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団☆新感線]蛮幽鬼/蠻幽鬼(2010)

蛮幽鬼

劇団☆新感線 2010 年作品, 由 中島かずき 編劇; いのうえひでのり 導演。 上川隆也、稲森いずみ、早乙女太一、 堺 雅人 等主演。
官方網站:蛮幽鬼

方劇情簡介(威秀):

故事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終於平定了長久內亂的島國「鳳來國」。 伊達土門受到誣陷被關入監獄島。他在這個看守嚴密的天險之島上幽閉了長達十年,卻依然熱切地渴望著復仇,復仇是支撐他活下去的力量泉源。
而監獄島深處關著一名叫「勺子」的奇人。在勺子的幫助下,土門越獄成功,又重新回到陽光下,如願邁上復仇之路。不料曾經發誓攜手白頭的美古都出現在他面前…
土門能否順利完成復仇心願?
那位自稱「勺子」的人又是何方神聖?
美古都藏在心底的想法又是什麼?

其實在看之前我完全沒研究這部在演什麼(看到新感線就買票的我)。
嗯,原來是基督山恩仇記 (巌窟王)啊 ,結果剛才爬去官網第一句也就寫了巌窟王,因為就是嘛(笑)
宗教的部份感覺大受宗教戰爭影響(還是說不管在哪裡宗教與人性就是會產生這樣的發展?),即視感太強也份外引人唏噓。

雖然是復仇記的精典架構,但我得說因為新感線就是這麼喜歡相愛相殺,所以一路陪伴的同伴/好友,到最終就會是主角的鏡射與禁錮,也必定會是主角必須除去的倒影。說起來也不是不能理解這種發展的吸引人之處……XD

整部劇的主軸很明確的扣在慾望與背叛上, 復仇則是這兩者交織之下必然的選擇。

土門(飛頭蠻)的(治國)理想與美好未來(未婚妻),在十一年前被友人背叛之後徹底破滅,那一個聰慧且心存良善的年輕人在本不應得的囚禁中很快被磨耗成了滿心復仇的惡鬼。在他心中一切都是可以利用來復仇的道具,至少他強迫自己這樣相信。

而他身上所發生的一切,則是一個又一個陰謀疊加的結果。
為了追查好友之死的真相,也為了對背叛他的朋友復仇,土門帶著在監獄中遇見的奇特男人(勺子)以及異族公主逃出監獄島,回到仇人所在的故國。

而,也必然再次遇見在他心裡已然扭曲的(前)未婚妻美古都。在親眼看見美古都成為王后時,土門的感想是「她就這麼想要權力嗎?」。這個判斷一開始令我困惑,他們並不是不夠熟悉的媒定婚姻,很明顯是互有感情才許下婚約,所以土門對美古都所做出的第一句評論便如此負面感覺不太合理,但隨著劇情推進,當勺子殺死國王,造成美古都繼位,土門那句關於權力的評論突然好像有了看似合理的依據,也所以這幾乎成了一個自證的迴圈──只是一開始出自完全扭曲的想像。
正如土門對藏人所說:我只相信值得我相信的人。
這其實同時也表明了他的信任是選擇性的,和事實真相或許無關,更關乎他是否願意。

更有趣的一點在於,從美古都/勺子這兩個對象來說,土門的「值得相信」可說完全錯誤,而在此可以知道,他的「值得信任」與否有一個明確的斷點:他入獄的前後。
他不信任所有和他的過往有關的人,即使他根本無從得知這些人和他被誣陷入獄是否有關。所以美古都是不可信的、藏人也是不可信的;相對之下,那些和他一起走上復仇之路的人是可信的。他的判斷根基如此薄弱卻又如此有力,更顯出那場背叛對土門來說無疑是一次死與重生。

那麼。說回相愛相殺(XD)

土門相愛相殺的對象除了那被命運作弄的美古都,就是勺子無疑了。

這兩人的命運可說是從調部之死開始糾纏在一起,並同樣就此改變。在監獄島上相遇的兩人或許都存有利用對方之心,但勺子花費大量時間和土門在一起,對這一個會覺得玩陰謀很奇怪的人來說,他所佈的局看似複雜,但其實更是推動人性的貪婪與慾望,甚至他的出發點和土門沒有太大差別,他所想的,只是要對背叛他的族人/國家復仇,只是如此而已。(想想勺子真是很單純的人啊XD)

最終兩人的對決帶有驚人的詩意,在霧氣朦朧的舞台上,當土門在迷幻的海浪聲中說出「我們是否從來沒有離開監獄島」,兩人的確在意象中成為同樣的存在,「你從來沒有叫過任何人的名字」、「下次見面的話,告訴我你的真名吧」,勺子那一瞬間的表情或許才是這部角色用堺雅人來演最大的驚豔之處,「沒有啊,我根本沒有名字」,「難道你有嗎?」
這一段的確是悲劇的最高點。
蘭狼族是否真的不為族人命名?在無盡的殺戮中佚失名字的殺手,為了自己的慾望選擇與拋棄名字的復仇者為伴,在整部劇中,所有追逐的權力、慾望,人性的貪求,最終不過是一段無名且無真相的血腥。

化身舞妓的刀衣(早乙女太一 飾演)

配角們都很可愛,稀道活和京兼惜春兩位大臣可說是兩種典型人物,一個極外放一個極內斂,但追逐權力和貪婪的本質卻又如此相似;刀衣的忠犬性格實在太討喜,而且每次看到早乙女太一在新感線的劇中以這樣的人設登場,就會再一次想感嘆新感線這麼2.5次元的劇團碰上這麼夢幻的演員也真的是超級美好的一件事,他的殺陣設計也特別特別華豔,繁複動作特別多,賞心悅目;佩娜(及手下們)實在太可愛了,甚至可以說他們的存在是土門最後一絲對愛、對良善的防線,這一個失去或許不止對土門,對所有觀眾(至少我)也都是巨大的傷害(想想也就是這個失去把土門真正推回監獄島的黑暗吧)。

大概是這樣。這次演員表現最令我驚豔的,應該是槄森泉立於柔弱之中的魄力,並非與生具來,卻在強壓之下生出的堅強,那份帶有衝突感的決絕很驚人;另一個就還是要說堺雅人,他那張曖昧的笑容的確非常有特色,在「勺子」這個角色上發揮到極致,但,這也讓他在終於說出「我根本沒有名字」那一瞬間的表情的空白顯出驚人的沉重,令人震撼。

因為是這樣相愛相殺的故事所以最後還是放一下雙男主很美的劇照結束這一回合,然後最後還是要說一下上川隆也唱歌好難聽啊你們為什麼要逼他(拭淚)

You may also like...

2 Responses

  1. 表示:

    看到唱歌好難聽我快笑死。XDDDD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