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14/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現在
企業號 艦橋

VNtroixa加入星際聯邦,同時與星聯簽訂商業條約的消息傳來時,企業號已經出發回航往13-6太空站,準備繼續之前未完成的補給和維修工作。
由於VNtroixa提前封閉,正式的條約將在十年後簽署,在那之前將由P’sa協助巡守VNtroixa領空。

「從結果來說,還算不錯,」在PADD上簽完最後一份文件,Kirk在將PADD遞回給文書士時自語般地說。

「Jim!你現在總該有空到醫療艙來了吧?」之前連續說了幾次卻總被Kirk用各種理由推拖,McCoy選在這一班勤務時間即將結束時親自殺上艦橋,頗有就算是拖他也要把Kirk拖去檢查的氣勢。

「Bones,很高興看到你,」皮笑肉不笑地招呼,Kirk相當隨便地一擺手,「我好得很,去醫療艙做什麼?」

「你以為我真的會忘記你從VNtroixa離開之後就沒回來複診過嗎?我在你身上打了5隻不同的疫苗,其中4隻完全是未經實驗的測試藥劑,天知道那會不會有什麼一時沒發作的副作用!」

「你真是完全把我當成實驗動物了對吧?」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Kirk卻的確露出純然理智的眼神,McCoy微微一凜,「Jim?」

「我開玩笑、開玩笑的。」Kirk戳了他一下,終於真的微笑起來,只是一點線條的軟化就讓他又變回那個McCoy熟悉的James Kirk,McCoy不知為何鬆了口氣,「一點也不好笑,」他喃喃抱怨,帶著他那飽受Kirk長期折磨的標準神情。

「別這麼兇嘛,我現在不是活蹦亂跳的嗎。」

「那、是、現、在,而且我一點都不確定你那個已經夠傻了的腦子沒有受到什麼現在看不出來的損傷,」McCoy停頓了一下,他突然湊到Kirk身邊,語氣嚴肅,「你和Spock在搞什麼?」

「嘎?」完全沒想到會跳出這個話題,Kirk困惑地眨眨眼,「什麼搞什麼?」

「就是──」

距離企業號離開VNtroixa星已經將近24小時。Spock在啟航之後便在McCoy和Kirk聯手逼迫下承諾至少會「真的」休息一天,具體做法雖不清楚,但大概是瓦肯的冥想那類神神秘秘的東西,McCoy咂了咂嘴,「在我找到過敏源之前那大半天,你也一樣『活蹦亂跳』的,少給我來『莫名其妙好了』那套,我知道不是那麼回事。」

「你真是太瞭解我了~完全說出我想說的。」

McCoy狠狠瞪著Kirk,後者卻只一攤手,「我是真的莫名其妙,你要是真這麼好奇,該去問Spock。」
「所以還是Spock做了什麼,」McCoy盯著Kirk居然毫不心虛的臉,他突然頓悟對方就是吃定自己不可能從Spock那裡挖出任何說法,McCoy暗罵了句,終於暫時放棄,「好吧,我就當他是個神奇的瓦肯療法。那更可能把腦子搞得亂七八糟,你給我去做個全面檢查好了!」

半是威脅地這麼說,McCoy不失得意地斜睨著Kirk,沒想到後者全不如預期中的馬上開始掙扎抵抗。
「我的腦子一點問題都沒有。」Kirk聳聳肩,臉上不自覺地浮現一股自信,某種不容置疑的理所當然,McCoy才困惑於為什麼會覺得那份理所當然微妙地有種熟悉感,就又想起他不久前在醫療艙裡看見Kirk和Spock相處時的樣子,兩人即使沒有任何交談,卻的確散發出這樣的氣息。想要反駁或說些什麼,半天也只是張了張嘴,又把幾句不滿嚥了回去,「這不科學,」最終他這麼說,刻意使用了一種你敢再多說我就真的掐死你的語氣。

「別學Spock講話,那太不像你了,」Kirk認真地說,他伸了個懶腰站起身,「沒什麼事的話,我要走了。」

McCoy一愣,「啊?」

「時間到了,你之前不是叫我不值班的時候好好休息嗎?所以我不值班了。」

「那去做檢查!」

「就說了我一點事都沒有,」Kirk好氣又好笑地瞥了他一眼,「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我會找時間去的。」

「你下午就這樣說了。」

「有嗎?那……我保證,如果我有任何不舒服,就算只是一點點,我也會去煩死你,這樣可以了嗎?」邊說著他竟已經邊往外走,突然想起什麼又回過頭,「Mr. Chekov,維持航道,以曲速2級前進。」

「是,長官。」

McCoy抱著一肚子不滿跟在Kirk身後,看他真的走進高速電梯時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進去,「你真的會休息?」

「會,」Kirk答得相當乾脆,「但在那之前我有另一件事得做。」

「嗯?」

Kirk不再回答,在高速電梯停在第5甲板時丟下一臉疑惑的McCoy,踩著輕鬆的步伐踏進走廊,在某一扇門前停了下來,他幾乎沒有絲毫猶豫便抬起手,又在真正敲響那扇門前看著它在自己面前無聲無息地自動分開。

Kirk看著站在房裡那個人,帶著一抹或許毫無自覺的溫情,「Mr. Spock。」

他面前的瓦肯人靜靜凝視他幾秒,才往後退一步讓出Kirk能夠進屋的空間,「我並不想這麼說,但事實上,」他只猶豫了極短暫的時間,如果能夠承認,他臉上的神情無疑是一個很淺很淺的笑,「我或許會懷念這一小段時光。」

「或許我也會,」刻意用了同樣的句子,Kirk直視著對方不曾稍移的目光銳利而澄澈,他一步踏前,輕快地笑了出來,「該死的我還真的會。」

而門扉在他身後倏然緊閉。

-End-

[Note]
這一篇收在同人小說本《低語星空》裡,也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篇,寫得超開心www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