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Arthur]Silent one, you…_4/9

Fandom: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亞瑟:王者之劍
Relationship:ArthurBill(無差)
分級:
PG-13
Summary:本文與(未公開)番外收錄於小說本《Stretched Into The Sky/直取天空》中。
購買實體書:伯樂巷葫蘆夏天

前篇由此去→●●●


翻身時的銳痛驚醒了他。

Arthur彈起身而一隻手旋即放上他胸口,「嘿,」微啞的聲音像是還有大半沉在睡夢中,「安份點。」

Arthur在原位停了幾秒,比自己預期的更久一些,久得足夠讓他冷靜和回憶。

這一次他不是被夢境帶來的不快驚醒,表示他很有可能睡在Bill身邊─而且,能就這樣把手放上他胸口還沒讓他的身體本能甩開的,人選的確也不怎麼多。

「我睡了很久?」他問,長年爭鬥的生活從來沒能讓Arthur養成沉睡的習慣,只是有時,很偶爾的那些時候,Bill睡在他身邊的時候,他能睡得比平時更沉,更不被那些總愛找上他的奇詭夢魘拽進他根本不想看見的幻境。

他記得自己昨晚和Tristan在廚房說話,之後自己又喝了幾杯,他的確考慮過時間不對,或許兩秒,但那完全沒能阻止他決定溜進Bill的房間。而那人邊抱怨著你要來能不能拜託乾脆早點過來?一邊掀開毛毯用和抱怨截然不同的堅定把年輕的王拉進懷裡,一條腿壓上他小腿,就像抱著巨大抱枕般自然,整個過程中似乎就連眼睛都沒費勁睜開來過。

在真的反應過來之前已經被他結結實實摟著不放,那人暖熱的呼吸偎近頸側,總讓Arthur愛不釋手的小肚子壓在手臂上緣,或許是Arthur帶進的冰冷讓他不快,Bill的手無意識地搓揉肌膚直接接觸的位置拉高溫度,在Arthur試圖調整姿勢時甚至踢了他一腳,「別動,」Bill喃喃。

真的乖乖躺平,Arthur怔怔盯著燭火在泥灰牆上搖擺的光影,不知就這麼發了多久的呆,才不知不覺地閉上了眼睛。

「沒注意。你能不能就別半夜偷摸上床?」Bill打著呵欠,轉頭看向窗外,遠方天際隱隱泛出微光,距離天亮或許還有一段時間。

「你摸到我床上的時候怎麼沒聽你抱怨?」Arthur嘀咕,他倒回原位,那男人反而坐了起來,「所以你現在要抱怨嗎?」

「當然不。你隨時可以上來,然後得到一個掰開屁眼等你幹翻的我。」他動了動,拉扯傷口的刺痛讓他下意識地畏縮了下,Bill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他,「嘴髒,」他給了他一個憐愛的吻,翻身下床,在Arthur想要詢問之前帶回了一盆冷水和幾條乾淨的布巾。

「放心,好得很快,」Arthur在Bill問也不問直接替他脫下上衣時皺起眉,年長的男人無視了他,清理滲血傷口的動作卻異常輕柔,Arthur乖乖閉上嘴,無所事事的視線落在桌邊Bill為了處理傷口而脫下的幾枚戒指上。

或許就是這種細節突顯了不管再怎麼任性放蕩、在山洞裡多麼怡然自得,都無法掩飾這男人出身貴族,教養良好的本質;正如同Bill曾經有一次搖著頭,一臉有趣地說「你打架真髒」,口氣帶著贊賞甚至一絲羨慕,那也是Arthur在街頭成長的本質。
沒有好壞,只是本質。

「先得有傷口,才有『好得很快』。」Bill頭也不抬地說,仔細觀察傷口癒合的狀態後還算滿意地重新包紮起來。

知道他沒說出口的不滿,但Arthur聰明地決定不發表任何意見,畢竟他一點也不懷疑要是一不小心惹怒Bill,對方會用任何他當下高興的方式隨手把怒氣潑回自己身上。Arthur的目光一路跟著他簡單收拾好又回到床邊,在他拿起戒指準備戴上時突然開口,「給我一個。」

「嗯?」

在說出口之前他其實沒有意識到自己真的想要,但Bill帶著困惑的表情意外堅定了那突然萌生的渴望,曾經他以為他對這已經足夠滿意,他將那男人抓進懷裡而他回應了他,毫不在乎他是不是他的國王,但,「我的人都會給我點什麼,」Arthur說,或許那已經不再足夠,當他每一次、每一次把這個男人緊緊圈在懷裡卻都還想要更多的時候,再多都不夠,「我要你的戒指。」

「你總是想要什麼就拿什麼,是嗎?」Bill微微帶笑的語氣聽不出是否覺得受到冒犯,反而更帶著面對疼愛幼童時特有的縱容,他在Arthur回答「我會開口問」時忍不住笑了,拿起飾品盤遞到Arthur面前,「挑你喜歡的。」

看也沒看那整盤珠寶,年輕的王盯著他的眼睛,「我要你手上的。」他在Bill皺眉之前又說,「我沒那麼過分,小甜派,留著你的紋章戒。我要你之前串在項鍊上那個,它不一樣,是嗎?」

Bill只愣了短短一瞬,身體幾乎不受控地往後挪動了下,「那只是個不值錢的黃銅戒指,你從哪知道它不一樣?」

「你貼身帶著它。」Arthur說,語氣輕快又篤定,「你是被通緝的貴族,在民間流浪,還招搖地把紋章戒戴在手上,沒別的意思,我愛你的傲慢你知道的,」他對Bill短促地笑笑,幾乎就是一個滿懷愛意的安撫而Bill停了幾秒畢竟決定接受,「但你把它藏起來,貼身掛在胸口,直到和平了才拿出來。它不一樣,對你來說不一樣。」他說得很快,字句輕易滑出,聲音底層卻藏著一股奇特的執著,「我想要它。」

在指尖轉玩那枚即使把粗陋的雕文算上也實在稱不上有特色的戒指,Bill的表情一時看不出情緒,「這是你一時興起,還是吾王給我的命令?或是我的……」他突然停了下來,然後才驚覺是Arthur的眼神讓他想不起自己本來想說什麼,他的王輕輕握住他的手腕,手指鬆鬆圈著剛好能夠觸及脈搏的位置,他盯著那隻手,一時竟不知可以如何反應。

「是,我是一時興起,但我想要那個,我說了,我的人都會給我點什麼;不,這不是命令。」Arthur的姆指在那人的手腕裡側畫著小小的圈,輕柔一如對待珍寶。他想著Bill稱呼他的方式,當然是他不那麼刻意諷刺的時候,他讀出「吾王」這個字眼時的重音總是更落在「吾」而非「王」,就好像他並不把自己當成國王─至少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國王─,就好像他重視的更是對Arthur本身的認可而非那個命定的尊貴身份。

我的,王。
我的。

「我是你的什麼呢?Bill。」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