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永恆愛戀時間的造物_1/N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暫訂)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篇名取自威廉.布萊克詩作〈天堂與地獄的聯姻〉。

因為我想寫交往的原因,所以就寫了,所以,這是一個從六千年摯友走向黏TT情侶之路的故事──我個人保證在我想像中是這樣,其他一切都是不可言說。

那天天氣很好。
也可以說,這幾天的天氣都以一種詭異的、令人難以惱怒的方式維持良好,就像那是某人或某個意志正試圖彌補些什麼(也許真的是),從而小心翼翼地讓倫敦連續幾天都被溫暖宜人的微雨包裹,一切都像水洗過般輕盈閃亮,宛如初生。

那是很好的天氣,克羅里最喜歡的天氣,其實也是阿茲拉斐爾心裡特別喜愛的天氣,但在這一天,不論是天堂或地獄(與其他)都沒有人有心情去注意那些。

「天使,醒醒。」惡魔的手指從天使白金色的鬈髮末端拂過,輕柔而謹慎,最終停在肩膀,就在那件他精心保養了多年的背心上方,很輕很輕地推了推,「你不睡覺的。」

時間沒有暫停,雖然感覺上宛如一切都經過極短又極漫長的停頓。那雙長得不成比例的睫毛──比起髮色更偏咖啡色,克羅里盯著那道扇形的陰影,花了幾秒困惑自己為什麼現在才注意到這一點──艱難地抬起,灰藍色的眼顯得疏離而果決,「天──」克羅里開口,那雙眼睛循聲望向他而惡魔畏縮了下,「阿茲拉斐爾。」他低聲讀出他的名字,映出惡魔身影的眼眨也不眨便柔軟下來,彷彿這具軀體的內裡在剛才短暫的瞬間裡經歷了一次無聲的徹底的崩裂,而穿越而出的靈魂只能以全然的赤裸回應那句呼喚。

「克羅里。」他喃喃,直至此時眼神才真正清醒起來,「我又睡著了?」

「嗯哼。」克羅里很是隨便地應聲,「只睡著幾分鐘,」他強調。

「噢……」阿茲拉斐爾很輕地動了動,身體自然往後陷進一團帶著暖意的柔軟,佔去床鋪一小塊位置的抱枕穩穩讓他維持一個半坐臥的舒適姿勢,而他的朋友拖了張椅子坐在床邊,那雙蛇類的豎瞳同時透露出憂慮與喜愛之情,那讓他看起來不可思議地近乎人類,阿茲拉斐爾在真的伸手向他之前嘆了口氣。

「想要什麼嗎?茶?」

有點意外的提案讓阿茲拉斐爾一愣之後笑了起來,「我想像了一下你泡茶的畫面,恐怕不是太引發食慾。」

克羅里翻了個白眼,他彈了下響指,浮出熱氣的成組杯盤憑空滑進兩人之間,「糖?牛奶?」

「謝謝,這樣就好。」伸手從空中取下茶杯,混進矢車菊香氣的佛手柑氣味緩慢滲進空氣,阿茲拉斐爾抿了一口,「我的確記得我喝到的第一杯茶。」

「中國?」

「是令人驚豔的滋味,」溫熱、清悠,香氣凜冽,天使愉悅地閉了閉眼,「但最有趣的一次還是在里昂,應該是在……1543年。」

「你做了什麼?」

阿茲拉斐爾因為那略帶嫌棄的語氣看了他一眼,「只是拜訪個朋友,順道給他帶些了有趣的藥草。雖然他對這種前所未見的飲料絲毫提不起興趣,卻為它做出足以搭配的點心。」櫻桃、蜜李、覆盆子與野莓,甜糯酸香的口味與起司無比契合,老友被果醬染得黏糊糊的手指還在那本寫上祝福的預言書上留下了淡淡櫻紅色的指印。

「啊,諾斯特拉達穆。」克羅里只從喉嚨裡冒出一聲冷哼,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曾察覺。能被天使稱為朋友的人類不多,更遑論是在惡魔面前,阿茲拉斐爾的確思考過克羅里是否曾經有任何一次意識到他對天使不經意提及某些用詞時的反應,但最終總是不了了之。

「我總是很難評判他的才能到底在哪方面更為出色。」

「我可以肯定絕對不是寫詩。」

阿茲拉斐爾忍不住噗哧,他好氣又好笑地白了克羅里一眼,「也沒有你說的那麼糟糕。」

克羅里嫌棄地撇了撇嘴,「至少他在對抗雜音這件事上算是蠻有一套。」

「神奇的東方藥劑啊。」阿茲拉斐爾從來沒有說出他究竟有多少次從那些來源可疑的藥草中挑掉真正致命的那幾種,米歇爾那老好人要擔心的事已經太多了。「好吧,我想……」他的尾音在克羅里凝視的目光中漸低,有一瞬間他有股衝動想要知道克羅里正含在唇邊的那幾個音節到底是什麼,如果現在不問,是不是就再也沒有機會知道了呢?「克、」

「讓我看你的翅膀。」克羅里說,一邊已經站起身,單膝跪上床緣靠向他的朋友。

阿茲拉斐爾呆了很短的幾秒,卻乖乖側著頭為他張開雙翼。惡魔修長的身體在伸長手臂時幾乎能將他的上半身整個圈進懷裡,阿茲拉斐爾可以感覺到那些骨節明顯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梳過羽毛邊緣,觸感如此輕微與恪守禮儀,幾乎令人心碎。他微微垂下頸子,前額可能更近不到一個指節的距離就會觸及惡魔線條銳利的鎖骨,他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那精緻的凹陷迷住了一小會兒,惡魔略低的體溫在他回過神來時已然退開,阿茲拉斐爾又愣了幾秒才吁了口氣,「你覺得怎樣?」

克羅里安靜了幾秒才聳起肩,「比想像中好。」

阿茲拉斐爾點點頭,他沉默了一小會兒,「如果──」

「天使。」

惡魔略低於平時的聲線讓阿茲拉斐爾停頓了下卻沒能真的阻止他開口,「那是我們一起決定的──」

「天使。」

「──我們考慮過會有風險──」

「阿茲拉斐爾。」

「──不會更糟了,你知道的。」他幾乎想要伸手觸碰他的朋友,當他在那雙澄金色的眼底清楚無誤地看出痛苦那同時,他幾乎……「克羅里。」

「再來杯茶?」克羅里說,語氣輕浮得刻意,「因為我要來杯茶,我是說,為什麼不呢,如果我們非得在這種討人厭的事上浪費時間的話。」

阿茲拉斐爾注視著他,或許幾秒,或更久,直到他的朋友悻悻然塞給他一杯熱茶,天使在聞到混進茶香中的那一絲果醬甜香時眨了眨眼,卻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我會去找你,哪裡都行。」克羅里輕聲說,「我是說,如果你真的硬要說如果,如果,」他說得太快導致幾個音節來不及溜出嘴角就糊成一小片乾巴巴的嘶聲,「但那不會發生的。」

「……嗯,」阿茲拉斐爾安靜點點頭,又停了一會兒,幾次呼吸的時間,他又點點頭,「我也這麼想。」

女巫阿格妮斯.納特,良準預言集,續篇。

準確預言了世界誕生六千年,之後,關於人類漫步在銀河之上的發展進程以及必定造成致命意外的設計失誤細節,和那些開始又結束的戰爭跡象與逐起又崩塌的長城。每一則預言都差不多正確無誤──一如封面背後那一面最後所寫上的抱怨所說:燒掉我啊,普西法。雖然你看到之前就已經這麼幹了,你是嗎,聰明的蠢小子。

包含以上事件,都清楚載明預言中,無一缺漏。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