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Less traveled path/人跡罕至之徑_5/7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於同人小說本《人跡罕至之徑


「我對這個案子有點好奇,」在某一次慣常的散步之後,Mary像是突然想起,給John和自己各泡了杯茶邊這麼說。

「嗯?」

時間或許的確有所助益,也或許真正去面對之後才能懂得逃避反而是最容易鑽進牛角尖的選項,John在某一次Mary半開玩笑說著「我想看你的筆記」時憑著股衝動把自己的筆記本翻出來帶給她,果不其然,那一陣子她的話題就又回到那些可能有趣或也不見得有什麼意義的案件記錄上打轉,而和她一起一篇篇重新讀過那些記錄,John慢慢開始覺得自己懂了Mary所說的,過去總會在那裡,而他終於能做到不是只想著轉身走開。

Mary會挑出那個案子,仔細想想也是某種想當然爾。人們對Sherlock出點小錯、沒解決的案子分外有興趣,他們喜歡看見這個天才也有些犯傻的時候-當然,對John來說,那種時候遠比人們想像中更多。Sherlock沒有解決的案子雖然不多但總會有那麼幾個,而這一個則是難得連Sherlock都覺得困惑的。

「他就是個幼稚鬼,不過這個……」John翻著那些記錄,手機的照片(當然看不出什麼特別的)、手寫的紙條,幾份醫療或警方記錄,比較能吸引注意力的,大概是Sherlock在某張照片上畫了個大大的問號。

「這是他寫的吧?Mori……arty?」標註在旁又被幾筆劃掉的小字有些遼草,就像寫下它的人正被某些想法所困,John點點頭,「那其實不是個特殊的案子,Sherlock幾乎沒花多少力氣就找出了答案,」他回憶著那天晚上,Sherlock的活力像是在打完那通電話後正式宣告離開,整個人又懶洋洋躺回沙發上的模樣,不禁好笑,「他總是這樣,一覺得無聊就什麼事都不想做了。不過這個案子的確有奇怪的地方。」

「哦?」

「比如說……」John思索著,伸手指向照片中那隻毫無特殊之處的手機,「這是讓Sherlock起疑的重點,畢竟Amberley已經有一隻女友送的手機了。」


「我以為你對這種『普通常見的』案件完全不感興趣,」蘇格蘭場總是辛苦奔波的探長等在驗屍房前,在看見併肩走來的兩人時咧開一個全然故意的笑,「泰晤士河裡的浮屍多到你關心不完。」

「我就當成這是蘇格蘭場對減低自殺率毫無成效的反省了。」Sherlock笑得眉眼彎彎,而Lestrade尷尬地閤上嘴,「總之,我查了你說的,二十多歲的女性,沒有任何足夠辨認身份的證件或特徵,死亡時間約是四、五天前,」他推開門率先走進,「只有一個,我想你們都很清楚,總之,屍體不太好看。」

躺在驗屍檯上的女性屍身浮腫,手、足的皮膚膨脹明顯,或許是在送進驗屍房後經過初步收殮,但已經變形的臉看來還是十分可怖。

「解剖過?」Sherlock幾乎半趴在屍身上仔細檢視,視線快速掠過橫跨屍體上半部的Y字線後停在喉嚨上,「如果是Anderson那就讓John重驗一次。」

「你也想想你昨晚打電話來的時間,」Lestrade翻了個白眼,「就算是你的要求-好吧,特別是你的要求,除了Molly還有誰願意一大早幫你驗一具浮屍。」

「噢,」點點頭,Sherlock伸手拿起一旁的驗屍報告快速翻看後遞給John,「肺很乾淨,她在落水前就死了。」

John同樣看向死亡記錄,「窒息,或者說,她是被勒死的。」

「是啊,正如Sherlock說的,」Lestrade皺著眉,「雖然是浮屍但死因不是單純溺水,你這次又是怎麼知道的?老實說,如果不是你要我查,她可能就會被當成一般自殺或不慎落河的遊民處理了,沒人會知道她的死因有問題。」

Sherlock伸手輕觸女屍的喉嚨上方鬆弛蒼白的皮膚,基本上無視了Lestrade的提問,反而是John給了「她可能是我們一個客戶的未婚妻」這樣的答案。

「上帝保祐他,」Lestrade同情地嘆了口氣。

「他的確需要,」冷哼了聲,Sherlock的語氣帶著某種譏誚,「或許只差一點,躺在這裡的人就是他了。」

「Sherlock?」John和Lestrade一起訝異地看向他,那個或許根本享受這種反應的男人已經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嘿,Sherlock?!」Lestrade連忙追上,「把話說清楚!」

直覺就要跟上,John突然想起昨晚Amberley手足無措的樣子,考慮了會兒,他拿出手機以盡量不嚇人的角度拍下屍體的照片才快步離開驗屍房。


「我打了電話給Amberley,請他再到貝克街一趟,他說他不敢去認屍,但從照片看來,那的確是他的未婚妻,」John坐在寬大的單人沙發上,那和他之前在221B裡常用的那張扶手椅很像,只是花色不同,也更寬大一點,或許是因為Mary過世的丈夫是個高大的人。他一邊翻著那本筆記,他當然沒印出屍體照片,卻備份了驗屍報告,「他不懂為什麼她會橫屍泰晤士河,說她雖然好像有了別的男人,卻是個單純的好女人。」

「Sherlock怎麼說?」她就像最近常做的那樣,捧著杯熱茶蜷坐在他腿上,在復活節過後不久,明明天氣轉為溫暖,Mary的健康狀況卻突然惡化,她還是喜歡出門散步,只是時間和距離都大幅縮短。今天或許她真的累了,靠在John肩上,帶著笑意的聲音幾不可聞。

「他當然是大加譏諷了一番,」裝作沒有注意到Mary強打起精神的勉強,John的音調一如平常甚至過於輕快,「他說那女人必定是為了Amberley的工作內容才接近他,如果Amberley不相信,可以把她送他的手機交給上級處理,下場絕對精彩。」

她輕輕笑了,「他說了為什麼沒有?」

「當然,他怎麼會放過這個賣弄聰明的機會呢。」

她給了你一隻手機,用各種方式讓你不斷回她訊息,你總有一天會拿那隻手機連進辦公室的內部網路,軟體啟動,資料外洩。她可能是地下組織派來的或本身就是間諜,她在你身邊三個月,如果是間諜你的上司早該發現了所以不,地下組織的可能性更高,她可能只是想持續透過你取得資料,但你向她求婚而這不是她的計畫,所以她要怎麼做才能在不被組織發現的前提下離開你?或許她想要逃走,或許她想過把你解決了那就一了百了,不論如何,她失敗了,成了被扔進河裡的一具無名女屍,她的同伙寄給你另一隻手機想用這種方式至少多拿到一些資料,故事結束。不,你不用感謝我,我只是喜歡找出真相。……John,你不覺得這人真的很沒禮貌嗎?

「我記不清他到底都說了些什麼了,只記得Amberley臉色發青轉頭就往外衝,還差點摔下樓梯,」John說,低柔的敘述悄悄溶進空氣消弭無形。是在隔了許久沒有聽見Mary的回應,他才發現她不知何時已經睡著了,靠在他肩上輕輕打著呼。他伸手拿走空了的茶杯擱在一旁的地上,不想移動,他就這樣抱著她削瘦的身體,低頭抵著她臉頰,在她頸子上聞到藥品、淡淡的香水和某些不具體的東西混合起來的氣味。

就在那個瞬間,他無法阻止自己突然鮮明的幻想,幻想這會不會是能夠在某一次、站在Sherlock身邊,也許是在某個街角、也許是某次他們都還在那間屋子裡,在倫敦的貝克街,或許他又重新需要枴杖、或許就連老是轉來轉去的Sherlock也早沒了那個橫衝直撞的體力,在某個下午,他會在遞出一杯茶給他的時候,在那個男人肩側、在他的手臂、在他修長的骨節嶙峋的手指上聞到像這樣的氣味,一股從皮膚裡透出來的、蒼老、柔和、歲月依附的氣味,在他的身上,在自己身上。

然後他想著他再也不可能聞到了,他不可能知道Sherlock老了會是什麼氣味,他貼在她臉側,直到胸口傳來隱約的刺痛才驚覺自己不知何時哽住了呼吸。

又不曉得過了多久,John感覺一個輕柔的碰觸落在額前,他愣了一小會兒才意識到那是Mary的手,指尖擦過他這陣子長長了的頭髮,一次又一次,她很輕很輕地說,「你愛上他了。」

「他是我的朋友,」John微弱的聲音沿著她臉頰滑落,一點一滴,「我最好的朋友,我當然愛他。」

而Mary就這樣摸著他的頭,低聲重覆著就像古老的、命定的旋律,「是啊,是啊,你當然愛他。」

-TBC-

全文收錄於同人小說本《人跡罕至之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