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Omens]遊戲

Fandom:Good Omens/好預兆
Relationship:阿茲拉斐爾/克羅里(無差) 
分級:G
Summary
設定混用影集版與小說版,或許主要是影集。
Note:

這篇文本身就是因為遊戲而出現的,在噗浪上開了tag點文,親愛的亞伯特下了「遊戲」這個tag,所以就……這篇文是寫給亞伯特的:)

亞當.楊恩從來不玩電子遊戲。
這句話並不準確。準確來說,是他偶爾會因為朋友們的要求(或起哄,大多數時候是起哄)而玩某個新遊戲,然後又用和開始差不多短暫的時候結束遊戲,在排名上留下無人能打破的記錄。
太過千篇一律的結果連帶讓那一夥也一起失去了玩電子遊戲的興趣,畢竟沒人想要一打開遊戲排行榜就看見一個無可超越的名字橫在自己的名字上方。

那一夥裡只有溫思雷岱爾的父母給他買過遊戲機,當時是最新款式,那一夥也熱衷了幾天,然後那台機器連同遊戲片們很快地就成為溫思禮房裡某個櫃子中的裝飾,連外盒一起安安靜靜躺在那裡無人聞問。

亞當想出來的遊戲比其他遊戲都更有趣多了。那一夥不喜歡承認這一點,但他們心裡都清楚知道。

所以當亞當某天在秘密基地裡拿出一盒畫風可愛的遊戲時,全員都略略吃了一驚。

「上次朋友送我的。」亞當得意地展示,「這個很好玩噢!首先就是翻牌,」他將畫有各種模樣地精的牌卡聚成一堆,「然後做出跟地精一樣的動作,先做出來就贏了!」

「喔喔,我看看!」

「朋友?」斐潑一臉警覺地挑起眉,她對亞當說出「朋友」時的熱切語氣不知為何有著莫名不妙的感覺,就好像這幾個音節一旦出自亞當之口就會直接連結到什麼糟糕回憶一樣,「你有可以送你東西的朋友喔?」

「是表情吧?我覺得要做出來的是表情喔,」溫思雷岱爾從布萊恩手上搶過幾張卡片仔細翻看,一邊在手上把不同部位組合起來,「哇這個動作好難!」

「我當然有朋友,」亞當瞪著斐潑,一邊伸手去撈溫思雷岱爾手邊的卡片,其間還和試圖搶奪的布萊恩以及勉強一人防守兩人的溫思雷岱爾沒頭沒腦地打鬧了一陣,他突然停了幾秒,表情慢慢轉為震驚,「難道妳一直以為我沒有朋友嗎?」

斐潑被徹底打擊亞當的愉悅感吸引了兩秒,然後又花了二十秒跟自己的罪惡感妥協,「哪會,你有我們啊。」

「就是嘛。」布萊恩努力模仿著某張卡片做出一個搞笑的鬼臉,「你們看,像不像!」

「很像很像。」亞當大方給他友善的鼓勵,「可是要學的是動作喔。」

「明明他們都只是站著。」斐潑比對著卡片和布萊恩。

「我還是認為是表情,」溫思雷岱爾推了推眼睛,從盒子裡挖出一份皺巴巴的說明書,「明明就有說明書,我們應該先讀完說明書再玩,桌遊都是這樣的,有規則。」

「說明書沒什麼好看的,」亞當嗤之以鼻,「你很懂桌遊嗎?」

「我和表哥一起玩過,雖然不是這種。」溫思雷岱爾謹慎地閃避亞當試圖搶走說明書的手,「比這個厚很多。」

「照規則玩就不好玩了。」亞當說。

「我同意亞當,」舉手的是斐潑,「我們可以發明自己的玩法啊。」

「我表哥說,連規則書都不願意看的人很沒品。」

「不看規則的話,怎麼知道誰贏?」布萊恩一臉困惑。

斐潑翻了個白眼,「為什麼一定要有人 贏 啊?」

布萊恩皺起眉,「因為 贏 了感覺很讚啊。」

「對啦,可是輸了感覺也很差欸。」溫恩雷岱爾嘀咕。

「哈!你只是記恨上次光劍大對決你的成績最糟糕!」

「我只是不想輸給女生!」

「輸給女生又怎樣?這是性別問題嗎?全世界差不多有一半的人是女生喔,你能 贏 過一半的人嗎?」

「我──」

斐潑乘勝追擊,「包括艾德生老師?」

物理老師拿著課本猛敲講桌時的臉孔浮現眼前,所有人都忍不住縮了縮,「這太犯規了。」男生們喃喃抱怨。

「我想,」亞當開口,深思熟慮的語氣聽起來幾乎像是命運的迴,「如果我們都同意換個規則玩,應該就沒關係了。」

那一夥看看彼此,再看看亞當,然後點點頭。

布萊恩把地精卡當成撲克牌一般在手中刷刷刷洗了起來,「好啦,那誰要當第一個?」

✡ ✡ ✡

「你在幹嘛?天使。」繞過轉角的書櫃,在午後的細雨中拜訪老書店的惡魔一臉困惑地瞪著趴跪在書櫃前幾乎大半個人都快埋進巨大箱子裡的阿茲拉斐爾──的背影,在開口前謹慎地克制住了想在那柔軟的背脊曲線上放上一顆蘋果(或小盆栽、或任何姿態詭異的小玩偶)的衝動,「這是什麼惡作劇嗎?對箱子?或書……什麼的?」

「我只是在找東西,啊哈。」阿茲拉斐爾從箱子裡又翻出一個小一些的紙箱,「果然在這。」

「什麼?」一顆頭探了過來然後被天使有禮但堅定地推開,但惡魔之眼銳利如雷射,「又是桌遊?」

「亞當問我,能不能推薦他一些有趣的遊戲。」阿茲拉斐爾將為數不少的紙盒排在地板上,「你覺得呢?」

「你全部沒玩過吧?」

「沒有。」他說,一邊以手指點點其中一盒,「《山中小屋》如何?看起來好像很有神秘氣氛。」

克羅里撿起那一盒遊戲,以一種幾乎可說是憐愛的目光審視封面,「的確很適合人類小孩。」

「唔。」阿茲拉斐爾疑慮地停頓了幾秒,看向下一盒,「《你刺我殺他》……會不會太血腥了些?」

「你找個不血腥的出來看看?」

「啊,這個,《矮人礦坑》,這看起來相當不錯。」

「我瞧瞧,」克羅里一邊說一邊拆開外包裝讀起說明書,「想辦法妨礙好矮人得到金礦,這個好。」

「以遊戲來說,適度的競爭是好的。」

「這是某種道德論證嗎?」克羅里語帶尖酸。

阿茲拉斐爾白了他一眼,「為不同的意見爭執是人性的一部份,不全好,我承認,但歸總來說好的影響還是比壞的多。」他潤了潤嘴唇,正準備繼續長篇大論下去,卻發現克羅里神情愉快地蹲在那成堆的遊戲紙盒旁一盒盒挑撿,沒多久他腳邊就已經堆了他選出來的一小疊。「你有興趣?」阿茲拉斐爾訝異地問。

「沒,只是覺得這很適合……」他喜茲茲地戳戳最上方的那盒《狼人殺》,「你覺得別西卜對禮物的想法如何?」

阿茲拉斐爾低頭盯著那堆遊戲認真思考了幾秒,「我想,大概和加百列對禮物的想法差不多吧。」

在遙遠、遙遠的天堂(以及地獄,當然)總部的某個獨立辦公室裡,少秒不差地響起不快的噴嚏聲。
而這件事,嚴格來說沒有任何人不巧知道。

玩耍的活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