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4/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NC-17 ,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結果聖誕節的早晨Eggsy沒能依約陪著Grace拆禮物。
一個緊急任務喚醒了Merlin,連帶吵醒Kingsman的王和他們年輕的Galahad。
那是他們追蹤已久的恐怖集團,連續的綁票勒贖某方面來說不會是Kingsman注意的範圍,但當這個集團首腦和某國軍方有所牽連,該國又在地區的小型戰爭中佔有重要地理位置時,會被眼尖的裁縫們盯上也就成了某種必然。

Eggsy傳了訊息,告訴母親他臨時必須出差,可能過幾天才能回家,同時請她向妹妹道歉。他跳上專機,刻意忽視了和家裡通訊用的手機是否傳來一次再一次小小的訊息提示聲音。

他以為不會太久,只要幾天,他可以解決那個至少就情報來看並不特別危險的任務,帶回他的目標人質,順便做好和母親「談談」的心理準備。
只是事情總是很難盡如人意。

當Kingsman的專機終於帶著年輕的騎士和他預期救出的人質離開任務地點,時間已經經過將近三週。

那個晚上的倫敦隨著漫無節制的雨霧被濃重溼潤的冰寒徹底浸透。
在壁爐燒起暖熱爐火將冷空氣阻隔在屋外,Merlin躺在起居室的沙發上讀起一本莫名惱人的推理小說。不知何時他略帶不安的昏沉睡去,驚醒他的或許不是開門又關的細微音響,而是肩上披覆陰寒夜色悄然進門的青年和他身後緘默推搡的肅殺。

「Eggsy?」Merlin在未熄爐火閃動的光線下輕柔眨著眼睛,他的青年跪在沙發邊凝視著他,抿得緊緊的嘴唇像被低溫和陰鬱厚厚抹上一層血腥的暗紅,過於明亮的眼壓抑著憤怒,不寧的痛楚再多一分或許就會顯得殺氣騰騰只是他自身對此渾然不覺。Merlin皺著眉坐起身,「你全身都溼了。」

像是被提醒了才注意到被雨水浸佔伏貼在身上的西裝,Eggsy扯開依然整齊的溫莎結,Merlin沉默看著他無聲扔開領帶和外套,半溼的襯衫在他身上被槍套勒出完美的陰影,他在拆下那些柔軟的皮件時重新在沙發前跪下,就在他年長的情人腳邊,眼神幽微,「你想操我嗎?」

Merlin愣了一小會兒才伸出手輕輕抹去Eggsy頰邊的一抹水痕,「不,Eggsy。你該睡一覺。」

你知道發生了什麼,」Eggsy仰頭看著他,從牙尖迸出的低語嘶啞陰沉瀕臨苛責邊緣,「我怎麼能、」他猛地閉上嘴,尖銳的呼吸徹底打亂柴火燃燒時柔和的劈啪聲,他注視著Merlin,暗綠色的眼底包藏惱怒痛楚和無從分辨的焦慮宛如深湖下漩渦錯湧,他的手爬上年長情人的毛衣衣襟,卻又驚詫地盯著那些手指就好像那是些長出自主意識的修長生物,自顧自緊攀著柔軟的毛料貪求一絲撫慰。
「操,Merlin,你能不能就是──」他不想向那些溫軟屈服但那真的太過、太過扯拉著他,他的前額垂落就像男人的肩窩該是他契合的歸處,「幹我。」

他應該拒絕。Merlin這麼想。
他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像Harry也清楚知道那些村莊的慘狀和已經不可能挽回的死亡,但他們依然決定一如往常地讓Merlin獨自等待他們年輕的騎士歸來。他可以處理這個就像他這麼多年以來面對過無數外勤的創痛;他可以處理這個,給他一杯熱茶帶他上床,讓他安靜睡下沈澱那些憤怒和自責,Eggsy是足夠成熟的特務不是被刺傷指尖便會沉暈百年的孩子,而Merlin從不是騎士想要什麼就給他什麼的Mr. Q,更別說性從來就不能也不會是遮蔽一切創傷反應的良好藥方。

他對這一切透徹知悉,但當他的青年靠在他胸口濁重痛苦的吸氣,冰冷手指爬進毛衣底下渴求地撫摸燙熱的皮膚,Merlin容許了他的唇舌粗魯舔過脖子吮咬頸側柔軟的脆弱的肌肉;他容許了他把帶著血腥溼意的身體強硬擠進懷裡,緊貼著磨擦讓森森寒意滲透過來混成共同的溫度;他容許了這一切直到他驚覺他和Harry都對自身過於自信,他們能夠面對能夠處理每一個騎士的傷痛但他們都忘記了從沒有任何一個騎士像這樣存在他們的生命裡如同Eggsy。
Merlin在終究吻住自己焦躁的情人那瞬間才終於意識到這一點,他在青年嘴裡嘆息而年輕的騎士安靜退開了一些,在火光中陰影變幻不定的臉龐神情難以辨識,就像他原本靈活的五官還沒學會怎麼處理過於龐雜劇烈的情緒只能空白緘默。Eggsy看著Merlin,只在低沉沙啞的聲音底層透出一絲小心翼翼,「改變主意了?」

這幾乎不是個問句,Merlin的手拂開他額前落下的髮,有些無奈有些縱容,「回床上去?」

那些溫柔美好激情的回憶在一瞬間差一點擊倒了煩躁不安的青年,那個有著最多Harry最多Merlin的氣息,被溫暖和無可比擬的安全平靜牢牢裹住的地方,他遲疑了幾秒,或許幾分鍾,他看進Merlin眼底,緩慢卻執著地重新吻上他,「不要,」他在他嘴邊喃喃,而他年長的情人像是毫不意外地點點頭,同時伸手俐落解開自己的衣釦。

可能這就是Harry某次曾經苦笑說過的,早晚我們都該有所警覺,Merlin,警覺。
即使生著爐火溫度依然算不上舒適──至少不是他中意的舒適──,Merlin跪趴在沙發邊緣,冰冷皮革貼在臉頰上的溫度讓男人有些惱火,他在身後的青年舔溼手指按進一個指節的同時深吸了口氣,有很短的一瞬間他想著他們手邊什麼都沒有,也不是說那就會是太大的問題──

Eggsy溼熱的吻咬在他窄而結實的臀部,就在那片詭麗的刺青下方,舌面重重舔過股縫,沿著指節沒入的邊緣戳舔緊繃的環狀肌肉,動作輕柔卻執著,他可以感覺到Merlin在自己的手指每一次推進時輕柔的吸氣,就像無聲提醒自己那些乾澀的疼痛還在他願意接受的程度。他更多把舌尖按進男人狹窄的身體,配合手指緩慢的抽插,另一手往前握住Merlin的半勃直接把前端握進手心,靈活愛撫淌出前液的頭部,短短的指甲刮過細縫而魔法師為此猛地聳起肩膀。

他停下了很短的幾秒盯著那人肩胛之間的凹陷,那一小片緊繃的肌肉和泛出汗水的皮膚,他在有所自覺之前已經往前傾身狠狠咬住那一點,Merlin在他的牙齒陷進肌膚時悶聲喘息,那接近窒息的喉音就像直接連結到Eggsy脊椎末端挑起一陣火辣的抽痛,他用力吸出一片暗紅,現在他用雙手握住Merlin完全勃起的陰莖,從他身後粗魯擼動他的動作宛如最不知節制又缺乏耐心的自瀆。

「Eggsy、唔、」Merlin在那些狠辣的動作裡往前、更往前按進沙發表面,他並不想阻止年輕的情人,甚至他隱約感覺這樣快節奏的性就是Eggsy所需要的,只是、
他半轉過身,單手勾住青年手臂把他往前扯進一個兇猛的深吻,舌頭直接滑進他嘴裡,大力吸吮他軟韌的舌尖而Eggsy在他嘴裡渴求的嗚咽,「想操我就輕點,」他貼在他唇上說,手掌貼著他大腿後側來回撫摸、揉捏那些結實的肌肉,Eggsy在他的動作裡忍不住更往前推,直挺挺的陰莖抵著臀縫重重摩擦,Merlin為此短促的呻吟,對他的身體反應無比熟悉的青年抓準時機重新將手指送進他窄窄的後穴,先是整根插入食指,嘴唇跟著回到他為此繃緊的腰,他的確不像Harry對Merlin後腰的刺青執著近乎迷戀(他愛著Merlin身體的每一部份但這隻闔起的眼睛對他年長的情人們別具意義),但腰側依然是魔法師敏感的重點。
Eggsy更往下挪,單手環著Merlin大腿,軟熱的舌頭舔舐在手指輕柔轉動放鬆下來的環狀肌肉,Merlin低低呻吟著很好,Eggsy,那不自覺拉長的氣音幾乎讓他顫抖起來,他很快地插進中指,兩指在他窄窄的體內交叉分開、拓張,配合舌尖的進出親吻、淺淺操著他而他就只是,勉強用手背擦過Eggsy汗溼的瀏海,動作不可思議地輕柔。

他在Merlin的回應裡抬起頭,從後方凝視年長的情人在搖曳火光下陰影起伏的背部結實美麗的曲線,和在自己手裡舖上一層薄薄的汗水、軟熱輕顫的皮膚,Merlin幾乎能說是順從地跪趴在沙發旁,曲起手臂穩定在Eggsy手指只差一點就近乎粗暴的抽插中被往前推擠的身體,雙腿大張,Eggsy又一次往前吻上他,重重舔舐、吸吮他的嘴唇和頸子,用身體把他更往前壓,手指貪婪而迅速地找到他體內最敏感的那一小塊肌肉,指尖壓揉的瞬間他年長的情人終於忍不住尖銳的吸氣,Eggsy更加重也加快進出的節奏,現在他一手抓著他半邊臀肉往外撐開,姆指不時擦過緊張的沈甸甸的囊袋,同時用三隻手指深而重地操著他,幾乎每一次、每一次都直接戳刺那塊線體讓他在手裡忍不住擺動腰部,用沙發柔軟的皮革摩擦敏感的自己,「Merlin、Merlin……」他咬著他肩膀,在那些汗溼的皮膚上渴求的喘息,「我、」

往後略微拉開距離,Eggsy終於能夠分出一隻手很快地按壓直直頂在肚子上的慾望,草草安撫硬到發痛的自己,他看見Merlin趴在胳膊上轉回頭,晃動的光線中色近暗金的瞳孔滿佈情慾的擴張,他幾乎就要被這樣的凝視徹底擊潰,他很快又擼了自己幾次,溼熱的陰莖在手心饑渴地抽動,渴望更粗暴的擠壓和摩擦,想要更狠更用力地抽插想聽見他更粗重失控的叫喊,他抽出手指,在那一瞬聽見他近乎惱火地嘆息,「操,Eggsy,進來」,那聲音嘶啞柔軟,滿懷愛意,Eggsy可以感覺一股戰慄竄過腰際,火辣辣堆積在腹股溝上,強烈地讓他覺得雙球都為此緊縮。
他強迫自己暫時放手,習慣性地想要找出保險套然後才想起他們待在起居室裡而且手邊什麼都沒有,他甚至沒有組織字句的力氣只能發出幾個挫敗的噪音,他用力吸著氣,暈乎乎地評估現在的自己有沒有辦法衝上樓拿了保險套再回來,在勃起狀態下維持跪姿太久的雙腿有點脫力,他掙扎著後退,絕望地想在最短時間裡恢復行動能力,Eggsy不自然的停頓讓Merlin疑惑地半轉過來,很快發現自己年輕的情人停下的原因,他很輕地「唔」了一聲,很難判斷那其中的柔和愉悅是否也包含了一點好笑。

Merlin翻身看著他,微微偏著頭思索的神情嚴肅,傾身再次吻住他的動作卻激烈又篤定,「沒關係,」他在他嘴裡低語,幾乎可說是冷靜而深思熟慮的,「我有你的醫療報告,記得嗎?」

他渴慾的音調無疑於邀約,Eggsy在那沉著的尾音消失前已經又一次狠狠吻上他,激烈火熱地咬著下唇讓他用整隻舌頭抽插自己的嘴,他的手落在腰間,寬大的手掌穩穩抓住髖骨把自己壓在他身上,Eggsy知道那是一個再明確不過的同意,他允許自己直接幹他就像他熱愛他們對自己所做的那樣,沒有任何阻隔直接把自己嵌進另一個人身體裡就像他、他們生來就該如此。那念頭光只是浮現就讓他喉嚨乾燥硬得發痛,他將自己年長的情人按在地毯上,一手按壓他大腿內緣而他更分開雙腿踩在兩側,Eggsy半跪起來伸手又擼了他幾次,另一手握著自己,龜頭擦過股縫而Merlin尖利的吸氣就像一個堅定的索求。他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不戴套直接插入他倆之中任何一個,那不、

「不,Merlin,我不能、」Eggsy像是驚醒般往後猛地彈開,他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特別是下腹那一團宛如燃燒的渴望──尖叫悲鳴,他的所有本能都在呼喊,咒罵著他怎麼能、怎麼能從那人身邊退開而不是狠狠把他操進隨便什麼地方,用自己劈開他而他會欣然接受就像之前的每一次,Eggsy強迫自己又退了一步,離Merlin更遠一點比較能夠有效維持僅有的理智,「我,沒有……沒有載套就不能,我才從那該死的地方回來我不知道我吃過什麼碰過什麼,那不──」他咬著牙,每一個擠出嘴角的字眼都像一個痛苦的註腳,「──安全。」

魔法師大概在他真的退開的同時就睜大眼睛,沉重的呼吸還懸在未能紓解的情慾邊緣,但比起慾望更強烈擊中他的或許是尖銳的憐愛,對他令人驚奇的自控和保護,以及連帶而生的更多溫柔刺痛。
「Eggsy,」坐起身,他的青年在他沉低的噪音裡畏縮了下,Merlin在他來得及更多說些什麼之前捉著他膝蓋後方把他拖回懷裡,雙腿把滿懷挫敗的青年纏在腿窩,肚腹相貼讓兩人依然硬挺的陰莖擠在一起,「動你的手,」Merlin平穩的命令就像他們合作的每一次任務而青年在想到可以發表任何意見之前已經毫不遲疑地照做,Merlin一邊親吻著他,有力的手臂環過背後把他穩穩壓在懷裡,他在Eggsy擼動兩人時貼到他耳邊,輕柔平靜的低語只在幾句之間竟足以讓青年顫抖著喘息起來。

「天吶Merlin、」Eggsy一時無法確定瞬間重新激起所有慾望的究竟是蹭在掌心的Merlin還是自己的動作,更可能就只是因為Merlin那些平穩克制卻讓每一口空氣都顯得甜膩濃重的聲音,以及他竟能如此冷靜的下流
他在Merlin的手終於環住自己,狠辣地從底部往上推擠同時用姆指推開包皮按壓龜頭時忍不住咬住他的嘴唇,最後在他微微上揚的尾音裡低吼著射了,那不是他們有過最完美的高潮,但色情的程度竟有點讓他暈眩。
Eggsy的手指還捲著彼此,輕柔擼動Merlin直到他喘著氣同樣射在兩人掌底,他不想放開手所以就這麼蹭靠著男人肩窩而Merlin直接拉著他躺倒,一手環過他下意識掙動的背把他按在自己身上,隨手拉來之前被丟在一旁的衣服擦拭兩人滿是黏稠體液的手,動作仔細而輕柔;他的青年枕著他肩膀,模糊不清地嘟嚷著「這裡冷……你別睡這,我就、瞇一下……」,Merlin皺起眉盯著他微微浮腫的眼窩下暗沉的陰影,指尖規律拍撫他窄窄的腰線,他無意識地在Merlin銳利的鎖骨上打著呵欠,在Merlin還沒把他留在身上的精液擦淨前就暈沉睡了過去。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