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lent one, you…_9/9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本文與(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tretched Into The Sky/直取天空》中。
購買實體書:伯樂巷葫蘆夏天

前篇由此去→●●●


「所以,你打算拿這裡怎麼辦?既然你終於肯回來了。」Bill問,也不全是好奇。倫丁尼姆的大多數地方在這一年裡重新整頓,早去除了捲入暴動抗爭的痕跡,只有這一帶依然維持原狀。就各方面來說,在城市裡有這樣一塊半荒廢的地方都不是好事。

「我想把這一整區交給Blue,」他將頭枕在年長的情人膝上,雙腳舒適踩放在那張完全塌倒的木桌邊,Arthur平靜地說,像是其實他早想過如何處理只是他並不真的想要面對,「這是他長大的地方,他可以照顧好的。」

這裡也是你長大的地方。
Bill心想,卻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他任由他的王把玩他的手指,年輕國王掌心那道貫穿手掌的傷痕閃進眼底,他記得曾經問過Arthur那道痕跡的由來而他沉聲述說的語氣平靜地像是不肯回憶疼痛的孩子。「交給Blue的確不錯,」他說,聽起來有些過於刻意。

「不好?」真的感覺意外,Arthur仰頭看著他,眼神好奇。

「很好啊,他是個思路靈活的孩子,我像他那麼大的時候還成天躲著女孩兒裙角呢,」Bill不是懷念,反而是感慨,他搶在Arthur對這發表任何他八成不想聽見的評論之前又說,「但我想要這間屋子。」

真的呆愣了下,Arthur在從他腿上爬起或維持原有姿勢之間掙扎了幾秒,最終決定暫時什麼也別做,「這裡?」

「這裡,」重覆了一次就像是個強調,「你不是說,你的人都會給你些什麼?既然你是我的,把這裡給我。整理一下,是個不錯的住處,哪天我不想待在卡美洛的話,」他還沒說完就被Arthur握住了手指,他先是因為那人抓著指尖一聲不吭的動作笑了起來,然後才驚覺他的安靜竟讓胸口感覺刺痛。他捧起他的手,嘴唇隨著柔軟聲音落在他手心,就在那道傷口上,「哪天你不想待在卡美洛的話,別跑去我找不到的地方。」

Arthur的姆指輕柔摩挲他的臉頰,細微鬍渣的刺癢莫名讓人感覺愉快,「為什麼我會不想待在卡美洛?」

Bill聳聳肩,「所有人都需要一個正確的藏身之處。」

「即使是國王?」

他的嘴唇還留在他掌心,只是輕柔貼在那裡像是他捨不得輕易放開,「即使是吾王。」

「請容我說一句,吾王,」Bedivere開口,每一個字都像是經過深思只是困惑依然揮之不去,「即使是你的父親─」Arthur靜靜看著他而年長的騎士從中沒有看見一絲動搖,那份篤定幾乎要讓經過兩任國王的老臣感到畏懼,「─他對騎士們下達命令,騎士回應他的召喚,執行他的意志。那是做為王的天職,更是責任。」

「認真的?我們好上這麼久了你還要跟我來命定的王那套?」

Arthur輕浮的用詞絲毫沒有讓年長的騎士退縮,Bedivere瞪著他,「你就是命定的王,Arthur Pendragon!」

彷彿早能預期Bedivere的反應,Arthur安靜注視面前的騎士,「我叔叔是Vortigern Pendragon。」

一時語塞,Bedivere卡了幾秒才說,「你,Uther,你們和他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Arthur沒等Bedivere說話,乾脆地又接了下去,「我知道你接下來要說什麼,你會說,他和巫師做伴,但你別忘了我的導師也是巫師;然後你可能說,他追求更多力量,但我可是拿著王者之劍,順便說一句,這就是他最終追求的東西;最後你又會說,他在宮廷教育下成長,很不幸的我爸也是。所以,我們和他到底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或許有一天,你會成為真正的傳奇,昔日為王,未來亦將為王,」伸手讓Arthur把他從地上拉起,Bill一邊伸展被他躺麻了的腿,若有所思的說。

「你在說什麼啊,」隨手拉整皺起的上衣,Arthur沒有特別在意他在說什麼,反而分了心打量那張全毀的木桌。

「我是說,真正的傳奇人物,」可能是在說出口時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話中的意思,Bill看著他踢踢桌緣又拉扯桌角,心裡浮現的卻是他用同樣的表情將各種素材放上巨大圓桌空缺的那一塊,彷彿追尋著什麼又不能確定目標的眼神,「不止英格蘭、不止這片海,你的名字會被所有人記在心上。」

終於轉頭看向Bill,Arthur瞇起眼,帶著一絲好笑,「你知道自己說了多可怕的事嗎?」

「只是種感覺,」Bill聳聳肩,「想想你曾經做到的,或許那把劍從來就不是真正的重點,真正重要的,是人們可以相信有一個人能夠做到一些看起來不可能有人做到的事情。」

「你是說拔起石頭裡的劍?」

那帶著暖意的嘲弄引起Bill一陣好笑,「是啊,我是說拔起石頭裡的劍,」然後從一無所有成為英格蘭的真王,「還有人總是需要希望。」

他的語調聽起來有種不同於平時的質感,Arthur停頓了一小會兒才真正驚覺那些坦承、那些無可摧毀都是也都不是他所熟悉的Bill Wilson,他的Goosefat更藏於諷刺或敷衍之下,那些慣常的漫不經心總是誘惑著他用各種方式逼出他最真實的反應,但即使是在他身下,被撩撥到帶著淚水柔軟地哀求他再操深一點的Bill或許都不曾有過如同此時一般的曝露,他回望那雙專注在自己身上的眼睛,有什麼滲進心底但他絲毫不能確定,「Goosefat?」那人微微仰起的頭幾乎貼在臉側,然後Arhtur才發現自己原來先是伸手把他拉進了懷裡。

「你說,人民不敢用自己的名字奮戰。那是因為我們很弱小,吾王,」Bill低聲說,手指從他臉頰抹掉一小片殘留的灰塵,聲音低沉、柔和,帶著一股換做別的時候Arthur可能會稱為盲目但現在他只能用自己的全部去盛接的依賴,和信念,「所以我們需要希望,需要相信這世界上總有一個象徵,象徵我們如果敢於反抗,最終總會有和自己相信同樣事物的人能得到勝利。」

「我很確定Vortigern不像你那麼喜歡惹人發火,」Tristan翻了個白眼,他開口,像是一小朵火花砸進冰窖而不自在的緊張以他為圓心倏地融散。

「我說了什麼惹你發火?」Arthur無辜地聳起肩膀而Bedivere重重哼了一聲,他很快看了年長的騎士一眼,「需要我道歉就直說。」

這次Bedivere真的睜大眼瞪著他,「……沒什麼。」

「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圓桌,」Arthur說,他往後一步,幾乎坐上桌緣,手掌就搭在他剛剛組裝完滿的桌角,那一塊形狀獨特的木盒上,「這樣你們就可以安心把我大罵一頓。」

「這屬於吾王給我們的特權,或是……?」Bill開口,帶著一些遲疑,以及無聲穿行在他眼底的溫情。Arthur沒有轉頭,卻因為那聲音裡的坦誠和柔軟浮出一抹微笑。

「不,」英格蘭年輕的、命定的王看著他的騎士,一個、接著一個,他交付信任而對方回報以忠誠的朋友們,「我需要你們為我看我看不完的東西;聽我聽不完的聲音,然後回來,在這裡,我們討論,我喜歡討論,」他的聲音不大,卻能確保每一個在場的人都能清楚聽見,「這不是我給你們的特權,而是我的請求。我請求你們,把這個特權給我。」他說。

思緒在腦中掙扎的窸窣碎響緩慢又迅速地彙聚成嗡鳴長河,騎士們面面相覤,最終George一步踏前,拖了把椅子坐下,一手撐在桌沿,「既然你都說了。我認為現在軍隊的編制不該延用黑腿軍的制度,」他說,表情幾乎不變。

「為什麼?」

「不誠實。」

Arthur挑眉,而Percival卻像是深表同意般拉了另一張椅子在George身邊坐下,「我懂,現在的晉級方式太容易讓副官陷害隊長了。」

「就算是士兵也應該更訓練忠誠,」George點頭。

「還有呢?」Arthur問。

「稅制,」Tristan說,他半抱著手臂靠在桌邊,就在距離Arthur不遠的地方,「我知道我們修改過Vortigern的稅法,但說真的,不繳稅的人就是不會繳;會繳稅的那些有一半其實繳不出稅。你得讓那些有錢人真的把錢掏出來才行。或許我們可以把收稅權租給公會,」他說。

「你瘋了嗎?!那只是把壓迫人民的權力賤售給那些公會老大!」Bedivere眉梢一挑,總是少有明顯變化的臉部肌肉幾乎揪了起來,「我們應該做的是讓稅制更公平,富人和權力階級就要掏出更多!」

「好主意,」Arthur說,看著Bedivere氣沖沖地揮手而Percival把另一張椅子踢給他。「我們,」他的嘴型無聲說,伴隨一個淺淺的笑。

Bill不知何時靜靜站到他身側,「這就是你想要的?」他說,聲音裡掠過一抹笑意。

「差不多吧,」他小聲說。

「你知道你和Vortigern哪裡不一樣。」

「嗯?」

「他的野心只為了他自己,而你不是,」Bill沉聲說,他的指尖撫過Arthur突然繃緊的手掌,輕柔在那道貫穿掌心的傷口上停駐直到那人慢吞吞放鬆了肩膀,「雖然你依然是個想要什麼就拿什麼的小混蛋。」

Arthur愣了一秒才忍不住勾起嘴角,他看著Bill拖了把椅子加入桌邊情緒逐漸熱烈的騎士們,他們或許帶著遲疑,也可能有些困惑,以及爭吵,那些言語、笑容、憤怒和正在形塑的目標毫無章法沒有形狀,就像是希望該有的樣子,或許也是世界能有的樣子。

年輕國王的手撫過懸在腰際的王者之劍,劍身冷涼的輕震貼在身側,第一次帶來一股近乎安心的情緒。他將手按在桌面,掌心熨貼的位置回傳柔和的暖熱,他抬起頭,看見Bill看似漫不經心卻毫無疑問只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彷彿永遠不會轉開的目光。

他安靜笑了起來。

而那小巧精緻的木盒裡,一枚毫不值錢的戒指,悄悄、悄悄地,在無人能見的幽暗之中,散發恆古不變的光。

[Note]

好啦,寫完了!
那就來說說,這一篇的篇名出自 Linkin Park 的《Not Alone》(https://youtu.be/lrbL1s9qwBs)
在2010年的海地大地震之後, Linkin Park 為海地地震的受災者所做,歌詞寫了:
Go, Giving Up Your Home
Go, Leaving All You’ve Known
You Are Not Alone
這大概就是,我在這一篇想寫的東西裡很重要的部份吧。
另外,「把收稅權出租給公會」的靈感來自泰瑞.普萊契的《碟形世界特警隊:時空亂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