,他抬起頭看見Spock凝重的眼神,這絕對有什麼地方不對,Kirk在腦中提醒自己,應該很嚴重,看看Spock,都能用肉眼看得出他在擔心了,多不科學。Kirk聽著從通訊器中傳出的『妳能盡情舞動盡情跳躍』,掀了掀唇,在那一頭輪機長狂吼著『從那些儀器上下去!』和『當他們慾火焚身妳抽身而退』的各種歌聲或怒罵伴奏下,他聽見自己說:「沒事的,Scotty,就只是唱唱歌而已啊,你就──放輕鬆。」

Spock瞬間大睜又斂的眼明確捕捉到Kirk說話間無意識的一絲畏縮,彷彿連他自己都對自己所說的話感覺訝異。Spock在Kirk再講些什麼之前靠向通訊設備,「Mr. Scott,這裡是Spock。請盡力維持機件運作,原地待命,有任何阻礙就要求安全部門支援,或是把妨礙你的人關進衣櫃。艦長,」他看見Kirk鈷藍色的眼緊追自己說話時開闔的嘴唇,卻更多像是在和什麼抗爭,Spock低聲說,「那些光線。」

「你說得對,一定、」Kirk又甩了甩頭,然後他笑了出來,「不不,沒那麼糟。」

「艦長。」

「好吧,好吧,我懂了,很嚴重,你說得對,」Kirk打開通訊器,「Bones?你在嗎?請帶上緊急醫療設備到艦橋一趟,或是,帶上麥克風也行。Kirk離線。」

「艦長!」

Kirk在Spock毫不掩藏的瞪視中平舉起雙手,「健康檢查,噢我真恨這個。看起來不對勁的那些傢伙優先?」

「以重要性而言,艦長永遠是第一優先順位。」

「Spoooooooc──kkkkkkkkkk──」

Spock不為所動的看著Kirk,從他眼角細微的閃爍讀出一絲隨時準備轉身逃走的渴望,「就算您用這種無法理解的語氣羞辱我的名字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嘿,我沒有羞辱你!」他停了一停,「就算是,我也有這個特權。」

「艦長,你剛才是否蓄意擴大了特權許可的範圍?」Spock敏銳的質疑被隨著電梯門開啟時響起的一聲「Bali Ha’i ~」打斷,腳步虛浮的身影隨之閃進眾人視線,McCoy一手揮舞著他的三錄儀彷彿揮舞利劍,另一手以一種滿是歡欣的方式在半空中劃著小圈,「怎麼大家都還坐著?動動你們的肥屁股,運動時間!」

「Bones?」Kirk盯著很少看來如此輕率的醫官,意味警告的鈴聲在他耳中轟鳴作響,腦中有一個角落不斷提醒他這一切都不對有什麼地方出了錯,但更多部份則完全不受控制地隨著他的醫官笑呵呵哼唱的『別這麼殘忍地對待一顆真心』搖搖擺擺,「好屁股,」他最終對他撅起屁股的醫官和在完美時機一巴掌拍在上頭為一曲劃下句點的通訊官各豎起一隻大姆指。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