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C]The Taming of the Shrew/馴悍記(2019)

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性別反轉版《馴悍記》,劇情重新架構於母系社會的英國,荒誕癲狂喜劇探討性與權力的終極問題。
by 開眼電影網

果然討厭的劇本不會因為性轉就變得不討厭,但對我來說也沒有更荒謬,因為女性日常所處的世界差不多就是這麼荒謬。

來放個片段:


這個劇本隨著民智漸開(欸),是一部相對較少搬演的劇本,我想是因為這部劇本中對女性的性別權力描寫太過於寫實,而結論太難以在民智漸開(又來)的現代社會做出一個相對能夠說服人的定位。
簡單來說,就是要讓民智漸開(咳)的人接受這個劇本中謳歌單一性別權力,並美化這個權力分配的核心價值觀已經越來越難了。

而這次劇組做了一個相當大膽的挑戰,將整個世界做了男女翻轉,全性轉劇中角色,將之置於一個母權體系下的世界觀裡。
也就是其實大家(?)在看一件可能和性別有關的問題時會說的「如果換成不同性別,是不是還是會這樣想?」

嗯,恐怖故事依然是恐怖故事。

劇本大綱應該大家(誰)都很熟,不過我自己也很久沒看這部劇了,主因當然還是在於,將這部劇定位成喜劇對我來說真的是難以忍受,看到其他觀眾笑出來我也覺得很害怕,到底是哪裡好笑。(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人會笑,但有人會笑這件事就是更深一層的恐怖,雙重鬼故事)

現在大家熟悉的《馴悍記》劇情,在原劇本中原本是一齣戲中戲,一名醉漢被路過的貴族戲弄,聯合眾人哄騙他相信自己是富有的貴族,而《馴悍記》是劇中的劇團為了討他歡心而搬演的戲碼。
醉漢這一段(原本在序幕和終場出現)在日常演出時會被刪除是可以理解的做法,畢竟這個劇情實在太少了XD,而且回推更早之前的年代,大概不認為這種男女位階有什麼問題,也就不需要那個矯飾的「只是某酸臭男人遇到的一次惡作劇」做為掩蓋。雖然我自己是覺得就算補回這一段也是沒有救的。

那就,說說《馴悍記》。
這部劇基本上完整展演了一個人是怎麼折磨、摧毀一個人的自我,最終成就一個單方面服務某一方的虐待性關係(abusive relationship)的過程。

當從虐待性關係的角度來思考《馴悍記》時,其實是不得不佩服當年不過二十出頭的莎士比亞對人類心理的敏銳觀察,Petruchia 「馴夫」的「手段」,幾乎可說完全符合現在對於虐待性關係的描述:貶低伴侶;喜怒無常以讓伴侶無法建立判斷對方情緒的標準;和熟悉環境(家庭、社交圈)隔離;聯合共犯製造「只有我(Petruchia)有可能對你好(唯一救世主)」的環境;折磨身體(斷絕食物、飲水、移動權)讓其喪失自主能力;公開羞辱以及摧毀自尊,扭曲自我意志。
等等。
時隔四百年,這些事情在現代社會依然隨時可見──特別、尤其是針對女性。

這不是愛情(甚至無關感情),而是究極的權力關係,在劇中,對 Petruchia 而言,Katherine 本身毫無意義,他對她來說其實只是一筆財產、一個勳章,她馴服他一如馴服一匹劣馬,不帶有對人類的情感,也不存有對等的互動關係。
這一點不管是性轉與否都不曾改變,但我的確認為,轉換性別的確更突顯了這整個過程的惡毒,以及成就、讚頌這份毒惡的環境有多麼荒謬。

那,說說這次的性轉版。

其實演員很厲害,我覺得他們用一個並非愛情、也非憎恨的方式去詮釋了這一段關係。同時,雖然不是很確定是否故意,但 Joseph Arkley 的 Kate 有在我所看過的版本之中,最強烈的崩壞感。從一個人類轉化為服從的人偶,最妙巧地展現莫過於第五幕最後一場,當他說「將我的手置於她的腳邊」那一瞬猛地墜落地面的手,和他臉上一片空白的表情。

他捨棄(或許是被迫遺忘)做為一個人類的自我意志以及尊嚴,只做出 Petruchia 想要看見的行為、只說 Petruchia 想要聽見的言語,他的眼神和神情都看不出愉悅,但平靜,我會認為那是一個靈魂已死的平靜。

我覺得這一版,或許是因為劇組是以一個對性別概念有共同認知去編排,所以在呈現陰性框架上特別細膩。
讓我最有感的大概還是會回到服裝。
Petruchia 和 Kate 第一次見面時,她的確對 Kate 長篇大論並求愛,但所有的言語,都不及那句「我要上你的床」來得具殺傷力。他被這一句徹底嚇壞了。之後當她再度逼近,他做了一個動作讓我印象深刻,他將原本敞開幾個顆子的外衣釦子悄悄扣到最上面。
他試圖在這樣的性攻擊裡保護自己,但很不幸的,他無能為力。

從這裡開始,服裝做為框架的象徵意義整個鮮明起來,Kate 的嫁衣是一次身份轉換,他成為一個女人的丈夫;在他們回到 Petruchia 的家時,Kate 的嫁衣上沾了泥土,也是從這時開始,他不再具有對服裝(自己)的選擇、決定權。他只能夠以 Petruchia 希望的樣子出現,她剝奪他決定外表的權力一如她剝奪他思考的權力,這兩者在劇中是並行呈現的。

所以當她劇終,要求他脫下那頂他曾經表示過喜歡的帽子而他毫不猶豫地照做,也就表示他不再擁有自己的喜好,也放棄了他對自己的詮釋權。
他是 Petruchia 的財產(Kate 的母親再一次強調了她願意為了兒子的轉變給他的妻子更多的錢)和人偶而她有權力決定他的一切。
再之後 Petruchia當眾親吻他、剝開他的上衣,這也是她們在劇中第一次呈現出性關係,而這一切全部取決於 Petruchia 單方面的意願。

依然是恐怖故事。

不過,全性轉就其實可以同時看見環境是怎麼在合理化這種權力的完全失衡以及不平等,這可能就是這部劇我覺得最有力的地方吧。

原發表噗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