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3_6/10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NC-17 , Non-con , Threesome
[Summary]

本文收錄於小說本〈Spring Approaching/春日將至

前篇由此去→●●●


那感覺彷彿處於游離夢境邊緣,一切都熔於扭曲的高熱而所有本應鮮明的色彩與形貌僅存斑駁輪廓。
Eggsy注視金紅色的火光在Harry微亂的鬈髮上搖晃,節奏一如自己的陰莖在他舌頭上搏動,青年的身體對他指節的形狀指尖抽插的熱度太過熟悉,甚至一時難以分清回應他的是習慣或真的出於被挑動的慾望。他雙膝大張跨在年長的紳士肩頭,柔軔的腰彎折成能讓他輕易動作的角度,那人修長優雅的手指正一點一點撕開他,以一種溫柔卻殘酷的堅定,Eggsy被動地在他每一個動作裡沉重的吸氣,在他插進第二隻手指時微微睜大了眼睛。

『救……』
年輕的騎士單膝點地,小心翼翼握起那隻手但那些顫抖手指的主人只來得及吐出最後一個柔和的氣音。他曾經見過這個男人,就在村莊唯一的小店門外,他大方收下自己送他的一瓶可樂,給了他一點說不上有用的旁觀情報。
可樂,可口。
男人用帶有濃重口音的音調說,可口,燦爛的笑容下是被煙草薰出深深色澤的一口黃牙。
『有多少活口?』他不抱希望地問,站在他身側的組員臉色凝重地搖頭,一如預料。

有什麼在不安地絞動,在緊張的大腿內側在身體深處,Eggsy擺動腰肢或許只是反射動作,Harry所做的一切都一如平時,他插入了三隻手指,深而緩慢地操著他的男孩,指腹精準輾磨身體裡感覺最敏銳的那一小塊肌肉,Eggsy安靜地艱難地喘息,往上挺動把自己更多送進Harry溼熱的嘴裡,垂放的手摸索著從身後環抱住他的另一雙手,指尖纏緊那些有力的骨節嶙峋的手指,Eggsy轉頭尋求Merlin的吻,輕顫的唇貼上男人下顎,沿著他清晰的骨骼線條往上舔到嘴角,Merlin總愛在這種時候同時操他的嘴因為他們都樂於彰顯他是彼此間不可缺少的連結,他會用手指、用舌頭、用他粗而長的陰莖把他整個填滿,Eggsy咬著他的下唇,魔法師卻在他嘴裡無聲嘆息,在回吻之前溫柔避開了更多碰觸。

『你,哪來?什麼地方?』
他常看見那男孩在他們暫時落腳的房外探頭探腦,偽裝成志工的好處是展露再多好奇心也只會被當成無知造就的過度熱誠,Eggsy和男孩胡亂混雜英、法文以及一點惡補來的當地語言攀談,竟也能漫無邊際閒聊上好久。
『英國,是個島國,』Eggsy看見男孩困惑的眼神,抓抓頭試圖用雙方都能了解的少少字彙說明,『島國就是,在海裡……糟了海怎麼說,啊,很大很大的水上的土地。』
男孩7歲,和Grace差不多年紀,看來卻更顯得年長,就像有什麼大力壓縮了他的童年而他自身對此毫無覺悟。他們有時會一起走到村莊外,男孩會用Eggsy在幾天相處後泰半能夠猜出含意的簡單字句給他一些有趣的情報,那些人幾乎不會走進村莊,但有時會開著車經過,好多台車,不,不是從那裡進去,是山後面,車子都往那裡去,有時候進去的比出來的多,或反過來。
你們這些外地人,真奇怪啊。男孩笑著作結,潔白的牙齒在黝黑臉龐上燦爛生光。

Harry跪在Eggsy兩腿之間,來回撫摸他赤裸的腰和膝蓋邊緣,將他沉甸甸的囊袋整個握進手裡,粗魯的揉捏間雜輕柔拉扯,指腹巧妙撥動緊張的雙球,每一次節奏變換都讓青年頂到下腹卻被刻意忽略的陰莖渴求地抽動,另一手捉著他大腿更把他打開,Eggsy在Harry一口氣插到深處時忍不住弓起身體發出窒息般的嗚咽,他們三人在一起時從未如此安靜,起居室裡除了柴火燃燒的細小爆裂聲音之外只能聽見沉重壓抑的呼吸,年長的紳士略微抽離後再次頂了進去,動作比前一次更狠更精準,Eggsy在他粗長漂亮的陰莖火辣輾磨前列線那剎那哽咽著喘出一連串細小溼潤的喉音,那聲音把屋裡濃重的靜謐強迫撕開一角,露出現實與非現實之間扭曲變形的裂縫,就好像那些更進一步就會成為啜泣的喘息把他們帶回真正的日常而非無聲的純然展示慾望的超脫。

「再、Harry、更、」聲音一旦流洩就再無法關上,Eggsy沒有意識到自己還緊緊抓著靠著沙發撐起上身的Merlin,頸子在Harry重重戳刺的同時彷彿失去繼續撐持頭顱的力氣,他的後腦靠在男人肩窩哼出一小串介於「唔」或「呃」之間的氣音,Merlin在他耳邊粗重的呼吸,他伸手擼動魔法師粗厚的勃起就像他、他們總會做的那樣,男人沉重地吸氣,卻出乎意料地捉緊青年的手阻止他更進一步。

Eggsy在那些帶有憂慮的拒絕裡困惑地扭動,另一手滑進Harry散下的髮絲裡,年長的紳士轉頭咬住他手腕,就在色澤暗青的血脈上方,牙尖陷進膚肉幾乎滲出血沫,帶有撕裂感的鈍痛逼出青年壓抑的哀鳴,而他身後的男人終於伸出手按住Harry,就在泛著汗水的頸子後方,還不足以致命卻無疑深具威脅的那一小塊凹陷上,「Shit!Harry,你不能在我身上強暴他。」

「我有嗎?」Harry的視線長久停留在Merlin、和被夾在他倆之間氣息紊亂的Eggsy臉上,甚至帶著淺淺笑意的雙眼在火光中凜冽而從容,他在說話間放緩了節奏,飽脹的陰囊隨著他每一次頂入在青年臀肉上拍擊出淫穢渴慾的聲響,他沒有過多安撫小聲呻吟的Eggsy,反而越過他肩頭張嘴吻住Merlin,他多年的好友與同僚、現在的情人,軟熱的舌頭強硬摩蹭著他的,而Merlin在那一瞬突然懂了自己為何對現在的Harry感覺如此熟悉。

那樣帶有憤怒卻完美自控的殘酷與勢在必得,那是他這麼長久的時間裡所注視著的Harry Hart,那是Kingsman危險致命的純潔騎士,那是Galahad──
他的Galahad。

『Sir Galahad。』
靠在他肩頭的女孩──她可能早過了「女孩」的年紀,但那個少女般的外表讓她能夠完美演出一個和友人們四處打工遊歷的大學生──小小聲說話,就好像只要這麼做那些聲音就不會透過他倆身上的微型設備流進任何線路裡一樣,『我知道平安夜已經過了,可是那時我怎麼也趕不回總部……』
Eggsy好笑地看著她,對那些刻意的欲言又止包藏著什麼心知肚明,『傳統就是傳統,而且妳明明就是外勤吧!』他在女孩大剌剌地扮了個鬼臉時忍不住笑了出來,『不,我不會答應妳任何事情,妳只能等到下一個平安夜。』
女孩微微一愣之後睜大眼,『所以我也可以對您提出一個要求嗎?不會被拒絕的?』
『噓,』Eggsy豎起食指放在唇上,淘氣地眨眨一隻眼睛,『這是特例。』

那雙曾被驚喜點亮的雙眼如今空洞仰望藍得不可思議的晴空,撕開臉頰的彈孔讓她蒼白的嘴唇維持如同微笑的上揚。年輕的Gahalad親手把她放進屍袋抱上專機,和他們的另一名同僚安靜並躺著就像他們在那個村莊潛伏時那樣,所有人擠在大通舖上好像他們真的只是一群不知世事的年輕志工。
死亡的冰冷手指無聲點燃騎士的怒火宛如寒夜中星雨漫天驟落,青年冷戾的視線越過對他來說並不存在的距離又一次滑進他不久前曾經潛入的基地,那一次他沒有留下任何一具不必要的屍體,沒有製造任何不必要的殺戮,而現在他眼前的一切告訴他沒有人能在任何時刻判斷任何東西沒有必要。
『Merlin,』他沉聲說,知道線路那一頭的魔法師帶著什麼表情安靜陪伴這一切。
『我要那個組織從世界上徹底消失,現在。』

Eggsy折起柔韌的四肢跪趴在地毯上,汗溼的額頭一次次擦過前臂,半乾的體液黏糊糊地糾結著恥毛,維持勃起狀態的陰莖通紅硬直著懸在兩腿之間但他沒想到可以自己去碰它,他不記得上一次這麼徹底地被插射是什麼時候,事實上他現在暈沉的腦子裡記憶和現實是徹頭徹尾的一團混亂,Harry技巧性地交替用陰莖和手指幹他,前列線持續的高潮沖刷過他的每一寸神經而後把他完全淹沒,他在彷彿能夠漫無止境的快感裡戰慄,從繃緊的腰部以下都像是陷進燙熱濃重的流砂,輕微的麻木感在脹熱的皮膚上盤旋,Eggsy在又一次被推過邊緣時無措地蜷起身體,高度敏感的腸壁可以感覺到手指刻意緩慢地轉動、戳刺然後重重輾揉那一小塊肌肉,那真的太過、太過多了,青年猛地繃緊身體射了出來,身後的刺激沒有因此停下,手指抽離時陡然空虛的穴口反射性的搐動,又在他粗長的陰莖狠狠插到最深時下意識地畏縮,那人完全沒打算住手似的抓握青年兩邊臀瓣往內擠壓,那讓他緊窄的後穴更能徹底感覺自己正在被完全撕開,Harry深而重地摩擦、撞擊內裡,每一次頂入都能操出他一個沙啞的短促的喉音。

「Harry、Harry、我──」破碎的語尾壓在覆上汗水的皮膚上模糊成毫無自覺的啜泣,他可以隱約感覺到Harry在要求他交出些什麼但又同時對那個「什麼」毫無概念,「我已經……不能……」在持續的高潮中筋疲力竭的身體難以再承受更多刺激,一隻手臂穿過他腰際把他往後拉坐到男人大腿上,被體重加深貫穿的快感在此時此刻幾乎只剩下被撕裂的痛,Eggsy有一瞬間僵在原處哽住了呼吸,Harry的手指刷過被打溼的暗金色的毛髮,他的男孩在他溫柔卻強硬地握住半勃的陰莖根部時不禁為那些動作裡暗示的殘忍顫抖,年長的紳士手臂扣緊他的腰,下上擼動他游走疼痛邊緣的勃起,而他在那些優雅致命的手指輕巧扭動包皮強硬逼出更多高潮的分秒眼前一片黑暗徹底失神,尖叫著分崩離析。

『給你,』男孩從來就沒能真的知道那個從很大很大的水中央、他稱為『Eli』的青年為何而來,就像他從沒弄懂那些會來教一陣子英文幫他治好牙痛,用力揮手說永不遺忘的男男女女後來去了哪裡。他給了青年一隻玫瑰因為那是他家的田裡最值錢美麗的作物,因為青年從來沒問過他需要什麼幫助想要什麼禮物;因為青年那雙帶有惡作劇般光芒的綠眼睛像極了他仔細栽下的玫瑰花苗上晶瑩的露珠;因為青年蹲在他身邊講話時溫和機敏的笑臉和他面對他自己的同伴時沒有絲毫分別。
『花,紅色的,』男孩在青年又露出那樣的笑容接下花朵時說,『玫瑰。』
青年像是呆了好一會兒才眨眨眼,小心翼翼把她插在他色如渡鴉的西裝口袋裡,輕聲跟男孩說好好照顧媽媽和自己,或許我們還會再見。

「夠了,」那個聲音很沉、很穩,像是壓抑了太多情緒反而失去表情。那雙手輕柔捧起青年的臉,很輕很輕地吻著他的耳朵額頭臉頰鼻尖眼睫,溼潤的呼吸吹在鼻翼瑟縮的陰影下輕柔一如放在迷失男孩額上的頂針,「Eggsy。」他在他睜得大大反而更顯空洞的眼睛邊緣喃喃,帶著柔軟喉音的音調宛如魔咒而他的青年散渙的眼眸隔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緩慢聚焦在他帶著擔憂的神情上,「……Merlin?」

他一手放上青年被汗水打溼的後頸,另一手輕輕拉開了Harry,前任騎士修長的手指順從地溜回他掌心,Merlin可以清楚感覺到他的情人們或許並不自覺,卻各自在他手裡鬆卸下來,他又吻了吻Eggsy,越過他肩頭凝視Harry和無聲潛行在他琥珀般的眼底那些冷靜疼痛的憂傷,他想皺眉最終卻只是嘆了口氣,他看著自己年輕的情人彷彿懸在崩塌邊緣的搖搖欲墜,「你想要這個?真的?」

他在花田裡找到了咧開嘴燦爛微笑的男孩。
盛開的花朵在強烈陽光下蜷曲起花瓣藏匿剛剛開始腐敗的酸臭,血腥染開的污黑攀在邊緣不甘失聲的示威,男孩的手上還握著一小束玫瑰,是和他別在胸口同樣的豔紅。
『給你。』青年從男孩手上接下一朵玫瑰;他對少女般的同伴淘氣眨著一隻眼睛,『別說出去,要是我被整個後勤包圍就要算在妳頭上!』;『回來,Galahad,』他的王、他的魔法師、他的導師們冰冷客觀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際,『Kingsman不會讓他們等太久的。現在,回來。』;『我想看看你說的,海,英文這麼說對嗎?我看了好多照片,』男孩對即將離開的青年這麼說,微微歪著頭的模樣既成熟又天真,『真正的海一定很漂亮吧。』;『有多少活口?』他問,一起行動的組員對他搖頭,他看見被砸毀泰半的小店角落殘缺不全的塑膠箱,紅白圖樣的汽水殘骸綴在黑褐濃稠的水窪間,乾淨到刺目;『我種了很多,』男孩看來如此自豪,為他手中馨香豔麗的花朵彷彿她就是小行星上的唯一,『給你。』
年輕的騎士能夠輕易致命的手指下意識撫過胸前,心臟那塊位置空蕩蕩地什麼也沒有剩下。

青年顫抖的手指攀上魔法師微微繃緊的前臂,另一手握住Harry輕柔搭在他腰際的手,攥緊那些手指就像一旦放開就會失去,他張嘴吻住Merlin,在他唇邊渴求地嗚咽,「我不想要『想』,」他喃喃,「幫我……求你們了……」

那聲音如此軟弱如此戀慕,Merlin在Eggsy勉強張開腿纏上腰際試圖把自己更壓向他時嘆了口氣,瞪視Harry的眼神不無責怪,他長年的好友與同僚,被他深愛多年的男人直至此時才終於淺淺笑出一抹苦澀。Merlin的手撫過他倆臉頰,「都給我待在這,」他說,冷靜的命令甚至接近任務模式,Harry或許沒注意到自己鬆了口氣,他在Merlin起身走開時勾過Eggsy的下巴讓自己能更簡單地吻他,他的男孩蹭在他胸口,仰望的神情純真、破碎、疲憊不堪,有一瞬間Harry想起了曾經同樣年輕的自己,那些慘痛的失敗無法挽回的錯誤,徒然伸出卻被拍開的手,他知道必定是這個表情擊垮了Merlin因為他幾乎可以看見同樣的憐愛正在眨眼間把自己淹沒。

「後悔了?」

他們的魔法師重新回到他倆身邊,低頭吻上Harry時眼神終於多了一點調侃,Harry真的瞪了他一眼才苦笑著接下Merlin拿來的潤滑劑,在掌心捂熱了之後重新用兩手裹住Eggsy軟下的陰莖,不同於逼迫地握在掌心,小幅滑動的動作甚至是不帶情慾的撫慰。

Eggsy靠在他胸前,對Merlin伸出手而男人停了幾秒才安靜回到他倆之間,伸手撫磨青年在幾次高潮和體液浸潤下鬆軟潮溼的後穴,手掌溫柔把更多潤滑在他身後抹開,Eggsy在那樣憐愛的觸摸中邀請般地抬起腰把自己更放進他倆給予的全部,他年長情人們的手和唇舌和碰觸以及那所有一切帶來的狂亂和熾熱。

當Merlin用肩膀架高他雙腿,在Harry根本沒有退出的狀態下緩慢插了進來時Eggsy忍不住尖叫著又射了一次,他、他們本來就喜歡這個而他其實不記得他年長的情人們是不是從來技巧就如此精熟火辣,事實上現在他什麼也想不起來,他只知道Harry滿懷愛意地吻著他而Merlin把他倆穩穩固定在他如同擁有魔法的手臂裡,那或許就是他真正想要的全部。他在又一次被溫柔拉上高點時或許毫無自覺地哭了起來,夾雜著呻吟或哭喊,嘶啞地哀求他們射在他裡面一點不剩,他的情人們輕柔捧著他把他裹在兩人之間,「你可以向我們要求任何事,Eggsy,」Harry在他耳邊低語,堅定如同一個永不反悔的承諾。

而他們年輕的情人終於能夠在他想要的、徹底交出一切的高潮裡安心地昏沉睡去。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