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早餐_2/2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貝克街漫步I》中。

前篇由此去→●●●


顱骨骨折。
第四頸椎到第三胸椎爆裂性骨折。
頸椎斷裂。

Sherlock幾乎趴在屍體身上,目光一吋吋爬過其上外露的各個傷痕,末了他掏出放大鏡,抓起死者的手仔細觀察指尖,再轉向她身側,哼了兩聲。

「她是自殺的。」Gregson站在一旁,雙手環在胸前憤憤地說,「從頂樓外圍直接落地,法醫也是這麼說。」

「如果你說的法醫是Anderson,我建議你不如自己去google或wiki找答案,拼湊出來的東西搞不好更接近事實。」Sherlock神色不變地接口,對John招招手,「你怎麼看?」

John歪了歪頭,基本上是墜落常見的各種撞擊傷,他想起Sherlock特別關注的位置,向前一步,他同樣看向死者的手,白皙圓潤的指尖完好無缺,只在右手食指有幾道不仔細看不會發現的壓痕。

「她不像自殺。」John抬起她的手指向尖端,「雖然其他傷口都符合自殺創傷,但她的手沒有任何防禦性抓痕,意外墜樓會有,自殺多半也有。」他看了眼Sherlock,「對嗎?」

Sherlock只回了一個眉眼彎彎的假笑,卻沒有費心掩藏眼角的一抹得意。「她身上的東西和衣服呢?」

「都在那。」Gregson用下巴指指旁邊的證物箱,「幾件衣服,錢包裡有駕照不過還沒連絡到家人,鞋子留在樓頂。她真的不是自殺?」

「有在樓頂發現任何掌紋嗎?」

「咦?」

隨手翻動箱子裡滿是血污的衣物,Sherlock似乎對錢包沒有興趣,反而是把每件衣服都攤放在旁邊的檯子上,他冷冷低語,「如果她爬到外圍往外跳,有掌紋留下也很合理,難道就沒人想到。」根本連使用問句都懶,Sherlock最終揀出一件衣服拿在手上翻來覆去。「只有這些?」

「Sherlock?」

「Mr. Holmes,尊重死者是基本禮儀,你的行為也太、」Gregson瞪著Sherlock和他手上的衣服,在Sherlock毫不猶豫抓住那件內衣從中一折時抽了口氣,「這太失禮了!」

完全無視旁邊兩個大驚小怪的男人,Sherlock從內衣不自然拱起的邊緣抽出一根鋼絲,拿在手上拗了拗、再以指尖測試尖端的銳利度,他自顧自點點頭。「我們這位小姐顯然是個賊。」

「Sherlock,那是?」

「磨細的鋼絲,這當然不是最好的,我想她應該慣常使用更精細的工具,不過這大概就像最後一顆子彈那種東西吧,也許哪天能派上用場。當然,她是用不到了。」

「妳是說……那是個工具,可以用來開鎖什麼的?」John一臉好奇地從Sherlock手上接過那看起來平凡無奇的鋼絲,「你怎麼發現的?」

「她的手指,那幾個壓痕像是習慣性使用某種工具留下的,這讓我懷疑她的職業是不是經常需要用到某種特殊的細長道具;然後是腋下,那裡有個被磨傷的小疤,只有左邊有,這表示她的內衣有問題。這種工具我之前聽說過,不過當然只有女性能這樣把它貼身帶著走。」

「聰明!」John毫不掩飾眼中的讚賞,「不過……這不過是根鋼絲,只這樣就能開鎖?」

「簡單的沒問題,下次試給你看。」低聲對他說,Sherlock眨眨一隻眼睛,重新轉向Gregson探長,「你說她的駕照也在錢包裡?能從身份查到什麼嗎?」

「我還真慶幸你是站在正義這邊而不是破壞它的人。」Gregson語帶諷刺,「目前沒什麼特別的,沒有前科,除了幾張交通罰單之外沒有任何不良記錄,住在約克市──」還沒說完就被Sherlock一句「什麼樣的罰單?」打斷,Gregson神色不快地回答:「幾個半夜超速、幾個違規停車,最常見的那些。」

「哦。」

「所以,如果她真的照你說的,是個賊。」Gregson在「真的」這個字眼上加重了語氣,「她為什麼跑到倫敦自殺?而且這完全說不通,她的屍體在早上六點多被晨跑的人發現,從血跡和溫度判斷她當時已經死亡將近兩小時,可是那個時候她人明明就還在約克!她怎麼可能同時在約克市又跑來倫敦跳樓?」

「她真的在約克嗎?」

「你是懷疑Groff的話嗎!」

「懷疑?我為什麼要懷疑一個家世良好沒有不良記錄還有個舅舅是蘇格蘭場探長的年輕人?」Sherlock就像趕開蒼蠅般地揮著手,「不不我當然不、」他突然一停,只有那雙眸色淡薄的瞳孔細微瞬動,「懷疑。」

「Sherlock?」

「我有事要問Lake,他人呢?」

「剛才就先到外面去了,他似乎不太能接受這個……Sherlock?」困惑地看Sherloc旋身往外走,John連忙跟上,「你發現什麼了?」

「唔……不多,大概知道她是被誰殺的而已。」

「什麼?」

「在那之前我要問他些事情。」他突然想到什麼又一轉頭,「Gregson。」

這位探長一臉不快地跟在兩人身後,看到Sherlock轉頭也只是瞪了他一眼,「做什麼?」

「總有些用得上你的地方。有興趣查點東西不?」沒等Gregson回答他又聳聳肩,「當然,我找Lestrade也行,反正他閒得很。」

「他、在、休、假。」Gregson咬著牙,像是連提到這個名字都不願意。

「是嗎?難怪我就覺得這幾天耳根清淨。」居然真的伸手掏了掏耳朵,Sherlock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

「你到底要查什麼?」

「約克市當地的竊案,連續的,可能已經有嫌犯,鎖定目標是兩、三人,包含女性的犯罪集團。」停了一停,他像是又想到什麼,「還有這些竊案的受害地點和時間,如果我說的沒錯,那必定和我們這位小姐的交通罰單有『很多巧合』。」

✡ ✡ ✡

隔天一早,Gregson帶著Lake再一次來到了貝克街。
不同於前一天的滿臉不快,他這次的神情反而像是混合了不甘心和解開部份困惑的輕鬆。

看見兩人進門,John惋惜地盯著面前盤子裡才吃到一半的早餐,燉菜口味的鹹派配上烤馬鈴薯薄片,這可是他昨晚買好就期待在今天做為早餐的美食。「早安,兩位。」

「她的確是慣竊。」對John點點頭,將幾份檔案交給窩在那張單人沙發上的Sherlock,Gregson探長略帶憤慨的開口,「沒有前科是因為從來就沒有證據,但她和另外兩個男人,這半年來涉嫌在約克市至少犯下三十多件竊案,最近的一次甚至有個臨時留在店裡整理商品的店員被殺,警方追蹤這個集團好一陣子了。我說她的屍體在倫敦被發現,約克那邊也很驚訝。」

「她哥哥,或者說,你以為是她哥哥的那個男人,事實上無疑是她的男友,就是殺她的犯人。」

「你怎麼知、」Lake訝異地睜大眼,他從旁插嘴,「等等,那是她男朋友?可是他那天──」似乎想起那天晚上,這位青年有些結巴,「我和她、噢God,他就在隔壁房間!」

Sherlock聳了聳肩,「這或許就是她被殺的原因,她玩過頭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她和Lake……噢。」John同情地看了Lake一眼,默默閤上嘴。

「我昨天問了你什麼你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我和她是在石門附近一條巷子遇見的,那時候她看起來有點驚慌,我想是因為她不小心撞到我的關係,我摔倒了,她說要賠我洗衣服的錢,然後才……」Lake停了一停,「我那個時候真的很高興,她……很漂亮。」

「市中心……」Sherlock快速翻動剛拿到的檔案,抓出幾張兩邊比對,滿意的哼哼。

「怎麼了?」John好奇地湊向前,Sherlock順手就把其中一張像是列印出的地圖塞給他,空出的手拿起另外一張。

坐到扶手上,John以兩手攤開那張地圖。「你要看什麼?」

「這些標出的點是發生竊案的地方,」Sherlock從桌上抓出隻紅筆,比對他自己手上的那份文件在地圖上標下幾個記號,「這幾個圈是她被發現違規停車的地點,每個違規停車的地點不超過兩條街的地方都必定發生過竊案,也許不是她,但就是有人開這台車去踩點。」他又畫了幾條線,露出深思的神情,「然後是這裡,超速的方向時間,在這個路線上的那一天也都有地方發生竊案。這裡……到這裡……」沿著那些標記在地圖上劃出一個三角形,「她們的據點應該在這個範圍。」

「你確定?」Gregson也跟著看向那張地圖,語氣半信半疑。

「還記得她是在什麼地方撞到你的嗎?」無視了Gregson,Sherlock看著Lake遞出筆,「標出來。」

「呃,應該是在……」Lake在地圖上唯一個黃點的記號上加畫了個圈,「這裡,我記得她是從這裡走出來的。」

「這個嗎?」Sherlock又翻出幾張照片,看起來是從某條巷子拍攝的店面後門。「你確定?」

「對對,就是這個巷子,那是條捷徑,知道的人不多。」Lake突然安靜下來,他盯著那個黃色的記號,「為什麼只有這裡顏色不一樣?」

「紅點是一般的竊案,」Gregson解釋,語氣中似乎也帶上幾分同情。「而這裡,就是有店員被殺了的那一家。」
「而且就是你遇見她的那一天。這不是豔遇,你只是不知道自己成了目擊者。」

「可、可是我根本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事!」

「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時間問題。她一定也很苦惱吧,她們只是賊,不是習慣殺人的兇徒,被你撞見她那時出現在那個地方,她們幾個一定也很害怕。所以她主動接近你,你可能對她說了你有個在蘇格蘭場工作的舅舅,這下她更不可能傷害你,但她們又擔心哪天要是事情敗露了你會變成證人。所以,他們才想出了這個詭計。」

「詭計?」三雙眼睛一起盯著Sherlock,最後是John提出問題,「你是說昨天早上那件奇怪的事嗎?」

「那一點也不奇怪。Lake在那天晚上被下了藥,然後他們選好時間把你吵醒,你睡得迷迷糊糊根本不可能判斷正確時間,床頭鐘當然是動過手腳的,你以為是四點,但其實應該更早。然後你繼續睡,她們兩人就跑來倫敦,用一樣的方法再偷一家店。這本來還算是個能混淆視聽的辦法,跑來倫敦犯案,被警察查到時把你推出來當證人。第二天早上你醒來會頭痛是藥的關係。」

「如果她們安排了這種計謀,他為什麼要殺她?那一切就都毀了。」Gregson皺著眉問。

「出於嫉妒。在原本的計劃裡一定沒有她和你真的上床這件事,做為男友,那天他一定很不高興。也許他們最終因為這件事起了爭執,我懷疑是他迷昏她,然後在她失去意識時把她扔下樓。」Sherlock一派淡然地聳了聳肩。「她平常應該習慣配戴首飾,左、右手都有戒痕,後頸也有戴著項鍊留下的日曬痕跡,可是屍體被發現的時候什麼飾品都沒有,從血跡來看不是死後被偷,那就只可能是死前被取下,這更證明她絕對不是自己跳樓的。」他抬頭盯著Gregson,「這個人做事衝動卻不算太笨,如果我是你,就會在他處理掉那台車之前趕快逮到他。」

Gregson從John手中接過那張地圖,他盯著那個區域,又看看Sherlock,「你知道這是個大案子。」

「事實上,對我來說這只是個稍算有趣的案子而已。」Sherlock有些故意地翻翻白眼,「找到車就能找到你們的犯人,我真不懂你還站在這裡浪費什麼時間。」

伸手掏出電話,Gregson在撥號前畢竟還是面色不豫地看了Sherlock好一會兒,才有些不情願地點了頭,「謝謝你,Mr. Holmes。」

「為了這麼顯而易見的案子向我道謝,這太不符合你看不見事實真相的特色了,探長。」Sherlock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假笑,「比如說,那個綁架殺人案的同事。」

Gregson愣了一下才跟上他所說的,他辯駁般地說:「那個人有不在場證明。」

「噢是啊,只因為剛才一個案子就能讓你多少可以想像不在場證明這種東西永遠可能有錯真是我高估你了。」Sherlock以慣常的譏諷帶出一個虛假的嘆息,「他是死者的同事,也是死者生前最後一個約會的人,他當然知道自己會是媒體和警察注意的焦點。他連續三天被追蹤報導的媒體拍到,穿的卻是同一件外套,你不覺得哪裡很奇怪?」

「那可能是他最好的一件外套,就像我也就那幾件,你不也總穿同一款大衣?」John忍不住噓他。

「你是沒錢買我是懶得挑,當然和他不一樣。」Sherlock只給了他鄙夷的一瞥,「他的襯衫和配件每天換新,只有外套是重覆的。」從桌上抓起報紙,Sherlock指著上面一張照片,「尤其是這一塊痕跡。像這樣著重服裝搭配的人連續三天穿著一件有污漬的外套去工作,你真覺得這沒有問題?」

Gregson呆呆看著那張照片,好一會兒才握緊手上的電話,深吸了口氣,「我會重新調查他的不在場證明,也會想辦法檢驗他那件外套,如果有什麼新消息,你們能在報上看到。」他對兩人點點頭,轉向一臉沮喪的Lake,「Geoff,你和我回警局做個筆錄備案。」

「嗯。」跟著站起身,青年對Sherlock伸出手,「謝謝你,Mr. Holmes,真的很謝謝你的幫忙。」

「只是打發點時間。」Sherlock無視他伸出的手,「多虧了我們的警察總是如此羞於思考。」

「那只是他表現謙遜的另類修辭。」John站起身,大方拯救Lake尷尬懸在半空的手,「我們很高興幫得上忙。」
「謙遜?那是賣弄聰明吧。」Gregson低聲抱怨,Sherlock為此挑了挑眉。

「當然,這就是我們在做的,John還會寫在Blog上。雖然總是略過真正的細節和添加許多不必要的浪漫情懷,不過總比警方報告來得有點價值。」

「你、」狠狠瞪了他一眼,這次連John都被列入怒視範圍,Gregson探長轉身大踏步走出門外,「Geoff,走了!」

Lake無奈地縮了縮肩膀,再次向兩人道了謝,轉頭跟著暴怒的探長離開了221B。

✡ ✡ ✡

「你就不能少賣弄幾句嗎?」也沒真的認真想說他什麼,John拿起他冷掉的早餐,把吃了一半的鹹派塞進烤箱加熱,一邊燒起水準備泡茶。「而且那才不是我們在做的,是你。」

「我怎麼?」

「賣弄聰明的那個部份,不是我們。」

跟到廚房,Sherlock盯著John一派悠閒加熱早餐的動作,發現自己意外介意John那彷彿和自己切割的發言,「哦。」

「是你在賣弄你的大腦,Sherlock。」完全沒有發現背後的Sherlock頗為不快的那個「哦」是為了什麼,John在兩個馬克杯裡各丟了個茶包,「我賣弄的是你。」

熱好那半個吃剩一半的派,John在發現自己無法一次拿完時先拿起Sherlock的那杯茶,才一轉身就被站在餐桌邊神色詭異的偵探嚇了一跳。「Sherl、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Sherlock像是直到John出聲才發現他站在面前,他往後猛退了一大步,「沒事。」

John疑惑的目光幾乎立刻跟上,Sherlock硬是乾咳兩聲,一個跨步擠過John站到流理台前,看見盤子上那半塊冒著熱氣的派,他下意識就拿起來塞進嘴裡咬了一口,口齒不清地嘀咕,「我餓了。」

「那是我的派!」John抗議,「你那一份在冰箱裡!」

「這是熱的。」嚼著鹹派,Sherlock從John手上接過自己那杯茶,大踏步回到起居室窩進沙發,「你自己去熱那一個。」

「我自己、」深覺就算和他生氣也是半點用也不會有,John深呼吸了幾次,「先說,這一個我一口都不會分你。」

幼稚的叫囂當然不會得到回應,John轉身打開冰箱拿出另一塊鹹派塞進烤箱,看著慢慢轉紅的金屬導管,自家室友剛才站在桌邊,臉上幾乎能用震驚形容的神情重回腦海,換了別人也許那都能說是種不知所措了,但……那是Sherlock Holmes。
John瞇起眼,決定使用另一個Sherlock也許比較能接受的詞彙。「Sherlock,你剛才真的在發呆。」

「我從不發呆!」

比平常的語調更為尖銳一些的聲音帶著一絲或許不自覺的惱怒,John在察覺這一點時突然笑了起來。「哦。」

「笑什麼?!」

「沒什麼。」拿出加熱好的鹹派,John盯著它幾秒,然後默默拿出餐刀將它從中切成兩半。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