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In My Remains_1/4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 & Harry Hart & Eggsy
分級:G
[Summary]
這是寫在 Kingsman: TSS 後的故事,在黃金圈之後這也就成了平行世界,是不後悔啦XD 但也沒有想要跟著黃金圈修改設定的念頭,所以就這樣囉。我在寫他們時默默走上了梅哈蛋3p的不歸路,直至今日都沒打算回頭(咳)所以是,這是一個未來必定會走上3p之路的故事,另外,這也是我整個 Kingsman 系列衍生的開端:)
另,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In My Remains》中。


「Eggsy……?」

青年低頭看向小女孩揪在自己褲邊上的纖巧手指,有一個分秒,那個坐在地上抬起一雙圓圓大眼注視自己的妹妹看起來就像頂著一頭柔軟金髮眼神羞怯游移的小男孩,他為那不該屬於自己的既視感露出一抹微笑,輕輕蹲了下來,一邊對她揮舞鬆鬆握起的拳,「嘿,妳幹掉妳的午餐了嗎?」

「嗯,」乖巧點了頭,小女孩以手撐地搖搖晃晃爬了起來,重心不穩的身體撲向年長她許多的兄長大腿,「幹掉,午餐。」她說,學著他掄起小拳頭,嗓音稚嫩,口吻卻很堅定,那讓Eggsy忍不住好笑地伸出手,穿過她背後把她穩穩攬在胸前,「非常好。跟我一起出門好嗎?小公主。」

小女孩往後站了一步,她歪著頸子,晶亮的眼睛帶有一絲狐疑,「媽咪不在。」沒等Eggsy說話,她又自顧自用力點點頭,「Harry!」高傲地宣佈,就像她在想好問題之前已經決定了答案。

「對,Harry,」他笑著承認,手指夾住她小小的鼻尖,時間不到一秒就被滿臉嫌惡的妹妹甩開,「去穿外套。」他下令。

「不要,」對違抗哥哥的指示毫無顧忌,她抬高小小的鼻子,轉而命令哥哥的姿態根本理所當然,「Gracie,哈鼻哈鼻。」

Eggsy哭笑不得地盯著她,對自家妹妹熱衷小襯衫小背心和七分褲的裝扮品味完全摸不著頭緒,不過那又有什麼關係呢?他心想,至少她不是熱衷於把自己打扮成一頭噴火龍,他可不想追在她後頭處理四處噴火造成的破壞,「好,好,哈比人。」

抱起小女孩,他快速替她換上指定的衣服,要出門最好動作快,他盤算,在母親外出的這段時間帶Grace出門散步正好,一個有Harry,或許也有Merlin的下午茶時段更好,而帶著Gracie,則讓他不需要一個人踩著夕陽回家。

那才是真正,真正讓人不至於感覺不好的地方。

「Eggsy?」踩在床墊上的女孩伸出手正好可以捏到青年的臉,小小的雙掌一左一右貼上他臉頰,十指施力掐出一張變形的臉,「眼鏡。」

「嗯?」

她戳戳他空蕩蕩的眼窩,又說,「眼鏡。」

「喔,對。」單手抱著他的小公主,Eggsy快步跑回房抓起眼鏡隨手塞進夾克口袋,「走囉~」

距離那個史上最爛的情人節已經隔了將近半年,正確來說,是147天。
並不是Eggsy故意記著天數過日子,而是Merlin在電子行事曆的這一天標上一個定時記錄鐘,每次載上眼鏡搜尋資料時小小的數字再怎麼不想看也會在眼角紮進一道微弱的綠光。

他沒有問過這個計數究竟是所有Kingsman的特務都會看見,還是只在他的眼鏡上出現。當然,就算不詢問Merlin,他也可以向Roxy打聽,但他沒想過為此小事打擾新任的Lancelot,她有夠多只能由她自己處理的問題,而他不想讓她再為一點小事操心。
Kingsman顯然自有一套處理內亂的程序,Merlin做為忠誠、可靠的訓練官,他在第一時間坐上暫代Arthur的位置。Eggsy還記得自己接到通知,再一次踏進裁縫店的餐廳時看見Merlin和Lancelot坐在他們各自的位置當下的感受,準確來說,是Lancelot坐在屬於她的位置上,而Merlin端坐王者之位,神情沒有一絲侷促,對Eggsy而言,與其說是驚嚇,更多的其實是某種了然。

「所以,你現在是Arthur了?」

那時事件結束還不到一週,Eggsy沒有──更可能只是還沒有──在Kingsman得到一個明確的定位,收到來自Merlin的訊息並不讓他意外,卻無法克制自己不對那張白底銀字,不知該說是低調奢華還是以獨特的方式隱含譏嘲的卡片心生不滿。

基於尊重這個從許多角度來說無疑徹底改變自己人生的組織,他選擇穿上正式服裝:Harry當時為他訂製的西裝、Merlin交給他的武器,以及大概算是騎士標準配備的眼鏡,在卡片指定的時間後十分鐘走進位於裁縫店二樓的餐廳,忍住了不用「該不會是用髮量決定吧?」這種人身攻擊般的低劣笑話掩飾對面前景象的少許訝異,那個男人只是挑了下眉──Eggsy順著那個細微的動作注意到他換上了和騎士們相同的粗框眼鏡──,「抱歉我一直誤以為你讀了書,Eggsy,」即使出言譏諷,他略低於平時的聲音依然透出一股別樣的威嚴,「Merlin訓練了Kingsman的每一個騎士。還有,你遲到了。」

在傳說中,即使貴為王者的Arthur也是Merlin的學生。

Eggsy搔搔鼻尖,順手推高還不算習慣的鏡框,刻意忽視了Merlin眼中一閃而逝的柔軟,「那麼,就得等到有人拔起石中劍囉?」

「依傳統,Kingsman會在所有騎士歸位時推選下一任的Arthur,」Merlin低聲說,他的視線快速掃過長桌,最終停在右手側的空位上,他頓了一小會兒,「我希望那一天別間隔太久。」

突如其來的沉默彷彿在那短短的一瞬抽空室內所有暖意,Eggsy強迫自己絕不將視線挪向那個空蕩的座位哪怕只有一秒,他知道自己只要再一次看向那個位置或許就再不可能維持冷靜表象走出這個地方;他知道基於紳士的禮儀,他該在此時表達些合宜的字句然後安靜退後,直到那個曾是他的訓練官,同時也可能成為他的新老闆的男人交代他一些什麼,但最終他只用一個含糊不清的喉音權充回應,心裡清楚Merlin絕不會滿意這樣的態度,但這已經是現在的他能做到的最多。

「Eggsy,禮儀,」Lancelot悄聲提醒,但不知為何顯得異樣溫柔。

看了她一眼,Eggsy不甚在意地聳聳肩,「我想Merlin不是為了教訓我不懂禮儀才把我叫來店裡的。」

Lancelot盯著他,像是想對她的朋友微笑但她最終以一種奇特的僵硬將臉轉向他們的訓練官,「你該告訴他,」她說,語調輕而爽俐,沒有回頭,她又說,這次明顯是對著Eggsy,「我想你最好坐下。」

挑起眉,Eggsy的目光越過長桌落在Merlin身上,「坐哪?」他在Merlin像是準備挪向右手邊的手指真的舉起前又說,「你認真的?Galahad的座位?」

對Eggsy明顯的挑釁不以為意,Merlin的聲音很輕,吐出的每一個字眼卻都像是經過慎重選擇,「我相信Harry不介意暫時把座位借你坐上一會兒。」

「是啊,他當然不介意,他已經──」Merlin看著自己的眼神不對勁、Roxy嘴邊揚起的弧度不對勁,Eggsy瞇起眼瞪著那兩個人,試圖從Merlin毫不動搖的神情中找出讓自己心中警鐘大作的破綻,但那一切都太不可捉摸而他對可能面對的任何狀況都毫無頭緒,「你怎麼知道?」他問,「你怎麼知道他介不介意?」

「我猜的?」尾音太過刻意的揚起就連Roxy都看不下去,她終於回頭面對Eggsy,露出嘴邊難以掩藏的微笑,她沒有說話,卻用食指指尖輕敲自己的鏡架邊緣,Eggsy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是在眼角瞥見Merlin帶著那副彷彿毫無改變,但此時看來就是充滿惡意的神情伸手點擊面前的平板電腦時,他才呆呆順著Roxy手指的落點看向那面偽裝成鏡子的投影螢幕。

那是間通體米白,不具任何特色或足供辨識之處的房間,更準確來說,那些說不出名字的維生用儀器、負責記錄或監控的醫療器材無聲說明了那是一間病房,看來熟悉的病床上躺著一個男人,單薄衣物包裹難以判斷生氣的身軀,肌理明晰的手臂上方懸著不同顏色的輸液,乾淨的繃帶從額前延伸到鏡頭照不出的頭顱後方,男人緊閉著雙眼,透過螢幕看不見胸口因應呼吸的柔和起伏,有一些細小的噪音循著固定節奏敲擊耳後那個彷彿能讓人感覺刺痛的柔軟部位,Eggsy不知隔了多久才驚覺那竟然不是自己的心跳,而是穿過小型麥克風滲出的機械聲音──被Harry Hart的心跳驅動的聲音。
對Gary ‘Eggsy’ Unwin來說,世界在那個瞬間只剩下這一個聲音。他盯著螢幕中宛如定格影像的男人,下一秒,他已經轉身衝出了餐廳。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