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永恆愛戀時間的造物_5/N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暫訂)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篇名取自威廉.布萊克詩作〈天堂與地獄的聯姻〉。

前篇由此去→●●●


阿茲拉斐爾走出浴室已經是又隔了好一陣子之後。
他不需要以人類的方式梳洗,他只是喜歡這麼做,就像他其實可以動用神蹟清除那塊污泥但他還是寧可手洗一樣,親自動手做點什麼總是可以給他一些愉悅的踏實感,克羅里曾經惡毒地嘲笑過他一如嘲笑他老是忘記關鍵重點的魔術手法,但他理所當然地把惡魔的嘲弄視為讚美,完全不為所動。

所以現在阿茲拉斐爾全身上下散發沐浴後的溫熱水氣,頂著一頭微溼的頭髮,舒適地裹在柔軟溫暖的浴袍裡──他在跨出浴缸時發現它就吊在門後那個他蠻確定本來不存在的掛勾上,所以他打了個響指讓裝點了華麗深紅縫線的黑色浴袍變成米褐交錯的格紋──,蹲在衣帽籃-──正確來說,是他那些折疊整齊的衣物──前發愣。

「克羅里……?」阿茲拉斐爾沒有意識到自己壓低了聲音,他的朋友依然維持著蛇形,卻比之前的尺寸更縮小了許多,黑背紅腹的古蛇現在目測可能長度僅有兩到三呎長,在衣帽籃、也就是阿茲拉斐爾的衣服上方安穩地盤蜷成酣睡的一團,或許是因為厭光,小巧的頭顱大半卡在背心口袋裡, 結實瘦長的身體幾乎沒有起伏,只在阿茲拉斐爾嚐試性地以指尖摸過後背時發出幾個細微的呼嚕。

睡著了?
阿茲拉斐爾當然看過克羅里睡著的模樣,酒醉時倒在他的沙發上可能是他最放鬆的一面,或是某次克羅里認真想要示範人類的睡覺行為是多麼令人愉悅的休閒,所以好好換上了睡衣逼著阿茲拉斐爾「專心看我示範!不准偷溜去看書!」,諸如此類的次數當然不多,但總也是發生過的。而,即使認識了這麼長的時間,阿茲拉斐爾也從來沒看過克羅里回復蛇形這麼久、尺寸縮得如此迷你,和睡得這麼……他忍不住又一次輕輕撫摸克羅里約莫是頸部的位置,小蛇微微抽動了下,卻只是更深地蹭進口袋,冷涼的鱗片因為尺寸更顯精緻,阿茲拉斐爾知道這行為非常糟糕,他不應該在克羅里睡著時肆無忌憚地摸他,更不該因為覺得他看起來太過可愛而捨不得把他叫醒,可是……

他終究還是不忍心把看起來真的睡得很熟的克羅里叫醒,他一定很累,阿茲拉斐爾不願考慮這想法是否太過自我安慰,畢竟克羅里可說是在撤旦本人眼皮底下硬是停止了時間,耗費更多力氣也是可以想像的。阿茲拉斐爾做了充足的心理建設,在想要伸手把他抱回床鋪上睡那同時驚覺自己的手指根本就沒真的離開過小蛇柔軟結實的身體,克羅里的尾巴在無意識之間纏上他的手腕就像在睡夢中討摸的小貓、或說,蛇,噢主啊,他在驚慌之餘虔心懺悔這形同騷擾的行為,一邊小心翼翼地以雙手把克羅里捧了起來,一張紙片隨著小蛇倒三角形的頭顱倒進阿茲拉斐爾掌心的動作飄落,天使微微一愣,然後想起那是他為了清理外套而收進背心口袋的預言便條紙。

他吹了口氣而那張紙片慢吞吞地浮到他眼前,其上手寫的字跡不知為何像是帶著種狡詐的歡快。

明智地選擇以何面目示人,否則你們會玩火自焚。

「以何面目……」阿茲拉斐爾盯著那幾行字,在他手中蜷成一團的克羅里很輕地動了動,他眨眨眼,腦中浮現化為蛇形的克羅里嘀咕著「我是不想讓你尷尬」時幾乎看不出人類表情的臉,選擇以何面目示人。「克羅里!」

「嗯、嗯?」被用力搖晃的小蛇左右晃動,澄金的豎瞳茫然從呆滯轉為半昏半醒的茫然,「天使?你在這幹嘛?別鬧了快去睡覺……」

「我想我懂了,」阿茲拉斐爾抓著蛇頸硬是把他搖回現實,「快醒醒!」

「懂什麼?」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克羅里懶懶把頭貼靠在他手掌上,「別再搖了我醒了。」

「阿格妮絲的預言,」他說,輕輕吹了口氣而那張紙片隨之飄到克羅里眼前,還貼心地轉到正面面對蛇眼的角度,「她說,『明智選擇以何面目示人,否則會玩火自焚?』」

「在一切結束之後……」

「你變成蛇是為了不讓看見的我覺得尷尬,」阿茲拉斐爾又搖了搖他而這次克羅里抬頭與他正面相對,「外表只是外表,外表也不只是外表。」

「你的意思是……?」惡魔澄金的雙眼慢慢亮了起來,「明智地選擇以何面目示人,阿格妮絲妳這老瘋子。」

而難得地,阿茲拉斐爾對克羅里堪稱失禮的發言完全同意,「如果這個預言是真的,那還真夠瘋狂。」

「這個嘛,」克羅里在天使掌心慢條斯理地盤成一圈,立起的上半身以某種蛇類特有的節奏微微搖擺,「我覺得經過世界末日之後,再多點瘋狂也只是剛好而已啊。」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