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mpressed at the first sight II_1/6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Summary]
一樣收錄於同人小說本《貝克街漫步II
這次是個探長的故事……多少算是啦XD


「無聊。」

走進起居室時,John聽見的就是在這段時間裡突然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一句抱怨,對自己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就能對此習以為常甚至保持無視,John基本上歸咎於這個單字出現的頻率實在太過頻繁。「沒有案子?」

「Lestrade或許很開心吧,」維持平躺在沙發上的姿勢一動不動,Sherlock只在說話間將闔起的雙掌往下挪了一挪,「總能領到薪水──即使他根本沒在工作。」

「想想還蠻幸福的。」John促狹地笑了笑,而Sherlock則為此翻了個白眼,「噢John。」

「別,我不想聽,」John豎起一隻食指對著他,「Lestrade也許不像你那麼聰明,但他至少是個認真工作、也樂於助人的好警察,還有,你找不出另一個能像他那樣忍受你在現場的一切傲慢只為了得到一些線索的警探了,」John停了停,像是突然覺得好笑般地搖搖頭,「我不是要求你對他保持尊重,那是你的選擇,但是至少為了你的案子,友善些?」

Sherlock沒有看John,事實上他連轉頭都沒有,他只是不滿地哼哼,但卻難得老實地閉上了嘴。John歪著頭注視他好一會兒才聳聳肩,轉身走向廚房,「茶?」
「牛奶,不要糖。」窩在原位嘀咕,Sherlock以一種並不預期被聽見的音量說,又在一個馬克杯伴隨一句「你以為這種音量我真聽得見嗎?」被放在桌上時猛地翻身坐了起來,「John。」

「嗯?」帶著茶坐進自己那張扶手椅,John丟出一個疑問的目光。

「你為Lestrade說話,」Sherlock微瞇起的眼帶有三分銳利三分質疑,「這是你之前幾次和他出去喝酒的時候談出來的協議嗎?你替他說好話,他、」Sherlock微微一頓,像是連自己都有些懷疑,「在現場不那麼囉嗦?」

「第一,不,我為他說話是因為他值得,我欣賞他對辦案的頑固和那種,」John以一個揮手代替了某些形容,「他是個好人,第二,我為什麼要透過替他說話來換取你的利益?」

Sherlock只哼了一聲,「說得好像你不去一樣。」

「我──」John才要接話就被門鈴打斷,聽見Mrs.Hudson 開門時小小的驚呼,Sherlock不輕不重地嘖了一聲又倒回之前的位置,「才說到他。」

「嗯?」John困惑地睜大眼,還沒來得及詢問,三兩步跨上樓梯的訪客已經伸手輕敲起居室本就敞開的門,「Sherlock,我需要你幫忙。」

「Lestrade?」John轉頭看向門口,似乎一時沒想要進門的探長在注意到他時點頭打了招呼,「Dr. Watson。」

John好笑地搖搖頭,「John,」他瞥了眼懶散癱在沙發上似乎完全沒打算挪動的Sherlock,語氣中的強調彷彿同時在說別理那個小鬼,「我不介意。」

明明沒有抬頭也像是能夠得知在自己視線範圍外那兩人交換的眼神,Sherlock抬起半隻手凌空揮揮,「沒看到什麼有趣的,我說的是新聞,顯然。午安。John,反正你也沒事可做,大可以和他一起出門進行你們無聊、浪費生命、不合邏輯而且對任何事都沒有幫助的感情交流,不用帶晚餐給我。」

「沒有見報、當然也沒出現在網路新聞上,」Lestrade略過了Sherlock以平淡口吻包裝的幼稚攻擊,只挑出重點的回應聽起來有些焦慮。John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要不要進來說話?」他對Lestrade說,一邊讓出了自己的椅子。

「綁架?」Sherlock裝模作樣地呼了口氣,「我以為那不會是你負責的案子,除非不止一個。」
「事實上,的確不是,這案子其實在白教堂的轄區。」Lestrade對John搖搖頭,依然站在門口,眼神凝重,只有輕微挪動的腳跟稍微洩露了他的焦躁不安,「或許是綁架,現在還不確定,有個孩子死了。」

Sherlock像是終於有了一點點興致,他轉頭盯著Lestrade,好一會兒才帶著他慣有的高傲抬起下頷,「你壓下新聞,還是個在你以前的轄區發生的案子,為什麼?這個案子和你有什麼關係?當然不是你的孩子,親戚?朋友的小孩?」

John猛地皺起眉,如果那真是個和Lestrade有關的孩子,那麼Sherlock的語氣就算是他也真的太過無情,「Lestrade,他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親戚?不,我不認識那個孩子,他──」輕微的停頓意外帶有整理思緒的氣氛,末了Lestrade深吸了口氣,「那是個十、或十一歲左右的男孩,昨天凌晨在住宅區被社區巡警發現,服裝整齊,身上包著毛毯。巡警本來以為是離家出走的孩子或遊民,走近才發現已經死亡,沒有可以證明身份的證件、背包……什麼都沒有。」

「哦,」Sherlock聳聳肩,「這不能解釋你為什麼對這個案子有興趣。」
「因為……」Lestrade遲疑了一會兒,像是在思考應該如何說明,「我現在也不能明白說明為什麼,我需要辦這個案子但現在我除了那孩子的屍體之外什麼都沒有,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幫忙,Sherlock,至少為了我們可能存在的友誼?這對我很重要。」

Sherlock在聽見「友誼」這個字眼時愣了幾秒,「我不記得我們算是朋友?」

「Sherlock?!」John瞪大眼,在Lestrade差點轉身就走的前一秒跨出一步拉住他,「你等著。」他轉頭瞪向與其說是冷酷,不如說是真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言詞究竟帶有什麼含意的Sherlock,不是故意但的確沉下語氣,「你承諾過會友善些。」

「我沒有,」Sherlock重重哼了一聲,用一副我非常不甘願我只是勉為其難的傲慢姿態拉展身體坐了起來,「我只是沒說不,還沒。」

「那就留著它。」John直接把臉色鐵青的Lestrade拉進屋,押他在Sherlock面前的椅子上坐下,自己改坐到Sherlock身邊,順便又瞪了Sherlock一眼,明顯暗示他至少管管自己的嘴,Sherlock還以一個你儘管期待的冷哼而Johh無視了他,「所以,發生了什麼?」

瘦小的身體裹在乾淨的毛毯裡,本應柔順的棕色長髮糾結成縷垂散臉側,慘白的臉孔泛青的唇,是他從法醫手裡接過那個幼小得不可思議的身體,因為她跌坐一旁的母親除了瞪大眼睛緊盯著那具小小的蒼白的無力散癱成一塊無名之物的軀殼之外似乎已經再擠不出其他任何力氣。他把那具小小的身體放進她懷裡,扶著她的手至少讓她的手指能夠觸摸到她的孩子。
而她在那一瞬間的崩潰悄無聲息。

就算閉上眼,Lestrade也能夠聽見那個無聲的哀嗚,不是悲泣不是控訴,都不是,那個沉默的反覆的從不止歇的聲音只代表了一個詞彙:為什麼?
為什麼是她?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的孩子?我做錯了什麼?她做錯了什麼?我們做錯了什麼?

我早上做了火雞肉三明治讓她帶去學校當午餐,她討厭生菜但我還是放了,不過沒放花生醬,當然沒有,我其實好迷戀花生醬,可是她不能吃花生,過敏,沒辦法啊,只買來一個人吃太浪費了。你知道嗎,她總是拿果汁配三明治,她說媽媽,小孩子才喝牛奶,我不是小孩,我十歲了,十歲。她再三個月就滿十一歲了,我們說好要去威爾斯看城堡,要坐火車,在車上喝下午茶,買很多糖豆自己改造成多口味豆,我還想用麵粉做出鼻涕口味,一定會很好玩,很好玩的……

Lestrade只能站在那裡,看著她抱著自己的孩子輕輕搖晃,低聲地柔柔地說話,她甚至一滴眼淚也沒有掉,她只是跟她的孩子說話,不讓任何試圖接近的員警碰觸她哪怕一分一毫。他在注意到其他人求助的眼神時走向她,伸出手安撫地放上她肩膀,在她眼中看見混雜一片的困感和恐懼,他對她搖搖頭,又搖搖頭,他看著那片恐懼急遽又緩慢地壓縮成一塊小小的、密密實實的悲傷,看著她更用力抱住她的孩子,他試了一次、再一次,終於她鬆開手,讓Lestrade抱走她的孩子,那個重量在那一瞬間讓他動彈不得,他只能蹲在那裡,雙手捧著那小小的身體不知多久,越過那細瘦垂落的肩膀,他看見自己的腿血流如注。

「Lestrade,」John注意到探長超乎尋常的沉默,往前傾身,將手放在他身側的扶手上,一個足夠傳達安慰又不至於越線的距離,在他抬起視線時對他極其堅定地點點頭,「你還好嗎?」

Lestrade閉了閉眼,藉著一個深深的吸氣將那像是會永遠留在手底的重量從腦海中推開,「幾年前,一個女孩,Lisa Stoica,差兩個星期滿十一歲。她在放學途中失蹤,母親接到要求贖金的電話,她報了案──」他的眼角在說話間不自覺地就抽了一抽,就像『報案』這個字眼是根扎在那裡的小小的、尖利的刺,「她報了案,但她的女兒還是死了,屍體用毛毯包裹留在街角,幾乎沒有受到傷害,沒有外傷、沒有性侵,那次屍體的狀況和這次看起來幾乎一模一樣,差別只在Lisa死於花生過敏,這個男孩則像是窒息。」

「所以,你認為這兩個案子有關聯?」

「也許,」Lestrade看向John,在那雙毫無動搖的眼睛裡看見一絲可能只是源於本能的憐憫,那小小的暖意的確讓他稍微好受了些,他嘆了口氣,「我不曉得,這只是……直覺,雖然隔了這麼久,可是那兩具屍體被丟棄時的樣子看起來實在太像了,像到讓人不得不懷疑是同一組犯人。」

「呣,」Sherlock輕輕笑了一聲,「你見過犯人。」

Lestrade一愣,「你怎麼知道?」

「你說『同一組』,你和犯人交過手,他們從你眼前跑了。」抵上下頷的手指飽富興味地掃過下唇,Sherlock在Lestrade訝異的注視中語帶輕蔑地哼哼,「因為你輸了,所以你對犯人感到憤怒?這不太符合你的性格不過也不是不能想像,我的確記得你剛進重案組之後沒多久就在辦案中傷了腿,所以……這就是那個案子。」

Lestrade意外地沒有對Sherlock幾乎明擺在那裡的諷刺多作反應,就像他依然被當時困擾他的東西深刻影響到分不出多餘力氣應付其他,「對,這就是那個案子。是我進重案組之後遇到的第一個重大刑案,那時我算是新人,好不容易通過考試,還跟流行申請了持槍證,」他在Sherlock咕噥著「但你槍法爛透了」時終於扯了扯嘴角,「對,我槍法爛透了,直到現在也沒好過,謝謝你的提醒。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受過傷?那個時候我們根本還不認識。」

「別跟我客氣,」Sherlock抬抬手指咧出一個皺巴巴的假笑,卻不多作回答,「綁架、撕票,是有點糟不過也不至於太讓人印象深刻,還有什麼別的?」

「綁匪只要求五千英鎊。」Lestrade輕聲說,彷彿帶有一絲挑釁,「就五千。」

「嗯?」黑髮的偵探挑起一邊眉梢,「有趣。」

「這對綁架來說,會不會……有點少?」John在一旁皺眉,「我以為犯下這種案子的人會更貪心。」

「你錯了,John,這個案子的犯人或許比你想像的更加貪婪。」Sherlock看見John含帶疑問的神情卻只是聳了聳肩,拿起已冷的茶杯啜了一口,在發現那是杯加了牛奶沒有放糖的茶時停頓了短暫的分秒,一口喝盡剩下的冷茶,他轉頭看了John一眼,「好。不過只有這次。」

「……啊?」完全沒有跟上,John看著Sherlock突然放下茶杯站起身走向門邊,他在偵探穿起大衣時終於忍不住困惑地跟著站了起來,正好接住半空飛來的自己的外套,「Sherlock?」

「你們兩個還愣著做什麼?」Sherlock停在起居室門口,以一種介於不耐和指責之間的神情質問,「要我去辦這個案子的該不是我自己吧?」

「所以你願意去嗎?」立刻站了起來,Lestrade有些不敢置信,「真的?」

「不然我現在為什麼要站在這裡?送你出門?」Sherlock嘴角歪向一邊,就像他正說著多麼降低身份的事一樣,但Lestrade已經被訝異和一絲驚喜嚇得完全不在意那些,「謝謝你!」

「在我後悔之前……John,就算你的身高低於平均值三吋也不等於你的動作會等比遲鈍,」單手調整圍巾,Sherlock旋身下樓,「跟上來,馬上!」

「他平常態度是不是沒這麼差?」Lestrade看了似乎並不在意的John一眼,後者卻只是盯著那個空下的茶杯露出一朵小小的笑,「John?」

「嗯?噢。」John迅速穿上外套,在經過Lestrade身邊時給了他一個友好的頜首,「別在意,他只是不擅長表現友善。」

「啊?」完全不明所以,Lestrade在想到追問之前,個子矮小的前軍醫已經率先走出了門。

「Lestrade?」

「呃、來了!」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