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SubRosa/玫瑰之下_2/N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這間酒吧從來就不符合她的標準。
Cotton動作俐落地把冰塊鑿成近乎完美的球形,再小心放進面前的威士忌杯中,她總是堅持冰塊應在客人點酒之後親手處理,而非使用更快速便利的製冰道具,她在上任第一天就把前任酒保的製冰器收進餐具櫃,之後也再沒拿出來用過。

這個地方需要更多有品味的客人,她臉上掛著熱絡的笑向幾個常見的面孔問候,心裡對那些仿效時尚卻甩不脫廉價感的裝扮不以為然地大翻白眼。

酒吧的上一任酒保離職得倉促,有幾個熟客說他搞大了女孩肚子又不想負責,索性在人家找上門前一走了之,Cotton對這傳言也深深不以為然。
不想要孩子就做好避孕,男人結紮遠比女人安全又簡便,政府應該撥出預算鼓勵男性自行結紮,對減低墮胎率和未成年生育率必定大有助益。
Cotton喜歡小孩,也想要自己的孩子,卻對找個男人成家毫無興趣。如果可以,她想領養兩個,男女都行,和她一樣的非裔挺好,亞裔寶寶一定也不錯,她總覺得那種窄小的骨架特別可愛,而且她有自信幫助任何孩子對抗種族霸凌──那種事就不該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她在童年回憶追上她之前對點酒的客人打了招呼,戳起另一顆冰塊,想要孩子就得要錢,錢是她接下這間酒吧工作的主要、大概也是唯一原因。
這裡離她的住處不太遠,省下不少交通費用和時間,經營的時間也很剛好,讓她在白天的工作之後還能休息一會兒再上工。老闆對什麼事都不太管,她其實覺得那人只是想要擁有一間在這個地區的酒吧好讓他和自己的朋友有個地方可待,只要不虧本,他對什麼都不要求。

但她不喜歡這樣,她喜歡更積極、更有野心的作風,而不是這種安逸又隨性看不見未來的老舊模式,還有那些總在酒吧邊特別多話的客人,她在心裡嘆息,如果出賣沒人想知道的家庭秘密能有錢賺,她早就賺到她想要的目標金額了吧。

「嘿,N,」一個來過不少次的客人湊向她,「給我一杯Basil Daisy,多點碎冰。」

已經夠淡了。
她在心裡嘲諷,臉上卻笑得親切,「沒問題,兩分鐘。」

「妳看她,」那人靠在吧台邊,原來百無聊賴的目光突然集中在某一點,「那邊那個。」

那聽起來就是熱切八卦的語氣,Cotton強打起精神,裝出一副饒有興趣的神情,「怎麼?」

「好像就是她,被Rufus甩了的,」他壓低聲音,很難聽出他的語氣是同情或只是看戲,「Rufus就那個啊,妳的前任。」

「前任的酒保,」她糾正,跟著看向那女孩只是為了滿足客人而不是她真的生出多少興趣,那女孩看起來很年輕,比她以為的更漂亮、清靈,幾乎有種學生氣質,她正和一個看來像是上班族的男人說話,微微笑起來的樣子意外有種引人多看兩眼的魅力。「挺漂亮。」

「是吧?她偶爾會來,不過不怎麼和人搭話,Rufus不知道怎麼搞上人家的……哎也不意外,聽說他本來就常和聊得來的熟客玩。」他停了停,目光回到吧台內的Cotton身上,「我看妳不是那種類型,對吧?」

微微拖長的尾音聽來意有所指,但Cotton早對這種亂槍打鳥式的嘗試完全免疫,有些男人就是這樣,真得到一個同意是賺到,被拒絕也傷不到本就不用在這裡的自尊,「我就知道你眼光很準,」她說,將他的Basil Daisy放到面前,「很冰,當心你的牙齒。」

沒聽出其中的諷刺,那客人哈哈一笑,放下張鈔票走開,Cotton沒太多在意他的背影,卻不知為何多看了那女孩幾眼。
的確很漂亮,但總感覺有些……

她看著那女孩小心把玩酒杯的手指,和微微縮起肩膀貼向桌子,明明笑著卻似乎心不在焉的樣子,明明毫無來由,卻總覺得有什麼地方感覺怪怪的。

在想什麼啊。她暗笑自己神經質,不過就是個漂亮女孩,Cotton聳聳肩,轉頭擦洗起本就一塵不染的酒杯。

她沒再多想那女孩,當然也把自己前任的酒保置諸腦後,直到那一天,那個下起大雨的夜,她在酒吧後門的巷子裡踢到哭得縮成一團的她。

「Rufus……」

隨著酒味和溼氣貼上的是女孩柔軟的顫抖的唇,Cotton被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試圖推開她,卻又在那雙滿佈淚水的綠眼睛凝視下不由自主地停下動作,「嘿……妳怎麼啦?酒吧打洋囉。」

「他丟下我……我也不想這樣的,不管我怎麼說他都不聽,都不聽……」

她抱著肩,抽噎地像個孩子,Cotton想起他們說,她懷了Rufus的孩子卻被拋下的八卦,煩厭和同情同時湧上而同情更佔上風,「好好,沒事了,」她忍不住說,只是伸出手那女孩就柔順偎進臂彎,某種被信任依賴的滿足感突然擊中了她,Cotton在那溼成一團冰冷的女孩靠在頸間哭泣,細聲喃喃妳能不能陪陪我,別丟下我一個時不由自主地輕輕環住她,「當然可以啊,好孩子,來,我們先進屋裡去。」

女孩乖乖讓她牽起手帶回酒吧,她沒問她的名字,只是幫著她簡單打理亂糟糟的外表,當那女孩可能哭累了,在等待Cotton替她烘乾衣服時蜷成一小團在休息室的長椅上睡去,Cotton彎腰撫摸她的頭髮而她無意識地蹭著她的手,她突然發現為什麼她覺得熟悉。
這女孩像極了她小時在垃圾場遇見的狐狸,不知為何被遺棄在根本不屬於牠的城市裡,驚慌、警戒,對人類抱持期待卻又找不到丟下牠的主人,Cotton曾經抱起那隻瘦弱的狐狸但牠卻狠狠從她手上咬下一塊肉,然後飛快逃到遠遠的地方滿懷戒心地盯著血流不止的她。

Cotton下意識地摸著手臂上的傷疤,她不曾對那隻狐狸生氣,或許有些害怕,更多的卻是可憐,就像對面前這個女孩。

「妳也是一個人嗎?」她自語,女孩的手指摸索著抓住Cotton的手,她有些訝異地盯著那些意外有力的蒼白手指,良久,才伸出手輕輕抱住既使在睡夢中依然輕聲哭泣的女孩。「或許我們可以作伴,對不對?」

-TBC-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