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mpressed at the first sight Ⅰ_2/2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後來呢?」在酒吧半明的燈光裡,個子矮小的前軍醫饒富興味地看著面前的探長,「他就這樣走了?沒有留下來硬要介入辦案?」

「沒有,我想他是真的覺得無聊。那個副理的確是共犯,在我拿出警官證當場要求他先帶我去看監視器畫面時他的臉色就不對勁,後來看到的確拍到了歹徒背著的背包他就開始驚慌了。我向長官提出這個可能性,請專門部門調查了那間分行的財務,那個副理虧空了上百萬,所以才搞出這一個假搶案。」呷了口淡啤,Lestrade聳聳肩,「老實說,我是感謝Sherlock的,如果不是他當場指出副理是主謀,我真不能確定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查出這一點。」

John噴出一個小小的笑,「你聽起來並不是很甘願。」

「當時?對,我的確不是很甘願,事實上現在也是,這個人的態度怎麼能糟到那種程度?」

稍微想像了一下,一個比現在更年輕、或許更鋒芒四射甚至更咄咄逼人的Sherlock Holmes,John看向Lestrade的眼神不由得同情,「但他是正確的。」

「這才是最糟糕的部份,你就是找不出地方說他錯!」稍微加重了音量,Lestrade在話題真正發展成抱怨之前收斂了單純情緒上的不滿,他抓起面前的啤酒大大灌了一口而後嘆了口氣,「完全忽略被他當成笨蛋的那些部份,認識他也不是件壞事。」

安靜凝視雖然嘴上這麼說,神情卻不自覺帶著幾分愉悅的Lestrade,John好笑地搖搖頭,「並沒有那麼糟糕,不是嗎。」

Lestrade反而因為這句話中無庸置疑的肯定眨了眨眼,視線在John看不出一絲虛偽的臉上停了幾秒,他不由得回想第一次在犯罪現場看到這個男人時的感覺:無害、內斂,和所有被Sherlock拖著跑的人或多或少總會帶有的一絲茫然無措,當時的自己把大部份的心思放在連續殺人案件上,但這個被Sherlock說是「和我一起」的男人卻只用一句話就吸引了那傢伙在辦案時總把其他人事物視若草芥的注意力,就算只是瞬間,但Sherlock聽見那句「太精彩了」時的動搖大概是Lestrade認識他五年多來首次看見。
……當然,會在現場對那個蠻橫無理鄙夷一切他眼中的愚蠢行徑的男人回以任何誇獎的人,John Watson也算是Lestrade首次看見。

「你還真能和他當室友,」雖然之前就這麼說過,Lestrade還是不免感嘆。他啜了口啤酒,看著John在吧台閃動的光影中顯得意外冷漠的臉部線條,同時不由得想起不止一次看見這張臉在Sherlock面前笑得皺成一團的柔軟,他掀了掀唇,語帶保留,「呃……你們真的、你知道我當然不在意這種事,男友……什麼的,我沒有探人隱私的意思,只是──」

John翻了個白眼,除了無奈還是無奈,「我們不是一對。說真的,你真覺得那人會和哪個特定的人交往,發展一段戀愛關係?我連他是不是真的能夠感覺關心都、」John突然安靜了一小會兒,末了他揮揮手,「當我沒說。」

Leatrde挑起眉,注意到John語氣轉換間那一絲細微的溫柔,他在挑明這一點和當成沒發現之間遲疑了一瞬而後選擇後者,那或許是當事人自己毫無自覺、甚至不需要有所自覺的情緒,「我有時候懷疑他根本是無性戀。」Lestrade有些誇張地聳肩,語調刻意促狹,「你知道,對人類沒興趣、對性沒興趣,搞不好還是個處男。」

John偏著頭,雖然知道這有些失禮還是不免試圖想像Sherlock和任何一個女人、男人站在一起可能會是什麼樣子,最終他只因為完全無法在腦中營造任何畫面而噴出一個不雅的低笑,「抱歉,那真是太、」停了一停,John又笑了一陣,「太有說服力了。你真是這樣想他的?」

「不是只有我,我們有賭盤。」在John睜大眼看來時Lestrade一攤手,「我沒參加,我只是知道。賭他是同性戀和雙的都不少,無性戀佔一部份,當然很多人根本認為他就是個怪、」他看見前軍醫臉上的淺笑在眨眼間消失,Lestrade安靜了幾秒,在John並非責怪卻無疑強烈不贊同的眼神下湧生一股罪惡感,「我很抱歉,我沒有那個意思。」

John能夠從Lestrade每一個表情裡看見那毫不掩飾的愧疚,他輕吸了口氣,很輕很輕地擺了擺手,「沒事,我知道。」他露出一個微笑,「而且我真的懂,有時聽他講話忍不住想狠揍他一拳的衝動。」

那語氣中的輕快和認真讓Lestrade跟著笑了起來,「原來你也會想揍他嗎?老實說,以前我常覺得他從某方面來說真的很像是會自己走動,總在高速運轉的思考機器人,性格惡劣的程度也異於常人。」

「相信我,我想揍他的次數必定遠超過任何人的想像。」

Lestrade看著前軍醫幾乎可說是頑皮地眨了眨一隻眼睛,想起今晚稍早,帶著一份其實本要交給Sherlock的文件,在221B樓下正巧撞上一拐一拐下樓的John時他臉上毫無疑義的怒火,Lestrade努力在同情和爆笑間穩固平衡,「這是為什麼你在這裡?」

John因為這個提醒想起了今晚之所以會寧可跛著條腿出門也不想待在家裡的原因,他皺起眉,惱怒當然沒有維持這麼久的時間,他只是想起Sherlock的蠻不講理時不免留有一絲不快。他對探長點了頭,「不幸的,對,這是為什麼我在這裡。」

「他又幹了什麼好事?終於燒了你們的廚房?」

「他前幾個星期燒過了,不,不是。」John瞇起眼,試圖為自己晚上的憤怒找出確切的理由,不完全是因為Sherlock那個基本上就沒有必要的實驗,不。畢竟他只是在起居室裡擺上各種容器,裝或塗上化學藥劑然後自己躺在那些大大小小的碗碟瓶罐之間,聲稱「這只是個實驗,我有點好奇在一般居家這種原本就充滿化學製品的環境裡,人對單一非一般常見份量的特定藥品的敏感性」,而John在距Sherlock不到三步遠的地方撿起一個標註「苯酚.20g」的廣口瓶時決定自己的容忍到了極限 。
在對於實驗安全、後續清掃以及這裡他媽的不是只住了你一個的重要議題上完全得不到共識,John在Sherlock充滿不耐而且毫無任何歉疚地丟來一句「所以我貼上了標籤。我以為你至少識字,醫生」後二話不說甩門而出。

「很嚴重嗎?」注視John陰晴不定的神情,Lestrade藏起小小的笑。他不是不同情,真的,事實上所有正面遭受Sherlock無禮對待的人都值得得到發自內心的同情,只是當這個人是John Watson,Lestrade暗暗決定也不用太為他擔這份心。

「他把高劑量的——」John才開口又停下,「算了,」他搖搖頭,把幾句抱怨收回嘴裡。就算對任何人抱怨也於事無補,而且考慮到Lestrade的立場,有些的確不該出現在一般家庭裡的藥品還是不要對他細說為妙。

憑著直覺猜到John為何突然閉口的原因,Lestrade也不多加追問,他只是給自己和John各追加了一杯苦啤,「敬能和全英國最不適合當室友的男人成為室友的John Watson。」

不禁好笑,跟著Lestrade灌了小半杯酒,John突然一頓,「Lestrade。」
「嗯?」

「你叫我John。」John歪著頭,是他感覺好奇時慣於出現的動作,「在我們獨處的時候。」

「呃、」Lestrade愣了一愣。

John仔細回想,這次瞇起了眼睛,「應該說,是Sherlock不在的時候。」

「呃、」還沒想好怎麼面對John的疑問,必然出現的問題已經迎面而來,「為什麼?」

Lestrade盯著他,在回答與否之間掙扎了一小會兒,最終他嘆了口氣,「你沒發現。」

那是個肯定句,甚至不包含任何讓人質疑的空間,John為此露出明顯的好奇,「發現什麼?」

「上次,前幾個星期,你和Sherlock一起來過警局拿他想要的資料,記得嗎?」

「記得。」John點點頭,那是在他受傷沒多久之前,「和那個連續殺人、縱火案件相關的資料。」

「對,你還記得那天我叫了你的名字嗎?沒關係,那只是小事,我叫了Sherlock,看到你,我喊了『John』,那傢伙瞪我。說真的,他難道以為他個子高就可以這樣瞪人嗎?我還以為我做錯了什麼。」

「等等,所以你後來才叫我Dr. Watson──在Sherlock面前?」

「對,免得他又要煩人,或是用那種你大錯特錯但我不屑告訴你哪裡做錯的眼神瞄我,那也很煩,更何況我根本沒錯。」

「……這沒道理,那只是、」John停了幾秒、想起Sherlock硬把石膏上Lestrade寫上的電話塗掉然後自己簽上名字的幼稚行為,倏然瞇起的眼帶上一點點威脅性,「他只有八歲嗎!」

「心理年齡嗎?應該是。」Lestrade撇了撇嘴角,一派自然地啜了口啤酒,「我想,當然這完全是我個人的想法,我想,他在試著習慣自己的領域裡有一個不那麼受他掌控的存在,是,我是在說你,John。」

「透過在我身上簽名、和用這麼幼稚的方式表達他不喜歡別人直稱我的名字?這還真是讓人受寵若驚。」

「他只有八歲嘛。你看過哪個小孩子喜歡和人分享任何東西的?我們這位丹麥王子有比八歲小孩好上多少?」

John被Lestrade的比喻引出一陣笑,從某方面來說,那還真適合Sherlock。他思考了一會兒,把Sherlock的行為和曾經在醫院裡對付過的病童們做了比對,最終他承認,「沒好多少。」

「看吧。」Lestrade聳聳肩,「小孩子都是這樣,等他們建立自己的安全感就會好了。當然以Sherlock的情況來說,也可能是他失去新鮮感。反正不管是哪一種,」他看了John一眼,這次倒是正經得多,「你也沒準備被他控制不是嗎。」

而John只回以一個極其明確的淺笑。

喝完最後一口啤酒,John揉揉自己因久坐而有些疼痛的腿,Lestrade注意到他的動作,關心地多看了一眼,「還好嗎?」

「好多了,應該再幾天就連固定板都可以拆了。」

「那就好。」Lestrade盯著John傷腿上的固定板,想起之前的確在石膏上頭寫過字,還看到Molly和Mrs. Hudson都畫了圖,「自己換藥很辛苦吧?」

「嗯?」John微微一愣,「也不會。」

Lestrade有些訝異,正想說不愧本職是醫生,專業技巧果然和一般人不同,之前自己受傷時要換腿上的藥總覺得扭得很辛苦之類的誇獎,John一句「有個室友總是有些用處的」讓Lestrade立時闔上了嘴,他強迫自己把腦中Sherlock單膝跪在John面前,甚至可能把John的傷腿擱在他自己腿上好方便換藥的畫面塗成一片空白,「所以,是Sherlock?」他聽見自己在問,聲音乾得連自己能聽出其中驚恐。

John卻像是根本沒意識到Lestrade在想些什麼,淡淡飄來的眼神似乎說著那不是當然的嗎?卻像是出於禮貌沒有真的說出口。他帶著微笑叫來酒保準備結帳,Lestrade只是揮揮手阻止了他掏出皮夾的動作,「沒關係,我可以報公帳。」

「哦?謝啦。」

「這點公關費沒問題的。」蘇格蘭場的名探長咧嘴一笑,注視John拿起手杖,向自己道別後緩慢走開的背影,突然想起某個飄著細雨的夜,在某輛座車舒適卻冷漠的空間裡,那名總是形容優雅的男人聽似倨傲,卻隱約能夠窺見其中關懷深斂的聲音喃喃「我總得給他找個朋友」。

「你再不想承認,我也得說你是會錯的,Mycorft,」Lestrade搖搖頭,帶著一絲好笑、和一些發自內心的欣慰,「他不需要你替他找什麼朋友,他能給自己找到一個,也許……他也只需要這一個。」

-En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