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mpressed at the first sight II_6/6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Lestrade再出現在貝克街,已經是當天將近深夜時分,不是個適於拜訪的時間,但也沒人特別在意。

「抱歉,拖到這個時間,總有些文件得處理,」蘇格蘭場的名探長向John要了杯熱茶,即使眼角微皺的細紋露出一絲疲憊也完全無損他眉宇間的輕鬆,看起來甚至顯得神采奕奕,「我只是想在明早的新聞之前先向你們說聲謝謝。」他向Sherlock伸出手,對方瞪著那隻手三秒,反常地抬起手甩了甩,那動作幾乎能算是熱情,連John都沒想到要提醒他至少保持點禮貌。

Sherlock窩在他那張扶手椅上,視線沒有離開過手機螢幕,「下次如果你能找些比較有意思的案子來給我更好。」

Lestrade和John對視一眼,各自咧出一個笑,「我會為了我們的友誼努力破不了案的,」他說,而Sherlock在聽見『友誼』這個字眼時毫不意外地發出一個彷彿被貓狠抓一把的扭曲雜音。

「拜託,別再提這個字眼了,」John完全是故意地擺出一副受不了的神色,「他只要聽到這些就會全身不舒服,你知道,就像沒發過水痘的小孩。」在Sherlock決定抗議或用他那張尖刻的嘴把所有人全損過一遍之前,John以一個低笑帶開了話題,「我可以好奇Mycroft到底給你什麼嗎?」

「嗯?噢,監視器畫面,」Lestrade回答,「在那個男孩失蹤的可能時間前後三小時之間,那一區所有拍到那孩子的監視器畫面,雖然沒有那孩子上車的影像,不過在Sherlock確定犯人的車之後做出比對,就時間上來看那是唯一和那孩子同時出現在同一街道的車輛,當然還有那輛車出現在棄屍地點附近的畫面,對檢察官來說這幾乎和認罪沒兩樣了,他們跑不掉的。當然,警方也能調閱這些畫面,雖然這麼說有點……不過如果是我們自己想找,中間會遇到的麻煩和時間拖延……」他苦笑了一下,「或許絕不可能在他們綁架下一個孩子之前順利逮到人。」

「這是你的主意吧?」John瞥了Sherlock一眼,而黑髮的偵探給了他一個少說蠢話的假笑,「這件事本來就是他搞出來的,想裝成什麼都不知道就太不有趣了。」

Lestrade在聽見這句話時安靜了一小會兒。John不禁懷疑他或許從來就知道這件案子是為什麼、又是誰傳到他手上,他只是緘默不言,John聳了聳肩,那或許是這對兄弟和這位蘇格蘭場的好探長維持友誼的獨特方式──即使仔細深思實在相當扭曲,不過誰知道呢,扯上Holmes,又有什麼事能以常理評斷?「他們承認犯案了嗎?」

「差不多,那個女人坦承是她策劃了這一連串的綁架,她說她那時想不出其他方式快速賺錢養活她的女兒,而且她從來就不想真的傷害那些小孩,那都只是……意外,」Lestrade極其難得地冷笑了一下,「看看陪審團會不會接受這種說法吧。」

「那個女孩呢?」

「Ariel,她的名字是Ariel,」Lestrade低聲說,「暫時先交給保護所,當然她是從犯,但今天看來檢方很可能會決定一同起訴她,這案子牽連的被害者太多了,不可能就這樣過去,更何況她……她對這整件事的概念都和一般人不一樣,她只知道她的父母教她的那些,如果上庭,憤怒的陪審團大概不會放過她。」他深吸了口氣,「她才十歲,快要十一……和當年死去的Lisa幾乎同年,很諷刺不是?」

「如果這次她們沒被抓到,那麼下一個繼承『家族生意』的就會是她,但她們被抓了,她會離開原生家庭,如果敗訴,那她大概得在少年監獄待到成年,這可能性很高,因為她年紀小又是從犯,轉進一般監獄四、五年就可能就有假釋機會,用十二年的監獄生活換一輩子,也不算太糟,」Sherlock不改冷漠地說,而John和Lestrade反而因為那其中近乎善意的情緒愣了一下。

「也許……的確是如此,」最終是Lestrade接了話,「總之,犯人很快就會被起訴,牽扯上兒童綁架和謀殺,社會不會容許這種案件被拖延,」他將手上一份文件推到Sherlock面前,「雖然我想你可能不會有興趣,不過這是當年我辦那個案子的記錄,或許你想當成紀念品?」他盯著Sherlock略帶嫌棄的表情搖搖頭,動作間帶有一掃陰霾的雲淡風輕,「我不想再留著它了。」

撇了撇嘴角,Sherlock任由那份文件被留在桌上,「隨你。」

「那麼,我也該走了。」Lestrade站起身,他對John點點頭,「我還得去個地方,改天我會再來。」

「在這種時間?」John瞥了眼手錶。

「嗯,」Lestrade的目光落在那份闔起的文件夾上,好一會兒他才堅定地點點頭,「得在明天新聞報出這件事之前,先走了。」

而黑髮的偵探終於揚起下頷,視線由上而下掃過他周身,很輕很輕的冷哼意外地不帶太多諷刺,「Mycroft。」

Lestrade呆了呆,張開口卻像是吞回一個像是「你怎麼?」或「也不是」之類的字眼,停頓了好一會兒才歪著嘴角笑了起來,「是啊,雖然他做了那麼多……我也不曉得該不該感謝的事,但這一件,」他拍拍口袋露出一角的信封,眼神真誠,「我真的很感謝他的關心。你不會傳達這個的對吧?先走了,John,改天見。」

「晚安,」對轉身離開的Lestrade擺擺手,John起身準備稍微打理一下桌子,手指在那份文件上停了一停,他終於還是忍不住開口,「他要去哪?」

「嗯?」

「Lestrade。」

而Sherlock只是看了眼那份文件,「自己想想,」他拋下這一句,丟下手機轉而拿起了小提琴,輕快的旋律是小提琴版本的Serenade for the Doll,John眨著眼聽了一小會兒,雖然是不認識的曲子卻意外有種溫柔歡樂的情緒流轉其中,他轉身走進廚房重新泡了兩杯熱茶,而後帶著杯子窩進他喜歡的那張扶手椅。

做為一天的收尾,這著實不錯。他心想,而他面前的偵探只在他坐下的同時丟給他一個少這麼情緒化的眼神,近乎微笑。
m

車程約莫四十分鐘。
Lestrade隨意將車停在門外車道上,那是間獨棟的三層建築,和鄰居之間隔著後花園和一道矮牆。他從路標確認這的確是他尋找的地點,在走到門口之前都不曾停下的腳步終於在抬起手放上門鈴那一瞬遲疑。
那感覺就像是約會遲到,遲到了太久,久得連想好的理由和藉口都已經被遲到這件事的驚慌擠到思緒後方,即使人到了定點也再想不起遲到之外的任何事情。

他很深很深地吸了口氣,手指下意識地摩挲著口袋裡的信封,彷彿那柔軟精緻的紙張觸感可以給他多一些決心,他知道信封裡有什麼,一張照片,和一張以優雅字跡寫下的紙條,其上除了這個地址之外空無一物。是那個男人的字跡,從未真正熟悉但也不感覺陌生,一如當年他收到的那封裝著升級考試報名表和督察推薦函的信一樣,看似輕描淡寫又飽含審慎。
Lestrade再一次捏緊手掌,指尖幾乎能夠隔著信封擦過那一行鋼筆寫就的文字。他閉了閉眼,按下了門鈴。

「嗨,」對著那扇門扉拉開那一瞬間傾洩而出的燈光,和那個曾經在他眼底刻下至今無法抹滅的悲傷形象的身影,他輕輕地、堅定地打了招呼,「我是Lestrade,我們曾經見過,還記得我嗎?」

「……是你?」
「媽咪?」

「是,」他有些緊張,更有幾分難以言喻的解脫,在一個小小的孩子擠進這一個畫面的剎那他以為自己發聲哽咽,但他事實上只是看著在他記憶中從未停止悲痛的女人,無比慎重、無比輕柔地說:「呃,我只是想告訴妳,我們抓到犯人了。對不起,晚了這麼久,對不起。」
他低聲重覆,而腦海中那曾經像是永遠不會終結的悲鳴也在這幾個字句之間終於黯淡,終於再無聲息。

-En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