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早餐_1/2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Summary]
其實我忘記為什麼會寫這篇,應該是因為早餐,和我那時很喜歡司康(現在也還是很喜歡啦)。其實寫夏小福最開心的地方就是案件呢。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貝克街漫步I》中。


221B的早晨,泰半是從早餐開始的。──當然,是John的早餐。

即使同樣身為人類,也分成需要進食、不需要進食、和自以為不需要進食這幾種。John自認自己自然屬於前者,中間那類型他只在重症病房見過──透過插管或營養注射維生──,而他的室友,無疑就是後者了。

「Sherlock,你要吃早餐嗎?」雖然暗中覺得問了也是白問,身為室友、身為醫生,John在操作烤箱時還是問了一句。

「你稱那叫早餐?」有氣無力的聲音從起居室飄來,雙掌合十躺在沙發上的偵探連睜開眼都懶,「那能給我的大腦養分嗎?能餵食我的無聊嗎?如果不行的話我為什麼要浪費力氣吃它?」

John完全不打算與之爭辯,咬著夾上奶油和果醬的司康,他端了杯茶在椅子上坐下,順手扭開電視。「那當然可以給你的大腦養分。還有,如果這麼想睡能不能請你回房裡去睡?」

「完全不是精神上的。」嘴上嘟嚷,Sherlock維持他倒臥沙發的姿勢一動不動。

「隨你怎麼說。」窗外射進溫暖清爽的陽光,嘴裡嚼著鬆軟可口的司康,John的心情很好,好到完全不想把美好時光浪費在和他總是這樣的室友計較。

『──綁架殺人案,案情陷入膠著。警方表示──』

「兇手就是那個同事。」

「啊?」John看了彷彿根本沒在聽的Sherlock一眼,「報導上說他有不在場證明……你怎麼知道?」

「因為那傢伙的不在場證明是假的,順道一提,兇手太過在意他的衣服,這才是重點。」

「噢。」微微睜大的眼眨了又眨,「Sherlock,你要告訴警方嗎?」

「我為什麼要?」

「唔……因為他們破不了案?」

「嗯~我不。這個案子是Gregson負責的,我討厭他。」

「好……吧……」歪著頭,John喝了口茶。又隔了一會兒,「Sherlock。」

「嗯?」

「說真的,我一直不懂。」

「你不懂的事多如繁星。」

「……對,你知道,沒事了。」翻了翻白眼,John嚥回原本想說的幾個單字,視線重新回到電視上。

「你要說什麼?」

「沒什麼。」吞下最後一口早餐,John半是放空半是開始思考如果接下來沒什麼事,在Sherlock裝睡或他真的睡著的這段安靜時間裡自己可以做些什麼。

「身為你思考的對象,我有權利要求你把話說完。」

「你又知道我想的是你?」

「這嘛……你一臉呆滯,而在你開始放空之前盯著我看了超過三十秒,從經驗來看這表示你準備在我睡著、也就是我不會要求你做些什麼的這段時間裡做些你自己的無聊瑣事,總結來說──你思考的中心是我,這完全合乎邏輯。」

John瞪著那個除了掀動嘴唇之外紋風不動的身影,深呼吸了幾次忍下給他一拳的衝動,「好吧,我本來想說,我其實有些好奇,我是說,雖然你老在做些蠢事,」基本上無視Sherlock飛快射來的怒視,「但在案件上你總是對的,警方明明知道,卻老是擺出不怎麼信任你的態度……除了Lestrade。」

「這是個好問題。」側翻過身,Sherlock支起一隻手臂撐在頰邊,「你知道自尊心這種東西,在很多時候並不是跟隨實力,而是伴隨自卑而來的。」

「哦?」

「越是自以為可以做到些什麼的人,越是難以接受其他人比自己優秀的可能性。這甚至不算是嫉妒,單純只是自我防禦。」

「所以,他們寧可認為你的判斷沒那麼可靠?」

「嗯哼。」

「可是你明明就是正確的。」

Sherlock看了John一眼,後者臉上純然不解的神情讓他無意識地揚起嘴角,「John。」

「什麼?」

「他們怎麼想一點都不重要。」

John微微偏著頭,說話帶有一種久經思索的透徹,「對你來說,也許。可是我認為那是重要的。」

「為什麼?」Sherlock緊盯著他或許不自覺嚴肅起來的神情,發現自己難得地看不透John的心思,「為什麼重要?」

看著幾乎在臉上寫了「你的平庸小腦袋裡怎麼可能有我看不出來的事」的偵探,John悄悄藏起一抹笑,「沒有為什麼。」

他站起身,在Sherlock翻臉之前端著茶杯慢吞吞踱進廚房。

✡ ✡ ✡

更新一下Blog、也許看本有些忘記了內容的小說,或是讀一下新的醫學期刊,John在發現Sherlock就算沒有睡著大概也打定主意彆扭一天不說話之後,迅速給自己安排了計劃。

可惜的是他還沒來得及實行計劃中的任何一項,登門而來的訪客就讓所有安排直接報銷。

「我得先說,不是我提議要來找你的。」率先走進門來的男人身形高大,手掌粗厚,一頭淺黃色的頭髮似乎是長年在外奔波曝曬的成果,明明人就走進221B,臉上的神情卻是百般不甘願。明顯是對著Shrelock說話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他狠狠瞪著躺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的諮詢偵探,耐著性子又開了口:「Mr. Holmes。」

「奇怪,我以為我心因性幻聽的毛病很多年前就已經好了,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這麼回事。」半閉著眼,Sherlock狀似閒散地抬起隻手在半空揮揮,「John,我的藥在廚房的櫃子裡,請順手帶過來給我。」

「Sherlock Holmes!」

「你哪來的心因性幻聽?」走出廚房,John只給他帶了杯茶,他看了眼似乎有些面熟的高大男子,和站在他身側較為年輕而且一臉不知所措的青年,和善地點了點頭,「需要什麼幫忙嗎?」

「你就是John Watson?」高個子重重握了握John的右手,「Tobias Gregson探長。」

「……」不久前才聽到的名字和這張臉讓John立時回想起之前隨著電視報導出現過的照片,然後跟
著想起這位偶爾會在Lestrade談話中出現的同行,他小心嚥下差點衝口而出的「抓不到兇手的那個探長」,給了個客氣的笑,「Dr. Watson。」視線轉向青年,「這位是?」

「Geoff Lake。」比起Gregson明顯的強勢,Lake就顯得相對怯弱,「是、是我提議來找Mr. Holmes的。」

「哦。」眼看事情似乎有些複雜,John端著那杯茶走到沙發邊,居高臨下看著竟然已經閉上眼睛擺明不想參與的偵探,然後他放下茶杯蹲到他面前,「Sherlock。」

「嗯?」

「你如果想當面羞辱他總得坐起來。」

「我從不羞辱任何人,我只是說出事實。」一翻身坐了起來,無視John在起身走開時嘀咕的一句「是啊,我還真不懷疑你對羞辱的定義」,Sherlock的視線直接略過一臉憤怒的Gregson,銳利目光自上往下掃過Lake,「你不是本地人,約克?你的母親可能和警察、或者說就是某位Gregson探長關係不錯,也許是親戚,你才會在出事後來找他,可是你心裡知道沒用的警察幫不上什麼忙,所以你才提議來找我,說吧,別管Gregson,早上發生了什麼讓你得馬上趕來倫敦的事?」

「你怎麼、」Lake瞪大眼,呆滯了好一會兒,「知道的?」他小心翼翼地轉頭看了Gregson探長一眼,「我、我沒有覺得警察幫不上忙,我只是……」

「你只是知道有更好的選擇,別擔心,很多人都這麼想。OK,說說我從你身上看見什麼。昂貴的外套和新褲子,鞋子昨天才上油擦亮,你有個交往不久的女人,昨晚你就是和她約會,過程大概很愉快,那讓你成功上了她的床,雖然我不想提醒你,不過至少把手背的潤滑劑洗乾淨,那有點、不衛生。是她的地方不是你的,你的衣服有過多折痕,領子卻燙得筆直,你穿的是昨天的衣服還來不及回去換。今天一早發生了某件事,那讓你只套上一隻襪子就衝出門,你坐的是火車,對,我看到你塞在口袋的票根了,現在不到十點,距離倫敦兩到三小時的車程唯一有下雨的地方──當然有下雨,你的外套下擺還是溼的──只有約克。這件事讓你驚嚇,你急需要人幫忙,卻衝來倫敦找這位、吭、德高望重的、找不到兇手正在苦惱的探長,他正為分屍案焦頭爛額,卻還花費時間親自陪著你來這裡,看也知道他和你這樣的年輕人不可能是朋友,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和你家的長輩有交情,別人可能是朋友,但Gregson只會是親戚。兄弟、或姊妹,能讓他有這麼強的保護慾甚至答應一個他打從心裡不高興的要求,姊妹的可能又更高。好,我說錯了什麼?」

「你說的……完全正確。」瞪大了眼,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答腔,Lake下意識地在褲邊抹了抹手,「我住在約克市。今天早上我被、嚇到之後,本來想報警,又覺得警察不會相信我,然後我想起Grgeson舅舅,所以……就直接來了倫敦。」

「Mr. Holmes,我們不是來聽你賣弄的!」Gregson探長額上幾乎爆出青筋,「Groff的這件事很奇怪而且涉及人命,你就不能、」停頓了幾秒,他抹了把臉,「算了,Geoff,我不曉得你到底聽到些什麼關於這男人的事,你既然來找我幫忙我就一定會管到底!」

「他是來找我幫忙而且我正、好、很、閒。」Sherlock咧開一個皺巴巴的假笑,「坐。John,麻煩你給我們的客人一杯茶,他一早上什麼都沒吃。還有,別問我怎麼知道的,那問題太愚蠢到不該浪費任何時間。」

John對此只翻了個白眼,真的轉回廚房,卻是給兩位客人都泡了茶。

「說吧。」Sherlock對Lake擺擺手。「盡量簡潔。」

「我、呃,就像Mr. Holmes說的,我前陣子認識了一個很不錯的女孩,昨夜我的確是在她的公寓過夜,是她邀請我的,Gregson舅舅。」Lake偷覷了臉色依然難看的Gregson探長一眼,「其實……我昨天就覺得怪怪的,她請我過去吃飯,我去了之後才發現她竟然是和她的哥哥同住,老實說那一頓晚餐讓人有點尷尬,我們並不真的很熟,更別說面對她的家人根本就不在我的計劃裡。不過晚餐後就好多了,呃,她的哥哥吃完晚餐就回了他自己的房間,我和她、唔……就是這樣,我早上被手機鈴聲吵醒,醒來以後發現她不在房裡。一開始我也沒覺得奇怪,以為她可能去沖澡了或是買早餐,沒想到打開電視想打發時間,就看到她……在電視上……」

Sherlock神色不變,「死了?」

Lake猛抬起頭,「對!死了,跳樓,而且是在倫敦!」

「哦?」Sherlock挑起一邊眉毛,「這就比較有趣了。然後呢?」

「我被嚇了一大跳,馬上跑去敲她哥哥的房門,沒有回應,我實在忍不住,就打開門進去看,裡面沒有人不說,那個房間裡根本不像有人住過,床上還舖著防塵罩,我越想越不對,回到她房裡看了衣櫃和化妝台,那裡頭有幾個空的首飾盒,可是只有一、兩件外衣,我打她的手機完全不通,我在那間屋子裡越想越害怕,等回過神來已經坐上往倫敦的火車了。」Lake把事情說完,這才終於灌了一大口茶,「我完全搞不懂,明明她昨天晚上就和我在一起啊!」

「你睡著了,她大可趁著你睡著的時候悄悄出門。」

「可是,半夜裡我被吵醒過一次,她就躺在我旁邊,隔著門和她哥哥說話,我看了床頭的鐘,那時大概是四點左右……所以她是在那之後跑到倫敦跳樓的嗎?」

「兩次。」指尖撫過下唇,Sherlock微微瞇起眼,「你醒來之後身體一點異狀都沒有嗎?」

「呃……醒來的時候覺得頭很痛,我以為是下雨轉涼的關係……你說的兩次是?」

「你說你是被吵醒的,兩次都是。」Sherlock相抵的十指靠在頦前,安靜了好一會兒之後突然站起身,「我要看看屍體。」

「你什麼?」幾乎是立刻跟著跳了起來,Gregson探長忍耐許久終於爆發的音量堪稱驚人,「你如果以為我會讓你就這樣大搖大擺走進停屍間去看一具、Holmes!」

「你不會嗎。」

「我、」瞪著Sherlock,再看看以一副懇求神情注視自己的Lake,和居然已經跟著穿上了外套的那位前軍醫,這位探長挫敗地抹了把臉。「你最好真的能幫上點忙。」

「從記錄來看,總是不止一點。」悠然拋下這麼一句,偵探瞅了John一眼,故意點點頭,「你看,John,這才能算是早餐。」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