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Less traveled path/人跡罕至之徑_3/7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於同人小說本《人跡罕至之徑


「他像是個不容易有朋友的人。」

那天上午的天氣很好,或許是夜裡下過雨,帶著些許溼氣的風裡有股乾淨的氣味。John陪著Mary走在山丘小道上,她遠遠看著倫敦市區,突然這麼說,「就像你。」

那是Mary最喜歡的地方,John想不起來自從認識她之後有多少次兩人將陽光溫和的下午時段花在這裡,多半是安靜散步,她也常帶著幾本書和簡單的點心,在有光的時候待上一整天。老人的興趣,她微笑著這麼說,但John認為那只是她偏愛的一種說法,因為他從未在她身上真正看見對年華老去的不適感,或者說,她面對歲月的態度是如此不同於常人,回憶和現實在她的言行之中就像是同時共存的平衡,她用許多時間回憶她的丈夫、談論她的孩子和朋友,有時甚至毫無時式的分別,她也一視同仁地用這樣的方式談論Sherlock,那在某些時刻-John從未發現自己需要的時刻-聽起來就像是Sherlock就在那裡,一直都在。

「我可是有很多朋友的,像Mike、一些之前的同袍,還有同學,」John喃喃反駁,想起了之前那次同學會上神情親切面貌模糊的男男女女,和排開眾人走向他、意氣風發的Sherlock,當時自己跛著受傷的腿,硬跟著他跑去辦案,當時活下來的犯人,現在如何了呢?……他甩甩頭放下那一段記憶,「他們都是好人。」

「但你不和他們連絡,」Mary抿著笑,嘴唇勾出一個美麗卻憂傷的弧,「你遠遠躲開了,躲開所有會讓你想起他的人,所以你才總是來找我。」

John微微一愣,這段時間以來他的確常和Mary在一起,那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和某一個人輕鬆交談,不需要思考什麼也不需要擔憂突然被問及任何不想回答的問題,甚至不會被同情,尤其是不會被同情,「我很……抱歉,我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

「我喜歡你,John,我喜歡有你作伴的時候,你是個和我過去所遇見的任何人都不同的朋友,」她說,聲音裡帶著幾許嚴肅,「幾個月前我覺得這樣很好,你之前有過一段有趣的生活,我也是,我們都同樣想念那些所以我們分享。我曾經花了很多時間回憶我的丈夫,在他過世之後……」她嘆了口氣,「你是一個新的聽眾,雖然我已經不記得到底有沒有向誰說過這麼多話了……那你呢?你可以和我談論他是因為我之前從不認識他,之後也沒有機會。你利用我的好奇和關懷去假裝你的朋友還在,即使你不是故意的。」

「我-」掀了掀唇,John一時竟找不到回應的句子,「我……很抱歉。」

「我不是想聽你道歉才這麼說的,」Mary搖搖頭,「我只是……抱歉,我也不太確定我為什麼要說出來,我想是因為我就是忍不住要找出一個解釋。你並不真的快樂,即使是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你只是覺得這樣比較輕鬆,因為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她溫和的聲音在微冷的風中聽來是種並不刻意的殘忍,「我不會要你忘了他或要你放下這一切,我甚至不會要求你得往前走,我不屬於你的過去。」

「Mary……」John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她說的是事實,但他不曉得為什麼她要選擇在現在說這些,「我……」

「或許是因為我還不夠愛你,不夠愛到想把你從那個人身邊搶走,」她吐了吐舌尖,那將她原本嚴肅的表情撕開一道靈巧的裂縫,他幾乎能從中看見那個他未能來得及認識的女子,聰慧可人、穩重優雅,並不是一般而言的美麗卻風華正盛,他愣愣看著她,許久才輕輕「哦」了一聲。

「你看你,你看著我的樣子總差點讓我以為自己年輕了三十歲,」她幾乎收起了笑容,伸手將在風中滑落頰邊的一絡黑髮攏回耳後,「我討厭這樣,John,那讓我知道自己真的老了。」

「妳才不老,對我來說妳才不老,」John隔了好一會兒之後低聲說,視線沿著她纖細手指微彎的曲線移向她被歲月留下雅緻刻痕的臉,在有所自覺之前,他不自禁傾身向她,嘴唇壓過柔軟散落的鬈髮落在溫暖的臉頰,「一點也不。」


那一天,兩人回到貝克街的時候已經將近9點。

這是個愉快的夜晚,就連Sherlock都跟著喝了兩杯紅酒。Angelo照慣例給了他們一隻蠟燭,John早已經懶得再去解釋他和Sherlock不是那種關係,甚至對Bily語帶暗示的「你們這陣子生活很順利嘛」也只用幾個微笑含糊帶過。

「我早就說了神經語言程序學全是胡說八道,」Sherlock的聲音比他自己以為的更高亢一些,他大剌剌地在半空揮舞著手,「沒完沒了的模仿對了解事實毫無助益,最有效的大概只是增加了詐欺的成功率。」

John其實沒有真的聽懂他所說的內容,卻因為Sherlock微微漲紅了臉說話飛快的模樣忍不住一陣好笑,「我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

「動動你的小腦袋,」Sherlock突然停下腳步,他盯著僅在百米外的221B大門,正確來說,是盯著站在門口的一個人影挑起眉,「我們有個客戶。」

「嗯?」跟著他的視線看去,John瞇著眼睛試圖從這個距離辨視來者的樣貌卻一無所獲,「你怎麼知道?」

「在這種時間站在我們門口至少2、」Sherlock停了一停,「到3小時,今天的確不冷但他連外套也沒穿,他在下午氣溫溫暖時出門,直等到現在也沒回去加件外套,他不只是個客戶,還是個走投無路的客戶。」他邊說著,一邊大步往前走去,John從旁瞥見他臉上一抹不自覺的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可以別露出那種開心的臉。」

「為了什麼?」

「為了顧慮一下客戶的心情?」

「毫無意義。」Sherlock輕皺鼻尖,冷冷丟下這麼一句之後率先走向站在門口的男人,「Sherlock Holmes。我相信你正在等我,而且等了好一段時間。」

「Mr. Holmes?!」男人看來被嚇了一跳,他看看Sherlock,又探頭看了眼站在Sherlock身後幾步的John,大概是沒有預期到兩人會突然出現,他一時有些手足無措,「是,我正在等你,」他邊說,重重吁了口氣,「我差點以為沒有希望了。」

「那得等我聽了你的話之後再說,上來。」Sherlock毫不客氣地越過他身側打開大門,幾步跨上階梯,John忍住對他翻白眼的衝動,一邊招呼客人跟上,「請到二樓來。」

「謝、謝謝,」男人笨拙地道謝,隨著John上樓走進起居室,Sherlock早已脫下大衣在屋內等著他。

「所以,讓我們看看你需要什麼,」Sherlock打量著面前約莫三十歲上下的男人,樸實的襯衫半新不舊,搭配樣式基本的牛仔褲,穿舊的皮鞋上幾乎沒有多餘灰塵,明顯的滑鼠繭,久坐辦公室。

刻意修剪過卻和一身裝扮都不搭調的髮型,還不習慣的婚戒,新婚。男人的手指緊張地撥動無名指上的銀色戒指,Sherlock微一蹙眉修改了判斷,訂婚不久,「我不尋人,」他說,徹底無視男人張大嘴彷彿正要說出「你怎麼知道?」的神情,站起身的同時伸手指向大門,「去報警吧。」

「Sherlock?」

「我不能報警!」

John原本有些錯愕的聲音被男人驚慌的喊聲壓下,他看看他又看看神色不變的Sherlock,判斷這位偵探不屑開口發問,「呃,這位先生?」

「抱歉,抱歉,我是Amberley,我的未婚妻失蹤了,但是我-」他一手抓著頭,看起來焦躁不安,「我不能報警,應該說,我不能跟警察扯上關係,那會讓我丟了工作的!」

「你先冷靜一下,」John沉聲說,看見Sherlock依然掛著那副毫不掩飾的假笑,他無奈地吁了口氣,「坐下來再說?」

Amberley點點頭,小心翼翼地在John示意的椅子坐下,緊扭在一起的雙手靜靜擱在大腿上,他看著Sherlock,聲音聽來相當絕望,「你是我最後的希望了,Mr. Holmes。」

深吸了口氣。Sherlock在心裡評估著這件事能打發多少無聊時間,他飛快瞥了John一眼,後者只對他聳聳肩。「給你五分鐘,」他決定,「講得有趣些。」

「呃,」Amberley覤覤一旁的John,得到一個友善的淺笑,他吞了口口水,「我,呃,我在政府……單位工作,幾個月前認識了她,我不是個擅於交際的人,但她……對我很好,」或許是注意到Sherlock的臉色比之前更不耐煩,他畏縮了下,「我的上司說過些關於……資料外洩的危險性,不過我的工作沒那麼複雜,就只是些資料建檔整理,所以我也沒想過那麼多,更何況她幾乎不問我關於工作的事,所以……」

「重點?」

「對、對不起!」Amberley被嚇了一跳,他又縮了縮,「我只是想告訴你為什麼我不能報警,我們被警告過的。」

「那不是我的問題。所以,你在政府單位工作,未婚妻失蹤了,恭喜你既不會丟了工作也不會進入愛情墳墓,這之中到底有什麼東西需要解決?」

「可是我、我收到了這個!」Amberley飛快掏出一個看來像是證物袋的密封袋,裡面裝著一隻樣式普通的手機,Sherlock盯著那個袋子不為所動,「然後?」

「呃,」他花了點時間接受Sherlock的反應才又接著說,「其實,除了手機之外還有一個訊息。」

「說些什麼?」John好奇地問。

「要我把手機帶進辦公室,連上WIFI,這樣她就可以回來。」Amberley緊蹙著眉,「這感覺上很像綁架,但是……但是我並沒有從事什麼機密工作,已經沒有了才對,我更覺得他們只是找錯人了。」

「已經,」Sherlock重覆,神情若有所思,「John。」

「嗯?」

Sherlock向著窗口使了個眼色,John皺起眉,快步挨近窗口,飛快確認了幾個定點後對Sherlock搖搖頭。

「那麼,」往後坐陷進他那張單人沙發,Sherlock雙手合十抵在下顎,瞇起的眼角平添幾分冷酷,「是誰讓你來找我的?」

-TBC-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