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Closing Time: 28.1_4/4

Fandom: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 (2015)
Relationship:Merlin/Harry Hart/Eggsy
分級:NC-17
[Summary]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Closing Time》中。


Eggsy總是睡得很淺。

一部份是長年養成的習慣,他的家庭沒有真的糟到越過底限,但要讓一個孩子安心成長還是有遠遠不及的距離;之後他成了一名運動員、進入軍隊,青少年在耗盡體力後的昏睡最大目的是為了讓身體得到充份的休息而非心靈上的平靜;混跡街頭的日子和平穩無緣,尋求刺激或只是打發時間任由生命從眼底下諷刺流過,沉睡和清醒之間的界線總在世界崩裂邊緣渾沌不明。

最終他成為了一名特務,Kingsman的騎士,總在為了各個不可明說的任務跑遍世界。環境舒適與否從來不是他在意的東西,安全才是,他在哪裡都能睡,用睡眠緩和疲倦儲備體力,但也在哪裡都睡不沉。

有少數幾個地方他可以放心睡下,比如Roxy身邊;比如他正式成為一名Kingsman特務後購入的房子──和Harry位於肯辛頓的屋子格局很像,只是更大一些,更接近倫敦市郊,由Kingsman的後勤,也可說就是Merlin建置了高規格保全──,比如Kingsman的莊園,或裁縫店二樓他莫名喜愛的那間小小閱覽室。

但只有一個,只有一個地方他可以毫無負擔地陷入沉睡,Merlin把那稱為寶寶Eggsy的安心毯,只是這塊毯子的範圍,差不多廣及Harry那間屋子的大小。

他在這間屋子的哪裡都能睡,真正睡著,可能是有Harry正在讀書的沙發上,或Merlin用執行實驗般的嚴謹製作甜點的廚房吧台邊,甚至是後院那個椅腳缺了一塊的長椅,而尤其是、特別是他們已經習慣三人共享的大床。

只要情況許可,他總是會先回到這裡,這個有最多Harry和Merlin個人氣息存在的地方,而不是Kingsman的莊園或裁縫店,甚至不是母親和妹妹所在的「家」。

所以當Eggsy在昏睡中感覺到有一隻手掀開暖沉的薄被放上他背後時,也只是下意識地緊繃了一小會兒,那隻手撫過他本能聳起的肩膀,輕輕按壓肩胛而他在一個呼吸間就在那隻掌底徹底放鬆下來,「……Harry?」軟糊的聲音底層帶著未褪盡的睡意,感覺到冷涼溼潤的觸感敷上傷口時也只是小小往前蜷縮了一下。

「痛嗎?」低沉的聲音幾乎就在耳後,Harry即使這麼問也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他謹慎地將藥膏在傷口周邊抹開後重新貼上紗布,Eggsy只愣了很短的時間就反應過來,他很低很低地嘟噥了句什麼,身體卻維持原本側躺的姿勢一動不動。

Harry任由一隻手留在那裡,在他的男孩傷痕累累的背上,另一手擠進他的手臂和床單間,整個人半靠在他身後,而Eggsy小小聲的嘆息,幾乎毫不遲疑地往後蹭進他雙臂圈出的狹窄空間,「才這樣怎麼可能會痛,」Eggsy輕聲說,皺成一團的聲音聽來是帶著彆扭的倔強。

「呣,」對此不置可否,Harry只是安靜抱著他,手掌輕柔順著他背部的曲線巡梭,有種正在撫摸乖順小動物的錯覺──當然,完全只是錯覺,只是當Eggsy全無自覺地發出細小的呼嚕把頭枕在自己肩窩,色澤暗金的髮絲隨著呼吸頻率搔在鼻尖,那個小動物般的感覺就更揮之不去。

「Merlin……」被Harry裹在懷裡的平靜可能永遠不會有任何東西能夠取代,Eggsy安靜了許久才開口,他半瞇著眼用餘光打量不知何時還是在身前睡下的那個男人,未至黎明的懸浮微光和那些攀爬於凹陷處的陰影在他臉上身上蔓延交融,消抹了他原本略嫌冷硬的線條只剩下一個柔和、幽暗的輪廓,Eggsy用了遠比自己以為更多的意志力才忍住了伸手觸摸他的衝動,「他真的很生氣,對吧?」

忍不住笑了,Harry靠在Eggsy耳邊悄聲說,聲音輕柔而深邃,「氣壞了。」

Eggsy瑟縮了下,那些憤怒還在他身上留有殘骸,只是已經崩碎地難以追溯起因,他的所有本能都在抗拒看見一個失望的Merlin──或者更恐怖而不可接受的,失望的Harry──,那有時就是會讓他愚蠢地做出各種防禦行為,他痛恨這個但那真的很難克制,他輕輕吞嚥試著緩和嘴裡那些毫無來由的苦味,又隔了好一會兒才終於能夠擠出聲音,「……你呢?你也生氣了嗎?」

他可以清楚聽見Eggsy聲音裡並不自覺的小心翼翼而那有點讓他難以忍受,Harry在自己注意到之前已經抬起手環住了他的腰,「我為什麼要生氣?」他說,聲音依然很低,彷彿那些字句會延著青年頸側薄薄的皮膚爬進耳骨然後停在耳膜之前成為一個溫柔的共震。

「嗯……」那些意料之外的輕描淡寫一定程度平衡了Eggsy毫無根據的不安,他又沉默了一會兒,「因為我讓醫療組員修改報告?或是我回來之後一句話也沒說?」

「這倒提醒我,該給Dr. Pu一些獎勵。」

Eggsy微微一愣又突然明白過來,「她答應過我的!」

「給總部的報告,是的,」忍不住好笑,Harry平靜的聲音甚至滿懷同情,「但你知道Arthur有絕對的醫療權限。」

「……」一時抓不準到底可以為了什麼生氣,真的無止盡深究下去可能會變成得怪罪自己為什麼幫著Merlin(以及其他幾乎所有騎士)鼓吹Harry成為Arthur,他悶悶地噴了口氣,「哦。」

「不過,可以讓醫療組員為你修改報告,算是了不起的成就。」

這一句說得很輕,極其平淡,卻幾乎立時讓Eggsy眼睛亮了起來,「真的?」他不禁稍微提高了聲音,而Harry在他肩後噗一下笑了,「真的。就連我都很難做到。你給了她什麼?」

「也許一個吻?」一絲調皮滲進他的聲音底層,他頓了一下才又老實承認,「我跟她說Merlin討厭看到我受傷。」

Harry真的有些訝異地挑起眉,「就這樣?」

「就這樣,」和一個祈求的凝視以及苦笑。Eggsy很輕地聳聳肩,事實如此,他甚至沒對他和Merlin之間的關係做出不必要的說明,「或許她同情我得親自面對Merlin的憤怒。」

「這……真是出乎意料,」停了一小會兒才說,Harry的神情還留有一絲震驚,「我沒想過可以這麼做。」

「我想,或許是時候要求一下後勤全體面對特務們的態度?」那個聲音聽來如此警醒,就好像他其實已經醒來了不知多久只是隱忍不言,Eggay畏縮了下,「Merlin。」

「後勤不是保姆,」Merlin翻過身,慍怒的目光先是掃向了前任的Gahalad和現任的王,「你那懊惱沒先想到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給了Merlin一個自負的淺笑,Harry的眼神甚至有些挑釁,「我對可行性感到好奇。」

「你明知道我討厭看到你受傷,」直接無視Harry,Merlin盯著縮在Harry懷裡似乎小心觀察著什麼的Eggsy,「回來之後為什麼不說?」

「我、」

「你根本沒給他時間說話,」在Eggsy回答前先一步開口,Harry甚至沒去掩飾那份好笑,「我在隔壁,」他提醒。

那幾乎同時、同時讓他的情人們意識到那個已經想不清在何時成形的習慣。

正如同Eggsy會在任務結束之後窩回這裡,或許比任何人都更早發現原因的Merlin在最初幾次難以判辨是否刻意的嘲諷之後,也總會默默在Eggsy歸來之前出現在屋裡。可能是三人共進晚餐、一些針對或無關任務的對話,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些溫柔平淡無異於日常的相處最終都導向激烈的性愛──也不是說他們平常過著無性生活,但總有些、有些難言的不同──,可能是從那一次Eggsy在Merlin一臉嚴肅瞪著他腿上一道槍傷,狠狠叨念了十分鐘而年輕的騎士決定把年長的情人哄進懷裡,仗著自己是傷患享受了讓魔法師在餐桌上騎他是什麼滋味之後開始的,當時聽到聲音走進餐廳的Harry先是大笑著欣賞了好一會兒,才帶著他特有的、從容而淘氣的神情各給了他的情人們一個滿懷愛意的吻,而後走開。

慢慢、慢慢的,這就成為了習慣。

等待騎士歸來的魔法師;和在那一天、那個晚上只屬於魔法師的Galahad。Harry總會無比自然地避去一邊,然後在第二天帶著早餐和溫熱的紅茶重新回到他倆之中。

即使曾經感到困惑也很難歸納成一個能夠探究的詢問,一開始錯過開口的時機,那些疑問就只好被收進記憶的角落,Eggsy輕輕撫摸著Harry環在自己腰際的手臂,凝視Merlin的雙眼安靜丟出一個徵詢的目光,而他年長的情人之一隔了好一會兒才聳了聳肩,細微的動作讓那個默許看起來異常柔軟。

「Harry……為什麼你在隔壁?」Eggsy問,聲音很輕,知道屋裡所有人都懂得在這些字句底下他真正想問的是什麼。

Harry沉默了片刻,「為什麼呢……」他悄聲說,覺得心臟在這些對話中安靜收緊、再收緊,結成了一個強而有力足以拉住一切的團塊,他沒有注意到自己把嘴唇埋在他的男孩細柔的金髮間而髮梢的騷亂讓他有點想把那些氣息含進嘴裡,他抬頭看向他多年的同僚、好友,和現在的情人,不確定自己透露出的是驚慌或寬慰,而Merlin同樣注視著他,在不知何時大把流進室內的光線中微微泛金的眼中帶著他慣有的審慎,和令人驚奇的柔和,就好像他從來就隱約猜到了原因,而他就只是靜默、毫不設防地接受了那些Harry專為他舖設的溫柔。

那讓Harry淡淡笑了起來。

「因為Merlin是控制狂,」他說,放進了一點刻意到明顯的抱怨和委屈。

Merlin猛翻了個白眼,「……下地獄去吧,Harry Hart。」

那讓Eggsy忍不住在兩人之間爆笑起來,「我早知道不可能只有我和Roxy覺得Merlin是控制狂。」

冷冷盯著笑歪在Harry身上的Eggsy,順便怒視一臉無辜眨著眼的Harry,「你們就是學不會適可而止是嗎?」他伸手按上Eggsy的肩把他更壓進Harry懷裡,俯身吻住他因為壓到傷口而發出幾個小小嘶聲的嘴,直到他開始故意使用一種可憐兮兮的哀嗚呼喚Harry,Merlin才終於放開了他,「沒有下一次,」他說,音調平靜、溫和,不容抵抗。

「我很抱歉,真的,」Eggsy輕輕地說,是向著Merlin同時也向著Harry,「我本來只是想自己告訴你們,而不是透過報告,」他的臉上浮起一個有些頑皮的笑,「我該在你操我之前說。」

Harry看著Merlin無奈的表情,在Eggsy肩後偷笑起來,「這真的不全是你的錯。」

Eggsy得意地瞇起眼睛,臉上就像寫著「你看你看就是這樣」,Merlin在心裡慎重評估同時攻擊一名前任騎士和現任騎士所要付出的代價,而他的青年卻在此時握住他的手,「所以……我們合好了嗎?」

那些用字的謹慎在同一瞬間讓他年長的情人們安靜下來,Merlin很快地看了Harry一眼,在自己注意到之前已經伸出手,輕柔搭在青年赤裸的腰際,靠近那道傷口的位置,「我是你的後勤,」他沉聲說,指尖摩挲著那一小塊柔軟的皮膚,「我該注意到這個。」

Eggsy看著他好一會兒,才將自己的手疊放在那隻溫暖的手背上,就在Harry環抱住他的手臂邊緣,「是我自己沒有閃開,」他的聲音很輕,溼潤而柔和,而Merlin終於,終於在Harry的手指同時捲住他倆時放鬆下來。

他空出一隻手,彎起指節用力彈了Eggsy的額頭,在他一臉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那一瞬勾起嘴角,「現在我們合好了,」他凝視面前那兩張臉龐上明明如此不同卻又驚人相似的微笑,有些無奈、更多是帶著愛意地嘆了口氣,他挪回一個舒適的位置,半心半心地閉上了眼睛。「記得去買保險套,Harry。」

Eggsy還沒來得及偷笑,他身後的Harry也躺回了準備入睡的姿勢──同時似乎完全不打算放開Eggsy──,年長的紳士迅速回應,聽來如此沉穩、如此讓人不寒而慄,「如果你堅持。」

我一點都不堅持。

聰明地不在此時做出任何反應,年輕的Gahalad毫無疑問地知道自己稍晚醒來之後該做的第一件事會是什麼,但現在,他只是靜靜蜷窩在兩人之間柔軟的溫熱的空隙,無比安心地閉上了眼睛。

-En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