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rek:TOS]Unusual Way/非比尋常_7/8

Fandom:Star Trek: The Original Series
Relationship:McSpirk(無差)
分級:NC-17,Threesome

.本篇收錄在同人小說本《非比尋常》中。

前篇由此去→●●●


在那個晚上之後,他們迅速又緩慢地重新建立了新的平衡,以一種或許異於尋常但在他們身上卻極其自然的方式。
他們依然是同事、是朋友、是兄弟,只是更成為了彼此的伴侶,瓦肯人所說的結合。
真他媽荒謬,在他們身上卻好像本來就該如此。

「你不專心,」Kirk咬著McCoy的頸子,細微的疼痛把他從雜亂的思考裡拉回現實,他低頭瞪著語帶抱怨的男人,口氣不善,「我就不能想點心事?」

Kirk真的有些訝異地睜大眼,「現在?」

McCoy發現Spock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也停下了動作,他有些後悔地縮了縮,「沒什麼,只是突然……」他的鼻尖蹭過Kirk臉側,最終決定暫時留在那裡,「想了點事情。」

Kirk飛快看向以眼神探詢的Spock,幾乎就是本能反應。他們一起短暫停頓下來的方式不免讓McCoy想到他們在艦橋上共同面對難題或未知險境的片刻,那些深思熟慮,和試著洞燭機先、試著保護最大利益。或許他們這輩子都會努力做到最好,或至少把損害降到最低,那可能就是他們三個能夠是現在這個樣子的重要原因,從困境中找出一個最好的選擇,然後毫不猶豫地執行。

發現McCoy又走神了一會兒,Kirk看見Spock同樣露出一絲擔憂,後者朝他很快地點了下頭,Kirk側頭親吻McCoy的臉,成功把他又拉了回來,「你想要我們停下來嗎?」Kirk問,他的聲音聽不出緊張感,詢問的方式卻很慎重。McCoy愣了幾秒才意識到原因所在,他忍不住笑了,「不,我不想,」他說,溫熱的呼吸停在Kirk耳邊,「我想要Spock在你身上操我。」

Kirk歪頭凝視著他,在Spock俯下身靠向兩人時笑了起來,「你好重的,」Kirk嘀咕,在McCoy回嘴前Spock已經開口,聲音裡帶著一抹好笑,神情無比嚴肅,「地球成年男性的正常體脂比應低於體重的20%,而星聯軍官的標準值──」

「Spock,」Kirk打斷他,暫且放過了趴到他肩上笑得一抖一抖的McCoy,「這不是一個該在床上討論的健康話題。」

「但這是個健康話題。」

「他說得對。」

「我恨你們兩個連討論都不用就能聯手攻擊我。」Kirk瞇著眼抱怨,而McCoy刻意一攤手,「真是對不起,我們就是這麼做的。」

Kirk呆了一小會兒,「……對,這真是太棒了,我和我的大副、我的醫官在我的艙室我的床上用健康話題當前戲。先生們,人生還能更墮落一點嗎?」

「我們的人生早就不能更墮落了,」McCoy認真回答,而Kirk在他腰上狠狠捏了一把,那讓McCoy半笑著倒在他身上,鼻尖拱在他肩窩,長長的嘆息莫名性感,Kirk凝視著他,抬起手握住Spock也正伸向他的手,手指交纏。
「你們知道,我還真不在乎,」Kirk喃喃,用另一手拉起McCoy的手臂環過自己頸間,調整出一個兩人都能舒適的姿勢,他看著Spock,在McCoy的舌尖舔過他臉側時露出一個很淺的笑,「一點也不。」

套用Kirk的說法,McCoy是被Spock操進了Kirk裡頭──完全字面意義上的,即使聽起來如此匪夷所思。

他整個人趴在Kirk身上,在Spock從後分開他的雙腿緩慢插進來時胡亂吻住身前的男人,硬得發疼的陰莖抵著Kirk小腹,每次摩擦都讓他眼前一片空白。
Kirk以雙手握緊McCoy窄窄的臀部,往上挺起腰,一定程度控制著Spock撞擊的節奏,同時Spock的手伸進空隙握住他們兩個,手掌摩擦龜頭,人類溼黏的體液刺激著他敏感的手指,Spock在Kirk又一次把McCoy和他自己推來時更用力地插進深處而後停了下來,就停在那裡直到三人都忍不住微微顫抖。他在Kirk仰起頭,讓McCoy能更輕易吮咬他喉嚨最柔軟的部位時伸手抵上Kirk臉側的連結點,所有的激動瘋狂溫柔難以控制的甜美和狂喜悲傷如此輕易地流進Spock的靈魂,和他同樣飽滿幾近過載的靈魂劇烈共嗚,而McCoy就在其中,永遠就在其中。
當那溫熱的唇舌舔過Spock的手指,來回輕吻Kirk的臉最終回到他嘴裡,Spock的手指也跟著擠進他們兩人交纏的唇舌之間,那完成了一切。
Spock抽動了最後幾次,或許力量過於重了,McCoy在他安靜射了出來時緊抓住Kirk的肩,幾乎完全貼進他懷裡,Kirk伸手握上他而他幾乎立刻就在他的拳頭裡開始無意識地小幅戳刺。

「God,Leo……我要在Spock給你口交的時候把手指放進你裡面,就著Spock的精液再操你一次,」Kirk在McCoy嘴裡喃喃,無異是個宣告而McCoy沒有阻止的念頭,事實上那些描述帶來的畫面已經足夠讓他的身體又一次因為期待而緊繃起來。

「隨你、呃、」McCoy半跪著往後退出空間,溼暖的口腔旋即密密裹住了他前端的大部份,以一種安靜而細緻的方式,McCoy一時竟捨不得動作,他只是低下頭注視側躺在身前的Spock,看著那些略薄的嘴唇和整端的臉頰被自己的陰莖撐開的形狀連眨眼都心有不甘,當他毫無預警地開始吸吮,舌尖重重舔過細縫而McCoy的尖喘卡在喉嚨深處,因為Kirk的手指幾乎在同一時間貫穿了他。

「默契,對吧,」Kirk在McCoy耳邊輕笑,Spock發出幾個低沉的呼嚕聲,像是在笑也像是同意。McCoy想隨便詛咒他們之中的哪一個但他唯一做到的只是在Kirk插進第三隻手指時緊揪住那頭修剪整齊的黑髮,低吼咬在嘴邊,聽來更多像是呻吟,「輕、點,」他邊喘著擠出這句,很難分辨到底是對著Kirk或Spock,他伸出右手摸索著握住Kirk,輕柔卻堅定地由上往下推了幾次,那讓Kirk又一次吻住了他,「幫我一下,」他含著McCoy的下唇說,空出一手撐開Spock曲起的左腿把他更拉到兩人身前,Spock配合地用膝蓋勾住他腰,當McCoy握著Kirk粗厚的陰莖推進瓦肯人相較地球人更柔軟溼潤的身體,Spock的嘴帶給他的壓力已經差不多把他推上一個小小的高峰。

「你們兩個……最好快點……」Kirk同時用同樣的節奏操著他和Spock帶來的刺激有點過載,倒也不是他沒和其中的哪一個對另一個做過這種事──就像他雖然從沒正式這麼想,可他的確將上次和Spock一起把Kirk操到哭出來這件事當成一個人生究極的成就,God,那可是James T. Kirk──,只是心理上還是很難不為此躁動。
McCoy難以自制地往前推,更往前推而Spock毫不猶豫地吞進,他可以聽見他發出一種細柔的聲音,一種無意識的低語,隨著Kirk和McCoy各自抽插的節奏淺淺起伏,低沉、優雅,無可比擬的美麗,那可能是某種古老的瓦肯音符而這些地球人沒有一個字眼能夠判讀。McCoy知道Kirk和他一樣愛透了這個聲音,因為他們不約而同地捉起Spock的手,啃咬吸吮那些蒼白敏感的指節而那讓瓦肯人扭動著發出更多、更多小小的嗚咽,輕哼著拔高、再高,McCoy在那個聲音倏然斷開的瞬間射了,在Spock嘴裡,他喘著氣退開,在Kirk拉起Spock狠狠吻著他時伸手抓住Kirk持續往前推送的臀部,手指掐進那些有力的肌肉帶出明顯的指痕,那無疑加速了Kirk的高潮,他在最後幾次強力的穿刺後猛地靜止下來,他的手還纏著Spock的,瓦肯人溫和溼潤的眼凝視著McCoy,「T’hy’la,」他低聲讀出這個字,就在McCoy傾身吻上他的同時,而McCoy在他的唇上嚐到了Kirk和自己的味道。

後篇由此去→●●●

You may also lik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