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Eddie the Eagle/飛躍奇蹟(2016)

《飛躍奇蹟》是一部2016年英國、美國和德國合拍的運動喜劇劇情片,為戴克斯特·佛萊契執導,西恩·麥考利和賽門·凱爾頓編劇,並由馬修·范恩、亞當·伯林、大衛·瑞德、魯伯特·馬科尼克和瓦萊莉·范·蓋爾德監製。電影主演包括泰隆·艾格頓和休·傑克曼。 維基百科
上映時間: 2016 年 3 月 28 日 (英國)
導演: 戴克斯特·佛萊契
剪輯: 馬汀·華許
電影配樂作曲者: Matthew Margeson
美術指導: 邁克·岡恩

老實說,前半一直讓我很出戲,我一直在想,每一項運動其實都是一個專業,當 Eddie 的目標是「成為奧運選手」時,那句「做為一個奧運選手,最重要的是永不放棄」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成了一句諷刺,因為他不放棄的是奧運,而不是運動本身,也所以他從滑雪轉為跳台,他也是放棄了滑雪這個運動不是嗎?

而他為了他的目標(成為奧運選手)所做的「不放棄」,就會讓我在某一個部份難以接受。
事實上一直到 Eddie 和 Peary 為了「你是只想參與,還是要做到最好?」有所衝突之前,Eddie 這個人以及他一路走來讓我隱約感覺到的「羞辱」專業的不適感都一直存在。
他很努力,能夠努力也是一種天賦、是一種才能,他無疑有這個才能,可是運動依然是專業而他面對這個專業的態度是不夠認真的。

這一整個其實如果持續到結局應該就會讓人(我XD)不快的不適,在 Peary 因為 Eddie 的不放棄而受到鼓舞,他開始認真「做一個教練」時出現轉變,Peary 提出了「我們好好準備四年,你可以表現得最好!」,這可以視為一個 Peary 回到「常軌」的思路,也完全點出了 Eddie 想要成為一個奧運選手,和 Eddie 成為一個跳台選手 這兩件事之間的矛盾。

我其實喜歡這部電影為了突顯這個矛盾所舖陳的細節,包含挪威隊(他們真的很棒)、包含那些一邊想看好戲卻又一邊忍不住為 Eddie 加油的人們(評論、播報),和某個角度上來看根本是精神核心的老教練Warren Sharp,以及無所不在的父子情結。

我想,對我來說覺得這個人之所以值得尊敬(看到最後我還是尊敬他了),最重要的並不是他不放棄,真的不是,而是他的平凡,和他終於能夠看見、面對自己的平凡,這其實也是我覺得這部電影真的想講的,這並不是在講「一個平凡的人只要不放棄,他終究能夠達成自己的目標」,我覺得這不是那種電影。
事實上,我覺得這部電影有趣在於他更多在說的是「一個人要怎麼成為自己想要的目標」。

他其實在確定成為代表隊員時,就已經達到他原本的夢想(成為一個奧運選手)了,這個夢想是他一直以來努力的動力也是他的目標,所以他在第一次跳完70公尺,雖然不是很好的成績(卻是個人最佳成績)時他的開心,也是因為他達成了自己的目標,他成為一個選手、他成為了他夢想中場景的一份子──即使那個內裡是空洞的。

那麼內裡是什麼?什麼是「真正的奧運選手」?
在經過挪威隊的教練和選手們說的「在挪威,我們從六歲就開始打底,或更小);公開資格賽上的老人家們說「我每次都當成是在跳最後一次」(可見他們依然在跳、他們跳了可能無數次);以及 Sharp 在書上說的「所有人面對高山都是卑微的」之後,我們終於從芬蘭飛人(Matti)嘴裡聽見了一個奧運選手的內裡,「做到自己的最好」。

Matti 認為 Eddie 之前的失敗不在於他跳出的成績不好,而在他沒有做到自己的最好。(「如果我做到最好,即使墊底我也會很開心)
他不是在與人爭奪那面金牌,他挑戰的是不夠好的自己。

Eddie 看起來或許很弱(總是失敗),但他一再(自行決定)跳級、只看見自己幻想中的目標、盲目而無知的前進,都對應了 Peary 曾有的自大,這也決定了他在達成原有的目標(成為選手)之後的空虛。

當他看著夜裡的跳台,看著高高飛起再落下的練習者,最終他決定挑戰90公尺,他看見的或許才是真正的、努力依歸的地方,他的燦爛瞬間是對他自身努力、迎戰過去的自己並取得勝利的瞬間,而不是站在聚光燈下、證明別人是錯誤的的瞬間。
「為你自己,不要為觀眾而跳」。
所以他飛起來,為了自己。

他的成績還是不好,但他去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最好,而在這個過程中,我相信他真正看見了自己想要成為的是什麼,而他也成為了那個什麼。

要說這部電影很棒……老實說也不至於(咳),但小細節都很可愛,我真心喜歡用各種小小的看似不經意的點告訴觀眾「喜歡運動的大家就是這麼白痴單純又可愛的人哦」,像是 Peary 夜裡從90公尺高台一躍而下,挪威隊員明明不甘心卻對他說「跳得好」;Eddie 跳戰70尺失敗,沒有人在當下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他們衝上前做的都是救援;Eddie 被其他英國隊員陷害沒能參加開幕式,他即使不高興也沒有說出真相,陷害他的隊員當時的表情很棒;以及他在挑戰90公尺時所有人都無聲跟著他大喊,為他平安落地而開心。

我喜歡這部片裡的每個人都很簡單,很平凡,他們都可能做一點點笨事一點點壞事一點點好事,然後那個傻傻做了很多,多到足夠去發現自己真正要做什麼的人,就做到了。
然後,他就能夠飛起來了。

最後一說,父子情結在這部電影裡為什麼這麼多啊哎唷,Peary 毫無疑問是 Eddie 替代性的父親,正如同 Eddie 的父親對 Eddie 的疏離,不是不關心,只是疏離,但我覺得這有一定程度是被現實耗損,小時候他的父親應該也是認可他在滑雪這件事上的成績的(放下獎盃的手有父親也有母親),但隨著現實以及失敗,父親的不認同也隨之強烈。

而這個地方的對照當然就是 Sharp 對Peary。他們都因為(對跳雪、對現實、對「規則」)不夠謙卑而失去父親的認可,做為 Eddie 替代性的父親,他看見 Eddie 的價值、幫助他更了解/看見自己的存在意義;Eddie 的努力嬴得了他的認可,從而去成為一個自己真正懂得如何想要成為的自己。
那句「飛鷹落地了」充滿象徵性,他們兩個都走出了虛妄的少年自大,紮實的成為更好的(受到認同的)更好的自己。
最終得到父親(Eddie 的父親;和 Sharp)的認同。

其實這些地方總有點讓我想到馬修范恩也是這部片的監製(之一),而這些真的都是他很擅長處理的東西啊……

最後的最後,文本講完講一下……我好像真的沒有特別喜歡休傑克曼,但他真的可以讓自己怎樣都帥帥的;以及泰隆果然有符合我喜歡一個演員的基本線。

看完電影碎碎念噗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