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女王

Chapter 2

右、左腿從膝蓋鋸開,腐爛程度有至少三週的明顯落差。左手臂腐敗程度輕微,明顯剛進入膨脹程序。
被切成數塊的軀幹腐爛程度不一。
唯一袋子被扯破因而被發現的右手上留有狗的咬痕。
兩隻狗的咬痕。

一一檢視了目前被發現的屍體各部份,Sherlock的視線最終停留在腐爛最嚴重的右手臂上。一旁的警探似乎對空降而來的Sherlock沒有好感,面色不善地說明「狗主人是從他家的狗嘴裡把這隻手扯出來的」,換來Sherlock不屑的一個白眼。

「那個人帶著一大一小兩隻狗去散步嗎?」

「不,他帶的是克倫伯獵鷸犬,只有一隻。」警探露出一開始就說過了吧你這倫敦來的小子聽不懂就少開口的表情,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那又怎樣?」

「噢,所以一隻狗會留下大小完全不同的兩種咬痕。像這種長了兩副牙的狗我還真沒見過,有機會請務必介紹給我認識一下。」Sherlock回了他一個皺巴巴的笑,完全無視對方的惱怒,毫不客氣地伸手,「發現時的照片?」

「……這裡。」礙於一旁的Wern充滿歉意的苦笑,警探耐著性子將一疊照片交到Sherlock手上,「屍塊分散在幾個不同的區域,缺失的頭和左小腳還沒找到,不過你也看見了,幾乎能拼成一個人。」

根本沒聽警探叨唸著什麼,Sherlock一張張翻過照片。

乾燥的泥地。
淺坑。
裝在屍袋裡、用乾淨布料包裹的屍塊,經過冷藏。
六十五到七十五歲的女性,已婚,生活富裕。死後分屍。
棄屍?不、這是……

「我知道了。」Sherlock放下照片轉向Wern,「放心,不是連續殺人犯當然也不會有第二具屍體,等人頭也出現你們就可以結案了。John,準備回倫敦,這裡沒什麼有趣的了。」

「什麼?!」
「Sherlock?」
「Mr. Holmes?!」

不同的驚呼同時響起,Sherlock微瞇起眼,裝模作樣地嘆息,「看看那個切割手法,完全不具專業水準,腐敗時間差異這麼大表示在不同時間丟棄,用的卻是同一批袋子,打的是一次性的結,犯人沒有保存屍體拿出來回憶的傾向;每一塊屍體都用乾淨的布料仔細包裹,不是丟棄而是埋進土裡,為什麼?既然要埋,又為什麼只挖了淺坑?又為什麼必須把屍體分割?」

相對於被連續的問題轟炸到不知從何發言的其他人,John早就習慣Sherlock其實根本不期待答案的問題。與其說發問,那其實更接近思緒整理,當然,也包含很大一部份的賣弄就是。

「為什麼?」John回問。

「因為這是個葬禮,個人性質的。犯人對這具屍體飽含情感,包裝後埋葬,只挖淺坑單純是因為體力和時間限制。他很可能是這具屍體的丈夫或家人,考慮到她的年齡,和犯人執行的手法,丈夫的可能性最高,而且年紀可能也在這個範圍。你們要找的是住在這附近、約兩、三個月前剛喪妻的男人,妻子是個誇張的皇室迷,更可能夫妻都是。」

「你從哪裡看出他是皇室迷?」

「他偷偷把屍體葬在皇家領地,而且全部都在一眼就能看見莊園的地方,他對這裡很熟悉所以必定住在附近,對皇室有所執念,所以……皇室迷,很明顯。」幾乎毫不停頓地說完,Sherlock彷彿突然想起什麼,帶著那副看在你們就是白痴的份上我只好詳細說明的笑容,他補充:「對了,他大概養了隻小狗,最近的事,不超過一個月。」

警方沒有尋訪太久,就在附近打聽到了符合Sherlock描述的這麼一家人。
老夫妻兩人都是極度狂熱的皇室迷,尤其妻子對女王的崇拜更是聞名鄰里。她在兩個半月前過世,鄰居說丈夫沒有請人參加葬禮,只說他要把妻子送回老家安葬。

而就在不久前,老先生養了隻可愛的柯基犬,雖然他說是朋友不想養才轉送給他,但那隻狗還真是可愛乖巧,真沒想到會有人不要牠呢。鄰居們同聲感嘆。

結果,老先生老實承認是妻子臨終時要求他想辦法把她葬在莊園裡,他想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想出這種辦法。他才埋下那隻手,還沒離開就發現那隻小狗把手拖了出來,那絕對是那位女士的狗,他在莊園外看過好幾次。他實在忍耐不住,重新葬下手,然後抱走了那隻走失的小狗。

「你什麼時候把這兩件事連在一起的?」在回莊園的車上,John忍不住問。

「那隻手上有狗咬過的痕跡。如果他在鄰近莊園的地方挖淺坑埋肉塊,一隻走失的飢餓小狗大有可能去挖它。」

「肉、那是具屍體,Sherlock。」

「對狗來說就只是食物。」

「好……吧,可是為什麼是屍塊而不是骨灰?那不是容易得多?」

「你看看他,宗教問題。」Sherlock理所當然地聳肩,「明顯的老派猶太教徒,其他的事就更不用說了,事實上我無法理解的是Mycroft的心態。」

「也許他只是想讓你出門走走?老實說我也真是受夠這陣子陰雨不斷的天氣了。」

「那讓你的肩膀很不舒服。」Sherlock低低地說,語氣聽來漠不關心,「離開倫敦狀況就好得多。」

「呃、」猛地抽回才按上左肩的手,那也是被身邊這男人從倫敦一路當成枕頭的肩膀,John盯著他好一會兒才眨了眨眼,「所以,你是故意的。」

那幾乎是個肯定,Sherlock為此不太自在地抽了抽鼻尖,「關於什麼?」

「離開倫敦幾天……什麼的……」John瞇起眼,沉吟著若有所思,「有益健康。我就在想,為什麼這一路上你都這麼安分。」

安靜閉上嘴,Sherlock明顯不打算有所回應,John注視那張顯得莫名彆扭的側臉,下意識地偏過頭,好一會兒才略帶猶豫地開口:「如果是為了前幾天那件事,你可以不需要這樣。」

「我怎樣?」

「你可以收回你的道歉,我已經不、」他又皺了皺眉,「我已經沒那麼生氣了。」

「所以你還在生氣。」

「是有點,可是我生氣是因為─」John嘆了口氣,「Sherlock,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不是因為你耍我,事實上對於那些我已經快他媽變成習慣了,而是你在明知道我會生氣的情況下還要這樣對待你自己。那不安全,而我會因此非常火大。」

「我道過歉了。」

「你道歉背後的真正含意是你如果覺得有需要就還會這麼幹而不是對不起下次我不會這樣。」John給了他一個你當我還不瞭解你嗎的白眼,「所以……對,我是還在生氣。不過這個情緒問題和你沒什麼關係,我會自己處理。」

「John。」

「什麼?」

「我真的很抱歉。唔、那個實驗。」

「好了,我說了你可以保留這些,沒關係。」

「真的。如果,如果下次我覺得有必要……至少我保證,我會記住你不喜歡。」他深深看著身邊唯一的摰友,一個就算不是故意也總把自己放在他本身之前的男人,或許連自己都沒意識到那份不經意顯露的真誠。「我保證。」

而John安靜注視他好一會兒,點點頭。「那很好。」停了一停,他輕輕笑了,「你今天真的很合作,各種意義上。」

「不好嗎?」

「老實說……」醫生歪了歪頭,像是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竟會這麼說:「雖然我也不會因此不高興,但這真的比你刻意招人討厭的時候奇怪多了。」

世上唯一的諮詢偵探看了他一眼,回了一個眉眼彎彎的假笑。他轉過身,再次把醫生的肩膀當成了枕頭。「我們可以在這多住兩天,飯店不錯,Mycroft會買單的。反正他本來就、算了,沒什麼。」

對Sherlock的語焉不詳雖然有些疑惑,John最終還是決定無視,「不錯的主意。」

「如果你想的話,住進莊園應該也不是問題。」

「這就不用了。」

「所以,多住幾天?」

保持不動的姿勢,醫生只用眼角瞅著放在自己肩上看起來無比安適的黑色後腦,淡淡微笑。「如果你想要這樣的話。」

  本篇收錄於短篇輯《貝克街漫步》 
Pages: 1 2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