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15/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我早說了我們該通知Lestrade,」下意識把Sherlock擋在身後一步之距,John右手懸在身側,硬壓下把槍抓進手裡的衝動,他知道那對現況沒有任何幫助,「我說了!」

「然後?讓他和我們一起在這裡面對一組爆炸裝置?我看不出多一個笨蛋在這裡能對我們的處境有任何幫助。」

「他至少算是個專業人士,或者說是個能找其他專業人士來處理這個狀況的專業人士!」John克制自己不要抽出槍之後使用槍托攻擊自己室友的頭──再怎麼說,那也是他全身上下最不讓人討厭、或者說、最有保護價值的地方了,噢,當然,這裡指的是他的大腦而完全不包括那張嘴──,「或者你要說,你當然比那些笨蛋警探更專業?也好,那就想點辦法讓我們走出這裡而不是被炸飛出去。」

「你在抱怨,John,」意外的,Sherlock的回應竟帶著幾分被娛樂的輕快,「而且你用了四次專業,高頻率的詞彙重覆表示你很緊張,你很緊張嗎?」

「我、」吞回差點衝口而出的咒罵,John強迫自己深吸了幾口氣,一手指著房間另一端固定在幾個紙箱上的定時裝置,「那、是一個IED,下面那一堆絕對是炸彈,上次爆炸的那個就是這種東西,順道一提,我當時就在那裡!」

「嗯,」漫不經心地應聲,Sherlock的視線越過John落在那些紙箱上,「炸彈。」

「嘿!」在Sherlock走過身邊時訝異地睜大眼,John一個跨步跟到他身邊,伸出的手在Sherlock竟然直接動手撥弄那個以幾條線路和看似雷管的零件連結一台手機的裝置時險些不受控制揮到他臉上,「Sherlock?!」

完全無視John緊捉住自己手臂的手,Sherlock堪稱謹慎地挑起其中一條絆線,「銅線,」指尖推開被綁在最上方的行動電話,又挑起另一條線路,略一思索後掏出小刀,小心剝開一截外皮,得意的哼哼,「塑膠。」

「嗯?」湊到Sherlock身邊,John探頭注視他手上的線路,語中帶著猶豫,「也可能是陷阱。」

「不。」Sherlock手上施力,竟然乾脆挑斷了那條塑膠線。

本能讓他差點直接把那個其實還高上自己一個頭的男人撲到另一邊,John在意識到真的什麼事也沒發生時終於稍微放鬆下來,他曲起手肘推了Sherlock一把,「你這混帳。」

「謝謝。」完全沒想要辯駁的笑笑,Sherlock又割斷了兩條線,這讓他將那台看似充作遙控引爆器的行動電話輕易取下,「看,完全沒有作用。」

「唔、」John接過那台電話翻來覆去檢查不出個所以然,不過至少可以確定那的確和引爆無關,「好吧,」他承認,順手將電話交還給Sherlock,視線挪向那些紙箱,「這些是什麼?真的是炸彈嗎?」
「大概不是。」Sherlock邊說邊拿下那些線路割開最上面的紙箱,其中果然只胡亂塞了些報紙和舊雜誌,完全沒有看似助燃劑的東西,「果然。」

「果然……所以你一開始就知道是假的?」John的眉頭揪了起來,「怎麼知道的?」

「我不相信他會燒這裡。」Sherlock快速地說,「醫院地下室的隔間?樓上就是大廳?這比炸彈更不符合他的習慣,一個事後出現的共犯能夠影響他到這種程度?我不認為。還有,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呃、」John在思索間半是習慣地舔了舔唇,「因為他留了一些……筆記,在他的急救包裡。」

John回憶了一下他們進到醫院之後Sherlock是怎麼用一張警官證──不告而取自Lestrade,當然──向Jack Grannon的上司要求要見他,又在得知他臨時請假之後強硬搜索了醫院裡所有他經常使用的物品,然後在他慣用的那個急救包裡發現了幾張便條紙。

略顯紊亂的字跡草草寫著他們會知道的、最後,只剩一個,果然還是那裡、必須是今天、他會沒事的,被塗寫了好幾次的紙張揉成一團又攤平,背面的文章反而工整得多,那是一份嚴厲譴責急救程序和醫療體制缺失的殘篇,並不完整卻能看出書寫者的憤慨。Sherlock從他離開前對同事說的幾句留言中推測他或許去了地下室,之後兩人果然在工具間裡發現這個偽裝的炸彈和爆炸裝置,而嫌犯本人則不見蹤影。
John皺起眉。「所以,他說的最後一個不是這裡。」

「顯然不是。他知道有人盯上他,所以他跑了,留下一些假的線索……今天的確一度讓我以為那些是真的炸彈,」Sherlock只以眼角餘光掃了那些紙箱一眼,「但他用了太多次那裡,如果他是在醫院裡寫下這些,不會下意識用這個字眼。他想拖延時間,雖然不是很聰明,可是為什麼?」他盯著紙箱裡的舊報紙,將雙手收回大衣口袋,沉默著若有所思,「John。」

「嗯?」

「我要回貝克街。」

✡ ✡ ✡

車程一路Sherlock都維持著一種介於沉思和煩躁之間的詭異表情,那不太像他平時發現謎題時的亢奮也不像他感覺無聊時總帶著的程度不一的惱怒,John在意識到自己不需詢問就能讀出Sherlock常見的情緒,甚至輕易就能將它們分門別類時不禁有些驚嚇。

「怎麼?」注意到John像在突然間陷入某種矛盾情結,Sherlock分了一點心思轉向他,「你又在想什麼無聊的沒意義的情緒問題?」

「你怎麼、」John在開口前一瞬被突來的想法逗樂,他以一個低咳掩蓋近似惡作劇的笑,「太可惜了,我得承認這真的既無聊又沒意義;因為我想的是你。」
猛地睜大眼,Sherlock盯著John好半晌,在對方終於忍不住爆出一串低笑時惡狠狠噴了口氣,「你在作弄我,停止這種無聊的行為。」

「不,我沒有,」明明毫無根據卻感覺或許自己意外戳中了連Sherlock本身都沒有自覺的弱點,John藏起嘴角一個得意的上揚,「我說的是事實。你不是總能分辨人們是不是在說謊嗎?我在說謊嗎?」

Sherlock隔了好一會兒才用一個不甘願的冷哼勉強接受,停了幾秒又忍不住開口,「關於什麼?」

「什麼?」

「我。」

「噢。」John完全是故意地咯咯笑,「我只是突然發現你也沒那麼難懂,只是這樣。」他對著Sherlock糾成一團的眉一攤手,「別問我為什麼,這超過我的小腦袋能夠解釋的範圍。」

Sherlock瞪著他,在John那張帶笑的臉上看見全然放鬆的愉悅,這有些新奇,他想,不管是對John、或是對竟會因為被John的情緒影響而跟著放鬆下來的自己,情緒感染在遇見John之前的記憶中從不曾真正有效,這一點和自己竟完全不覺得受到冒犯一樣值得訝異。Sherlock感覺得到自己的表情緩和下來,那讓他安靜了片刻,「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他咕噥。

不大不小的音量恰好讓John聽見,他挑起一邊眉毛盯著Sherlock,末了好笑的咂舌,「拜託,Sherlock,你不是嬰兒了。」

「這是一個普同現象,對成人同樣有效。」

「對,但在你身上我很懷疑。」John搖搖頭,決定跳過這個話題,「現在換我持球了嗎?」

「我需要整理思緒,在熟悉的環境效果最好。這是為什麼我要回貝克街。」

「……噢。」John呆了幾秒才眨眨眼,不對Sherlock跳過問題直接給出答案的行為發表任何評論,「不過……你不擔心他在這段時間又燒了哪裡?畢竟他說了最後一個……什麼的,這是不是表示他有某種選擇地點的規則?而且今天又是什麼意思?他真的會在今天燒另一個地方嗎?Sherlock?」

「不管是不是,我們現在都不曉得他會選上哪裡,線索斷了。」Sherlock平放在膝上的手指輕輕敲出一連串無聲的節奏,那有助於建立思考的規律,「他的確有某種規則,我知道那是什麼,我看見了,」注意到John滲入擔憂的視線,他聳聳肩,閉上眼靠上椅背,「某樣東西、一個關鍵的線索,至關重要。我需要思考。」

「好……吧,」知道接下來至少有一陣子Sherlock都不會再說些什麼,John停了一小會兒,又點點頭,「好吧。需要任何幫忙嗎?」

「為什麼我需要?」

John注視他表情絲毫不變的側臉,安靜的笑了,「我會待在二樓。」

✡ ✡ ✡

「午安,先生們。」

「你!」

Sherlock踩進起居室的腳步硬生生頓在門口,那讓跟在他身後的John差點直接撞上他後背,「Sherlock?!你在搞什麼?」

「Sherlock,」男人自椅中起身的動作閒雅安然,彷彿他才是這間屋子的主人而非實際上的不請自來,「和John。」

「呃、」在那一瞬間心頭閃過「希望你還是叫我Dr. Watson就好」的念頭,但John畢竟忍耐下來,「Mr. Holmes。」

年長的Holmes將不悅的蹙眉帶進一個略帶促狹的眨眼間隙,這讓他的神情看來介於被娛樂和受到傷害之間,「Mycroft,我堅持,」將雨傘掛上左手手腕,他對走到Sherlock身邊的前軍醫伸出手,「很高興看到你依然留在這個地方,一個月遠遠超出我原本的樂觀期待,」他握住John的手突然一頓又鬆開,玩味的視線極其刻意的停在對方打著石膏的右腿上,「……哦。」

「怎麼!」當然注意到了那個除了故意沒有其他的停頓,Sherlock砸出一個惱怒的詢問。
「我單純好奇John直到今天還留在這裡的原因。」Mycroft看著自家弟弟,只以眼神就能明確表達沒想到有人能夠忍受你長達一個月和他果然不會只因為這點小傷就被逼走的矛盾,他轉向John,「案子不順利?對你的傷勢我衷心遺憾,既然Sherlock不肯為此表達任何歉意。」

在Sherlock發出任何言語攻擊之前,John反而先開了口,「謝謝,但我本來就不需要任何人道歉。另外,我相信你並不是特意來關心我的傷勢的?Mr. Holmes。」

瞬間鋒銳如劍的視線劃破空氣,冷冷掃過或許毫無自覺卻的確前傾了身體、以一種幾近防禦的姿態站到Sherlock斜前半步之距的John,挑眉的神情意外雜進一絲柔軟,「請叫我Mycroft,John。」
留下一個微笑,Mycroft側身拿起一個文件夾直逕遞到Sherlock眼前,「Daniel Flame,前軍醫,2009年自阿富汗退役,維多利亞十字勳章受勳者,很年輕、很優秀,在赫爾曼德省的臨時醫院搶救過無數聯合部隊的士兵,之後主動申請跟著特種部隊深入前線,那是個非常優秀的菁英隊伍,」他意味深長地瞥了似乎若有所思的John一眼,「可惜,他在一次突擊行動裡被炸斷雙手,也因而退役,雖然那為他嬴得了一枚十字動章,但他的手永遠不可能復原了。」

Mycroft在Sherlock明顯不耐卻隱忍的瞪視下很輕很輕地聳聳肩,一定程度察覺了自家弟弟願意忍耐的原因卻故意不說破,他輕揮那份文件,「24197135。」

在John反應過來之前Sherlock已經一把搶下那份文件,直接拿在手上快速翻閱,頭也沒抬,「Lestrade?」

「不。正確來說,不完全是。」

Sherlock一扯嘴角,伴以一聲冷哼,「2009年退役,撫卹金的寄送地址是父母家,但他本人的連絡地點卻在倫敦……」他皺起眉,「療養院?」

「對。從資料上來看,他把絕大多數的撫卹金直接寄回老家,每個月只領取最基本的醫療保險,而我們都清楚那並不足以在倫敦生活,更何況他需要全天侯的醫療照護。」

「戰爭英雄。」Sherlock只在喉間咕噥著這幾個音節,帶著某些難以判斷地嘲諷,他以堪稱驚人的速度一頁頁翻過文件,在最後一頁猛地停下,「死亡證明書?他已經死了?」

「你看見了,」Mycroft只以下頜對著文件方向輕點,「蘇格蘭場發出公文向軍方查詢這個軍籍號碼,當然,這本來不是件大事,」注意到John探詢的目光,他承認,「的確就是因為維多利亞十字勳章。」

「戰爭英雄牽連上連續殺人案,寫在新聞標題上的確比誰和誰睡在一起有趣得多。」Sherlock勾出一個假笑,「可惜了你的國家形象,更可惜的是這個案子已經和我沒有關係了。」將文件塞回Mycroft手上,他隨意揮了揮手繞過自家兄長走進屋,「我有別的事要處理。」

「那個連續縱火?」Mycroft盯著Sherlock的背影,「我看了你整理的資料,那的確不是蘇格蘭場能夠發現的連結。」

「哼。」走到壁爐前,Sherlock試圖無視身後Mycroft意有所指的「但那並不值得讓你放棄另一個案子,不是嗎?」,他盯著滿牆的資料盤起雙手,視線在小提琴架和頭骨先生之間各自停頓了一會兒,最終他說,「John!我需要一杯茶。」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