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承諾_1/1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獸人設定AU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R
警示:人獸
[Summary]
應該是最後一篇,短短的,說起來寫這個真的還蠻開心的而且輕鬆自在~

亞瑟或許有一小半是熱醒的。

獸類的眼睜開時先模糊注意到的是房裡未滅的火堆持續散發的熱度,比爾偏愛較高的氣溫,尤其是在他轉為人形的時候,亞瑟總覺得那是他缺少羽毛保溫下的自然反應。

巨狼一隻前掌搭上他酣睡的情人胸口,柔軟但飽富彈力的肉掌無意識地抵著人類薄而蒼白的皮膚,亞瑟打了個呵欠,掌根毫無意識地施力推揉,比爾很輕地動了動,模糊地吁了口氣而亞瑟更湊了過來張口輕咬他光裸的肩,吸吮的力道很輕,幾乎不帶他意。

「你是餓了嗎……」那些推揉吸咬都不至於真的造成不適,但被一頭巨狼半捲在懷抱裡還想安靜好睡還是有其難度,比爾懶得阻止他,手指梳進他後頸的軟毛裡,「天亮了?」

「沒,」在那些手指的搔撫裡勉強忍住甩頭的衝動,亞瑟又舔舔他的臉,「只是熱。」

那你變回人啊……
比爾翻了個白眼,卻往旁挪了挪,「給我條毯子,你可以回自己房裡睡。」

喉嚨裡呼嚕的低吼委委屈屈,柔軟的輕舔用上點牙尖啃咬,卻真有些不高興,「你趕我。」

那指控當頭砸來讓人好氣又好笑,比爾有一瞬間想著是不是要給個肯定的答覆,卻還是在不忍和想睡的渴望裡放棄,他一手梳著亞瑟有些睡亂的短毛,一邊翻過身大半窩進巨狼胸口,「我只是想睡,而且會冷,」他說,在亞瑟低頭蹭來時親吻他溼潤的鼻尖,「要是你會熱就把火踩熄吧。」

亞瑟呆了一小會兒,那些惱火在比爾喃喃著「但你得再回來陪我睡」時倏然消散,他曲起前肢把他年長的情人捲在四肢和胸腹之間的窄小空間裡,亞瑟蹭蹭他的臉換來指尖有一搭沒一搭的輕撫,他感覺到比爾柔和的鼻息落在肩頭,之前被打擾的呼吸很快回覆平緩,亞瑟又用鼻尖頂了他幾下,比爾只是輕哼著又揉揉他的耳朵。

「比爾?」

「呣?」

「陪我去打獵。」

「好。」

「然後在湖邊操我。」

「好。」

「然後我們生個寶寶。」

「可以。」

「你敷衍我!」

「對,」他說,根本沒有睜開眼,溫暖的嘴唇停在他威嚇噴氣的鼻尖,「我很想睡,你現在說什麼我都會答應但全部不會兌現,所以你現在乖點,讓我睡覺,」他在亞瑟惱火別開頭又吻了他一下,「然後你說什麼我都會聽的,吾王。」

輕柔卻不帶一絲戲謔的音節直接落在亞瑟嘴邊,那句「吾王」更是輕輕敲中亞瑟的軟肋,他盯著比爾在火光閃爍下柔和到驚人的臉頰線條,對自己醒來又任性把他也鬧醒終於起了一點點愧疚,「什麼都會聽?」

「呣。」

算是得到答案,亞瑟勉強自己蜷回原位,還是把他摟在懷裡,感覺他的手指留在自己頸後,那個明明致命卻因為是比爾而變得無比安穩的位置。他就這樣安靜蜷趴著,直到溫暖和無聊再一次把他帶回無夢的安眠,之前,他終於意識到心裡一直隱約感覺到的違和感,源自其實仔細想來他什麼承諾也沒有換到。

突來的好笑讓他忍不住嗆出個笑。
這個男人之所以被稱作肥鵝,其含意其實不止是他鮮少人知的獸形,更多其實源自他能有的那一絲柔滑如油的狡詐,只是已經被藏在他漫不經心的外表下太久,久到連亞瑟都不經意忘記了那些。
亞瑟哼哼著推推男人的臉,「這次就算了,」他喃喃,感覺比爾的嘴唇落在自己額上沒再挪開。

那的確讓亞瑟開心起來。

他沒再鬧他,只是把頭蹭到他肩上,比爾可能只是下意識地又摸摸他的耳朵,而他的王這次乖乖閉上眼睛,慢吞吞落進有些過熱、卻令人愉悅的夢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