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mple Solution_6/17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
本文與Sun Will Set for You、(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hadow of the Day/白日暗影》
(已完售)

前篇由此去→●●●


魔法如果置之不理,究竟會持續多久?

Bill斜靠著迴廊邊的柱子注視中庭的那一陣騷亂,右手姆指下意識地輕柔摩挲那只手環,大半藏身在陰影下已經是多年來養成的本能,他試著回想當年那些巨象隔了多久才消失、被剝下的象皮又是隔了多久才畏畏縮縮固定成了現在的大小,卻怎麼也沒辦法從薄弱的印象中估算出一個明確的時間。

從Arthur變回一個五歲的孩子至今已將近一個月,他們帶著他回到卡美洛也過去了十天。巫師竟然(當然)沒有如同期待地出現在大廳,刷一下把他們的王變回原樣,隱約都有些不安的眾人或許表面上不說,但失望的確一步步轉化成了不可見的壓力。

就在不久前,Blue和Arthur在他眼前一前一後尖笑著瘋跑過中庭,他們身後狂吠不休的獵犬們拖著被割斷的皮鍊成群猛追,再之後則是驚慌失措的訓犬師們,他們吹著哨子啞聲嘶吼希望能安撫狗群,但靈活跳上矮牆的少年回頭一把拉起Arthur,兩個並肩蹲在牆頭對下方聚集的狗群怪叫吐口水兼拿著不知什麼東西往下扔,搞得狗兒們不住蹦跳試圖竄上牆的氣勢越發狂熱。

不管是在場的騎士們或是稍遠一點的訓練場裡聽見聲音跑來的近衛大多是見怪不怪的好笑神色,這幾天Arthur大概真的是和年紀與他最接近的Blue混熟,兩人和明擺著給他們撐腰的Tristan組成奇怪的三人組,他們在卡美洛四處作亂,跑到廚房惡作劇兼偷吃已經是每日必備,卡美洛的大小住民則受到一視同仁的騷擾,近衛們莫名被調換的盔甲、寢位大搬風的馬匹,負責看顧雞舍的僕役以自殺威脅任何再敢偷偷摸摸拿石頭丟雞的惡毒行徑,照顧豬隻的僕役則是崩潰大哭請了一個月的病假。

魔法不會改變本質,Mage的確這麼說。

Bill很確定當年的Arthur從沒有過這種頑皮作風,只是當年的Arthur也的確從沒像這樣待在一個可說長期沒有「大人」的環境,更沒有一群不止會玩、還真的很敢玩的同伴。

這個Arthur更像是現在、成年版本的那個他,而非那個在他記憶中總是安靜的孩子。Bill看著大概是聽到聲音跑向那一團混亂的Bedivere正黑著張臉,指手畫腳地痛罵牆頭的兩名頑童,Blue扮著鬼臉卻不敢正面忤逆Bedivere;Arthur則正選在此時對年長的騎士伸出手作勢欲跳,Bedivere僵直了一小會兒,終於還是忍不住伸手把他抱了下來,趴在他肩頭的Arthur明明雙手抓住了年長的騎士,轉頭四下尋找著什麼的視線很快定在Bill的方向,他燦笑著對Bill揮手,大概又被Bedivere罵了幾句,很快癟起嘴又趴了回去,Bill知道不用多久,Bedivere就會氣呼呼地原諒那孩子,就像之前的每一次。

那感覺非常詭異。

就像他們都知道這個人不是、不該是眼前的模樣,卻又無法拿捏自己對待他的適當距離。

Tristan和Blue抱著「他很快就會變回來了」的期待,每天想的都是把握現在用力瘋玩(「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是有點可怕的大人了,」Blue說,「我很想知道我爸小時候和老大是不是也玩過這麼蠢的遊戲……」;「我們小時候從沒能像這樣玩,啊,Arthur不到十歲就是街上的小霸王,那時的他比現在壞多了,」Tristan說,「他以前會當街詐賭,是啊老是被人拿刀追殺,但那種小事才不能阻止他咧。」);Percival總像是擔心Bill比擔心Arthur更多一些,也可能他只是真的摸不清要怎麼對待年幼的Arthur,他會每天確定小王子是否有什麼需求,需不需要新的衣服、食物是不是合口味,但也就是如此,偶爾他會陪著Bill站在遠處看著Arthur,就只是安靜站在一旁,有時George會過來和他們待在一起,兩位寡言的同伴意外地都能讓Bill稍微不那麼焦慮,雖然也只是稍微。


Bedivere……則非常不Bedivere,或也可以說他太過Bedivere,對小王子的疼愛和縱容都有回到當年的氣勢,甚至更是有點收不了手的自暴自棄,Bill有時懷疑那是不是一種補償心理,對那個在這個年紀失去一切而他曾經無力挽救的孩子,Bedivere可能真的就是狠不下心。

唯一、可能是真的最冷靜的其實是被Bedivere請回城堡的Maggie,以及曾經受Arthur保護的女孩兒們。
她們帶著好笑接受「我們的Arthur變成五歲小孩」的事實,給他裁製新衣,為他調整食物,責備他的惡作劇。Bill之後才知道Arthur曾經因為在廚房移動柴火的位置被Clare狠狠打了屁股(「他一定是覺得丟臉才不跟你說,」她說,「小孩子就是要管,我們看著他從妓院老大變成國王,現在他只是變成小孩,這有更奇怪嗎?」),而據說那孩子聽到自己被打的原因是「那會讓整個廚房都燒起來你知道嗎!」之後就乖乖挨揍,就連眼淚也沒掉下一滴。

「反正我們的國王總是很奇怪,」Maggie的論點不知為何就是顯得很有說服力,「這大概是Pendragon家的宿命,命運就是喜歡對他們做點什麼。」

可他們都憎恨命運。Bill安靜地聽,只在心裡這麼想。

✡ ✡ ✡

「Mage說,這不是她能夠獨力處理的狀況,」在他們回到卡美洛那天晚上,Bedivere聚集了騎士們,即使毫無必要卻依然壓低了聲音,好像他不希望讓早早被Bill送上床的Arthur聽見,「她會去找Merlin想辦法。」

「Merlin?我一直以為她……隱居了還是什麼的?」Percival可能想過要問「還活著嗎」,猶豫了幾秒卻還是改口。

「她的訊息沒說明這一點,但她的確是說了Merlin。」Bedivere不無困惑,但至少所有人都一致同意那不是現在需要擔憂的問題。

「那……她還有說些什麼別的?」Tristan率先發問,「像是,怎麼把他變回來?他變得回來嗎?我是說,『原來』的樣子,那個已經長大的Arthur,」他又想了想後強調,「和我一起長大的Arthur。」他可能問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眾人的視線集中在Bedivere身上,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展現出了憂慮。

「她說,魔法不會改變本質,時間也不可能真的倒轉,在內心深處,Arthur還是Arthur。」Bedivere用一種像是並不真的全然了解含義但他知道這很重要的口吻轉述,「那可能表示,不管外表是什麼樣子,……Arthur都會是Arthur吧。」

一陣難以拆分是安心或不安的沉默,或許混雜在一起成了另一種沒有人真正想要面對的艱難,Bedivere又停了一會兒才開口,「往好處想,幸好他是變成孩子。」

長期相處的騎士們愣了會兒,卻各自理解他的意思,國家從未穩固到什麼變故都能輕鬆度過的程度,而他們心理都知道自己並不想要一個不是Arthur的國王。萬一,要是萬一Arthur無法變回原樣,其他貴族們不可能接受一個陌生的老人(或什麼其他樣貌的傢伙)就這樣坐上王座,一個小孩至少能說是Arthur的孩子,騎士們能保住他、保住他的王位──直到他再一次長大。

「……魔法持續不了太久吧?」Percival說,雖然帶著些不確定卻透露出鮮明的期待,「記得那些巨象嗎?」

Bill的手指漫不經心地落到那條手環上,粗糙的象皮從未能像現在如此帶來一陣安慰,「幾天。」他低聲說,聲音不比耳語大上多少,Bedivere很快看了他一眼,憂慮懸在空氣之中幾乎肉眼可見。

一邊Percival簡短對幾位沒跟上當年那些戰事的騎士簡短描述了當時發生過什麼,Tristan在聽到「沒幾天就自己消失了」之後大大鬆了口氣,「太好了!所以魔法就不持久嘛!」他說。

「我不信任魔法。」George低聲抱怨,他的手指落在他難得帶上的長劍劍柄上就像武器的存在本身就能穩定情緒,「他們的本質都是幻術。」

但能造成的傷害卻是真實的。
Bedivere內斂的憂愁帶著經驗者的痛楚卻不願對此多說,他又嘆了口氣,「不管如何,我們對把他變回來這件事無能為力,我已經派人和Mage保持連繫,在這段時間,就……對外都說Arthur出城去了吧。」

一時也沒有更好的做法,雖然不得不等待對騎士們來說大大違背他們長久以來的習性,但魔法遠超出他們能夠掌控的範圍,再想做些什麼也無從著力。Tristan半攤在椅子上咂舌,「想來大概都是Arthur自己的錯。他居然還敢變成那麼可愛的樣子,混蛋!」

Tristan明擺著只是找個稻草人來打著出氣的哀怨多多少少讓氣氛輕鬆了一些,George輕聲說著「真的是變回去了,和他小時候一模一樣。」可能不是故意但語氣不自禁多了一些懷念。

「我都不記得他小時候長什麼樣子了,只記得他從小就欺負我,」Tristan嘀嘀咕咕,那意外激出一小陣微弱的笑聲,「看來只好趁現在用力欺負回來了!」

「Tristan爵士。」

突然沉下的聲音嚴厲,Pervial略有些吃驚地看向Bedivere,被小小兇了一下的Tristan卻不以為意地吐吐舌頭。「你們如果知道他以前怎麼對我啊~」他嘟噥,其中的親膩在現在聽來竟有點讓人心酸。

「Bill。」George沒去搭理Tristan,也不再多提年幼時期的Arthur,反而叫了Bill的名字,那難得的親近讓男人訝異地轉頭,平素總不多話的武師安靜點了下下巴,「Art從小就很幸運。」他說,然後就又如開始時那般突然地闔上嘴。

Bill呆看著神情嚴肅的Geroge好一會兒才意識到那是個安慰,他又停了一會兒才點點頭,「我──」

「Bill?」細小的聲音響在大廳那一端,騎士們的視線刷一下齊齊轉向聲音的來源,一個小小的身影無辜浮現在火光閃動的陰影邊緣,「我睡不著。」得到大人們注意力的孩子毫無歉意地說,踩著輕快的腳步來到桌邊,睜得大大的眼睛在眾人身上掃過一圈之後停在Bedivere臉上,隔了尷尬的一小會兒,他或許是判斷呆看著他的Bedivere不會動作,他果斷鑽進長者懷裡三兩下爬到腿上乖巧坐好,後仰著頭看向Bedivere的目光其實帶有心知自己不會被拒絕的篤定,「我可以在這裡待一下下嗎?」

明顯傻住的Bedivere掙扎了遠比他以為的更久,才在Tristan忍不住吃吃笑的瞬間回過神來,「你該睡了,殿下。」他說,不管怎麼聽都毫無威嚴。

「但……」Arthur的聲音壓得恰如其分地低,差一點就要讓人懷疑是經過精巧計算的可憐兮兮,他看向Bill,有一些壓抑的不安爬在他困惑的眼角,「我的房間……好奇怪。那些東西不是我的……」

在Arthur回來前留守卡美洛的騎士們飛快交換了驚慌的眼神。沒人真的知道一個五歲的孩子──五歲的Arthur──的房間會是什麼樣子,Bedivere硬從十多年前的記憶中挖掘可能會有的擺設,但要一模一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他們在等待Arthur一行回來之前,從倉庫裡找出可能是因Vortigern無人能解的偏執而留下的舊家具和玩具(「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有錢人都不丟垃圾嗎!到底誰會把木馬和兒童盔甲組收在倉庫裡一收十幾年?!」Tristan的崩潰雖然沒有得到正面回應,但事實上所有參與的人都默默在心裡點頭),在Bill的臥室鄰近給Arthur佈置了一間兒童臥房,緊急裁製的衣裝也盡量符合Bedivere記憶中當年流行的款式,光是為了回想起這些就不知讓他多白了多少頭髮(如果他還有頭髮的話)。

下午被Bedivere哄進房的Arthur看來像是接受了「最近在重新整理城堡」這種其實很騙小孩的藉口,比起換了房間、Vessie不見蹤影,他更在意的是父母竟都不在卡美洛。
那雙看著大人們的眼睛中不帶懷疑卻像慘遭背叛,幾乎立刻紅了眼角卻意外地沒有哭泣,「大家都不在嗎?」Arthur仰著頭問,「叔叔、嬸嬸和Catia也出門了嗎?」,他小聲說,沒問出來的或許是「為什麼只丟下我?」,Bedivere結結巴巴地找著「有些緊急的事情」、「沒有危險、沒有危險,你不用擔心,他們過陣子就會回來了!」之類藉口,Bill則在那隻不知所措的小手爬上衣角小心翼翼地揪緊時忍不住彎身將他抱了起來。

「他們只是有事需要處理,沒有人丟下你,所以Bedivere才會留在這裡等你回來。」Bill柔聲說,看見Arthur一邊把頭窩進自己頸間,一邊伸手越過肩頭試圖去拉住Bedivere。「Boddy,你是特別留下來等我的嗎?」Arthur小聲說,不是故意卻帶著一點點哭腔。

「……當然,殿下。」Bedivere牽起他的小手,「我是為您才待在這裡的。」

Bill為他語中無可置疑的情感嘆了口氣,經過這麼多年的流亡,他的確早就忘記了Bedivere曾經多麼疼愛年幼的Arthur,和Arthur曾經多麼喜愛年長的騎士。他嘆了口氣,在Bedivere低聲說著「你們也累了,都休息吧」時對他理解地點點頭,目送他像是蒼老了好幾歲的背影離開,他抱著Arthur走向衣櫥,「好啦,我們來看看他們給我們準備了什麼。」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