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Less traveled path/人跡罕至之徑_4/7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於同人小說本《人跡罕至之徑


那一年的聖誕節,John不是一個人。
Mary早在幾週前就找他到家裡一起過節,她說女兒一家臨時有事,而她不想一個人度過。

她的家就在倫敦近郊,一個距離市區不遠不近的地方,三層樓的傳統磚造屋,深藍色的斜頂和適中的小花園都有種簡潔俐落的味道,簡單的晚餐和生起柴火的壁爐,雖然完全不同於幼時成長的老家,更和貝克街截然不同,卻意外有種令人安心的氣氛,那讓John不禁想起去年的聖誕節前夕,他硬是拖著Sherlock和他出門採購,結果只能說這主意打從成形以來就是個災難。

「Sherlock對聖誕節的概念一定在不知道哪時候起就有了偏差,」在Mary問起他們有沒有一起度過聖誕節時,John忍不住笑著說起這件事,不完全是故意地忽略了那個曾讓Sherlock心碎的女人。

「你以前的女友一定全恨透了他,」她吃吃笑著,為他切了一塊鹹派,「要和另一個男人搶奪男友是件多讓人憤怒的事。」

「我可不是什麼都聽Sherlock的,」John抱怨,「不過對,我所有女友都討厭他。至少有三個女人問過我為什麼不乾脆跟他睡還省點事,說真的,到後來我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我是說,除了性和一些法律義務,我們和結婚了也沒差多少……」他說著,聲音不自覺地低了下來,「那個混蛋在遺囑裡把我列為信託基金繼承人,連Mycroft都不知道。」

「John,」Mary凝視著面前的男人,許久才伸手輕撫過他的臉頰,「我很遺憾。」

搖搖頭,John反而微笑起來,「沒關係,我好多了。看,我這陣子至少可以在談起他的時候生氣比感傷多。這大概是個好現象,我猜。」

「的確不錯,」她對他眨眨眼,「這應該是我的功勞?」

「我想是,」他輕輕握住她的手,神情認真,「Mary。」

「嗯?」

「為什麼?」John注視她銀灰綠色的眼睛,「為什麼是我?」

她愣了幾秒,或許是因為John的神情太過認真嚴肅,她幾不可察地縮了下,幾乎就要抽回的手卻被遠比自己年輕的男人緊握,她嘆了口氣,「John。」

「我曾經想過可能是因為我讓妳想起過世的丈夫,但我聽妳說了那麼多,我知道我們的性格一點也不像,直到我今天看到了照片,」照片中是個高大英俊的男人,載著銀邊眼鏡髮型一絲不苟,完全符合Mary提過的嚴肅學者形象,和John沒有任何共通點,「所以,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別說是因為我值得,我知道自己不錯,」看她噗哧一下笑了,他強調,「但沒那麼好。」

「嗯……為什麼呢,」Mary沉默下來,男人的手覆在自己手上的溫度幾乎讓皮膚感到刺痛,她微微偏著頭,眼前浮現的卻是他站在微雨的墓園中,硬撐起微彎的背脊、姿態凜然的身影,以及他扶起自己時眼中飽含傷痛的微笑,在那一瞬間有什麼東西和這個悲傷的男人重合在一起,仔細想想,也許是過往的自己也不一定。她又隔了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定般說,「我病了,John。」

「……咦?」

「癌症,我們在墓園遇見的那天,我是去告訴Ward這件事的,」她對一臉震驚的John短促一笑,「想著就快再見了,沒想到會和他分別這麼久之類的事,突然失去意識,醒來的時候就看見你在我眼前,就像我說的,我在墓園裡看過你好幾次,總在那個地方,帶著一朵玫瑰,我一直以為你是去見你的前妻……就像我去看Ward,我們都放不下過去卻同時知道過去總會追在身後,它總會在那裡。」

John愣愣看著她,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和你說話……很像在安慰我自己,好像幫助你的人生走上比較好的方向,就等於是我的人生跟著延長一些一樣,」她的聲音柔軟而沙啞,帶有一絲愧疚,「抱歉,John,我說你利用我讓你假裝自己的朋友還在,但其實是我利用你讓我覺得眼前不完全是……一片黑暗。」

在Mary再說些什麼之前John猛地抱住了她,嬌小的身體幾乎能夠完全嵌進他胸口,「妳真的幫了我,Mary,妳並不-」

她隔了許久,才終於能夠伸出手輕輕回抱住他,抱著這個竟能在她面前安靜顫抖的男人,她說,優雅的聲音在空中悄然碎裂,「我一直覺得害怕,John……我怕我最後只會是孤單一個人,我很怕、很怕……」


「所以,你懷疑和Mycroft有關?Abmerley像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他連Mycroft的名字都沒聽過。」

「我肯定。」Sherlock翻了個白眼,他趕走了有些搞不清楚狀況但憂心沖沖的Amberley,坐在他喜歡的那張椅子上盯著平放桌上的密封袋,神情變幻不定。

「那他為什麼不直接來找你?」John困惑地皺著眉,「如果他真的想要你做些什麼的話,他也不是第一次用上各種手段了。這次有什麼不一樣?」

「他來過了,」Sherlock說,John不禁「咦」了一聲,「什麼時候?」

「你下樓之前,他讓他的助理拿來一份文件,被我趕走了。」

「你沒先看一眼?」

「當然不,」說得毫不遲疑,「如果真的那麼重要他會親自來,他只是認為這個東西得有個夠聰明又能信任的人去做,但就算擱置不管也不會有太大危險。再者說,不管對他來說有多重要都不是我的問題。」

Sherlock的眼角在說到「信任」這個字眼時微微一抽,就像光是吐出這個音節就足夠讓他感覺不適,John因而好笑地搖搖頭,「那麼Amberley就不是Mycroft派來的了?」

「嗯,」他不置可否,思考著Amberley的敘述:那個女人對他很好,不太關心他的工作內容卻有點愛吃醋,交往沒多久就買了新的手機送他,總在上班時間和他互傳訊息。他在不久前向她求婚,她答應了,可是很快地又像是後悔或另結新歡,常常心不在焉,又有好幾次被他發現她和另一個男人親膩通話,兩人為此吵過幾次,他不願就這樣分開所以苦苦哀求,她似乎也有回心轉意的跡象,前幾天還約了他到海邊度假。

「他的描述聽起來很普通,」John邊回憶邊說,不太了解Sherlock在意什麼地方。

「是很普通,除了那女人八成、或至少是個間謀,而這個Amberley可能洩露了不知多少國家機密之外,這件事連在八卦小報混個版面的新鮮感都沒有。」

John吃了一驚,「什麼?」

帶著他標誌性的假笑揮揮手指,Sherlock的表情介於不耐和譏諷之間,「你不也聽了他說的,噢抱歉,我忘了一般人的習慣就是忽略所有重點。」

微瞇起眼瞪著他,直接無視多少已經習以為常的嘲諷,「我知道你很想展現你有多具洞察力,說吧。」

聽出John語中潛在的挑釁,Sherlock愉快地露齒一笑,「重點,就在於他從事的工作。」

「怎麼說?」
「政府單位,曾經是機密工作,他的樣子不像情報人員但受過嚴格的基本訓練,或被叮嚀過很多次,」瞥見John疑惑的眼神,Sherlock一撇嘴角,「他身上的菸味表示他在等待期間至少抽了4、5隻菸,但他腳邊連一個菸蒂也沒有,這附近沒有垃圾筒,難道他把菸蒂全吃了?還有,他一緊張就抓頭髮,你一定有注意到他離開的時候把掉在扶手上的頭髮撿走了吧。」

「感謝你的提醒,我完全沒有看見,」當然知道Sherlock是故意這麼說,John想了想,「但為什麼?」

「盡量不留下DNA情報是基本中的基本。照他所說,他之前工作的單位因為預算關係解散,他被調到另一個地方整理後續資料,你不覺得聽起來哪裡不對?」

John聳聳肩,居然帶了一絲得意,「你知道公家單位能有多少無聊的文件資料可做?」

Sherlock卡了一秒,「無聊是當然的,」他說,刻意得像是強辯。

「好吧、好吧,無聊是當然的,所以,他被調到別的單位整理資料,這一點哪裡不對?」

「不對的是他說他整理的資料和之前沒有太大差別,他是個資料員,整建的是某個報情資料庫,表面上計畫終止但卻被轉進地下執行的資料庫,聽出價值在哪裡了嗎?」

「……啊。」

冷哼了聲,這次卻沒對John的反應多做評論,「他沒有情報人員該有的警覺性,做的那些大概是被硬教著記住的,所以必定不是國安資料,沒那麼高規格,但同時也有偷竊的價值……」他平放在扶手上的手指輕輕敲擊,John等了半晌沒聽見後續,「Sherlock?」

「沒有靈感,」他丟出這麼一句,轉手拿起那個密封袋,微瞇起眼注視裡面的手機和那張手寫的字條,「他說那女人約他去度假。」

「嗯?對,他是這麼說的。」

「女人沒有出現,他卻收到了一隻新的手機。」

「就是你手上那隻,」John的視線跟著移到他手上的密封袋,「還蠻普通的。」

「問題就在於,他已經有一隻手機了。」Sherlock盯著那隻目測看不出特殊之處的行動電話,好一會兒之後突然笑了出來,「噢。」

「Sherlock?」
「原來如此,」他說,將那隻手機扔回桌上就像他對它再也提不起一絲興趣,「我得說,只要能真正看見重點,一切事情都會很簡單。」

「啊?」當然沒有跟上自己室友的思路,John伸手同樣拿起密封袋看了半天,「你從這上頭看出了什麼嗎?」最終他問,帶著他特有的好奇和信任。

Sherlock在思緒間游走了一小會兒才聳聳肩,「沒什麼,」他轉而拿出自己的電話飛快撥出一組號碼,「是我,幫我查個東西。」

-TBC-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