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Sound of Star_4/4

illustrator by F君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艦長日誌 補充
自稱『音樂』的未知生命體在帶來出乎預期的派對氣氛後拜訪企業號。
之前偵測到的帶狀光線,在對方說明後得知本體便是自稱『音樂』的生命體本身,該種族以單純的能量形態存在,並不具有固定的外觀。
而那些影響船員行為的光線,以『音樂』的說法解釋,「那是你們內心的聲音」。

「說真的,Jim,你吃這套?」McCoy靠在艦長座位邊,微垂的肩讓他看起來顯得有點憂鬱。

「什麼?」在PADD上做上註記,Kirk只用眼角瞥了他的醫生兼好友一眼。

「那些小妖精說的,『內心的聲音』叭啦叭啦。」

McCoy就算再怎麼惡聲惡氣也聽不出惡意,Kirk因此咧開嘴角,「人家不是什麼小妖精,他們只是,呃,選擇用這種形象給我們看。」

「巴掌大小,背上還有半透明的翅膀,更別提飄來飄去的時候那些叮叮噹噹的聲音,他們要不是小妖精,我就是彼得潘了,」McCoy嘀咕。

「你才不是!哪有年紀這麼大的彼得潘?別破壞孩子的夢想好嗎。」Kirk半是玩笑地白了他一眼,「老實說,這次的交流基本上還算愉快不是?雖然有些脫序,不過幸好,我愛這個。」

「你愛的無疑是脫序本身,艦長,」從旁插入話題,Spock在艦長席左側一步站定,「『音樂』們,照他們的說法,已經往下一個星系前進,再過10分鐘又37秒便會完全脫離可見範圍。是否需要將影像放上螢幕?」

Kirk訝異地抬起頭,Spock那張看起來沒有太多表情變化的臉居高臨下看著他,「你在建議我們多看『音樂』一眼嗎?」

「即使列入正式記錄,在我們的航程中,或者說,在往後我們也可能再也不會遇見這類型的生命,尤其當這就是他們整個種族時,這個可能性是極高的。我認為艦上諸位對『音樂』這個生命體頗具好感,這個建議出自你們人類慣有的感傷,相當合乎邏輯。」

「『你們』人類,」McCoy嘖了一聲,「這麼說起來,在全船大半船員都處在那種、莫名其妙的歡樂狀況下的時候,就這緣血妖精一點反應都沒有,雖然我真的很討厭這麼說,不過你還真是冷靜得不像個人。」

「反應?」Spock挑高一邊眉毛,還不到他表達不快的程度不過多少有些不打算就此沉默的尖銳,「如果你指的是一邊跳著扭扭舞一邊唱歌──是,我知道什麼是扭扭舞,主要發展在1950、60年代的一種舞蹈,當時的代表人物包括──」Spock在Kirk對他擺擺手,露出一副「算我拜託你,別往下說」的可憐表情時幾不可見地聳肩,「我很慶幸我沒有這種人類反應,嚴格來說,我本來就不是個人。」

「Jim,我們申請痛揍高階軍官的那張表格編號是多少?」

「Dr. McCoy,我必須提醒你,向一個受過完整搏擊訓練的瓦肯軍官,在這艘船艦上,指的也就是我,做出這種挑釁非常不智,尤其在於年齡所導致的體力及反應力明確退化作用下──」Spock還沒說完,Kirk終於忍不住開口打斷,「嘿,嘿,Mr. Spock,這不是挑釁,他只是看起來很認真的在開玩笑,好嗎?Bones,我們沒有那種表格,否則我的艙房早就可以直接和醫療室合併了。好了兩位,」Kirk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地推推McCoy,「這件事到此為止,Dr. McCoy,我希望你這陣子多注意是不是有船員留下後遺症,在休息時間唱歌跳舞很好,和工作混在一起就不有趣了。」

「這還用你說,」紮紮實實地瞪了Kirk一眼,McCoy轉身,才跨出一步又回頭,「對了,雖然記憶有點混亂,不過你是不是誇我有個好屁股還摸了我一把?」

「你──」Kirk認真回憶,在想起拍在McCoy扭來扭去的屁股上的那隻手主人是誰時下意識地縮了一縮,最終他只是乾咳了兩聲,「──的屁股的確不錯。」

「你要為性騷擾付出代價,James T. Kirk,」McCoy用一種蓄意惡毒的語氣說,食指戳在半空,「代價!」他以嘴型無聲強調,然後轉頭大步離開艦橋。

「正確來說,性騷擾Dr. McCoy的並不是你,艦長,」Spock看著他的背影,或許不是故意卻放輕了音量。

「因為本來就沒有人性騷擾他。不過讓他以為是我也沒關係,我是說,他還能怎麼報復我,只餵我吃芹菜過日子嗎?Bones記恨不了多久的,」Kirk無所謂地縮起肩膀,半癱坐在椅子上,全然無視那看起來是不是有些不夠莊重,「Spock。」

「是?」

「你並不是完全沒有受到影響,」含笑的語氣中更多的是篤定,「對那個光線。」不用轉頭也能知道瓦肯人會是怎樣一個挑眉的表情,Kirk一手撐著下顎,終於還是半側過身,在看見Spock糾結得幾乎成為V字形的眉毛時忍不住笑咧嘴,「你只是沒有真的和大家一樣,想唱歌就唱歌想跳舞就跳舞,但是你的心裡感覺愉快。」

「這個論點缺乏實證支持,艦長,你不能代替我的心理狀態發言。」

「對,我不能,」Kirk在自己有所意識之前放低了聲音,那讓那些沒有滑出嘴角的「我只是可以從你柔和的眼角、不那麼尖銳的動作、比平常鬆懈的防禦和對,就是那個勾起了一點點的嘴唇讀出你很愉快」之類句子濃縮成了一個含糊不清的「隨你高興怎麼說」Kirk盯著瓦肯人臉上的神情從不滿迅速轉變為困惑──雖然這表情的變化只顯現在眉毛挑起的細微角度上,他在這更演變為一個哲學或Spock式的(沒完沒了)辯證耐力賽(結果大致可以分成Kirk投降或他請求/命令Spock閉嘴)前聳了聳肩,「我只是喜歡這個。」

Spock蹙起眉,「我不明白,艦長。如果我沒有誤解的話,你的意思是,你喜歡我感覺、」他在那雙凝視自己的藍色眼眸前突然安靜下來,Kirk眼中明亮的笑意和那些無可辯駁的溫暖像在這一瞬間褪去所有遮蔽,燦爛得令人無法忽視,Spock把句尾幾個音節隨著喉嚨突生的小小硬塊一起嚥了回去,在自覺自己臉上的表情無疑可以稱作微笑之前,他說,以一種他絕對不會承認的柔軟,「我想,我的確感覺愉快,Jim。」

「那很好,Spock,」Kirk輕聲說,伸出手輕拍了下Spock垂在身側的左手手背,「非常好。」視線轉開前他瞥見Spock或許無意識地將手負在身後,就像平常那樣,將左手包在右手掌心,Kirk靜靜看著那些蒼白修長的手指幾秒卻沒有更深思原因,轉向前方,螢幕上那道炫麗的光帶只剩下稀薄的影子,Kirk看著艦橋上某些船員們臉上若有所失的表情,好笑地搖搖頭,「Chekov,設定航線,M-H-14;Mr. Sulu,」斜前方的舵手沉穩回應,Kirk點點頭。
「出發。」

-End-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