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發情期_2/2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獸人設定AU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NC-17
警示:人獸
[Summary]
呃我就是,想寫獸人。這裡的獸人設定走變身系統,特定的獸人種族能幻化成某種動物,變化的獸形基本上是固定的,大概就類似黃金羅盤的伴靈那樣吧。
但其實我只是想寫PWP啦~

前篇由此去→●●●


做為獸人,甚至是一名流著古老血脈,出身貴族的獸人,比爾卻從來沒有像此時這樣,深刻感受到自己竟能如此、如此接近野獸。

他跪趴在草地上為亞瑟高高聳起赤裸的臀部,指尖毫無自覺地摳進泥地裡,亞瑟燙熱的舌頭從背部一路舔吻到腰際,重重摩擦股縫留下一片溼濡,比爾對他想做什麼不是毫無預感,但他的舌尖毫無顧忌地戳舔肛口,緩慢又急燥地刺進前端那瞬間比爾還是難以繼續撐起身體地整個趴伏下來,亞瑟軟韌的舌頭幾乎完全按進他體內,靈活地變換角度攪動、戳舔敏感的腸壁,他感覺身體像是只剩下被他刺穿的位置還有知覺而其他都只是一團混亂。
比爾顫抖的手伸向自己硬到發痛的陰莖,才只是碰到前端卻被一隻腳掌推開而後壓制在地。

「你、」

「別碰……」亞瑟稍微退開,低啞的聲音帶著炙人的熱度,「我會碰你的,可是我想要你專心……」全不同於說話的輕柔,他的舌頭用力捅了回去逼出比爾一個嘶啞的驚喘,舌尖回到已經被舔弄得極為敏感的前列腺,大力輾揉而他猛地繃緊身體,幾滴精液混著前液從根本沒被碰到的前端滲漏下來,亞瑟乾燥柔軟的腳掌很快地擦過他不住輕顫的龜頭,比爾幾乎為此尖叫但他已經撤開,「專心,讓我先……」

「天……」比爾在他的舌頭換了角度又一次戳舔進來時不禁哽咽著蜷起四肢卻被亞瑟殘忍固定在原地,他可以無比清晰地感覺到巨狼粗糙的舌頭推擠、舔舐被他操到鬆軟的肛口,舌尖拓開不住收縮的環狀肌肉,每一次抽插的落點都狠狠頂上他最敏感的那一小塊肌肉,身體裡近乎完美的快感和完全得不到安慰的陰莖交纖成極樂與苦痛的集合,他在亞瑟一次過重的舔撥下終於忍不住啜泣起來,亞瑟、亞瑟……他昏沉讀出他的名字,破碎低喃著快插進來求你了碰碰我讓我射把我裝滿求你了求你了,他扭動著腰而亞瑟的舌頭終於離開了那幾乎能把他逼到崩潰邊緣的點,巨狼沉重的頭顱靠在他腰後歇息了一小會兒,溼潤的鼻尖蹭上在他赤裸軟熱的背。

「比爾……我想要……我可以嗎?」

比爾一開始沒聽清他說什麼,事實上比爾也不真的那麼在乎,亞瑟無疑是這世上最不可能傷害他的那個人,他含糊地回答了好只要你快點,下一瞬亞瑟猛地插了進來,粗厚的陰莖直接刺穿到底,比爾嗆住了一小會兒,那一絲微妙的違和感讓他驚覺亞瑟直到此時都沒有變換成人形,和身體脫節的大腦終於意識到他剛才問的是什麼,他問比爾能不能就這樣,讓亞瑟用他的原形操他,「小……亞……」

「可能……會痛,我不知道……」就算是亞瑟也沒用狼形操過另一個人,他勉強擠出最後一點理智,「要是……不行,讓我知道……」他咬著牙說,強迫自己停下動作確認比爾的回應。

那些熱度和奇特的快感捲住了他,比爾點點頭,甚至更挺起腰讓自己能更柔軟地把他吞到最深,亞瑟猛吸了口氣,近乎粗暴地抽插起來,每一次頂進都能把他更推向漫無邊際的暈眩,他無意識地往後抓上亞瑟肚腹柔軟的細毛,巨狼在他身後低吼,帶骨的陰莖比平常更硬更狠地戳刺腸壁,比爾根本沒能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被插射出來,他已經在高潮的邊緣徘徊了太久,快感一定程度上早成了尖銳又模糊的疼痛,散落在身體在四肢的每一處,抓撓著他每一吋神經迫使他更盲目地貼向亞瑟渴求他能帶來更多。

「再……」他知道自己快到了、只差一點、再一點但每一次亞瑟適時的後退又強硬把他拉離高點,他又一次伸手試著握住自己又被亞瑟推開,比爾在真的生氣之前感覺亞瑟靜止下來,在體內勃起的陰莖以全不同於之前的方式把他撐得更開、又更開,完全充血膨脹的龜頭球成了牢牢鎖住他的結,比爾在他極緩慢而細微的推移時哽住了呼吸,更進一步會就此脹裂的恐懼和因為是亞瑟所以他全然安全的安心同時緊抓著他,他不能確定是自己往後推還是亞瑟卡上最完美的位置,過於敏感的前列腺被殘忍擠壓彷彿要榨出他身上所能有的全部快感,他往後摸索著揪住亞瑟頸子上的細毛,就在巨狼下顎柔軟脆弱的位置上,亞瑟像是被他的手指扯進狂熱的中心──或說比爾就是他狂熱的中心──,他重重喘息著顫抖起來,牙尖咬進比爾汗溼的肩膀,開始緩慢又激烈地射精,比爾幾近痙攣地蜷起身體,每一次不自覺的緊縮都更強迫他意識到亞瑟的陰莖還緊緊鎖著他而他正在被他的精液徹底灌滿,那幾乎給了他能就這樣懷上亞瑟的孩子的錯覺,比爾呆愣地瞪著前方,眼前一片空白彷彿再多高潮都只是把他拉上半空卻沒能落下,茫然的空虛和絕望突如其來擊垮了他,他沙啞地呢喃亞瑟的名字,毫無自覺其實自己哭出了聲音。

「比爾……?」

比爾不曉得自己是不是失神還是根本暈過去了一會兒,一雙手臂從後環抱住他,溼軟的唇舌舔著後頸,就在那塊被他咬出一圈血沫的皮膚上,他先是直覺沉進那熟悉的懷抱,然後才發現亞瑟不知何時已經大半轉化回人形,他轉回頭而他年輕的情人立刻湊上來吻住了他,「我弄痛你了?」他問,帶著一些驚慌和不知所措。

「沒有,只是……」他慢吞吞地伸手推推他肩膀,「讓我看到你。」他說,亞瑟乖乖抽了出來,動作無比輕柔,他伸手把比爾整個緊摟在雙臂間,低頭舔舐他眼窩,「只是什麼?」亞瑟問。

「只是想起我討厭發情期,」比爾停頓了一小會兒才偏著頭蹭了他鼻尖,「那種時候本能強過一切,就像是身體裡人類的那部份消失了,變得像是……只想要留下後代的野獸。」

「……你不想要我的孩子?」

比爾為他聲音裡藏不住的受傷翻了個白眼,「想要也生不出來吧?」他說,「不是不想要,我討厭的是被強迫,就算那是我自己的本能,也還是討厭。」

亞瑟安靜看著他,他能這麼簡單就說出來表示他真的不是在意孩子的事,那大概就是,本能的影響,他鬆了口氣,推著他平躺下來,自己翻身跨坐到他身上,沒有完全收起的澎鬆尾巴蜷在他大腿上懶散地愛撫他半勃未退的陰莖,「就,沒辦法啊,」他俯身親吻他年長的鬧彆扭的情人,每一個輕觸都是安撫也是憐惜,「如果能生的話幾個孩子我都為你生,可是是辦不到的。我們野獸的那部份會想要照著本能生存,但,屬於人的部份不就是為了讓我們能跟獸性對抗嗎?不然我們又為什麼要反抗沃帝岡,只聽從本能的話就和他一樣了。」

比爾仰望著他,在陽光下他年輕強悍的情人注視自己的眼眸耀眼宛如碎金包裹的寶石,那抹湛藍被毫不掩藏的愛意融成一汪深海,他閉了閉眼,手指撫過他被汗水浸溼的額髮,「你說真的?你真的想生我的孩子?」

「生得出來的話,幾個都行,」他毫不猶豫地說,「不曉得Mage有沒有辦法……」

「小亞,」比爾瞪著他直到他乖乖縮起脖子,「我不是真的想要孩子,」停了一小會兒比爾才輕聲這麼說,聲音裡柔軟的喜愛卻比他以為的更纏上亞瑟耳尖彷彿一個僅僅透過空氣就能傳遞的吻,「但我還是很高興你這麼說。」

亞瑟低頭蹭上他的頸子,柔軟的嘴唇在喉嚨薄薄的皮膚上流連不去,「我說真的,我可以問問Maeg、哎、」

比爾一手扯住他後腦的髮把他從胸前硬拉起來和自己平視,「剛才說要跟本能對抗的是誰啊?耳朵和尾巴也不收回去。」

「我,」他笑得猖狂,在比爾忍不住揉起他豎起的毛絨絨的耳朵時靈活地搧動狼形的尖耳,「不是很可愛嗎?」

那讓他看起來真的像極了撒嬌的大型犬,比爾忍不住被他逗出笑,他又捏了捏他的耳朵而亞瑟忍不住低沉吼了一聲。「其實有點難啊……」他抱怨般說,「怎麼沒人跟我說過發情期會這麼難控制?」

也不是真的想要答案,或者說,其實他們都知道答案。他被人類在城市的妓院裡養大,能遇見同是獸人的溼棍還沒為了領地大打出手已經算是很不容易了(不,他們當然打過,只是結果就是溼棍拖著黑缺一起成了亞瑟忠誠的朋友和兄弟),又能有誰告訴他這些?

比爾好笑地戳戳他,「你到底發情過幾次啊?這會持續一陣子,如果我沒跟著你發情的話,或許幾天就會過去了。」

「我還真不記得了,」亞瑟還蹭著他,鼻尖嗅聞比爾身上暖和平緩的氣味,和平常沒有太明顯的差異,只是好像更甜美也更溫暖,也不能說他沒感覺失落,他咬了他一口,「我想看你發情的樣子。」

「這次我就被你影響得夠多了,」比爾任由亞瑟在舔著他臉頰時低聲哼哼,他嘆了口氣,「你總會看到的,」他感覺到他不安份的手往下擼動自己半軟的陰莖,他在呼吸轉為粗重前瞪了他一眼,「亞瑟。」

「我說過我會碰你的,」他說,臉上掛著張揚的笑,他在手上吐了幾口唾沫,擴張比平常更加輕易;另一手扶著比爾,緩慢坐下把他直接吞了進去,「唔……這麼簡單也是因為發情期的關係嗎?」

「你、」瞬間被緊緊包裹的刺激讓比爾忍不住倒抽了口氣,亞瑟沒給他太多喘息的空間,就坐在他身上輕柔搖動起來,「小亞──」

「比爾……」他的尾巴拍撫著比爾大腿內側而那人為此忍不住震顫,亞瑟從上方凝視著他,眼神同時既討好又憐愛,「讓我看你的翅膀。」

「不要,」他在亞瑟扭動著腰把他吞到最深那瞬間狠狠掐了亞瑟腰側的軟肉,愉快地看見他年輕的情人咬緊嘴唇又是吃痛又捨不得逃開的扭曲表情,「你趕快做完讓我睡覺。」

「你才捨不得,」亞瑟輕輕舔著嘴唇而比爾盯著他紅潤的舌尖抵在下唇上一時竟挪不開視線,「你一定知道的對吧?我們在變形的時候身體最敏感……快點,我想要你在露出翅膀的時候射在我裡面,把我操射、把我的高潮都變成你的,」他騎著他更猛烈地搖動身體,每一次抬起再坐落都能操出比爾一個難耐的呻吟,比爾,比爾,給我,他低啞地喊著他的名字,在近逼高潮的邊緣,他瞇起眼睛,看見他年長的、總是拿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的情人像是不怎麼情願,卻又滿帶愛意地仰起優雅的頸子,頭顱側向一邊,雙肩往後拉劃成傾斜的一道凹壑。

柔韌潔白的雙翼自他肩上倏然滑落一如初雪舖伸,那無與倫比的美麗和亞瑟最後一次狠推到底同時把他倆推過邊界,亞瑟緊繃著多撐了幾秒才猛地癱倒在他胸口,臉頰摩蹭他翅膀根部那些暗紅扭曲的傷痕,感覺著比爾與自己同樣從激烈到逐漸柔和的呼吸,他輕吻他澎鬆的羽毛,在他用羽翼前端無意識地覆蓋、按揉自己還含著他陰莖的後穴時抬起頭咬上他的嘴唇,「多摸一點,」那口氣幾近蠻橫,而他年長的情人真的溫柔戳刺著他,被溢出的精液浸溼的羽毛摩擦發紅的細嫩的肌肉皺摺,亞瑟在那些柔和的麻癢觸感裡發出低沉細小的呼嚕,「你覺得你要多久才能再硬?」

聽出他也不是那麼認真,比爾好氣又好笑地在他屁股上狠搧了下,「我不是那個年紀了,年輕人。」

裝模作樣地嗚咽了聲,亞瑟依然半趴在他肩頭打起呵欠,手指無意識地伸進柔軟的羽毛裡揪抓羽根而比爾只是挪了個位置把他整個裹進羽翼的包覆下,「你知道嗎,比爾,」亞瑟在那樣的溫暖裡安心地閉上眼睛,「我覺得﹐我開始喜歡發情期了。」

-En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