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永恆愛戀時間的造物_4/N

Free photo 109923611 © creativecommonsstockphotos – Dreamstime.com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暫訂)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篇名取自威廉.布萊克詩作〈天堂與地獄的聯姻〉。

前篇由此去→●●●


阿茲拉斐爾擁有一具和人類男性幾乎沒有差別的身體──就算有所差別,他也不會知道──,當然內裡運作的方式和真正的人類截然不同,他不需進食、毋須睡眠,製造和驅動這具身體的能量來自天堂不可言說的神蹟,而採取行動的決策則來自他的個人意志。

正是這個個人意志帶領他成為了天堂的背叛者。就結果來說是這樣。
但,做為一名天使(此處重點是,即使他做出這所有一切,他也依然是一名天使),他的意志究竟是否說到頭來依然是上帝的旨意?

這形而上的問題正如大頭針尖上能容下多少天使跳舞一般清楚明白:錯誤的問題永遠得不到正確的答案。
正確的問題是:他是否真心相信自己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還拉上了克羅里,一個惡魔──而對這一切他是否感覺值得?

不可思議的是,他的答案是肯定的。

阿茲拉斐爾仔細觀察鏡中赤裸的自己,從臉到腳都和這六千多年以來他已經看熟了的模樣毫無二致,雖然不是很有必要但也一度展開了翅膀(畢竟翅膀在這具似人的身體上是有那麼一點尷尬的存在),不管是目測或是行動都和之前沒什麼不同,他甚至在浴室狹小的空間裡試著做了幾次愚蠢的跑步衝刺,然後哀傷地確定就連體力也和之前沒什麼兩樣。

這大概是個神蹟(他虔心感謝了萬能之主),雖然不管從哪方面深思都會導向令人憂慮的結果,但不多批判是做為天使的美德,他可以之後再來跟克羅里討論這個。他又一次抬起手臂試圖看清手肘後方那一小塊略微粗糙的皮膚,視線隨著動作轉向,然後突然在鏡中的某一點定住。

蛇類倒三角形的頭顱鬼鬼祟祟隱藏在比黑暗稍微不黑暗那麼一丁點的角落,幾乎看不見細長的蛇身,澄金的豎瞳在注意到阿茲拉斐爾的視線時縮了縮,卻又沒真的消失,反而讓他卡在牆上的模樣更多了幾分喜感。

阿茲拉斐爾驚愕地從鏡中盯著他化回蛇形的朋友。即使看起來有些不自在,克羅里卻沒真的退開,光這一點就足以令人擔憂,更何況、
他輕輕抿起嘴角,「你可以不要這樣嗎?看起來很驚悚。」阿茲拉斐爾抱怨,視線不離那顆探出牆面的蛇頭,他對他點點頭而黑背紅腹的古蛇就這樣自半空垂落到他身側,倒三角形的頭顱懸在天使肩上,拘謹而有禮地保持約莫一個指節的距離。

「我是不想讓你尷尬。」克羅里嘶嘶吐信,細長的頸子輕柔擺動,「少還是多了什麼嗎?」

阿茲拉斐爾白了他一眼,不知怎麼做到讓自己一臉無辜的惡魔歪著頭,「我是說,你想嘛,這個身體……」

他沒把話說完,也不需要。阿茲拉斐爾猜得到克羅里在擔心什麼,他搖搖頭,「我看不出來。」他說,默默抬起手而他的朋友就彷彿回應那邀請似的動作靜悄悄落到他前臂上,冷涼乾燥的蛇身帶來一陣舒適的壓力,幾乎讓人感覺安心。阿茲拉斐爾嘆了口氣,感覺那些細緻的鱗片隨著克羅里慢吞吞爬巡往下的動作刮擦過自己赤裸的身體,有點刺,有點癢,和既是詭異卻又好像理所當然地、被小心珍視著捧在掌心的喜愛之情在接觸的每一吋皮膚上暈開,他想起在公車上克羅里握住他的手而他就連一秒也沒想要掙開,「克羅里……」

「看起來沒少什麼,」古蛇低柔的聲音攀回耳際,間雜他特有的嘶聲不知為何像是多了一絲柔軟的甜蜜,「而且我知道你的味道,你嘗起來和之前一模一樣。」

用字,克羅里。阿茲拉斐爾沒有真的出聲糾正,畢竟他的確是條蛇。「或許我們可以相信真的……沒什麼問題?」

「或許,」克羅里同意,「只要你沒有感覺哪裡不對勁的話,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阿茲拉斐爾搖搖頭,「那倒是沒有,除了……」有點冷──他直到此時才真的意識到現在的情況,或者說,他直到此時才真正注意到他讓自己的朋友用什麼姿態和自己纏在一起。回復蛇形的克羅里幾乎完全捲在他的背和腰上,往下自然垂放的尾巴靠在大腿邊緣,倒三角形的頭顱直接搭在肩膀,難怪他的聲音聽起來感覺這麼近……

「除了什麼?會痛嗎?」克羅里立刻追問。

「沒、沒什麼,」阿茲拉斐爾是在聲音衝口而出時才驚覺音調似乎過快又過高了那麼一點,他用力吞嚥了下,慌張地希望克羅里不要發現那些被他纏住的皮膚正毫不受控地浮出淡淡的紅,「只是,呃,有點冷。」他說,然後再一次驚慌地發現那大概是因為蛇的身體本來就冷,以及他完全字面意義上的一絲不掛。

「哦、噢,」在注意到阿茲拉斐爾的不自在之前,克羅里先一步感覺到的的確是溫度,他迅速從阿茲拉斐爾身上溜了下來,幾乎沒有注意到他的朋友毫無自覺的嘆息,幾乎。「需要浴巾嗎?」他問,憑空咬出一條潔白的浴巾遞了過去。

下意識接過,卻對要把浴巾用在哪裡毫無概念,最終阿茲拉斐爾默默把它披在肩上,「謝謝。」

「沒事就快點出來,你的可可都冷了。」克羅里刻意惡狠狠地放話,轉頭一溜煙就消失了身影。

「啊、」微微張開的嘴空白了幾秒又默默闔上,阿茲拉斐爾在又只剩他一人的浴室呆站了一小會兒,才終於著手照原訂計劃梳洗起來。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