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TOS]Unusual Way/非比尋常_1/8

Fandom: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Relationship:McSpirk(無差)
分級:NC-17,Threesome
Summary :
.雖然說我基本上是 Spirk,但,如果要說在 TOS 的鐵三角裡有什麼我覺得可能性很高的cp,就是 McSpirk 了。所以,我就寫了, 我想是為了我的小伙伴們,和我對年長組那些獨特的、非比尋常的愛。

. 這一篇的篇名來自〈Unusual Way〉這首歌(From Musical《Nine》),大量引用歌詞。如果有興趣,推薦找來一聽:D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非比尋常》中。


有時候他忍不住會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開始的?
或許是那些深夜邊吵架邊討論公務順便共酌幾杯的安適感終究演變成了一種適度放縱其實無妨的錯覺;或許是那些共同經歷的危險和決策瞬間讓這個人……這兩人的存在早已和腎上腺素飆升、腦內啡增長產生一定的連結性﹐或許其實根本也沒有理由──

「咕、」McCoy很輕、很輕地嚥了口口水,在Kirk的姆指沿著肱動脈劃過他手臂內側時停下了無意義的思考,那些手指最終停在靠近腋窩吋許的皮膚上,緩慢畫出不同尺寸的圈,McCoy喜歡這個,那表示他的艦長──在這種情境下這無疑是個不適宜的稱呼但他半是嘲諷地把這個念頭踢開──非常放鬆、心情愉悅,雖然他多數時刻不願承認,但這個男人的情緒在很多、可能過於多了的時候,對McCoy自身,以及另一個人,有太多、過多的影響。

McCoy在Spock的指尖加入Kirk的動作時哼哼,「再做一次,」他咕噥,後者正靠坐在他身後,更準確來說,是McCoy蜷曲起身體側躺在Kirk腿上,頭枕著Spock赤裸的腰,他能夠輕鬆看見以及觸碰到瓦肯人歇在雙腿間的陰莖,標誌性的雙冠狀溝在適度充血時看來是偏暗的綠色,這太奇怪了,McCoy心想,到底是怎麼開始的
荒謬感捲土重來。他在Kirk持續觸碰自己的同時伸手鬆鬆圈住Spock,輕柔地擼了幾次,手指在某個特定的區域加重力量,那讓Spock不受控制地縮了一下。

「Leonard,」瓦肯人坐起身,拉起McCoy的手,親吻手指的動作和他聲音裡根深柢固的拘謹混合成奇特的情色感,只在這種時候,他、和Kirk會以名字稱呼他們的醫官,就像是種不需明言的區隔,在同僚、友人之外,僅在三人之間隱而不宣的連結,「今晚我希望你能夠同意讓我進入,」他說,聽起來就像只是走進醫療艙向McCoy商借一組實驗用藥劑。

Kirk在McCoy回答之前就笑了出來而McCoy毫不客氣地以手肘給了他一擊,他立時轉為嗆咳卻不放棄,他拉起McCoy從背後抱著他就像抱著巨大抱枕,一邊笑攤在他肩上,「每次Spock這麼說都很有喜感,」他無視McCoy回頭瞪視的殺人目光,「別這樣看我,我也喜歡聽他用一樣的嗓音問我能不能讓我操進床墊裡,反過來也不賴。」

在翻白眼的同時也忍不住露出笑,McCoy戳戳Spock的胸口,知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過於縱容但他實在不太在乎,「之後讓我射在你嘴裡就行?」

「同意,」瓦肯人長身從床頭的小櫃上拿起潤滑劑,Kirk卻在此時對他伸手,「我來。」

Spock看了McCoy一眼,得到一個無所謂的聳肩,他將管狀的膏狀藥劑交給Kirk,在Kirk緩慢而輕柔地用手指展開McCoy,而後者半攤在他懷裡,努力維持平穩呼吸卻時不時被Kirk手指的動作逼出幾個喘息的畫面中氣息難以自制地粗重起來。

「你知道嗎,」Kirk看著Spock開口,他的兩隻手指還停在McCoy身體裡,看來如此自在又極其色情,「有時我真愛看你受罪。」

「雖然我不想這麼說,」帶著喘息,McCoy距離Spock更近,近得能夠清楚看見他勃起的陰莖正在掌心輕輕抽動,McCoy咧嘴一笑,「好吧我也想這麼說,我真愛看你受罪。」

瓦肯人微微皺起眉,「基於我們之間的連結關係,藉此感覺愉悅完全──」

「不合邏輯。」Kirk和McCoy同時說又同時笑了,「就是不合邏輯,」Kirk作結,看見Spock毫無自覺地因此微微抿起了唇。

「過來,」他笑著對Spock招手,在瓦肯人傾下身時把他拉進一個綿長的親吻裡,「你這傻子,」Kirk半喘著說,帶著化不開的愛意。

McCoy瞪了他一眼,「你以為自己好到哪裡去?」

「或者說,我們都是,」Kirk在McCoy轉身跨跪過自己大腿時又一次吻住他,安靜凝視立跪在McCoy身後的Spock,「我們都是。」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