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永恆愛戀時間的造物_6/N

攝影師:Kaboompics .com,連結:Pexels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暫訂)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篇名取自威廉.布萊克詩作〈天堂與地獄的聯姻〉。

前篇由此去→●●●


星期日,他們餘生的第一天

惡魔克羅里在一片漆黑之中醒來,覺得全身都痛。
不是一般的痛,雖然他和疼痛向來不是太過熟悉,但這種痛楚不是純粹肉體上的,更多是來自某些他內裡清楚來源的壓力,令人不快但可以忽視。他緩慢眨動眼睛,黑暗在眼簾內外看起來是差不多的東西。他不需要光線才能視物,現在眼前之所以一片漆黑,單純只是因為他處於一個完全被黑色包裹的空間。

地獄的品味。
他心裡半是稱奇半是覺得驚悚,雖然略有困難,但他還是盡可能地小心縮起手腳意圖減少身體與地面直接接觸,誰知道這黏糊糊的地上到底都爬了些什麼東西?光只是想像都讓他覺得好像全身上下都毛了起來。

「克羅里,克羅里。」

一道聲音慢條斯理地從某個方向浮起,夾帶著咀嚼碎玻璃般的質感,惡魔克羅里幾不可見地畏縮了下,下一秒已經直直往聲音飄散之處冷冷瞪了過去。
整個漆黑的空間似乎只在那個角落微微扭曲,幾乎可以看見空氣晃動凝結成為比黑暗更黑的混濁團塊,然後堆疊,再堆疊,爛泥般的軟糊物體以緩慢到讓人惱火的速度堆出一個似人的形體,克羅里在注意到那個形體終於固定成人形時竟不忘憑空套上一件土黃色的風衣外套時既是不適又是安心地吁了口氣。他真心不想在已經不太大的空間裡和……一團不帶遮掩的爛肉塊單獨相處,他考慮過這種事可能發生,但如果真的發生又是另一回事。

「看你睡得很爽快嘛,」那聲音陰森森地諷刺,效果不是太好,但顯然他盡力了。

惡魔克羅里努力分辨面前那一團人形物體,然後懶散地聳起肩膀,「跟我說話的是哪位?」

「哈斯塔,無以名狀者,黃衣之王,……你明明認識我,叛徒!」

吊兒啷噹地噘起嘴,「尖叫什麼,不用這麼缺乏幽默感吧?」惡魔克羅里慢悠悠盤腿坐了起來,「找我什麼事啊,公爵大人,你們終於想好怎麼對付我了嗎?」

「我不想破壞你的驚喜,你好好期待吧──雖然也沒剩多久可以讓你享受了,」哈斯塔的聲音聽起來黏膩溼糊,就像他還沒想好也不打算想好怎麼用這具身體發出人類的語言,「你會喜歡的,我保證。」

但你的「喜歡」和我的「喜歡」代表的可能不是同一個意思。惡魔克羅里毫不掩飾地大翻白眼,惡魔的保證差不多就跟天使的承諾同樣具有可信度──無視當事人意願,但言出必達──,他可以肯定不管哈斯塔保證的是什麼他都不會喜歡,但也沒有差別了。「所以這是個預告囉?」

「這不是預告,克羅里,這場戲只會有你獨自演出,單人登台,無人下場。」那團慢吞吞成形的人狀物一旦動作卻顯得迅捷,他只一眨眼就站到了惡魔克羅里身前,「你可以把這當成……祝福。」那雙往下俯視的漆黑瞳孔因為愉悅而微微泛起紅光,他伸出左手抓住克羅里試圖閃躲的肩膀,緊扣在肩胛的指尖幾乎摳進皮膚,克羅里感覺肩上傳來一股刺痛,遠不到難以忍受的程度,所以他只是靜靜瞪著面前的地獄公爵,哈斯塔陰沉地笑了出來,「里戈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惡魔的喜悅一旦真誠就份外可疑,惡魔克羅里維持不慍不火的沉默直等到哈斯塔略嫌高亢的哄笑到一段落,「那我就謝謝你的祝福囉。」

「哦你不會的,」哈斯塔蹲下身直直看進他眼底,漆黑的瞳孔深處一片空無,「雖然很可惜,但我恐怕你沒時間活到可以謝我。這,才是你應該感謝的事。」

那道白煙慢吞吞往上攀升,滯留在枝葉中的模樣雖然說不上鬼祟,但總的來說不免顯得有幾分故意。亞當.楊恩停下腳步,沉思。

「汪。」

狗狗好奇地把頭靠在亞當小腿上,尾巴掃過地面揮起幾片落葉。這不是牠想像中的末日後第一天,事實上,牠從來沒想過末日還能有「之後」。但牠的主人心情愉快──當然,這和亞當逃出花園有直接關連──,帶著牠出門還給了牠一個蘋果核,狗狗對蘋果沒有個人好惡,但可以咬點不會哀嚎的東西的確是不錯的午後消遣。牠不能完全了解昨天在主人身上發生了什麼,但因為主人的心情很好,所以必定是件好事。牠心裡做為地獄獵犬殘存的那一小部份對「好事」發出質疑,世界末日,那是所有人的任務不是嗎?和好事有什麼關係?,狗狗仰頭望向亞當,為牠的主人臉上空白的表情發出不確定的哀鳴,半帶疑慮,而主人的手漫不經心地落在牠頭頂,牠頂頂男孩的掌心,一邊小小聲吠叫起來。

「吵死了,笨狗狗,」猛然回神,亞當嫌棄地用力搓揉狗狗小小的頭顱,在低下頭時已經重新笑了起來。他腦中浮出幾個模糊的畫面,阿娜西瑪和她那個傻得好玩的男朋友兩人坐在樹下燒著什麼(而且沒有一邊烤棉花糖。但話說回來,阿娜西瑪是女性神秘學家,她可能不喜歡所有和「烤」有關的東西);焦黑黏爛、看起來慘兮兮的羽毛和焦慮得團團亂轉的黑色暗影;灰髮澎亂的老婦人有著銳利洞見的一雙眼睛,那雙眼像極了阿娜西瑪。
啊。

「來吧,狗狗。」亞當又揉揉狗狗的頭,輕快轉身,踩著他足以冒犯所有正直人士的吊兒郎噹步伐轉向茉莉農舍,狗狗困惑但歡快地跟上,「讓我們看看我們能做些什麼。」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