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AOS]The whisper goes so_8/14

Fandom:Star Trek: 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Movies)
Relationship:James T. Kirk & Spock
分級:G

前篇由此去→●●●


現在
行星 VNtroixa

「艦長?」

Kirk慢慢眨著眼,隔了好一會兒才真正回過神來,他看了眼身上披蓋著的紅、藍色制服外衣,視線移向身邊的Marcus,「我好多了。」

「你的臉色很糟,」她看來一臉擔憂,卻又像是比之前稍微安下心來,「你昏過去三次了,醒來的時候都說了差不多的話,就好像你根本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

「呃……」Kirk猜測這可能就是她們神色詭異的原因,他乾笑了兩下,回想著之前McCoy的推測,在說出口時自動做了點修正,「我只是因為發燒,記憶有點錯亂,沒事的。」

「……真的?」Marcus皺眉的神態不知為何讓Kirk想起了Uhura,正確來說,是Uhura看著Spock的樣子,那被Kirk暗中稱為「我完全不相信你真的以為自己講出來的話可以說服我」的表情,多半會出現在他試圖用理論去解釋一個人類情緒有多不合邏輯的時候──當然,那比現在的Marcus看來具威脅性得多。
「真的,」Kirk說,一邊點了點頭,他試著挪動身體,疲倦感和莫名的頭痛這幾天來曾經熟悉又一度消失,Kirk不禁分心思考原因,卻只能模糊想起指尖按抵的熱度、低沉柔和的言語,他低頭瞪著自己腿上還在微微滲血的傷口,Spock臉上一閃而逝的痛楚不受控制地跳回腦海,那和自己一覺醒來突然痊癒的病症突然產生連結,他的眼神不禁沉了下來,「……不是吧……」

「艦長?」Marcus被Kirk的神情嚇了一跳,「怎麼了?」

對她飛快搖頭,Kirk轉頭尋找和Ngoc及Mey坐在一起的Uhura,他在試圖起身的同時壓下一陣暈眩,「Uhura?」

「Jim?!」她在回頭看見Kirk時皺起眉,在他真的有所動作時跑到他身邊,「你醒了?你還記得我們在哪裡嗎?」

「VNtroixa行星,所在地不確定,或許是瀑布下頭?」

她因為Kirk的答案好氣又好笑地翻了個白眼,「看來你好多了。」

「還可以。通訊器能用嗎?」
Uhura搖搖頭,「我每隔半小時會傳送一次緊急救助訊息,目前為止沒有收到任何回音。」

「這裡訊號可能根本傳不出去,我們得離開這地方。」Kirk環視光線幽暗的洞穴,視線最終落在並肩坐在不遠處的另外兩人,「她們?」

迅速回頭瞥了一眼,Uhura沒有刻意壓低聲音,「Ngoc應該可以信任,她把我和Marcus拉進這裡,之後是Mey把昏過去的你拖進來的。」

對這些還有算是清晰的記憶,Kirk點點頭,飛快考慮著是否要在此時先弄清楚之前到底是不是Mey帶著敵人阻擋他們逃脫,又在看見Ngoc在和Mey說了幾句話後單獨走到這一側時決定暫且將這個疑問擱置一旁,他勉強集中起注意力,「妳救了我們。」

「是……也不是,如果沒有我們,你們也不會遇到這些危險,」Ngoc臉上的神情滿是歉疚,「對不起,我沒有想到會這樣,我以為這次停戰是全VNtroixa星的共識,也必須是,換了別人還有可能,可是我沒有料到會是Ting……只要是VNtroixa人,就不該會做出這種事的才對……更何況她雖然討厭星聯,卻一直願意和談,她是真正關心這個行星未來的人,至少我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即使思考比平時遲緩也還是注意到了Ngoc不自覺強調的「只要是VNtroixa人」,Kirk想起他至今依然困惑的問題,「據我所知,這個星球打了將近30年的內戰,我真的不懂,妳們是怎麼達成停戰協議的?」

Ngoc沒想到Kirk會這麼問,她像是吃了一驚,「正確來說,是34年,獨立戰爭結束後不久,我族和Ting所屬的那一族人……有許多無法達成共識的爭議,尤其是在資源分配上,從小規模的爭吵開始逐漸發展成零星的鬥毆,不知何時開始竟成了全面戰爭,」她停了一停,像是在回憶著什麼,「Ting那一族原本就和R’ng星互有往來,獨立戰爭其實讓她們失去許多原有的利益,但是不管什麼利益都不可能讓她們──」用力搖搖頭,她重新冷靜下來,「我的確聽說過有外人在背後支援Ting的族人,可是從來沒有真的找出證據,也無法得知到底是誰。這次的停戰是全VNtroixa的共識,我不相信她們會和外人聯手破壞這個協議。」

「到底是為什麼?妳們打了這麼久的仗,怎麼可能說停就停?如果就妳所說,她們可以得到更多利益的話──」

「她們不會、也不可能會,」Ngoc凝視Kirk不解的神情,她深吸了口氣就像突然下了什麼決心,她再一次回頭看著一直坐在淺水池中沒有起身的Mey,眼神不禁柔和起來,「不管得到什麼利益,只要不停戰都沒有意義,她、她們……我們,我們即將死去,Kirk艦長,我們全部,或者說,絕大部份。」

「……什麼?」星聯三人驚訝互視,最終還是Kirk開口,「這是什麼意思?絕大部份是指……?」

Ngoc微微抿起唇,「我們和地球人不一樣,在我們的一生中多半只會經歷一次繁殖期,每隔約莫70年,中心海的海水會漲到至高點,在那個時候我們得以游進鳴池產卵、孵化,直到10年海水退回原位才離開。地球上的資料總說VNtroixa人生性溫和,在被R’ng統治前我們的確是,我們厭惡戰爭,厭惡彼此爭鬥,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因為幾乎所有人都是在同一個地方出生、一起長大的,我們其實都是手足。」

「70年一次……」Marcus在腦中快速計算時間,她身邊的Uhura和Kirk或許也做了同樣的事,因為三人很快地問出類似的問題,「VNtroixa人可以活多久?」

「視健康情況,130、到150年,換算成地球時間差不多是這樣,」像是對三人突然困惑起來的反應感到有趣,Ngoc笑著搖搖頭,「你們以為我多大年紀了?」

「呃……從地球人的標準來看,或許三十好幾吧?」只要略一推算也知道這不可能,Kirk回答的底氣明顯有些微弱。

「VNtroixa的1年約是地球時間3年,以地球年來算,我已經132歲了,」她微微一笑,在有人真的發出什麼驚呼之前又說,「不過其實是VNtroixa的44歲。」

「看起來明明就沒比我們大上多少……」Marcus喃喃,一時看不出是訝異或是羨慕居多,Uhura彷彿略有同感地點頭,只是看起來還是驚訝更多一些。

「等等,你說,平均壽命是130-150年?」Uhura突然睜大眼,「那麼──」

「所以,我剛才就說,我們即將死去,諸君,」她柔聲說,「不止是我,Ting、她的族人,我的族人,絕大多數的VNtroixa人,我們一起出生,也會在差不多的時間死亡,這是我們的天命。」

「……難怪你們可以這麼快就停戰,因為、」

「因為我們必須停戰,上一次的繁殖期來臨時我們無法停止對R’ng的抗爭,更不能封閉鳴池,當時勉強出生、長大的孩子,包括Mey,總數不超過2000人,他們是VNtroixa不至於減絕的最後希望,一旦我們這一輩死絕,就只剩下他們了。」她又轉頭看向Mey,神情無比溫柔卻也極其哀傷,「而那會很快,非常快。」

3小時前
企業號 醫療艙

「你跑來這裡真的沒關係嗎?」暫時放下手上的作業,McCoy盯著出現在門口的Sulu,「我以為你是現在的最高負責軍官。」

「我是,所以我逼Mr. Scott坐在那裡而他不管怎麼抱怨都得聽我的。」Sulu對McCoy混合了嫌棄和佩服的複雜神情聳聳肩,他走到桌邊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毫不客氣地探頭張望螢幕上的資料,「你還在研究Jim的症狀。」

那不是個問句,McCoy沉默了幾秒才有些不情願地點頭,「你也知道他之前大概的狀況,我認為是續發性過敏,可是測試結果一團混亂。」

Sulu想起前兩天自己和McCoy、Chaple瘋狂檢測、比對那份清單上的植物,一一檢查有可能造成這種類似過敏反應的物質再做交互作用的事,龐大的數據讓他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腿軟,「可惜到頭來還是沒找出結果。」

「這沒有道理,」McCoy嘀咕,「就只是一個晚上,他那些暈眩、昏沉嗜睡和四肢痠痛的症狀全消失了,還有那個偶發的頭痛,就睡了一覺起來就自己好了?鬼才相信。」

「但是艦長看起來……」Sulu歪著頭回憶,約莫中午時分出現在艦橋的Kirk神情輕鬆自然,除了臉色有些久臥造就的憔悴外幾乎一如往常,「活蹦亂跳的。」

「你這形容不錯,」給了他一個讚賞的姆指,McCoy的笑容並沒有維持很久,「他的身體讀數幾乎正常,就好像他沒有倒在床上幾乎昏迷整整五天過,這很奇怪,真的很奇怪。而且……」

「或許他的身體休息了幾天把造成過敏的物質自然循環掉了?」先是說出自己的看法,Sulu又想了想,「哪裡不對嗎?」

「Spock離艦前要我繼續找出療法,越快越好。」McCoy說,神情或許不自覺地嚴肅,「如果Jim『真的』好了,那就沒有必要馬上找出原因不是嗎?會和Jim對同一個東西過敏的人可能整艘企業號上找不出第二個,根本沒有那種急迫性。」

Sulu眨了眨眼,「你說『真的』好了,是什麼意思?」

「我如果說我也不確定我自己在講什麼你會接受嗎?」McCoy焦躁地抓抓頭,「就只是……我有種事情不太對勁的感覺。」

「直覺?」

「嗯。」

「好吧,」Sulu點點頭,主動伸手拉過McCoy面前的PADD,「我們昨天查到哪一項?」

McCoy訝異地盯著他的動作,「Sulu?」

「我的母親總是跟我說,相信你的直覺,即使那可能會帶你多繞遠路。」他咧嘴一笑,「遠路有時反而安全,更何況在外遣小隊回來之前我們也沒事可做。」

看著在短短時間內迅速進入工作模式的Sulu,McCoy著實愣了幾秒,又在Sulu提出幾個疑問時回過神來,「對,在這個時間點他的嗜伊紅性白血球異常增多,」他說著,一邊搜出幾組數據和Sulu討論起來。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