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Interlock of Dying/死亡連鎖_14/20

illustrator byYAYA

Fandom:BBC SHERLOCK(2010)
Relationship:Sherlock Holmes & John Watson
分級:G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死亡連鎖》。

前篇由此去→●●●


「我們去哪?」
從徹底清醒到打理好自己所需時間不超過一刻鐘,部隊訓練,John給了自己一個還算不差的分數。拐回起居室,從等在那裡的Sherlock手上接過枴杖,順口詢問。

「醫院。」

「醫院?」John一怔。

Sherlock瞥了眼John或許不是刻意輕放的右腿,旋身往外走,「路上說。」

「好吧,」聳聳肩跟上,John在兩人坐上車之後才又開口,「所以,醫院?」

「Lestreade確認了那幾個人的不在場證明。消防隊的分隊長可以排除,其中兩次起火時間他在辦公室值夜班沒離開過,有錄影畫面也有證人,可惜,如果是這麼專業的人會更有趣。不過不是,所以,就剩下那個急救員了。」

John略微思索了一小會兒,以他自己整理線索的節奏,末了他疑惑的說,「有一件事我一直覺得有點奇怪。」

「嗯?」

「是因為我們那天看見一個穿著急救員制服的人,你才開始懷疑犯人可能是個急救員,對嗎?」

「對。」

「可是……那只是制服,不管是誰,如果找對管道都可以輕易買到任何一種職業的制服,只是急救員的外衣和螢光背心,應該不算困難。」

看向John的目光多了幾分讚賞,Sherlock點了頭,「沒錯。」

「你也說,放火的手法很專業,」John皺起眉,在Sherlock語帶提醒的說出「別忘了那個做過防火處理的門牌」時用力點頭,「還有那個門牌,那到底代表什麼?你又怎麼能確定犯人是個真的急救員?」
「John,我還真沒想到你的小腦袋能夠做出這麼有條理的推論。」在John半是氣憤半是早知如此的目光下聳了聳肩,「他的運動鞋,尖端的磨損特別嚴重,這表示他經常以腳尖支撐身體施力,蹲下、或彎身,再加上膝蓋前半磨出的毛邊,他經常穿著這身衣服維持必須施力的跪姿;手肘和衣領的痕跡足以證明那是經常穿著並清洗的衣物,除非他把這套制服當成睡衣;他腰上掛著小型急救包,不是自行車急救隊的標準配備卻被他掛在隨時能夠使用的高度,他站在警員身邊時手就搭在上頭,那是個暗巷,他下意識就做好了可能得面對傷員的準備,當然,還有衣袖上留下的藥劑痕跡,他不止是個急救員,還是個值勤時間很長、資歷或許很深的急救員。」

John盯著他,許久才吁了口氣,「你只看了他一眼。」

「那足夠記下許多事。」因為John就算沒有出口也極其明顯的佩服微微一笑,「身為一個急救員,我得說他縱火的方式的確很有水準,簡單、有效,不容易追查,還有那個防火處理的門牌。這些如果不是他原本就有的知識,那就表示他可能有個共犯,至少是個構思上的協助者。」

「可是你說過犯人沒有共犯。」

「之前沒有共犯,顯然的。」Sherlock略微揚起的語氣雜進一絲興奮,他無視John瞬間露出一絲不讚同的眼神疊起雙手,笑意滿滿,「他突然改變犯罪模式,這表示他有了新的共犯,或者是他的協助者更大範圍的參與、影響了這些案子。從設計炸彈的方式來看,這個共犯比原來的犯人更專業、也更殘忍。」
John回憶了一下在爆炸前看到的定時裝置,那不是自己擅長的領域,不過以火勢延燒的激烈程度判斷,如果不是即時減火,引起的傷害絕對大於之前緩慢燒起的那些火災,「所以,我們該怎麼找到這個共犯?」

Sherlock看了他一眼,「正確的問題是:這個共犯是怎麼找到他的。」

John一愣,「不是他找的幫手嗎?」

「如果他認為自己需要一個共犯,不會等到現在才出現,不,他是單獨犯案,可是這不是他的專長,他需要幫助,這個共犯或許就是在這時出現的。」

「那……這個共犯是怎麼找到他的?警察沒有線索,呃、」John斟酌用詞,「就算是你也不能確定犯人是誰。」

「我確定犯人是誰。」

「哦?」John訝異地看著他,「怎麼確定的?我是說,你直到昨天都認定有兩個嫌犯。」

「那是昨天,」Sherlock在對反應跟不上自己的不耐和向John說明些什麼時的愉快間猶豫了一秒,「你睡著的時候我去搜了嫌犯住的地方。」

「你、」訝異地瞪大眼,John看見Sherlock幾乎藏不住的偷笑時驚覺他就是想看自己這種反應,半是好氣半是好笑地白了他一眼,「好吧,我相信Lestrade不會樂意聽見這個。」

「Jack Grannon,38歲,單身,擔任一線急救員超過十年,非常資深卻從來沒有被列進升級名單,和他同期的人要不是不幹就是轉進內勤,只有他還在第一線從事急救工作。」

「聽起來他對自己的工作很有熱情?」加上了個問號,John畢竟清楚第一線急救醫療並不是一般人能夠長期忍受的工作,不正常的作息、巨大的壓力和並不足以誇耀的薪資,如果超過十年沒有離開沒有升遷,如果不是沒有其他出路,就是真的對急救工作有超出常人的熱誠或執著。

沒有正面回答,Sherlock只是哼了一聲,「我看了他過去一年的心理評估報告,他對患者保持一定的熱心,憂鬱指數也不高,碰上患者死亡之後的調適也很合宜。另一個就不一樣,另一個人的ASDS量表被醫生評定為需關注,文件裡也有他和上司為薪資及排班爭執後的報告。」

「你在他們家裡搜到這些?」

「當然不。欠我人情的人給了我醫院書面文件,我在他家裡看的是別的東西。」

「哦。」John沉吟了一會兒,「聽起來,另一個人比較像是會在半夜縱火的瘋子。」

Sherlock毫不猶豫地給了他能不能別這麼愚蠢的一瞥,「一個一線急救員,抱怨排班和薪資,在患者死後難以獨力平復情緒,連續一個月加班會讓他感到憂鬱叫做正常反應。Grannon的反應與其說完美,不如說是異常。」

「……有道理。」John想了想,只好點頭,「不過,既然你從報告上就看出這麼多,那你在他家裡看見什麼?有留下任何證物嗎?」

「有的話直接讓蘇格蘭場抓人不就好了。」Sherlock嘴角微微一縮,神情介於他慣有的諷刺和相對少見的愉快之間,John在這陣子以來已經大致抓到這種神情出現的時機,而他會在這種時候任由Sherlock敘述一切他想說的──天知道到底是誰享受這個過程多些。他給了Sherlock一個鼓勵的短暫凝視。

「什麼證據都沒有。」注意到John的眼神,他戲劇性地輕揮手指,「Grannon獨居至少十年,幾乎沒有朋友,休假時也很少出門,更別提外出旅遊;母親幾年前過世了,急症,不在倫敦;其他的家人和他並不親密,尤其是父親,也許是因為他太過嚴厲、也可能是因為Grannon將母親的死怪罪到他身上;他至少有一或兩個姊妹,年紀或許相差很多,而且對他的職業沒有太多正面評價。他沒有女友、沒有寵物,上一個女友至少離開他三年以上;有一個從軍的好友但兩人似乎很久沒有見面;他對網路交友抱有期待但也並不真的試圖從中獲得友情,噢不對,現在或許有了,他的新共犯。」注意到John的目瞪口呆,Sherlock緩了口氣呼出一個笑,「要我從哪裡開始?」

John掀了掀唇像在考量好奇的程度,而後迅速下了決定,「家人?」

「他家就是個標準單身漢住的地方,雜物日用品丟得雜亂無章,」看見John突然投來的眼神,Sherlock在其中輕微的抱怨轉為嚴苛之前清了清喉嚨,「他的耶誕賀卡,有三到四年的賀卡隨便塞在抽屜,連去年的賀卡都沒有貼在看得見的地方,他和家人不可能親密;賀卡是一般店裡最常見的便宜貨,幾個不同的女人筆跡,只提了一句『他身體健康』,他是誰?沒有母親的署名,寫賀卡的是他的姊妹,不止一個。他和父親感情不好,他的家人很清楚卻不勤說,交代身體狀況只是盡盡義務。三年前的一張賀卡提到『那不是誰的錯,就算是你也幫不了忙』,所以,母親是急症過世,他當時不在家,這是他和家人不合的原因之一,而他的姊妹對他的工作能力並不具任信任感,非常明顯。」

「你……從幾張賀卡上看出這些?」

John的音調巧妙哽在訝異在讚嘆之間,當然讚嘆的比例高些,而那讓Sherlock得意地皺起鼻尖,「因為那顯而易見。他的女友和朋友,他在冰箱上貼了幾張戲票票根,時間全部在三年之前,距離最近的是兩張沒去看的戲票,分手了,沒有新的女人否則不可能還留在那些;而一個朋友寫給他的信壓在那些上面,他渴望友情、愛情,卻兩樣都缺乏,所以他緊抓回憶不放,他的朋友用各種理由不和他見面卻依然寫信給他,或許是不願傷他的心,無論如何,他工作之外的人際關係糟糕透頂,他習慣上網,不值班的時間大多耗費在網路上,沒有熱切往來的郵件或通話記錄,唯一值得注意的只有一封E-mail,沒有署名,寫著『禮物已送上』,你認為這禮物會是什麼?」

John看著Sherlock合起雙手、意有所指的姿態皺起眉,「那些……炸彈,定時裝置?」

「Grannon的瀏覽記錄裡留下了幾個鑑識相關的討論區,我看了,他在那裡和人討論過人為火災鑑識,同樣的議題,不止一次。雖然他用了不同的假名,不過卻留下同一個E-mail,當然,也就是他收到那封信的E-mail。」

「你認為那個共犯就是從這裡找到他的?」

「顯然是。有一個ID回應了他所張貼的關於傷員疏散的文章,有點偏激,但頗有想法;同一個ID也在其他幾篇文章回應他的論點,然後,在第一個有人死亡的火災之後,同一個ID附和了他關於急救體制的議題。我相信那個ID就是之前沒被注意到的共犯,在之前他從不露面、也不參與,是那個炸彈,那個炸彈才是屬於那個共犯的東西。」

「聽起來很像是個……」John微微偏著頭,對危險的直覺在思緒的某個地方隱約流竄,「顧問。」

Sherlock挑起一邊眉毛,「顧問?」

「我只是說說。」暫且擱下那份奇妙的感覺,John的視線飄向窗外漸近的白色建築,「Sherlock,既然沒有證據,我們到醫院……找那個嫌犯?Jack Grannon?你該不會又想自己逼他把事情說出來吧?」想起之前Sherlock就曾經獨自坐上那台計程車,就像自己對危險刺激總是難以抗拒一樣,Sherlock在破解難解罪案這件事上根本就有某種程度的偏執。
下意識地伸手摸向後腰,才因腰上的空蕩蹙起眉,熟悉的金屬重量就被塞進手裡,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槍,一時哭笑不得,「你真是貼心。」

「向來如此。」

「說真的,不通知Lestrade?」避開司機可能的視線迅速把槍塞到腰後,John雖然清楚知道答案也還是象徵性地問了一句。

「我要自己逮到他,」Sherlock停了一停,「我們。」

因為他語氣中微妙的執拗和某些一時難以判斷的情緒挑起眉,John安靜看了他好一會兒才又開口,「為什麼?」

「到了。」理所當然地無視John的疑問,Sherlock付了車資率先跳下車,「動作快。」

「我瘸了條腿!」是在聲音衝出口的下一瞬才驚覺自己竟能拿這件事大開玩笑,John在原地停了一秒、又一秒,才在Sherlock不耐回頭的同時帶著幾不可察的微笑掙扎拐下車。

後篇由此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