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7/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2日前
企業號 醫療艙

「我不懂,這玩意兒怎麼就該死的沒效!」McCoy嘶聲咒罵,平穩雙手操作面前儀器的動作卻絲毫不紊。

「Dr. McCoy?」護士Chapel輕輕敲門後探頭而進,「你要我做的血液檢測結果出來了,我傳到你的PADD,請確認一下。」

「謝謝妳,」McCoy飛快對她點頭致謝旋即轉回手上的作業,停了一會兒他又抬起視線,果然看見Chapel靠在門邊看著自己,神色擔憂,「怎麼了?」

「艦長他……」她遲疑了幾秒,「真的沒事嗎?」

McCoy靜靜看著Chapel,著實猶豫好一會兒之後才真的嘆了口氣,「昨天之前我大概都可以安慰妳說『放心吧,那蠢小子跳進太空無人星球都不會有事』,可是現在?」他又一次看向面前的實驗結果,「就連我都快沒信心了……」

「還是找不出原因……嗎……」

「我知道他應該又是過敏,至少過敏的可能性到目前為止依然最高,我也相信Spock的判斷,那混小子大概早在登岸到太空站前就發燒了,只是他一聲不吭,現在我根本不曉得他到底燒了多久、症狀又是什麼。」

「也是因為那棵變種瓶子蘋果嗎?」她回憶著之前醫療室的慘況,心有餘悸地皺起眉,「當時有將近2/3的船員產生過敏反應,艦長本來就特別容易對一些、呃、匪夷所思的東西過敏不是嗎?」

「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再加上他最初的測驗結果也和其他『感冒』的船員相符合,但是他對治好其他人的疫苗毫無反應,時燒時退神智不清的症狀也沒有減緩下來,我試過改變疫苗的成份依然毫無效果,昨天他的臉甚至腫了3小時才消!」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在我找出更有可能有效的藥之前我不會再拿他做試驗的,」McCoy垮下肩,就像這幾天來的憂慮化成了無形的重量壓在他身上揮之不去,「我從來沒對這自己這麼沒有信心過。」

「信心並不是成功的必要條件,合乎邏輯的理論和反覆試驗才是,醫生。」

「Mr. Spock!」

似乎比平時的印象更低沉一些的嗓音響在門邊,McCoy應聲抬頭,反而不顯訝異,他擺了擺手請Chapel先行離開後看向Spock,「他還好嗎?」

單從神情上完全看不出異常的瓦肯人彷彿在思考的瞬間洩漏一絲憂慮,他搖搖頭,「前一次藥劑造成的疼痛在服用減緩藥物後明顯好轉,但似乎有意識不清的附作用,J、艦長拒絕再次施用減緩藥物,他說──」

「就算痛也比昏睡不醒好。」McCoy無奈接口,注意到Spock有些驚訝地挑眉,他浮起一個幾乎算得上粗魯的微笑,那讓他原本緊繃的神情看來變得輕鬆了些,「我認識那小子的時候就已經是醫生了,你知道我給他私下做過多少診斷?別擺出那個『這不符合規定』的臉,我們就是這麼幹的。」

Spock掀了掀唇,卻真的沒有表達任何意見。

「這次是我們已經知道他覺得痛了,不然很多時候你根本看不出來他到底不舒服到什麼程度。」

想起之前在太空站上精神奕奕的Kirk,當時自己完全沒有從他過高的體溫連結到他可能身體不適,在那個當下自己的確狀況不佳,但不能否認Kirk一如平時的表現也是讓人不至於起疑的重要原因。Spock安靜注視McCoy一時難以判斷究竟是惱怒還是寵溺的神情,最終他只點點頭,「的確如此。」

兩人一時沉默下來,又隔了好一會兒,McCoy突然深深吸了口氣,卻沒有嘆息而是用力挺起肩,「好!測試!那混小子可是哭著求我把他救醒的,要是我做不到不就輸給他了嗎!」

Spcok對他前後情緒的轉變竟如此迅速也有些吃驚,在那極短暫的分秒,他彷彿可以看見像是從不知放棄為何物的那人大刺刺地靠在桌邊,毫不遲疑地說「我們會撐過去的」,帶著那份毫無來由的自信。Spock是在McCoy疑惑地盯著自己片刻之後才驚覺自己站在原地發呆,他藉著收緊下顎的細微動作掩去無意識中露出的淺笑,「醫生?」

「所以,你來這裡是為了──?」裝作沒有注意到Spock那一瞬間的不知所措,McCoy問。

「Uhura上尉提報收到一封從13-6太空站回傳的公文,表示企業號請求對方提供溫室內所有作物的品種清冊,由於她沒有經手這份文件,所以她希望我能夠確認來源,」Spock看了McCoy一眼,神色如常,「我已經將它做為正式需求列入日誌,同時以代理艦長的身份核可了。」

McCoy眨著眼,那是他前一天在幾乎無法可想的狀況下帶著一股解不開的怒氣發出的公文,語氣可能不是太好地要求太空站全速交出那個溫室中的所有植物清單,寄出之後McCoy才想到越級發出這種公文完全不合規定,但他也已經沒有心情再去做什麼補救措施,「反正艦長自己都躺在那,除了那個綠血混蛋之外沒人會管的」,當時他的確閃過這個念頭,出乎意料的反而是Spock的應對,McCoy隔了一小會兒才訥訥「哦」了一聲。

「清冊我已經請Uhura上尉直接轉到你的PADD,另外,」Spock頓了一頓,有那麼幾秒,McCoy以為他並不想說出之後的話,但Spock已經不再猶豫地說了下去,「我排開了Mr. Sulu的勤務,或許他能夠在植物學上提供協助。」

McCoy一怔,「我以為你的打算是不要讓太多人知道Jim的病況,當然這也是他自己不想公開啦,而且──」仔細想想這好像也不太符合規定,雖然說是為了治療艦長的病,調動再多人力也會被允許,可是Spock為了某一個人特地做出這種調動,怎麼想都覺得很不對勁。

Spock微微皺起眉,「Mr. Sulu在植物學領域的專長對快速釐清那份清單上的植物應該能有相當助力,我無法理解你的訝異。事實上,這無疑是一個邏輯選擇。」

盯著他好一會兒,McCoy在習慣性地拿他的邏輯論說些什麼之前把那些近乎反射的諷刺吞回肚裡,或許是因為提起Jim時Spock那個讓人有些困惑的淺笑,如果這個人不是Spock,那神情幾乎可說是溫柔──McCoy撇撇嘴,「好吧,我會找Sulu幫忙。」

他坐回桌前,不浪費時間地打開PADD一一確認傳來的新訊息,快速看過文字的視線突然停在某個頁面上,「呃……Spock。」

原已打算離開醫療艙的Spock轉回頭,「是?」

「Uhura問我Jim的情況,你沒有告訴她?」

瓦肯人挑起眉,「對於這件事,我想並沒有特地告知Uhura上尉的必要。」

「她、」McCoy遲疑了下,她是企業號的高階軍官、她是Jim的朋友、她是你的女友,每一樣都好像是很好的理由卻又好像全都不是,他又看了眼Uhura附註在文件下的訊息,分心思考了幾秒,「我想,我們應該解釋,至少對艦橋成員們說說。」

因為McCoy神色嚴肅,Spock沒有答話,卻露出等待說明的表情,McCoy聳聳肩,「就,他們也會擔心,Uhura擔心Jim的狀況,也擔心艦上開始有不好的流言。當然艦橋成員是不至於,他們相對了解你,」他以食指搔搔眉心,就像他自己也感到困擾,「企業號上沒什麼政治問題,是因為Jim恨死這些了,他的作風和莫名其妙的高人氣也一定程度減少了很多風言風語,這艘船上絕大多數人都是他的朋友,Spock。」

「所以?」

「所以──」McCoy只說了一半又停下,他看著Spock微妙介於無法理解自己想說什麼和全不打算因而動搖的神情,突然又覺得這些好像真的不是那麼重要,「算了,也沒什麼。不過既然她問了,我會抽點時間和她說,Jim的過敏體質也不是新聞,大家會懂的。」

Spock在要求解釋和暫且置之不理之間終是選擇了後者,他點點頭,「我知道了。那麼,我先離開了。」

McCoy看看時間,又看看他手上的PADD,遲疑了一會兒才開口,「……Spock,你回艦之後值勤了多久?」

「我是否必須將此理解成一個以主任醫官身份提出的質詢?醫生。」瓦肯人沉默數秒後反問。

意外地沒有被激起怒氣,McCoy搖搖頭,「不,我只是問問。」

因為McCoy的回答挑起眉,Spock考慮了一小會兒,再開口卻帶著難以忽視的堅定,「我負有責任,對這艘船,以及艦橋上的那個人,在他回到他的位置之前,我應該在那裡。」

不知為何覺得這好像就是Spock會說的答案,McCoy點點頭,一言不發地揮揮手,聽見Spock離開時自動門輕快闔上的細微音響,他忍不住還是暫時停下手上的工作。Spock回艦之後或許再也沒有休息過,雖然他什麼也沒說,卻一肩扛下了Jim和他自己原有的工作。但並不止是這樣,還有更多的……

在Jim倒進他搶先伸出的手臂裡那一瞬,McCoy突然覺得自己懂了Jim在溫室裡說過的話:我需要他在那裡;或許,對Jim來說,這意味著只有Spock能站在那裡也不一定。

輕輕嘆息,他將手上的清單轉存了一份傳給Sulu,一邊快速整理起已知的訊息以便向對方說明,再過不到兩天就會抵達任務地點,時間已經不多了。McCoy計算著航程,眼前不禁浮現Spock離開時直挺的背影,他知道那個人會去向何處,就像前幾天晚上他總能在同一個地方找到Spock一樣,「你絕對想不到的,Jim T. Kirk,所以你最好趕快醒過來嚇他一下,或被他嚇也行,」McCoy喃喃,又嘆了口氣,再次振作精神整理起手上那份龐大的植物清冊。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